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九章 上

 

 

第九章 声东击西

 

 

上篇

 

“咱们究竟要歇到什么时候?”小贼裹紧了棉袄,哼哼唧唧的问。

门神哼了一声,懒洋洋的道:

“怎么?歇够了?干活的时候整天嚷着休息,休息了没几天又想着干活,你有完没完?”

“这才不叫休息呢,”小贼叹息一声,“这叫等着死刑宣判,不知道头顶上那把刀什么时候就落下来了,歇的也不安心,还不如干干脆脆干活去。”

“我看你是受够了住山里吧?”门神嗤笑一声。

小贼苦兮兮的抬脸瞅着四周来回走动的人:

“这里条件再差也差不过延安——我就是不喜欢这儿的气氛,怪不得劲儿的,都不熟。”

十三用手里的小刀割青草玩,悠悠的开口:

“人家就是忠义救国军,要说熟,咱们在这儿才应该熟。”

“一帮土包子……”小贼嘟囔着,不屑的瞥了眼远处骂骂咧咧似乎要动手的一群人,“咱们是特别行动组好吧,头儿可是说过,咱们是第一批,还没组建‘忠义救国军’的时候咱们就开始执行任务了,他们能比么?”

“别瞧不起他们。”王爷好笑的瞧着他,耐心的说,“虽然他们素质参差不齐,可是实打实的在京沪一带打出了很多抗日功绩。”

“得了吧,”门神不屑,“这儿青帮的小喽啰可是不少。”

“不仅青帮,洪帮也有。”王爷用那种“你这个孩子总是改不了这毛病”的眼神看向门神,“帮派也有救国的决心,这点你比我们都更有体会吧。”

门神冲王爷翻了一个“就你有理”的白眼,但是没应声。

小贼好奇的问:

“忠义救国军都是混青红帮的?”

王爷耐心的解释:

“不一样。咱们现在待的是第一支队何行键辖下的营地,他本身就身兼青红帮,第一支队大部分自然也都是帮派分子。像陶一珊辖下的第五支队,基本就都是中学学历以上的知识分子和受过军事训练的特务。但不管是第一支队还是第五支队,抗日都冲在前线。”

门神“嘁”了一声,小贼感兴趣的继续问:

“那共产党的游击队为什么就没有混帮派的?他们的——哎,好像都是农民吧?那你说两边哪个好?”

“还有工人,”王爷微笑着解释,“走的路线不同,但最终目的都是抗日救国,所以两边没有谁好谁坏。”

“那——”

小贼还要继续问,被门神不耐烦的打断。

“行了,这种话题以后不要再提,”后半句压低了声音,“尤其在这里。”

“为什么?”小贼一头雾水。

一个白眼过后门神一巴掌拍上他脑门:

“你傻啊!”

十三不紧不慢的转换了话题:

“那头儿到底干什么去了?”

小贼立刻说道:

“是啊,都把咱们撩在这儿两天了。”

三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到王爷身上。

“我怎么知道?”

三人不约而同的“嘁”了一声转开视线。

“你们说什么呢?”宋岳霖的声音响在头顶,正在闲聊的几个人立刻站起来。

“头儿!你回来啦!”小贼开心张开胳膊想往上扑,可马上自己反应过来,只好挣了一下收住动作傻笑。

“回来了,认识一下。”宋岳霖把身后一个人让出来,“这是马跃腾,会加入我们进行下一个任务。”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矮瘦男人,虽然身量不高可是长得还不差,他踏上一步——王爷注意到他的左脚有点跛:

“见过各位兄弟,我——”

他的声音被门神咬牙切齿的一声“拐子马!”打断,接着一个拳头挥过来重重的打在他下巴颏上。

宋岳霖第一反应就是挡住还要扑上去继续打的门神,门神隔着他挣扎着,指着摔倒地上的马跃腾一阵怒骂:

“拐子马,你过来,看我揍不死你!有种你过来!”

“行了!门神!”宋岳霖用力把门神推出去,门神趔趄两步被小贼扶住,“给我冷静点儿!”

接着扭身把凑过来想看热闹的其他人驱散,然后对王爷使了个眼色。

王爷点点头,扶住马跃腾的肩膀把他往外带:

“老马是吧?看你应该比我稍大点,我该管您叫大哥?咱们认识……”

王爷把马跃腾带走,军官把门神推进屋,后面跟着小贼和十三。

关上门,宋岳霖问:

“说吧,怎么回事儿?”

门神仍然气呼呼的:

“头儿,谁把他塞过来的,你知道他的底嘛?”

“上峰的意思,底我自然也知道,上海白鹤堂的,绰号拐子马,属于洪帮,虽然没有辈分,但是有手艺。”

“不就是十年前在美国唐人街跟一帮流氓抢过银行。可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门神喊起来。

宋岳霖冷静的说:

“那你告诉我。”

“我在洪帮有个兄弟,瞎了眼和他一起干跑到租界学老外抢银行,出来就撞上了巡捕,那家伙捅了他刀子!背后捅的!把他丢给了巡捕自己跑了!”

宋岳霖沉思的当口,小贼不敢相信的问:

“抢银行?我不懂……但是……你们青红帮的好像是不抢银行的吧?”

“他背着洪帮上头干的,我那兄弟也是猪油蒙了心被他骗下船!他拿着抢出来的金条跑路了,洪帮悬赏要抓他归案——等会儿,他怎么混到这里来了!!”

宋岳霖摇摇头:

“具体发生了什么咱们不知道,但是他现在属于忠义救国军第一支队的特务大队,他是何行键奉命借调给我们的。”

“头儿,他不能用!会背后捅刀子的!”门神涨的脸通红,“他就是懂个老外的金库而已,这事儿咱们自己研究研究就能干!我早会开保险箱了!金库我在重庆也练过!”

“没有供咱们研究的时间,况且他是上峰下令派过来的,咱们也不能不用。别说了门神,咱们的人里研究过银行的人不多,他懂咱们就必须用他!”

看着门神梗着脖子却反驳不了的样子,小贼乐了:

“看吧?我说了,咱们要和老外多学学。你们混帮派的要是能少卖点鸦片少放点高利贷,学学老外多抢抢银行,也不至于到需要的时候连一个懂洋金库的人都找不到。”

“你闭嘴!”门神冲小贼吓唬了一嗓子,然后在宋岳霖的目光中不甘心的道,“你想用他就用,但是我先声明,绝对不能让他走在我背后,我怕被捅刀子!”

“放心,”十三忽然悠悠的开口,眼里的光像饿狼一样,“他敢捅兄弟刀子,我就先捅了他。”

“这还能安心点儿。”门神嘟囔着,心知十三最重兄弟义气,这种背叛兄弟的人入了他的眼,肯定不得好死。

宋岳霖见状,反身出门,找到王爷一起把马跃腾带了回来。

“拐子马,”宋岳霖也开门见山,直接指着他的鼻子道,“你的底我们都知道,这一次上峰派给你任务,就老老实实完成,不要想其他有的没的,知道吗?”

“长官,瞧您说的。”拐子马无辜的瞪大眼睛,“这位兄弟一定对我有什么误会。”

说着他转向门神:

“周郎设计用火攻,

孔明台上借东风。

子龙善使长枪计,

关公得令见华容。

兄弟非是见识浅,

如何阳光路不通?”

……

门神翻起白眼不理他。

……

小贼靠近王爷用气声问:

“他说什么呢?”

王爷小声回答:

“洪门见面盘底的切口。”

见门神死活不答,拐子马慢慢露出笑容:

“原来是青帮的兄弟。”

宋岳霖的声音忽然响起:

“兄弟相逢在此中,

双手接过一条龙。

子龙使长枪,

使开大路破曹兵。”

拐子马看向宋岳霖,惊得呆住,怔了半晌,喃喃道:

“敢问老大呷那一路水?”

“呷的是五湖三江水。”

“烧哪一路香?”

军官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烧得是万年千载长寿香。”

“敢问老大,现坐哪一把交椅……”

拐子马还要再对,宋岳霖双手撑桌附身下来。

拐子马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面前竟然被盯的全身僵住冷汗直流。

“拐子马,我说过,你的底我知道。”军官的声音阴沉沉的,“在我手底下好好干,要不然送你回洪帮堂口,对于叛徒他们怎么处置相信你比我清楚。”

见拐子马收起了刚才不屑的笑,宋岳霖直起身看着所有人:

“这次我们的目标,是上海公共租界的汇通银行。”

“真的要抢银行啊?”小贼眼睛闪亮亮,“没干过哎,听起来挺刺激。”

王爷笑道:

“中国的黑帮没什么抢银行的习惯。”

“为什么是银行?”十三问。

“日本的三井洋行存了一笔美元进去,据说是捐给军部的向美国购买武器的资金,我们把这笔钱抢出来。”

小贼不敢相信的说:

“小日本可是连美国的大兵都抓过,怎么美国还和他们做生意?”

“不会长久的。”宋岳霖见其他人没什么异议,就吩咐道,“我们为了等拐子马已经耽误了两天了,大家收拾收拾,今天晚上就出发。”

门神没好气的嘟囔:

“怪不得一直让在嘉定等着,原来是要去上海。”

布置完任务,放他们四散收拾行囊,王爷看没人注意,走到坐在门前抽烟的宋岳霖身边,坐下也点燃了一支烟。

两人默默抽了一会儿,王爷打破了沉默:

“头儿,这次任务到底为了什么?”

宋岳霖转脸看向他,王爷也看过去。

“得了,抢钱?”王爷轻笑,“重庆还没穷到这个地步,更不会在意日本向美国多买或是少买点武器。”

宋岳霖摇摇头,也笑了:

“是一份名单。”

“放在银行保险库了?怎么又是这种活?”王爷无奈。

宋岳霖笑道:

“因为上一次干的不错。”

“那这份名单关于什么?”

“当初南京就有不少富商和日本人有联系,后来不少人一起迁都到重庆,仍然和日本方面有资金往来,所以上峰想要把这批老鼠揪出来。我们的一个潜伏特工终于获得了这份名单,不过被抓住拷问致死了,只来得及传回消息说把名单存进了汇通银行里,其他信息一概没有。”

王爷无奈的叹气:

“所以只能抢银行挨个找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刚才不明说是因为拐子马吧?”

“对。”

王爷摇摇头,没再说话。

有一个两面三刀的人插进他们这帮兄弟里,总让王爷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着王爷和军官两个人的背影,小贼也凑近了门神,神秘兮兮的问:

“小神神,你说,头儿在青红帮里是不是也有辈分?否则切口怎么那么懂?”

门神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我怎么知道?不过你看兵娃娃整天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他怎么可能是?”

“可是不是听说老蒋也是青帮的吗?”

门神动作顿了两秒,回过神一肩膀把小贼顶一边儿去:

“问王爷去!我怎么知道!”

太阳快落山时他们从嘉定出发,天刚黑下来他们就已经进入了上海市。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