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麻雀/法医秦明/伪装者】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21

大爷的,出书17号预售期结束,按说18号就该发货了,结果天煞的印刷商22日快半夜了才来找我确认印刷稿子,竟然又发现之前发给他们的稿子他们竟然一直没上心,到临着印刷了手上竟然没有确认稿!!急的我和他们磨到12点半,问题没解决,这班人竟然不声不响不回话去睡觉了!我睡他大爷!!下一次我再在他家印书我是他孙子!!

写到现在,真的没精力检查错别字了,明天再说吧。

********************************************

秦明微微皱着眉头,平静的看着一脸悠然浅笑走到他面前的王天风。

“你好,”对面的人坦然的看着他,伸出手,“鄙人王天风,未请教——”

秦明不着痕迹的挑挑眉——这种自我介绍的台词,莫非——

他伸手握住王天风的手:

“我叫秦明,是龙番市警察局的法医鉴证科科长。”

王天风笑了:

“法医?”

接着,他略一垂眸,看着秦明搭到自己脉搏上的食指。

秦明盯着王天风的脸,眼睛亮了亮——果然,没有心跳。

王天风看到秦明似了然一切,便也点破了。

“唐山海,”王天风忽然压低了声音,森然悠远的让人直起鸡皮疙瘩,他微微前倾身子靠近了秦明,“你果然没变啊。”

“你们认识?”洪少秋走到王天风和秦明身边。

王天风微笑着看着秦明和洪少秋季白做了自我介绍,才淡淡的解释了两个字:

“故人。”

秦明挑挑眉,一边嘴角也淡淡一斜:

“或是古人?”

王天风无声的笑开了,但是没有回答。

“老秦,你怎么过来了,有发现?”林涛也走到他们身边,只有李大宝没靠上来,仍然陪着苏三省站在后面,只拿眼睛关切的看着几人。

“致命伤是大动脉被打穿导致的出血性窒息死亡,”秦明面无表情的对林涛说着,然后一边转向凯尔顿酒店的方向一边说,“相比起头部,这个杀手知道心脏或者脖颈动脉才是最有效的杀伤点,,他的目标就是这个邢秘书长,追求一击必杀,而且根据伤口的弹道方向判定,杀手应该藏身于那里。”

他的目光示意凯尔顿顶楼,然而林涛笑了:

“这个不用等你的法医分析,老苏和王先生一眼就看出来了。”

看到秦明询问的看向自己,林涛凑近了他神秘兮兮的道:

“两个杀手之王,这种小儿科自然叫他们一眼看穿了。”

说罢他拿眼神往王天风身上示意,但是秦明早就猜出了王天风的身份,对林涛故意卖的关子视而不见。

几人去凯尔顿酒店顶楼检查了一圈,除了楼顶面向招待所那侧的围栏边沿有枪架支过的灰土痕迹,其他一无所获,显然这是一个专业性极高的杀手,洪少秋便指挥了林涛手下的刑警留在酒店内查阅监控和入住记录,时已入夜,一行人便回了警局,在专门为他们的专案组开辟出来的会议室里讨论案情。

讨论到十点,林涛挨不住,提议了外卖,几人恍然发觉,自己早已饥肠辘辘了。

“大家都好好吃一顿吧,然后回去好好休息休息睡一觉,明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洪少秋面带着鼓励的微笑嘱咐大家,倒惹得一边王天风垂着眼皮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去订!大家都要吃什么!”李大宝欢快的站起身掏出手机。

“你看着办吧,什么快要什么,我快饿死了。”林涛说。

洪少秋和季白都表示了无所谓,李大宝根本不用问秦明,恶意满满的给他订了一份鸡腿饭,这个时候,苏三省凑了过来。

“大宝,”苏三省垂着眼睛嘟嘟囔囔,好像怕谁听到,“西点店也可以点外卖吗?”

“啊,可以啊,”李大宝感觉好笑又放松——苏三省想吃甜点了,就说明他今天的低落已经过去了,“宝宝你想吃什么?”

苏三省咬了咬嘴唇,脖子梗了梗,似乎想回头又忍住了:

“一份芝士蛋糕……”

“交给我,放心吧宝宝!”

外卖到了李大宝亲自去接,还特意把苏三省要的芝士蛋糕亲自端给苏三省。苏三省端着芝士蛋糕僵了一会儿,在众人欢快的凑在一起寻找自己的盒饭的时候,苏三省鼓足勇气,在地上搓着步子,挪到的王天风面前。

王天风没有跟其他人挤在一起找吃的,而是仍然坐在椅子上,向后倚着,伸长着双腿垂着眼睛翻看手上的资料,感觉到面前站了个苏三省,他也只是抬起眼扫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落下目光,手上翻动着,淡淡的问:

“苏先生,有何见教?”

苏三省垂着眼睛死死的看着地面,僵了僵,然后弯腰双手把蛋糕捧到王天风左手胳膊肘支着的办公桌桌面上。

“老师……您吃点……”

王天风又抬眼扫了苏三省一眼,然后目光轻飘飘的扫向左侧,接着目光再次落回资料上,悠然的道:

“苏大所长的殷勤,真让天风受宠若惊啊……”

苏三省老老实实的双手贴着裤缝站在王天风面前,身体挺得笔直,头却几乎与身子垂成了90度。

他死死的看着地面,静了半晌,才啜喏道:

“老师……对不起……”

王天风笑了,翻看着资料,拉长着惬意的长音:

“苏大所长说笑了,您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其他几人早已注意到了苏三省和王天风之间气氛的诡异,他们都静了下来看向二人。

在这寂静里,苏三省微弱的气音被听得清清楚楚:

“因为……我叛变了……”

王天风忽然跳起,动作快的在眨眼之间完成,众人直觉得眨眼前王天风还放松的坐在椅子上看资料,眨眼后苏三省已经捂着腹部倒退两步跌坐下去,反而是王天风立着,红着眼睛,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他们甚至都看不清王天风势如闪电那一踹。

“九百七十七个学生从我手底下毕业!”王天风指着苏三省,面色已经从一秒前的悠闲的红润变成了暴怒的赤红,他指着苏三省,整齐向后梳笼的头发甚至都因为愤怒的颤抖颠散了形状,“五百零四个战死,一百九十二个失踪,四十四个加入共产党继续抗战,那二百三十六个无从追查——可叛徒就出了你一个!!!”

苏三省喘息着咳嗽着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再度在王天风面前站好。

“宝宝——”李大宝心疼的要上前,被秦明拉住胳膊,她回头看向秦明,秦明只是盯着她微微的摇摇头。

王天风狞笑着盯着继续低头看地的苏三省:

“苏所长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苏三省摇摇头,再开口,声音已经哑了:

“我对不起老师……”

“你对不起的是你五百零四个战死的,一百九十二个尸骨无存的同学,是上海被你害死的一百五十七条抗日英烈的性命!是千千万万为了民族危亡不懈奋斗的四万万国人!!——不是我!”

“老师!”苏三省突然提高了声音,抬起眼睛祈求的看着王天风,像是祈求解脱那般喊的同时哽咽了语调,但“您”刚一出口剩下的又失落成了气音,他像失了灵魂一般喃喃道,“杀了我吧……”

苏三省喊完后立刻垂回了头,好像刚才的爆发只是王天风的错觉,苏三省又成了那个阴冷沉默不显心事的人。

王天风的怒火好似霎时熄灭了,他赤红的脸色也转瞬褪回了平淡。他死死的盯着苏三省的眼睛,但苏三省在喊完那句后就又低下了头避开了王天风的目光。

“苏三省……”王天风的声音恢复了森凉,“我揍过你没有?”

苏三省垂着脸,愣了愣,才低声道:

“没有……”

王天风依旧盯着苏三省,嘴上却问林涛:

“林队长。”

“哎?”林涛一哆嗦,竟下意识的立正了。

“这里有没有隔音比较好的房间能借给王某人一用?”

“隔一间是审讯室,”林涛下意识的回答了实话,被王天风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感震着,连李大宝手上对他的猛戳都没感觉到,“现在这个点儿闲着,王先生想用——”他看向洪少秋,见他对自己点点头,便接着回答王天风,“想用尽管用就好了。”

王天风嘴角勾了勾,盯着苏三省的目光几乎成了刀子,声音却更森凉绵软了:

“我揍过郭骑云揍过明台,这么多学生里唯独就没揍过你。”

然后他迈开步子从苏三省身边走了出去。

苏三省立刻转身跟上。

“宝宝……”李大宝下意识的要跟上,被洪少秋拦住了去路。

“让他们把这个心结解开吧。”洪少秋沉声说着。

“但是——”李大宝急的有些语无伦次,“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宝宝不应该再背负那时候的过错……”

洪少秋耐心的看着李大宝,用谆谆教导的语气温柔的应道:

“但是我们其实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已,我们没法理解从那个年代的尸山血海里走过的心情,同志的鲜血和付出都是他们真正经历的,况且苏三省又是他的学生,那种失望和愤怒的心情,我们不能越俎代庖的说可以放下就放下。”

“可是……”李大宝不甘心的还想说话,被秦明从后面轻轻拍了拍肩膀。

李大宝安静了,林涛在一边贴心的把她的盒饭塞给她。

几人默默落座,各自打开盒饭,季白看了眼洪少秋,终于忍不住问:

“哎,洪队,到了这份,是不是该跟我交底了?”

“嗯,”洪少秋微笑着叹了口气,“你听出来了多少?”

季白先自己不可思议的笑了一声,然后请示的看向洪少秋:

“这个苏三省,和王天风,不会是——民国穿越来的吧?”

“你能接受就最好不过了。”洪少秋笑了笑,无意识的戳着米饭,似乎陷入了回忆里,“王天风是我从上海的一处建筑工地里扒翻出来的,那之前应该是一处乱葬岗,建筑工地翻出了不少尸骨,那天,就是鬼使神差的,我请假到了上海,然后晚上,自己提着铲子,似乎有个声音告诉我就是那里,几铲子下去,就刨出了王天风。”

李大宝听得入神,惊讶的睁大眼:

“不会是也是棺材都泡烂了,人却好好的吧?”

“那倒没有,那里原来是是乱葬岗,没有人有棺材,我刨出他的时候以为是新鲜的尸体,可能新发生了凶案,然而刚把他拖上来,他就突然吸了口气——吓了我一跳。”

“那天夜里?”林涛举着筷子回想,“别是——去年12月17日?”

洪少秋看了他一眼:

“那天也是你们发现苏三省的日子?”

林涛拿筷子指指秦明,然后扒两口米饭:

“这里也有个鬼使神差过去的。”

秦明只是看着洪少秋不说话,李大宝补充道:

“三省刚醒的时候叫老秦唐山海。”

洪少秋点点头:

“这大概就是原因了——王天风刚清醒的时候叫我明楼。”

“那么,”林涛尝试着说,“洪队的上一世也是民国人,是王天风的对头?”

“看来是的,”洪少秋似笑非笑的点点头,“这阵子我也想过这个原因,也早就接受了,我想轮回应该在某种科学的定义上是存在的吧?那疯子第一次看见季白的时候,虽然隐藏的很深,但我也感觉的到,王天风似乎也认识季白。”

季白指了指自己,不可置信:

“那么我也曾经是民国人了。”

洪少秋怜悯的看了看他,扁扁嘴:

“大概和那疯子也是熟人。”

几人又都默不作声了,各自吃了几口,李大宝担心的瞟向门口,喃喃道:

“不知道三省会不会有事……”

“没事的,”秦明说话了,他垂眸厌恶的戳着饭盒里的鸡腿,被林涛看不过去一筷子把鸡腿夹走,“王天风既然没有答应苏三省的杀他,改成了揍他,那么苏三省就不会有危险。”

李大宝委屈的嘟囔:

“可是我还是担心啊。”

下面王天风的声音冷冷的接上了:

“担心什么?”

他稳稳当当的走进来,坐回椅子上,淡然的打开自己的盒饭。

他语调平静面色不改,头发和衣服也依旧整齐。

然而后面跟着一瘸一拐走进来的苏三省,步子仍然畏畏缩缩的,头也依旧死死低着。

王天风垂着眼睛开吃,把手边的蛋糕推远了,淡淡吩咐道:

“去,把那块蛋糕吃了。”

苏三省抬眼看了看,然后小心挪过去慢慢坐下,声音轻的几乎听不到:

“是,老师……”

李大宝看到苏三省落座,忍不住跑到苏三省身边坐下:

“宝宝,你怎么样?”

她无意识的抓住苏三省的胳膊肘碰到苏三省的腰侧,苏三省猛地蜷了身子吸了一口冷气。

瞥见李大宝慌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他咽下疼痛挤出一个微笑,急忙的用气声道:

“我没事……”

李大宝坐在一边担心的看着苏三省龇牙咧嘴慢慢的小口吃完蛋糕,这时一边安静看着他的秦明站起来了。

“苏三省,跟我来。”

他率先走了出去。

苏三省没起身,看向王天风。

王天风依然垂着眼吃饭:

“去吧。”

苏三省这才在李大宝的搀扶下又慢慢的站起来。

李大宝扶着苏三省挪进法医鉴证科办公室,就看见秦明抱着胳膊靠坐在办公桌沿上,表情冷静不辨喜怒。

苏三省不解的看着秦明。

秦明开口,声音如流水冷凉平缓:

“苏三省,把衣服脱了。”

 

 

 

 

评论(45)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