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八章 上篇2

为什么会有两三万阅读量的时候,可是平时为什么只有几千?是被推荐过吗?一千多阅读量。。。简直打击到泥地里。。。
。。。。。。。。。。。。。。。。。。。。。。?

十二月的北平夜风凛冽,不同于南方城市即便身处战时夜晚也无法阻挡的活力,北平在刚刚过了7点似乎就已沉入睡眠,尤其是琉璃厂一带的店铺天擦黑就已纷纷上门板关店,从南新华街开始,经过和平门到北新华街,街上只有一些默不作声低头疾行的行人,时不时的又远远传来哪里日本醉汉撒酒疯的歌唱。

街灯晦暗无力的淡黄色光芒忽然被两声急刹车声撕裂,接着金属重重相撞的声音让人神经一颤。

北新华街和绒线胡同的十字路口,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小货车和一辆由西向东行驶的小轿车车头撞在一起。

“八嘎!”宋岳霖忽然变作醉醺醺的样子从车上下去。门神坐在驾驶座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宋岳霖摇摇晃晃的扇了货车上下来的人一巴掌,那人在最初的怔楞和宋岳霖一连串的喝骂后反应过来,竟然不住的鞠躬致歉,很快,又有第二个人从车厢里下来,一同跑到宋岳霖面前不停的鞠躬。

“头儿说什么?”门神小声朝后问。

坐在后座阴影里的王爷探身凑过来,微笑着用气声道:

“总之就是骂他们不长眼,竟敢撞他稻垣秀树的车……要留下姓名……他稻垣秀树要让他叔叔把他们都枪毙……”

“头儿这是冒充那个将军的侄子?”门神啧啧称奇,继续问,“那将军不一定有侄子吧?那些日本人信吗?”

“这就是日本人的特点了,他们欺软怕硬,只要一开始就对他们强硬,他们只会原来越惧怕越来越慌乱。惊慌之下没人会仔细想稻垣将军究竟有没有侄子。”

话音刚落宋岳霖忽然扯着嗓子嚎出的歌声吓了门神一跳,门神不敢相信的看着平时雷厉风行的军官现在毫无形象的跳脚唱歌,发着懵问:

“这又是……什么情况?”

“日本人的国民特点,”王爷扁扁嘴,“都爱喝酒,喝醉了都爱嚎歌。”

门神喃喃的叹道:

“真服了……”

爱看热闹的北平人在发现相撞的两车下来的都是日本人后马上一哄而散,因此王爷他们的视野非常清晰,随着宋岳霖醉醺醺的喝骂愈发猛烈,留在车上的司机最终也哆嗦着腿肚子滚下车一起鞠躬去了。

眼角瞥见小贼从后车厢跳出,宋岳霖猛地提高声音又骂了一句“八嘎”,在三个人脸上最后各留下一个手印,才仿佛消气了似的,摇摇晃晃的回到车里。

在车里他仍然保持着醉酒的仪态,但用非常冷静的声音吩咐门神:

“开车。”

门神发动汽车驶过十字路口,开远了还能看到后视镜里不住对他们鞠躬的三个日本人。

他们绕了一圈又回到十字路口,接上小贼和十三。

“头儿,得手了。”小贼挤上车快乐的把装着画轴的长匣递过去,然后抽抽鼻子,“好浓的酒味,这是什么酒?”

宋岳霖迫不及待的抽过长匣打开,王爷于是回答小贼:

“日本清酒,刚刚头儿装醉汉来着,身上撒了差不多一瓶。”

“味儿挺特别,回头得搞点儿尝尝。”

“头儿,怎么了?”王爷看到宋岳霖从副驾驶转过头看着他们。

“画轴里没有东西。”

“什么?!”门神惊讶的问道。

王爷稳定心情:

“我看看。”

宋岳霖把画递过去,王爷展开,借着窗外的光线仔细辨认。

“门神,找个路灯下停停。”

门神很快停在一个路灯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王爷身上,只见他近距离的审视着画面,还用指头蹭了蹭,指甲刮了刮,沾了点口水,洇湿了一点。

几分钟后,王爷突然说道:

“头儿,不对,走眼了,这个是个新仿,下过蛋的。”

宋岳霖皱眉:

“说人话。”

“啊……哦,对不起……”王爷回神,“先回去慢慢说吧,但是有门路。”

门神重新发动汽车,他们在太平湖把车扔下,叫了洋车才又回到西柳树井。

惠中酒店里刚关上房间门宋岳霖就问:

“怎么回事?”

王爷把那张画摊在床上,叉着腰道:

“这是一张新仿,就是最近才仿的画,我下午在清客斋看的时候没办法上前细看,应该也是高仿,我仔细察了纸才看出来,宋代的画用的纸多是仿唐代的澄心堂纸,但是唐宋的纸在明代就已经很难找了。这幅画用的是藏经纸,应该是明代仿宋的古纸,不揭起纸面一层没法发现。”

“什么藏经纸澄心堂纸?”小贼一脸懵的问。

“这个以后你感兴趣再问王爷,”宋岳霖随口安抚他一句,继续问王爷,“也就是画被换过了,能查到被谁换走了吗?”

“不难查,这是下蛋——哦,我猜的,就是最近才有机会见到真品复制出来的仿品,这行的画师一般都是古董店从小培养起来的伙计,没有三十年画不出这么炉火纯青,北平能做这一行的也只在琉璃厂,伙计年纪大,而且专工仿宋山水,不难找。”

“我们直接去问清客斋的老板,问他把画都拿给过谁就是了。”门神提议。

宋岳霖摇头:

“不行,他是平民,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把他卷入我们的任务里。”

他思索了一下:

“那都先去休息,明天王爷你再去琉璃厂打听一下消息。”

这时小贼想到了什么:

“头儿,你怎么不和王爷一起去了?”

宋岳霖顿了顿,转头看向他,忽然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我对古董一窍不通。”

“原来头儿你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