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十一章 下篇1

下篇

 

 

“你们这个船好厉害噻。”

王爷带着自己人依旧使用自己的船,焦迎福倒是把他手下的两个小伙子也放了过来,大概是不放心外人,王爷也懂,不过这两个小伙子已经被船上装的发动机吸引住了目光。眼下虽然长江上也不乏机械货船,但老百姓私人的船舶还是靠人工和风能的木船,这种外表看似毫不起眼内在却装了新式马达的船,真的让嘉陵江上老老实实的跑船的人看不够眼。

“那是,这是我们头儿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小贼自豪的说。

“你们头儿?”那个叫吴传贵的小伙子继续天真而敬佩的问。

小贼扫了眼王爷责难的眼睛,然后嘿嘿笑道:

“我们安清同盟会的大哥嘛,这次来重庆打前站,当然要给我们准备最新最好的玩意儿。”

“果然是青帮的,出手就是阔绰噻。”

“好了,别聊天了。”另一个小伙子似乎也是个外地人,口音里带着一点点广东福建的遗留,他的神色倒不似同伴那般亲密,鄙视的瞥了眼王爷,他冷哼一声,“咱们和他们没什么可聊的,一帮日本人的狗腿子而已。”

“哦?”门神气不过,“我们是狗腿子,你们在这里拦路抢劫,能好到哪里去?”

那人看都不看门神:

“我们做点小买卖,总比你们给日本人干活强。”

王爷一直微笑着看着他,听到这里问道:

“哦,那你真没想过,你们抢了的东西,会卖到哪里去?不提那些走私的日用品,光军事物资你们也抢了不少,你难道以为在重庆,政府眼皮子地下,普通黑市真的容易把这种物资销出去?”

那人疑惑的转头看向王爷,王爷却移开了目光,留他自己在原地,若有所思。

沉默了几分钟后,十三说道:

“船停下来了。”

按照三乡的人之前的做法,是把船先开到预定路线上,装作船坏了堵住物资运输船,然后由水性好的船工下水悄悄上船,不过如今加了王爷他们,行动就变成了前后夹击,王爷他们的水性肯定赶不上以水为生的船工,所以依旧采用老办法,加速追上,两船相连后直接上船。

但是显然焦迎福他们没有等待王爷动手,王爷带着小贼十三以及吴传贵上船的时候,甲板上已经绑了三个人,但是意外的是,还有一个人的尸体。

王爷变了脸色,看向面如死灰的焦迎福,咬牙问道:

“怎么回事?”

焦迎福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回神,抬眼看向王爷,凶狠的道:

“关你卵事!——把他扔下去!”

他身边两个呆住的船工也有点畏畏缩缩,显然情况突变后还没回神。

“快点!”

那两人吓了一跳,上前抬手抬脚。

王爷暗暗伸手拦住要上前的十三,自己却继续说道:

“原以为你们只是拦路抢劫,没想到还杀人越货。”

焦迎福目光躲闪了两下转开,但是语气依然凶狠:

“日本狗腿子没资格说老子!”

盯着手下把人扔下去,他们打开船舱。

“小心!”

十三推开焦迎福,自己则一刀甩进去。

他们从船舱里拖出昏过去的另外一人。

“看来焦老大这次不是很小心。”王爷冷冷一笑,焦迎福那阴晴变幻的脸色让他看到了些许不同的东西,“怎么,还想继续杀人?”

焦迎福握了握拳头,抬脸环视一圈,他手下那些年轻的船工竟然在他的目光里纷纷后退,焦迎福长叹,底气不足的哼道:

“老子不是刽子手。”

把昏过去的人和其他人一起绑好,其中一个被绑的人忽然喊道:

“这是运到上海向美国人给湖北的前线部队买疫苗的!你们还是中国人吗?还是人吗?!”

焦迎福看了他一眼,年轻的特工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想到被自己打死的那个也是同样年轻,焦迎福就转开了目光,只是嘟嘟囔囔的道:

“疫苗是啥子?关老子锤子事……”

他们中年长的那个简直怒不可遏:

“无知!愚蠢!!抗战大业就是被你们这样的国人耽误的!”

焦迎福一个拳头上去,被打的人吐出一颗牙,继续叫骂,焦迎福慌得一个枪托砸下去,那人才没了声息。

连小贼都觉得愤怒了。

王爷悄悄用高大的身形遮住他,在身后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控制好情绪。

回到三乡船务的院子,把货物都搬回院子里的仓库,他们才得空打开。

胡靖忠竟然也亲自到场了,他把船工都支走,只留了焦迎福和哑巴,而王爷这边摄于青帮的威势所以未做驱赶,王爷猜测他收到了与众不同的信息,毕竟这一次的行动是根据胡靖忠收到的线报进行的,而看样子胡靖忠也不太了解这批货具体是什么。

挨个打开,发现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白酒洋酒,开到最后,他们才在一个不到一尺长宽的木匣里,发现了一匣子——钻石。

“这是啥子?”焦迎福和哑巴都流露出疑惑的神色,焦迎福问道,“玻璃茬子?”

胡靖忠大概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现出惊惶神色没有答话。

王爷看小贼十三和门神也是不太明白,只好主动回答了焦迎福的问题:

“这是钻石。”

“钻石比金子值钱么?”小贼愣头愣脑的问。

“比起黄金白银,中国土生土长的富户们倒是没什么钻石保价的概念。不过对于西方人,钻石的确是比黄金还有价值,用作珠宝价值连城不说,也是一些高端工业的理想用材。”王爷看到胡靖忠也在认真的听他说,想必是胡靖忠知道钻石但没什么深入了解,于是王爷伸手在匣子里划了划,焦迎福吓了一跳想阻止,但被胡靖忠拦住了。

“这些钻石来源很广啊,”王爷拿起几颗对着光线辨认着,又扔回匣子里,一边做随口解释道,“这颗是安特卫普切割的——啊,那是在欧洲,比利时——像这颗,肯定是美国的切割工艺,这颗——不是孟买就是曼谷……大部分都切割过,想必是军统通过各种渠道‘收集’而来。藏在船舱里最后出手的那个人很厉害,要不是十三估计并不好对付,他应该就是专门看守这批钻石的人吧——军统的人提到过这是要运到上海向美国人买疫苗的,用钻石抵价也说得通,美国人最爱钻石。”

胡靖忠额头上蒙上了一层细汗。

王爷知道,胡靖忠明白自己接到了一个烫手山芋。

“这批货太烫手了,我们不接。”王爷于是对胡靖忠笑的温柔,“不过作为我们那五成的交换,你要告诉我交易链,我说过我们只是打前站的,胡先生,你要告诉我交易链的话,我们安清同盟会将非常感激,如果你愿意,可以进入我们高层。全部收益加未来的安清同盟会高层,或者5成收益,以后被安清同盟会追杀,您自己选吧。”

“我只是做小买卖的生意人。”胡靖忠抹了把汗,“让我考虑考虑。”

“好。”

王爷轻松的站起身,侧眼瞄了小贼一眼:

“小毛,现在没事儿了,走,给你买点心吃去。”

小贼眼睛一亮,猛点头。

“好好啊,这次要吃云片糕和白玉酥!”

王爷先是在街上找了个电话亭打了一通电话,才带着小贼施施然往较场口的采芝斋走去。

“叫我什么事儿?”宋岳霖在云片糕和枣泥酥的柜台前徘徊,见王爷走到身边,低声问。

“这次行动是胡靖忠的线报,我们劫了一批向美国人买疫苗的钻石。我已经向胡靖忠抛出了条件,不要钻石,但是要他告诉我交易链,胡靖忠似乎很动摇,但是没有立刻答应。”

宋岳霖咬了咬牙,鼻子喷出一口气,这才继续冷静的说道:

“看来他背后的靠山还让他有底气,电话局一直在监听三乡打进打出的电话,就在刚才,他还打出去一通,我们已经确认了透露给他线报的人,这样看来,我会建议上峰对他以别的名义进行逮捕,胡靖忠失去情报来源一定心慌,你继续向他施压,我也会以别的方式向他施压,逼他尽快把这批钻石出手,这样一来他原本的下家一定会跳出来。”

“头儿,你以别的方式?什么方式?”王爷有些担心的问。

“军统的内鬼已经揪出来了,应该不用担心我会被认出来,况且,你别忘了,我还有杜世勋这个身份。”虽然没有看着王爷,但宋岳霖露出一个微笑,“我很快约他出去,你再见到他,记得加把火。”

说完,他面色如常,买了半斤枣泥酥和半斤云片糕,离开的时候,照旧随手把云片糕塞进小贼手里。

胡靖忠打了电话,却被一个接电话的陌生人告知汤处长因为酒后违纪被关了禁闭。

虽然不知道具体要关多久,但胡靖忠知道禁闭这种东西不是他这个老百姓一个电话能打的进去的。

正左思右想不得法时,又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喂。”胡靖忠接起来。

听筒那边喷出一个轻轻的气声,像是一个轻笑,接着一个低凉的带着金属质感的男中音响起:

“胡先生,你的生意做得很大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