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明星同人】学生兵之血战南苑 第三十三章 “再见”,大队长





王俊杰知道,自己必须找到冯洪国。如果放任他的大队长也在这场战斗中离他而去,他会疯的。

已经有太多的人离开,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也随着他们,携带着隔天之前却远的像上辈子的生命,离他而去。

他必须留下冯洪国,这样他才能留下自己,留下那个王俊杰,那个冲动的、心直口快的、倔强到匪夷所思的、横冲直撞惹所有人生气的王俊杰。

他不能变成行尸走肉,他想活着,所以他必须找到冯洪国。

村子的村民不知道都躲去了什么地方,厮杀战斗的声音仍然可以听见,王俊杰记得中队长教过,在这种场合,日本人很有可能留下士兵清理战场,搜寻敌方遗落的散兵或是伤员,一刺刀下去一了百了。

他提心吊胆的在村子里搜寻了一圈,成功躲过了一个班的日本兵,但是并没有冯洪国的身影。他甚至都鼓气勇气查看了地上散落的尸体,不过并没有上校军衔的军官。

向南追出村子,天色已经变得黑暗,王俊杰多了个心眼,他放弃了庄稼地之间的小路,直接在高粱地里慢慢向前摸索,月光明亮,但有风,风吹得成片的高粱左右摆动窸窣作响,倒为他提供了完美的掩护。

他贴着小路在庄稼地里悄悄前行,心惊胆战,他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夜路,更别提是在硝烟和血腥还没有散去的战场。他一会儿觉得无边孤单,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一个活人,一会儿却又感到暖洋洋的陪伴,似乎这个白天逝去的那些人,都飘在他身边安安静静的陪着他,带着笑,还有打着旋儿的川音。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太过寂静的夜让他生出彻骨的疲倦。太不一样了,这一天以轰炸和炮击开始,射击和肉搏过场,却以他一个人的天地寂寂结束。

耳鸣从若有若无变得震天动地,他停下脚步,抬起头望望月朗星稀的夜空,感觉更晕了。

但是这短短一天,已足够让他对周围潜藏危险的反应成为本能。

一只手刚刚搭到肩上,王俊杰下一秒像疯了似的转身甩开,抬起他手中的三八式。

“俊杰,是我。”

张浩然压低的气声让王俊杰舒了口气,接着热泪涌上眼眶。

他双膝软倒,张浩然在王俊杰跪下扑到之前从正面接住了他。

王俊杰的脑袋枕着张浩然的肩膀,他不相信的上下拍了拍张浩然的脊背,确认了手下的真实,一瞬间,所有的委屈都像决堤的洪水,带着眼泪汹涌而下了。

“浩然哥……浩然哥……”

他下意识的仍然不敢大声哭,只能用气声吐出呜咽,紧紧的抱着张浩然,抱着过去的王俊杰仍然存在的证据,嚎啕大哭。

张浩然也眼含热泪,笑着紧紧拥着弟弟,轻声感叹:

“你活着,太好了……”

他安慰的拍了拍王俊杰的脊背:

“俊杰,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咱们要赶紧离开,我带你去找大队长。”

王俊杰立刻放开张浩然,所有的思考能力眨眼都回归了。

“大队长没事吧?!”

张浩然打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率先猫着腰走出去,王俊杰也用同样的姿势跟上。

“大队长伤很重,腹部和右肩都中弹了,最棘手的是他的右腿,右腿上似乎嵌进去了不少弹片,我不敢向外拔,这只能先草草包扎住,他到现在还是没醒。”

张浩然似乎把王俊杰带离了小路,领向了高粱地中央,很快他们看见了一个小草棚,似乎是农民看地用搭建的,呈一个三角形直接支楞在地上,也就在一个普通人的腰的高度。

“找到你就太好了,”张浩然和王俊杰在草棚口半跪下,张浩然仍然用气声吩咐王俊杰,“大队长一直在发烧,我必须给他找点水,你在这里看着他,注意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

“好!”

张浩然没有多做停留,接着再次向高粱地外摸去,王俊杰深吸一口气,转身爬近草棚。

草棚里一片黑暗,但是月光仍然透过简陋搭建的缝隙投下几片光带,其中一片清晰映照出冯洪国的脸。他昏迷着,从前总是整洁疏淡到仿佛一块冰晶的面庞如今沾染着硝烟和血污,他的眉头轻微蹙着,显示出他正在承受折磨,最明显的是他的嘴,平日那两片不苟言笑的嘴唇现在苍白着,满是干皮,嘴唇微微张着,吐出的气息——王俊杰伸手试了一下——也是火热火热的。

其他的部分全部沉溺在棚子的黑暗里,王俊杰看不到,只闻得出狭小的草棚里浓郁的血腥味道。

那是大队长的血。

“大队长,你一定要撑住啊……”整整一天下来,不管白日的炮火和厮杀有多可怖,王俊杰却从没像现在这样感到无助,他深恨自己的无用,留不住世豪,留不住杨逸,留不住张荣轩尹慎言,留不住其他在过去的半年里与他朝夕相对的军训团同学,难道现在……大队长也要离开他了吗?

现在他只能坐着,无助的看着被伤痛折磨、徘徊在生死线上的冯洪国。

他鼻子一酸,两颗泪珠接着滚下来了。

在黑暗中轻轻摸索到冯洪国的手抓住,仿佛就像抓到了求生的绳索,他万分委屈,再开口时已经带上了孩子的哽咽:

“大队长……一定不要死啊……”

那无力任他抓着的手忽然紧了紧,虽然力度微弱的像是被吹开的羽毛。

“大队长!”王俊杰立刻凑脸上去。

冯洪国缓缓睁开眼,但是黑暗让他分辨不出旁边的人是谁。

“张浩然……”他的目光迷蒙,显然神智还不清醒。

“大队长,我是王俊杰。”王俊杰抓紧了冯洪国的那只手,激动的两只手捧住,“我是王俊杰!”

冯洪国的嘴角扯起一个极微弱的弧度,似乎想笑,但是下一秒他弧度消失了,迷蒙的目光中泛出几丝萧杀和空冷:

“张浩然?”

“浩然哥给你找水去了,他没事。”王俊杰急忙回答。

冯洪国那只手握紧了,本来强力睁开的眼缝也变大了不少。他用力的看着王俊杰,不顾身上的疼痛,竟然微微抬起了头:
“马上……走……这是命令……”

王俊杰无措的看着冯洪国最终痛的摔回干草上:

“大队长,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合移动,等浩然哥回来我们商量商量不行么?”

冯洪国猛地皱起眉头,唰的睁开眼睛瞪着他,把王俊杰握着他的那只手用力向外一推。

到了这个地步王俊杰明白了冯洪国的意思:

“大队长,我们不会抛下你自己走的!”

“这是……命令!”前面两个字是气声,后面两个字冯洪国终于成功发出了声音。

“今天你也是违抗军令了的吧?”王俊杰的倔强脾气也上来了,“第三大队向南撤退,分明和第一第二大队不一样!大队长,我们这是以你为榜样!今天我和浩然哥肯定不能听你的命令!”

冯洪国盯着他,他也毫不服输的瞪着冯洪国。

僵持了三四秒,冯洪国败阵下来。

“大队长,你忍忍,”看着面露痛苦之色的冯洪国,王俊杰顿生歉意,心道跟一个虚弱的伤员置什么气,他一边懊悔着一边无意识的触碰着冯洪国的胳膊,好像这样才能让自己安心,“浩然哥马上就回来了,肯定会找到水的。”

冯洪国无力的咳了两声,再次缓缓睁开眼:

“其他人?”

王俊杰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冯洪国大概看不见自己的动作,只好道:

“都不在了……”

他垂着头,半晌听不到冯洪国应声。

“大队长?”再抬头,发现冯洪国闭着眼睛——又昏过去了。

冯洪国的烧越来越高,王俊杰也变得越来越担心,担心冯洪国又担心张浩然,不过在他下定决心出去寻找张浩然的时候,张浩然回来了。

他带着满满一壶水回来,小心翼翼的给昏迷中的冯洪国喂了几口,又递给王俊杰让他喝了几口,然后两人相视一眼,张浩然道:

“俊杰,你和大队长在里面,我在棚口留意着外面的动静,你要抓紧时间多睡一会儿,明天我们还要寻找大部队。”

“浩然哥,咱们轮流守夜,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到时候你来叫醒我就行。”

张浩然知道王俊杰的倔强脾气,也没有反驳,爬到棚口面朝外坐好,回头对他咧嘴微笑,露出两颗虎牙:

“行。”

王俊杰在冯洪国身边坐了一会儿,然后耐不住汹涌而上的疲倦,就着棚子里的干草,也躺了下来。

他侧身躺在冯洪国身边,借着棚顶漏下的几片月光,他仍然能看清冯洪国身上的灰蓝色军装,王俊杰轻轻蹭了蹭,让自己的额头抵上冯洪国的肩膀。

他想起了刚到军训团被罚的那个夜晚,把自己背回宿舍的那宽阔的脊背,又想起了今天,轻轻把濒临崩溃的他拉回平静的那个怀抱。

军训团还在——只要他的大队长还在,他的家就还在……

过去的那个王俊杰,会横冲直撞口无遮拦率性而为无忧无虑的王俊杰……就还在……

“大队长,一定不要抛下我们……”

他喃喃的吐出这一句,像是孩子的祈求,接着沉沉睡去。

他以为,经历过这地狱的一天,他会做很多噩梦。

然而梦很美好。

梦里,王俊杰、王世豪还有杨逸,并肩站在巨大的舞台上,天地壮阔山河清明。没有侵略没有压迫,没有轻蔑没有侮辱,他们为生在华夏而骄傲昂扬,他们一起看到民族雄起,看到中国屹立。

他是嘴角带着微笑醒来的。

东方的天空已经由紫红色变成了玫瑰色,天空万里无云澄净洗练。

“浩然哥,你没叫我?”

坐在棚口整理枪支的张浩然对他不好意思的笑笑:

“对不起啊,干的入神就忘了。”

王俊杰想发火又想哭,然而怔了两秒只是轻声道:

“那你进来睡半个小时吧。我看着。”

“天快亮了,这个时候不合适,我们要赶快出发。”

张浩然蹲起来,把枪重新背回 背上,抬脸四顾确认方向,自己开解着:

“嗯,有太阳,不错,帮助辨认方向。”

王俊杰帮他 把仍然昏迷的冯洪国搬出棚子,在白天充足的光线下见到冯洪国的样子,王俊杰的心都快碎了。

帮着张浩然把冯洪国背上背,王俊杰过意不去:

“浩然哥,一会儿我和你换着背大队长。”

“行啊,”张浩然仍旧是笑,洁白的小虎牙闪着温和包容的光芒,“不过现在咱们赶紧出发,后面再说。”

他们沿着高粱地继续向南,但是农田也有个边沿,出了高粱地,他们进入一片树林,树林里发现了几个特务旅士兵的尸体,张浩然和王俊杰至少能断定,他们追赶大部队的方向没有错误。

张浩然没有让王俊杰接手,一路背着昏迷不醒的冯洪国,脚步稳健轻快,根本没有需要停下休息的意思,所以王俊杰也找不到契机,走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摸到了下一个村子的边上,张浩然留王俊杰照看冯洪国,自己摸进去侦查,回来的时候面沉似水,总是安静淡然的目光中压抑着燃烧的很旺的怒火。

“浩然哥,怎么了?”

“目前判定村子安全,没有日本人,”张浩然沉沉的看了王俊杰一眼,肃杀的表情让王俊杰在张浩然又一次背起冯洪国的时候并没有出声反对。

王俊杰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张浩然,似乎有点——吓人。

但是接下来他看到了更吓人的景象。

村子里安静的可怕,却不是因为没有人,而是因为满村的人都在。

——都是尸体。

王俊杰有些慌张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象,一幕幕的就像接连不断的袭击,他的眼睛应接不暇,下意识的,打着哆嗦的手寻到冯洪国垂在张浩然肩膀前的胳膊,抓住了他的袖子,王俊杰才控制住没让自己落荒而逃。

张浩然则是目不斜视,背着冯洪国,找到一处民房,把冯洪国放到炕上让他躺好:

“你照看着大队长,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我们必须补充一下体力。”

王俊杰吞咽了一下点点头,目光仍然止不住的往房门口那具横卧的尸体上瞟。

那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岁数的农村少年,打着赤膊,肚子上有一道伤口,在七月的天气里已经开始隐隐的现出紫色。张浩然注意到王俊杰的目光,没说什么,出门的时候先把那尸体搬到了别处,然后才去的厨房。

过了几分钟,床上的冯洪国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王俊杰……”

王俊杰立刻转身奔到床前:

“大队长!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感觉怎么样?”

冯洪国的目光缓缓在屋里转动一圈,才问道:

“张浩然呢……”

“找吃的去了,大队长你饿不饿?”

冯洪国的嘴角勾了勾,闭上眼,顿了两秒才复又睁开:

“部队……怎么样……”

“咱们的方向应该没错,相信很快能追上的,大队长你就别操心了。”

冯洪国又笑了笑,笑容苍凉又无奈,他闭上眼睛没再说话,王俊杰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但是很快,骤起的枪响打破了这份静默。

王俊杰抓起枪奔到门口,正碰上冲进来的张浩然:

“大意了!快走!这里还有日本人!”

张浩然把和他一起挤到冯洪国身边的王俊杰推到一边:

“这种时候了!我背着行动更快!别添乱!”

王俊杰承认自己也是昏了头了,毕竟张浩然的年纪和身高都比他多,他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方式。

张浩然背起冯洪国,冯洪国咬着牙关没发一声。

“大队长你醒了!”张浩然道。

“快走。”冯洪国只从牙关里挤出一个微弱又简短的命令。

他们疾步出了屋子,此刻枪声已经变得密集,却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张浩然带着他们在屋后以及街角快不行进审时躲藏,王俊杰注意到,原来交火是日本人和其他人。

“应该是搜索队……”冯洪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和他们一起张望,然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微弱,“撤退过程中经常会派出搜索队,搜索后面掉队的士兵。”

“那我们找到他们就有希望了。”王俊杰终于看到了希望。

冯洪国咬牙忍过又一波疼痛:

“现在还不知道日军兵力……”

他想着万一日军兵力优于搜索队,搜索队肯定不会恋战,他们会找时机迅速撤退,到时候手下这两个孩子再要追又会远了。

“放下我……”

他努力找回从前的命令语气,但是虚弱的身体实在是让他的口吻打了太大的折扣。

“大队长,没得商量。”王俊杰一边帮张浩然注意着另一侧一边应声道,“回去你送我们上军事法庭吧,但是我们俩绝对不会把你丢下。”

“俊杰说的对,大队长。”张浩然也一面冷静的观察着形势悄声前进一面道,“我把您背出来的,我就要把您好好的背回部队。”

冯洪国烦躁的吭了一口气,疼痛和虚弱让他的耐心所剩无几,然而现在这幅样子,这两个孩子已经不服管反了天了。

但却是祸不单行。

他们刚刚从一栋民房的后面探出头,日语的咋呼立刻响了。

“快走!”

张浩然掉头就走,王俊杰也扶着冯洪国的一侧,一边随着跑一边回身开枪。

后面日本人扯着嗓子的咋呼声很快追了上来,接着原本枪声密集的那一侧也传来了渐行渐近的日语呼喊。

“放下我。”

冯洪国加大了声音,两个少年这时候直接选择充耳不闻了。

正在埋头疾行的张浩然忽然扑到,连带着冯洪国两人一起滚到地上。

“浩然哥!”

王俊杰吓得头皮一麻,身体本能让他躲到最近的另一侧的一处石磨后,张浩然则随即爬起抓住冯洪国的肩膀往最近的一处民房拉。

王俊杰在石磨后继续还击,找机会扫了不远处的张浩然几眼,正巧又见到张浩然身子震颤了几下。

“浩然哥!你没事吧?!回答我!”

张浩然没应声,转作坐姿继续拉着冯洪国向身后的民房移动,冯洪国也全力撑动的手脚配合着张浩然的动作,王俊杰又放了几枪,弹夹一卡,没子弹了。

王俊杰把三八式一丢,冲过子弹横飞的路面,准备冲到张浩然一侧。

一颗子弹狠狠的咬上他的右侧小臂,王俊杰没顾得上哼出那声疼,冲到张浩然身边,伸出左手拉住冯洪国的另一侧肩膀,帮他一起把冯洪国向民房里拖。

终于三个人一起摔进房子里。

“大队长!!”

王俊杰第一反应就是爬起来扑到冯洪国身边。

冯洪国卷着身子疼的浑身颤抖,但王俊杰刚刚扑到他就大力把王俊杰推开,用最大的声音嘶声吼着:

“看浩然!看浩然!!”

王俊杰这才想起张浩然,慌慌张张的越过冯洪国扑到张浩然身边。

“浩然哥!”他把张浩然抱进怀里翻过来,看到张浩然被鲜血浸湿的前胸,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炸了,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除了张浩然微笑的脸就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浩然哥,你别这样。”外面日本人的呼喊声仍在继续,但是交火声音也进了些许,王俊杰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天塌了,他可以跟着浩然哥,听他的命令,跟着他行进的方向,大队长倒下了,似乎只要他的浩然哥还在,一切就都还有挽回的余地,“你别这样……我怎么办……你得帮我……咱们一起把大队长带出去……浩然哥,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办……”

他吓得反复叨念,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泪水啪啪的往下掉。

张浩然胸前不只中了一弹,一张嘴血就喷涌而出,他的声音飞速衰弱下去,甚至比冯洪国的还让王俊杰听不清,王俊杰只好发着抖凑近了耳朵。

“我爸是……汉奸……”张浩然笑着看着王俊杰,眼角涌下一行泪水,“如今……我算是……给……我们家……挣回了点……中国人的……尊严了……吧……”

最后一个字呓语似的飘出口,他的微笑凝止在俊秀清逸的脸上。

“浩然哥?……”王俊杰剧烈的发着抖,哆嗦着唤了几声,终是知道张浩然也走了。

王俊杰下意识的看向冯洪国的方向寻找安慰,但是入目的景象让他惊呆当场。

冯洪国的目光和黑洞洞的枪口都一样,冷冰冰的指着他。

“大队长……”王俊杰的颤抖停止了,外面的枪声和日本人的呼喊声也停止了,这个世界停止了,王俊杰的整个生命都停止了。

随着南苑的一切停止了……

“滚……”

冯洪国伏在地上,右手撑着身子,重量都落在手上的右肩膀上,他的腹部的伤口和腿上的伤口也在崩裂,汩汩流出鲜血,然而的表情是沉默冷厉的,他的左手握着他的勃朗宁,眼中杀气弥漫。

“大队长,别扔下我……”

王俊杰哭的完全像个孩子了,杨逸走了,王世豪走了,中队长走了,代理大队长也走了,如今张浩然也走了,一切能留住昨日的王俊杰的人都走了,冯洪国是唯一剩下的,如果冯洪国再抛下他,王俊杰知道自己就真真正正的死了。

——那个热血激情、单纯冒进的少年王俊杰,就真的死了。

他哭着,手脚并用向冯洪国爬了一步,然而冯洪国赤红的眼中只是泪水与怒火更加弥漫,他顿了顿,忽然调转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走——!!!”

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对王俊杰大声吼道。

“大队长,我不走!”王俊杰能做的唯有嘶声呜咽。

冯洪国浑身紧绷,他剧烈的颤抖着,与抛弃了所有的骄傲只留下一个稚子面目哭泣的王俊杰对视着,一行热泪从冯洪国怒火熊熊的眼中滑下,然后他忽然放松了,眨掉眼里的泪水,轻声道: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活着——你快走……”

王俊杰哭的浑身发抖,只能不断的摇着头,求生一样的紧紧看着冯洪国:

“我不走……大队长……别抛下我……我不走……”

冯洪国再次瞬间崩起身体,调转枪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自己本已经伤痕累累的右腿开了一枪。

“不要!!”王俊杰尖叫道,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然而下一秒他的动作还是被冯洪国再次指回自己太阳穴的枪口止住了。

冯洪国疼的嘴唇都与脸色一同变成了惨白,他喘息着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吼:

“我不是开玩笑——你要是想逼死我!就尽管留下!!”

王俊杰深吸一口气,竟然瞬间冷静了。

他也说不上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诡异的冷静从何而来,可是他的神思,竟然在痛到至极慌到至极之后,回归了原点。

他深吸一口气止住呜咽,擦了一把眼泪,虽然说话中仍有几声抽泣控制不住的溜出:

“大队长,你答应过了……你会活着……”

冯洪国软瘫下来,枪口离开了自己的太阳穴些许,他看着王俊杰,有气无力的笑了笑:

“用我父亲冯玉祥的名义答应你……”

王俊杰再次狠狠的擦掉涌上眼眶的泪水。

他捡起张浩然的枪,摸向后门。

在门口,他顿住了。

后面有死去的张浩然,还有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冯洪国。

他眨眨眼,再次眨掉眼中涌上的眼泪。

——王俊杰已经死了。

那个少年死了。

现在他是一个战士了,背负了所有死去人的期望,为了民族的未来,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战士。

他没有回头望,拉开后门,看了看两边,然后奔了出去。

冯洪国看到王俊杰离开,指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的枪口终于无力垂了下去。

太疼了,也流了太多血……所有的不适在现在一起向他袭来。

他已经不怎么能听清外面的枪声了,不知道交火是不是能继续蔓延到这里,如果是的话,他或许还能为那个孩子挣一点时间。

晕头晕脑的四顾 一圈,然后他艰难的转了个方向,握着他那把勃朗宁,用仅剩的左手,一点点蹭着地面,两三步的距离,像是一辈子那么漫长。

他让头靠在张浩然的的胸膛上,喘息了好一阵子,等眼前那阵炫目的白光过去,他才再度支撑起脖子,看着张浩然依旧宁静安然的笑脸。

然后他用左手为张浩然缓缓阖上双目。

“浩然……”他自己的声音也听不清楚了,但是他知道自己说了,“是我拖累你了……对不起……”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

“你是一个英雄……你爸爸会以你为榜样的……”

说完,他的目光怔怔的转向手中的勃朗宁上。

这是他27岁的生日那天,宋哲元转交给他的。

来自于谁,他们都清楚。

——爸,您会为我骄傲的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