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十章 上篇3

“真荒凉。”小贼扒着车窗往外瞧。

“那得看你自己的标准了,这里自然不能跟广州上海比。”王爷说道,“但是张家口可是被称为北方的“旱码头”,一直以来都是西北地区的粮食、皮毛、牛羊、驼马的集散地,日本人入侵之前可谓客商云集欣欣向荣。”

“这里谁主事儿?”门神问。

“察南自治政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的主席,应该是于品卿。”

王俊杰一脸敬佩的说:

“王爷叔,你太厉害了,简直是活的情报词典。”

王爷谦虚的笑笑:

“比较擅长打听而已。”

门神翻了个白眼,岔开话题:

“咱们现在去哪儿?”

“应该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说着王爷也望向外面。

“哎——”小贼想起什么,“说起来,咱们自从保定后就没再直接跟军统的人住过了。”

王爷垂下眼苦笑一声:

“戴老板自然更想保存他们军统的实力,毕竟清苑县那一次,严格的说是因为我们钱老板他们才会暴露身死。”

十三听着他们的对话,到这里微微皱眉:

“所以之后咱们都是住外面,头儿单独和军统的人接头?”

王爷点头:

“这样也好,头儿这么做未尝不是对咱们的一种保护。”

小贼嘟囔道:

“真复杂……”

来到一处小四合院,宋岳霖让十三把车远远的丢开,自己则带着人进了门。

“真怀念广州和上海的高级大饭店。”小贼撅着嘴爬上炕,侧躺下来,枕着脑袋看其他人忙碌。

“张家口比较小,住酒店的话太显眼,”宋岳霖拿出一套西服,“这里是军统站的一处备用房产,更适合我们。”

门神一个帽子向小贼丢过去:

“惯的你,毛病不少,赶紧下来干活!”

“头儿……”小贼干脆完全躺下来,蜷成一团偷偷瞄着换衣服的宋岳霖,“我肚子不舒服……”

门神骂道:

“你那是吃撑了!”

宋岳霖随口说道:

“不舒服就先休息吧,晚上可能有你忙的。”

小贼得意的对门神挑挑眉,躲开他丢过来的一只鞋,再把鞋扔回去。

“行了,别闹了,”宋岳霖换好衣服转过身,“王爷你等十三回来后和他一起摸一摸张家口的情况,我去找军统的情报员,其他人留在这里。”

“哎,谢谢头儿!”小贼笑眯眯的应道。

门神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继续收拾。

“宋长官,我可以帮忙。”吴英卓看着宋岳霖。

宋岳霖无言的打量着她,吴英卓被宋岳霖的目光看的又不自在起来,最后还是移开了目光。

宋岳霖叹了口气:

“吴长官,相信你可以理解,以你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执行其他任务。”

吴英卓现在的脸红倒有些像涨红了,她咬起嘴唇。

“是,长官。”

宋岳霖他们出了门,看吴英卓还是原地站着,小贼叹口气,从炕上坐起来,挪着屁股来到炕沿,轻轻拽了拽吴英卓的衣角:

“吴长官,呃……能叫你吴姐姐么?”

吴英卓皱眉瞥了小贼一眼,神色挣扎了几下,最后小声道:

“可以。”

“吴姐姐,我们头儿就是这样,在任务里就只有任务是第一位的,所以说话直。但是他说的也是实话,吴姐姐,你在我们头儿身边连路都不会走了,傻子都看得出来你是怎么回事。”

吴英卓羞愤难当,冲出几步站到门口,用背对着他们。

她这个样子让王俊杰手足无措,求助的看向小贼和门神,门神安抚的拍了拍他,也出声道:

“我们都是几个老爷们儿,说话不会拐弯儿。吴长官,你是长官可年纪的确也不大,我们头儿各个方面都拔尖儿,小姑娘家倾心于他不丢人。你越藏着掖着反而越弄得所有人都不自在,而头儿在任务里最不想要的就是这种不自在,他是一切任务为先,你放开了,任务完成了,他自然会看到你的好。”

吴英卓试探着稍稍回过头,拘束的问:

“我真的……很明显?”

连王俊杰都翻了个白眼:

“从昆明我就看出来了,太明显了。”

吴英卓一个凌厉的回旋踢,王俊杰揉着屁股往门神身后挪了挪。

“那……”吴英卓垂眸看着地,清了清嗓子,“我知道了。”

“不过,”门神没好气的加了一句,“吴长官你得有点儿耐心,我们头儿就是一个死心眼儿外加木头脑袋,要开窍得费不少功夫。”

宋岳霖打了个喷嚏。

四下望望,他疑惑的摸了摸鼻子,心想莫不是家里那几个说他坏话呢吧?

他装作认真的浏览着书架上的书,心里却有点发急。

军统的人把接头地点选在这里,可是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将近10分钟了,却迟迟不见任何人出现。

傍晚的饭点,新锐书店并没有多少客人,宋岳霖又不着痕迹的扫了眼门口,另一侧就被人轻轻的撞了一下。

“哦,对不起。”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宋岳霖蹲下来帮着捡掉落的书:

“没关系。”

抬眼对上撞到自己的那个人的眼睛,宋岳霖有一秒的愣神。

——孔明秋?

“先生,”孔明秋微笑着,眼睛弯成月牙,“看着你好面熟,咱们之前见过?”

宋岳霖微笑道:

“小姐也看起来很面善,改天一起喝杯咖啡,算作我撞到小姐的赔礼,怎么样?”

孔明秋抿嘴一笑:

“是我没注意撞到的你,该请喝咖啡的是我。”

两个人站起来,宋岳霖把书还给孔明秋。

感到一张纸条塞进手里,宋岳霖默默攥紧,脸上笑的更倜傥了:

“小姐贵姓?”

孔明秋娇羞一笑:

“要是有缘再见,我就告诉你。”

说着走过他身边去柜台结账去了,宋岳霖暗松一口气,借着翻阅一本书的机会,把纸条展开。

字迹娟秀,但有点飞舞,想必是孔明秋自己仓促写成,只有一句话:

——你们的情报员叛变了,自己小心。

宋岳霖把纸条揣回兜里,盯着书上的字迹,却什么也没看进去,只沉沉的呼出一口气。

“你在找第三版的《英烈传》?”

宋岳霖回神,看向说话人。

说话人三十多岁,穿着一身岩灰色的成衣店西装,西装有些宽大,更显出这个人的瘦小,他像是某个公司的小职员或是洋行的小会计,但是他的神情疏离而轻蔑,倒显出一丝丝的王者贵气。

宋岳霖微微一笑:

“不是第三版,是初版的,内容最全,可是不好找了。”

“巧了,我也爱好初版。”

两人相视一笑,装作选书,渐渐来到了最角落的书架后。

“你来晚了。”宋岳霖审视着他,开门见山。

“明晚都统署举办宴会,我们在忙着安保,所以迟到了。”他向宋岳霖伸出手,“我是山木通,你是商陆?”

宋岳霖点头,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军统用中药名给自己的特工取代号的习惯。

——要知道当初罗志飞还想给他改成“天仙子”,幸好自己坚持到底没有妥协。

“你现在在张家口特务机关?”宋岳霖想起了出发前了解的情报,“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中国人,要混成日本人进去很不容易。”他友好的向宋岳霖笑笑,“我的化名叫佐佐木久,怎么称呼你?”

“叫我商陆就好。”

佐佐木轻轻哼了一声,恢复了疏离的神色。

“陈锋宇被关在哪里?”宋岳霖问。

“在保安厅监狱里,就在都统署第四进的西院,这是都统署的平面图,我已经把他的关押位置标出来了。”

宋岳霖从下面接过佐佐木递过来的图纸装进兜里,

“为什么不在特务机关或是宪兵队?”

“之前特务机关刚刚发生了内部叛变事件,关东军特高课派了人来纠察,所以暂时把所有的犯人都转移到了保安厅监狱里,那里治安最严密。至于宪兵队,大概太好猜,也是怕人营救,所以一开始日本人就没有选择那里作为关押地点。”佐佐木说道,“还有一些注意事项,这里说不方便,去你们的落脚点说吧。”

宋岳霖不着痕迹的瞥了他一眼,平静的道:

“我的手下人多嘴杂,容易暴露你,咱们可以再约一个地方,你直接跟我说。”

佐佐木看了他一眼:

“你不信任我——不过这么做也无可厚非,看你的样子,你们自己应该能解决。”

“但是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你提供帮助。”

“这是肯定的,毕竟这也是戴老板直接下达的任务。”

“你刚刚说明天晚上都统署有宴会?”宋岳霖问。

“对,德王到访,于品卿他们为他举行的欢迎宴会,在都统署旁边的春风饭店。张家口的军政商要员都被邀请了不少,还有随关东军特高课来的满洲国官员,和随行德王的蒙古自治政府的人。”佐佐木说道这里已经明白了宋岳霖的意思,“你想趁着明天宴会时动手。”

“人多,肯定也顾不上了吧,”宋岳霖笑笑,“你能帮我们弄几张请柬吗?”

“你也要去宴会?”

“以防万一,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打打掩护。怎么,有问题?”

“这个不难。明天中午12点再来这里吧,我把请柬给你。”

宋岳霖回到小院,十三给他开了院门。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