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七章 上篇2

“你还不睡?”

他们从洛阳转乘火车,一路上水路公路颠簸所有人都没怎么休息,买了1等卧铺车厢的票,其他几人终于可以不用再担心之后的路途,得以沉沉入睡,王爷睁开眼,却看见宋岳霖靠坐在床头,窗外微弱的光线投射在他脸上,只反射出那双似是沉入无边夜色的双眸。

——还有……额头上微微闪烁的水光?

宋岳霖转动目光看向他,用气声道:

“刚醒了,想点事,你先睡吧。”

王爷看到军官的手本来搭在身上,说话的时候撤了开去,转而摸索着一包还没有拆封的香烟。

小贼的呼噜还在头顶轰隆的响着,门神磨着牙,王爷瞥了眼靠在门口无声无息的十三,决定咬住说点什么的冲动。

“好吧,早些睡,你这几天吃的不多,睡得不能少了。”

“我知道。”

看着王爷再度闭上眼,宋岳霖终于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仰靠到墙壁上。

到徐州他们北上又花了两天到达济南,济南到青岛的铁路花了却有5天,山东局部战事频繁,列车要经常停车给军列让路。

“怎么又停了?”眼看着要进入青岛市区了,火车再度停了下来,小贼烦躁的揉乱了头发,苦着脸盯着窗外,“这一路简直了,能顺畅走一段我就烧高香了!”

王爷微笑道:

“山东自古出绿林,要说最具有反抗强权精神的人民,山东人恐怕是没有争议的选项之一了。”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了,”小贼转头看向他,高兴的问道,“水泊梁山是不是就是山东的?!”

“是啊,这是最具有代表性的。”王爷笑叹道,“其实经过枣庄的时候我有点遗憾,枣庄一带有一只游击队特别有名,专门在铁路线上活动,可惜应了你的愿望了,咱们在枣庄那段走的很顺畅,估计和他们错过了。”

“一帮乡下土包子,有什么能耐?”门神正闭目养神,听到这里不屑的哼了一声,“顶多就是抢劫一个火车,哪赶得上咱们?咱们可是深入敌后,工作技术含量高多了。”

宋岳霖从地图上抬起头,看了门神一眼。

而他的反应又被王爷收入眼中。

“总之山东的敌后抗战搞得很如火如荼。”在宋岳霖明着戳穿王爷的立场之后,王爷索性也不在自己的态度上遮掩了,而且他总有一种用语言试探军官底线的冲动,“你们仔细听,能听见枪声。”

“又是游击队?”小贼惊喜的赞叹道,“厉害啊。”

王爷继续问:

“你觉得游击队厉害?”

“挺扬眉吐气的,”小贼咂咂嘴,目光下意识的找宋岳霖,“不喜欢就打,直到把这帮鬼子都打出去,多痛快啊——头儿,咱们现在不也是这样嘛,打鬼子,保家卫国!”

宋岳霖微弱的笑了笑。

“只要他们没炸铁路,就闹去,我可不想拿两条腿拐进城。”门神懒洋洋的道。

半个小时后列车终于开动了。

“这就是青岛?感觉和天津很像嘛?”

小贼脸贴在窗户上贪婪的向外瞧。

门神不屑道:

“说的好像你到过天津一样。”

“火车上路过的呀,就这么看,两边的景色是差不多的。”

“青岛当初是德国的殖民地,在建筑风格上的确和天津有很多相似之处。”王爷微笑着解释完,习惯性的拿目光向后瞥了一眼,却意外的看到宋岳霖似乎正看着哪里出神,目光都直了,牙关咬的很紧。

“你没事吧?”王爷看着军官,问。

军官回神,脸色只在瞬间露出一丝怔忪:

“嗯?——哦,没事,想入神了。”

他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喷出一个沉重的鼻息。

王爷那股不详的预感又浓重了几分。

他们出了火车站,门口一早等在那里的人力车夫直接把他们拉到一栋德式二层小楼前。那是一个外文书店,店内除了一个呆头呆脑的眼镜男没有其他人,宋岳霖带着他们径直上了二楼,打开门众人发现这只是一个空空的房间,没有隔断也没有任何家具器物。

“头儿,不会让咱们住这儿吧?”小贼不敢相信的问。

“不是,临时落脚而已,我们很快就要出发。”

“那个日本人不是在这里待一天吗?现在才中午,这就要走?”王爷微微皱眉。

“对,避免夜长梦多,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和那日本人接头,然后咱们立刻走。”

宋岳霖说完环视一圈,见无人出声反对,就再度出门了。

几人沉默了几秒,小贼首先发声:

“你们有没有觉得头儿怪怪的。”

“要放平时我一定说你多想,不过真的,”门神不可置信的看向王爷,“以往这种要和日本人打交道的活儿,不是你两个一起行动吗?”

王爷垂下目光没应声,小贼倒附和道:

“是啊——怎么这几天总是……怪怪的,你们吵架了?”

“你们想多了。”王爷抬起眼看向他们,目光仿若深井平静无波,“他是头儿,我是手下,他怎么命令我怎么服从,很简单。”

宋岳霖出了书店,那个人力车夫果然还在原地等着。

他们之间也无话,宋岳霖沉着脸上了车,车夫便拔脚把他送到了一个挂着飞星船务贸易公司牌子的大门外。

门脸不大,但不少人进进出出显得很热闹,宋岳霖刚踏进门槛,一个伙计模样的人就上前,把他领导了后院的地窖门口。

宋岳霖推开地窖门进去,果然看见罗志飞在里面。

“赶上了。”

罗志飞对他说,他只是点了点头算作招呼。

罗志飞看了看身边的人,摸了摸鼻子,切换做日语: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柴琦优太,这是我的同僚,宋岳霖。”

“你们已经会和了。”宋岳霖用日语回复道,但是这句话听起来既不像问句也不像陈述,干巴巴的听不出任何感情。

柴琦优太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秃顶小个子,罗志飞介绍完随即就向宋岳霖深深一躬:

“宋君,这次麻烦您了,很不好意思。”

“哪里,”宋岳霖略一点头,挤出一个笑容,“身为一个中国人,我要向您的公正无私和深明大义致谢。”

柴琦优太擦了把汗,垂下目光干笑道:

“作为一个日本人,能为得到你们如此的优待与原谅——真是汗颜啊。其实我已经提过,你们把这些资料带走就可以,不用管我,这也算是我为了我的国家的一种谢罪,但是——”

“柴琦君,这个就不要再说了。”罗志飞打断他,“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您是中国政府的朋友也是恩人,我们一定会尽全力保证您个人的人身安全。”罗志飞看向宋岳霖,换回中文道,“看到柴琦失踪,跟在他后面的特高课一定会被惊动,我们的时间不多,最好在两个小时内行动。”

宋岳霖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再度变成纯粹的冰冷:

“需要我们做什么,现在可以说清楚了吧?”

“现在是12点40,那也就是下午两点,你的小组带着他,从青岛火车站出发,沿着你们来时的路线再返回即可。”罗志飞说着向旁边一指,宋岳霖看到一个和柴琦优太有七八分像的男人,穿着和柴琦优太一模一样的西服,正试探着从墙角的一处阴影里走出来。

宋岳霖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是个替身:

“他是——”

“黄海生,他是一个会计,不过现在他就是柴琦优太了。”

宋岳霖怒道:

“你竟然让一个老百姓送死?”

罗志飞神色不变:

“岳霖,你应该不是在这个关头妇人之仁的人,若是暗度陈仓,这栈道一定要修的像样。”

“我不需要他,我们自己行动!”

“你的手下没有一个人和他外形相似,即便是那个再怎么擅长做戏的王爷,也缩不成他的身高,”罗志飞说道,“我们已经支付给了他巨额的安家费,而且也和他签署了协议,事成之后我们的特工会接他的妻女去重庆,远离战火生活富足,这也是他愿意的。”

“但是——”

“长官?”那个酷似柴琦优太的黄海生听出了宋岳霖为他着想的意思,忍不住插嘴道,“我真的是自愿的,用我这条命换我妻子女儿的后半生,还能救一个日本英雄,能为抗日做点事,我真的是自愿的。”

宋岳霖咬回下面的话,瞪着黄海生。

罗志飞等了几秒,没奈何的唤道:

“岳霖?”

宋岳霖回神,猛地瞪向罗志飞,咬牙道:

“我明白了,长官还有其他吩咐吗?”

罗志飞叹气:

“有——你别和他们走。”

宋岳霖咬着牙慢条斯理的说:

“我要参加。”

“岳霖,别逼我命令你,要知道现在不是在重庆,你家里的人影响不到我下的命令。”

“罗长官,那你也应该知道,”宋岳霖盯着他的眼睛,“你在重庆命令不了我,现在就更不可能!黄先生,我们走!”

黄海生得到罗志飞的点头示意,才急忙小跑跟上大步离去的宋岳霖。

宋岳霖带着黄海生从贸易公司后门出来。既然已经站到了目光聚焦处,他便也大大方方的叫了人力车回到书店。他们两个人在路上没有交谈,宋岳霖是仍然怒火满腹,黄海生则是因为宋岳霖的脸色太吓人而不敢张口。

刚上到二楼,屋里的人就立刻把目光投向他们。

“头儿,这是那个日本人?”

两边的人怔了半天都没人说话,小贼只好先出声打破沉默。

宋岳霖下意识的摇摇头,缓过神又点了一下,可自己又愣住了,深深吸口气,他坐到一边的台阶上。

“怎么了?”所有人都一头雾水,门神出声问道。

“不对,”王爷打量着黄海生,眯起眼睛,“这是一个中国人。”

“对。”宋岳霖抱起膝盖,尽量把自己蜷缩起来抵御胃部绵延不绝的钝痛,他想说点什么,可总也提不起精神,脑子无法组织语句,“他叫黄海生……下一步他和我们一起回重庆。”

“那个日本人哪?”门神失声问。

“不和我们走……”宋岳霖垂下目光看着地面,疲惫的道,“他和另外一组人走……”

“什么意思?!”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胀满每个人的胸膛,门神想到了什么,这个猜测让他盯着宋岳霖的目光里带上了丝丝怨毒,“头儿,别把我们当傻瓜,日本人和另外一组人走?我们在这里干什么?还带着这个假日本人?活靶子吗?!”

宋岳霖缓缓抬起头看向他,但什么也没说。

“说话呀?!”门神冲到他面前,“你这是默认了?!”

“头儿?”小贼恍然大悟,不敢相信的问道,“让我们去送死?”

“不是……不是送死,”宋岳霖张了好几次嘴才成功的组织起语句,“虽然会很凶险,可是我们能挺过去……”

“之前挺过去了那是没人故意把我们往火坑推!”门神愤怒的大声道,“等会儿——你该不会从一开始就知道吧?”

宋岳霖抬脸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十三盯着宋岳霖,语气森凉的慢慢咬道:

“你出卖我们?”

宋岳霖转而看向十三,吞咽了一下,目光又移开去。

“怪不得走之前请吃馆子,一路上不训人也不拉脸。”门神气的发笑,“这是送行酒?上路饭?想得美,我才不去送死!老子不干!”

“我也不干!”小贼气呼呼的附和。

十三本来站在窗边离得最远,现在他已经走到了前面,距离宋岳霖只有几步之遥,他的眸子亮的可怕,直勾勾的盯在宋岳霖身上,手里的小刀却已经滑出来了。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