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六章 上篇1

 

第六章  冒死顶替

 

 

上篇

 

“我不明白,头儿,干嘛找我?”小贼整个上半身摊在桌子上毫无形象,右手在桌子上放置的照片里胡乱扒翻着,“王爷可是专业的,化化妆让他去好了。”

“这是个闲差,我倒很想去,可是我的身高在这里摆着,装不像。”

小贼斜眼瞧着他笑:

“还有年纪,你太老了。”

王爷扁扁嘴,很配合的露出委屈神色,让小贼舒心的笑起来。

“行了,这个人物也只有找你,你看到了,你和他几乎一模一样。”宋岳霖站在他身边,翻阅着显然是某种资料的几张纸。

“我说,你不问问大婶儿?你没什么失散的双胞胎兄弟啥的?”门神凑过去拿起一张照片仔细端详着,“这也太像了。”

“我妈就生了我一个,而且我怎么可能有个阔少公子哥的兄弟?”小贼不屑的撇撇嘴,直起身子捏着一张照片冲其他人抖,“瞧瞧他那样儿?我比他帅好吧?”

“行了,这个任务你没得选,你就要去,而且我们后天就出发,王爷,这是我们能收集到的关于溥惟的所有信息,你有一天时间,教给小毛他需要的知识。”宋岳霖说着走过去把资料交给王爷。

王爷拿过来,翻了几页就失声喊道:

“头儿,你玩我呢?这个溥惟是前清宗室子弟,在英国留学了7年?让小贼改掉他的南京口音就要花好几个月,你让我怎么在1天里让他学会京片子?还有英语?”

“我南京口音不重。”小贼不满的冲王爷嚷了一句。

宋岳霖安抚他们道:

“这次的行动目的地是广州,溥惟用不着说英语,而且他长期在外留学,京城口音也不会太浓了。主要是……让小毛有这个做派就行。”

王爷轻轻“扑哧”一笑:

“就是让小毛别那么小毛。”

“怪不得这趟活儿干完不让咱们回重庆呢,”小贼重新趴回去嘟囔着,“虽然这儿住的挺舒服,不过我还是喜欢重庆那样的大城市,头儿,出国那一趟你答应我的假期还没给我呢。”

“会给的。”

“那个溥惟呢?”小贼又去翻照片,照片一张张都是西装马褂神情倨傲的自己的脸,怎么看怎么别扭,“我倒是有点儿想见他了。”

“他死了。在我们的特工接触他的时候,自己反应过度摔下楼梯摔死了。”

“这么笨手笨脚,倒不像我。”小贼得意的笑着,又捏起一张照片来挥。

“他是个少爷,自然用不着爬上爬下的锻炼。”门神咧开嘴笑道。

“门神,这次你是他的下人。”

宋岳霖冷不丁冒出的话让门神在小贼舒心的大笑中失声叫道:

“头儿!”

“这次十三不在,只有你能接应他。”

宋岳霖的理由让门神无可辩驳,只好愤懑的咕哝道:

“十三这趟活受伤的太恰到好处了……”

小贼顿时也有些担心:

“头儿,小十三一个人回重庆行么?”

“接他走的都是可靠的同僚,放心。”

“唉,好吧,要我扮就扮吧——头儿,我这趟扮他要干嘛?”小贼问道。

“这个溥惟回国后一直是黑白两道上的包打听,这一次他得到了在香港的我方情报人员名单,虽然他这次情报来源渠道还未可知,但是我们已经确认了这份名单的真实性。他这一次本来要带着名单到广州卖给日本人,我们的计划是,由你扮成溥惟,把另一份名单卖给他们。”

“另一份什么名单?”门神问。

“这份名单上大部分是香港的亲日分子或者我们已经确定的日本特务。”宋岳霖微微一笑。

“行啊,”门神眼睛亮起来,“让他们自己狗咬狗,再不济,也能让他们离心离德互相猜忌。”

小贼挠着脑袋一脸迷糊:

“等下等下,我还是不懂,第一,在香港的名单为什么要在广州交易?还有,这个溥惟怎么这么大胆?卖给日本人情报?”

“交易地点是当初溥惟定的,他这段时间一直在香港活动,我猜他大概在香港惹了事或者单纯的不想在香港从事间谍交易,而广州恰好又离香港最近,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宋岳霖耐心的解释道,“至于溥惟——”

军官看向王爷,王爷自然而然的接口道:

“溥惟可是前清宗室,一来身份本就尊贵敏感,二来还有一个满洲国在日本人手上呢,明面上日本人要给遗老遗少们一点面子,不能和溥仪撕破脸的。”

“原来是个小王爷。”小贼笑起来,“假王爷遇上了小王爷,哈哈。”

“不过现在这个小王爷也是假的。”王爷微笑不变随即怼回去。

“好了,王爷,时间紧迫,就赶紧开始吧。”

宋岳霖边说着边向外走。

“头儿,你去哪儿?”

小贼冲他的背影喊。

“……办点事儿。”

“头儿那是知道马上会很麻烦,先溜了。”门神一面说着一面站起。

“门神,你不能走。”王爷急忙叫出口。

门神站在原地垂头丧气的翻了个白眼,小贼瞅着他哈哈大笑。

娟秀灵透的江南水村总是让宋岳霖觉得安详静逸,他们住的药铺后门是一条青石板的小街,对面拾阶而下就是一条水面平缓的小河,他坐在台阶上,望着河水,天色阴沉,沁凉的风携带的潮意一阵浓过一阵,街上并没有行人,除了风声和潺潺的流水声四周并没有其他声响,宋岳霖的心越来越安稳,渐渐的所有念头和思绪都在脑海中悄然飘散,没有战争、没有反抗、没有日日夜夜的悬心吊胆、没有时时刻刻的紧绷神经,视野里的河面上恍惚现出一幅幅几乎被他遗忘的画面,那里有屋后的梧桐树,透过树冠照射下来的片片金色阳光,微风吹起的白色窗帘,和姆妈远远的呼唤。

家,已经不再是一个细致精到的定义。

现在的中国,早已无家,又处处是家。

宋岳霖轻叹一声,然后转脸对台阶上走过来的女孩微笑。

“宋大哥,你听到我来了呀。”少女站在路边台阶上,红着脸,双手无意识的绞玩着胸口垂着的辫子。

“天色晚了,不回家么?”宋岳霖问道。

“啊,马上就要回了,看到你坐在这里。”少女低着头咕哝了一句,咬了咬嘴唇,终于抬起脸看着宋岳霖,“好像要下雨了呢,宋大哥不要坐在这里了,淋了雨会着凉的。”

“好。”

宋岳霖站起身,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对她点点头,已经站到药铺后门口,忽然又听见背后女孩叫他。

“嗯?”宋岳霖回身等待着。

“宋大哥,你……我今天问了陆郎中你要待到什么时候,但是他说要看你……那……你要住到什么时候嘛?”

“后天就走了,我打算今晚跟我表舅说的。”

少女脸上浓浓的失望神色让宋岳霖不解的问:

“怎么了?”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中秋了。”少女又低下头嘤咛着,“我本来想让宋大哥尝尝我做的月饼……”

快中秋了啊……

回过神的宋岳霖对少女微笑道:

“谢谢你,不过我表舅住这里,我总归还会来走动的,以后还有机会。下次我给你捎些粽子糖啊。”

“好啊,说定了!”少女开心道,“下次我给宋大哥做月饼,宋大哥给我带粽子糖!”

“好。”

看到少女欢快的跑走,宋岳霖无奈的摇摇头。

中秋了啊……

合家团圆的时候……

穿过后院进门,屋里的景象让他愣了。

“‘儿’要化进音里去!不要咬清楚!”王爷竟是破天荒的一副抓狂暴躁的样子,对着一脸苦相的小贼吼,“还有说了不要每个词都带‘儿’!!”

“我怎么知道北平人说话这么别扭!”小贼终于爆发,也站起来烦躁的冲王爷吼回去,“恨不得当每个人的儿子还是怎么的?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想当儿子什么时候不想当儿子!!”

门神站在一旁生无可恋白眼看天。

王爷对宋岳霖目光招呼了一下,宋岳霖就势坐到门槛上看着他们。

王爷继续注意力放回小贼身上:

“那口音先放一放,咱们练习走路。好了,广州是开埠通商口岸,风气开放西派,溥惟又是个爱玩儿的,肯定经常出入舞厅赌场,他身边总会围绕着女伴——门神,这次你是交际花。”

门神看样子已经彻底放弃了反抗,保持着白眼只是吭出一个不耐烦的鼻息。

“让他这样勾着你的胳膊,你的手要放在这儿,保持着弯曲的姿势,”王爷跑前跑后摆弄两个人,已经一脸热汗,“好了,向前走,注意,挺胸抬头……挺胸!不要缩着肩膀!你现在不是贼,你要吸引人的目光而不是避开人的目光!——现在是你的女伴拽着你走!你要领着他不是她拽着你!”

被王爷拦下来,门神和小贼都烦躁无比,小贼的头发已经挠的不能再乱。

“好了,我们继续——”

“我饿——”小贼愁眉苦脸。

“不练好不许吃晚饭。”

“头儿——”

“叫头儿也没用,我说不许吃就不能吃。”

“喂,他练不好凭什么我不能吃晚饭?”门神不悦的嚷道。

“你想吃晚饭就帮他练好。”

“这不公平!”

王爷一反常态的瞪眼大声道:

“我说讲公平的时候才能讲公平!小毛练不好你们两个都不许吃晚饭!”

宋岳霖站起来转身。

“头儿,你干嘛去?”小贼在背后充满希望的叫道。

“去吃晚饭。”

穿过院子去厨房的路上他听到身后清晰的传来门神的嚷嚷和小贼的哀嚎,嘴角的弧度再也忍不住,高高的扬了起来。

——合家团圆的中秋啊……

第二天联络员送来了他们广州之行需要的衣服证件和资金,但一切整理和准备工作都落到了宋岳霖身上,他也乐得这样干,因为小贼还要继续在王爷手底下的学习。

第三天他们出发,在广州郊区接收了军统站提供的汽车,换装完毕发动了汽车。

“广州的郊区也挨了这么严重的轰炸?”门神开着车,慢慢在路上挪着,不敢相信的扫着两边的景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