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五章 上篇3

“迫降后机上的日本人制住了我和阿十,我找了个空挡带着阿十跑了出来,之后日本便衣就一直在雨林里搜捕我们。我们没办法回到仰光市内联系美国当局,阿十腿上又有伤,他不愿意躲藏在雨林里,他主张向日本特务投降,但是我认为日本人在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后一定会杀了我们,阿十不相信,我只好用夺的手枪逼着他跟我躲避,但是昨天晚上我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醒来之后就发现阿十跑了,可他没拿走我的枪。我在附近找了一上午,刚想回到草屋收拾一下准备潜回仰光继续找他,就发现了你们在,我以为你们是一直在追我们的日本特务,所以我立刻就跑了——对不起……”

宋岳霖把手轻轻放到少年的肩膀上,拍了拍,柔声道:

“你做的很对,你所有的选择,你接下来的行动,都没有一丝错误,很了不起,没必要道歉。”

“可是我睡着了……”

“我们都需要休息,要说责任,我也有。但你是军人,过去的已经过去,怎样赢得下面的战斗才是你该想的。”

 “是!长官!”

“在你的落脚点有东西需要收拾吗?我们先回市里再讨论怎么找到阿十。”

“的确有些东西。”王俊杰恢复了少年面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的露出两颗小虎牙,“不麻烦宋长官的话我想回去一下。”

他回到草屋,宋岳霖在王俊杰收拾东西的时候环视一圈,问道:

“阿十有没有带文件资料?他走的时候也一起带走了吗?”

“他的确有一些文件,在他随身的包里,不过他留下了。我当初在学校英语学的很烂,看不懂。但我觉得应该很重要,日本人的目标或许就是这个。”

宋岳霖的心狂跳起来,接过王俊杰递过来的纸张,他翻了一下,长舒一口气。

对上十三疑问的目光,他点点头。

王俊杰收拾了一个小包,小心的背到肩上站到宋岳霖面前:

“我没问题了,宋长官。”

宋岳霖拍拍少年的肩膀:

“那咱们回去,等救出阿十咱们就可以回家了。”

他率先走出去,十三和王俊杰就跟到了后面。

“那个……十三……哥?”王俊杰试探着唤道。

十三看过来,不同于刚刚的怒气,现在却是真诚的友好和欣赏。

“刚才,对不起。”

十三笑了,很灿烂的露出洁白的牙齿:

“没事儿。”

他们回到酒店是午饭时分,宋岳霖照旧叫了送餐,等王俊杰洗完澡收拾好,便让王俊杰和十三去吃饭,他出去了一趟,十分钟后回到房间坐到沙发前研究仰光地图,琢磨阿十有可能的关押地点。

十三无声的拿了一块三明治放到小碟子里,起身端到宋岳霖身边,把三明治放到摊开的地图旁,宋岳霖看的入神,根本对十三的动作没有反应。

十三回到餐桌前坐下,王俊杰忍不住用气声问:

“十三哥,宋长官一直都是这样吗?”

“嗯。”十三直接用手拿起盘子里的牛排撕下一块,边嚼边闷闷的应道,“就是这样。”

过了一会儿,宋岳霖盯着地图忽然问:

“俊杰,你说过阿十腿上有伤?”

“嗯,大腿,迫降的时候被戳伤了,流血不是很严重,但走路很受影响,不过从昨天中午开始他有些发烧,我怀疑伤口感染了。”

宋岳霖嗯了一声,咬起手背,更入神的在地图上点点画画。

又过了一个小时王爷带着小贼和门神回来了。

“俊杰,这是王爷,那是小毛,门神。”宋岳霖终于捏起三明治咬了一口,简单的介绍道,“这是王俊杰。”

“那个学员?”王爷皱了皱眉,“看来美国人没找到?”

“嗯,阿十自投罗网了,昨天晚上,好在他把计划书留给了王俊杰。”

另一边小贼已经先一步跳到王俊杰身边,一边大咧咧的欣赏着一边兴冲冲的赞叹道:

“这个孩子长得真漂亮。”

门神也晃晃悠悠过来像打量着商品那样把王俊杰上下打量一遍,皱眉道:

“娃娃是长得好看,不过也太小了吧?——你多大啊?”

王俊杰被两个人透视的局促不安,这时候也忍不住不服气的一梗脖子:

“我十八了!”

“嘁,”门神随意的皱着眉,又晃晃悠悠的走开,“打仗的事儿,小孩子凑什么热闹。回家守着爹妈才是正道。”

“门神!”宋岳霖厉声的喝止惊了门神一跳,“去洗洗!”

“哎?”门神愣着神没反应过来。

王爷暗叹口气,上前推着门神进了洗手间。

关上门,王爷对门神低声道:

“门神,别再瞧不起那个孩子,也别再表现出来。”

“为什么?”门神不悦的拧眉,“我又没说错。”

“因为你没有瞧不起他的资格。”王爷叹了口气,“当初头儿听到王俊杰的名字的时候反应不对,像是认识这个人,所以我就去打听了一下。这个王俊杰当初参加过29军的学生军训团。日本人进攻北平的时候,29军的学生军训团留在南苑参加了保卫战,5000人的军训团最后生还的还不到1000人,可以说是全军覆没了,他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都是和日本人白刃战牺牲的。王俊杰虽然年纪小,但是他是真正经历了战争的战士,你没有藐视他的资格。而且你别忘了,头儿对于前线战斗过的士兵有一种怎样的偏爱,你藐视王俊杰就是在激怒头儿。我这是为你好,况且这个孩子也值得你的尊重。”

门神沉默下来,王爷看了他两秒,门神终于把移开的目光转回来:

“我知道了。”

王爷拍拍他的肩。

“可你又知道人家的底了。”门神不服气的梗了一句。

“那当然,我想知道谁的底就能知道谁的底。”

“嘁~”

从卫生间出来,宋岳霖没理会他们在卫生间说了什么,直接问:

“有什么收获?”

“鉴于阿十的去向已知,我就直接跳到其他成果。”王爷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过去,“这是飞机登记时的乘客名单——门神在重庆的保险箱训练可不是白给的——因为是飞昆明的,乘客有英国人和美国人,剩下的就是中国人。但我相信,上面除了王俊杰之外,应该大部分都是日本人。”

“对,”坐在后面餐桌边的王俊杰接话了,“他们说的汉语很流利,可是他们的体态,当时在飞机上我就看着别扭,迫降后果然就原形毕露了。”

宋岳霖翻着名单,沉吟着:

“有7名中国人,去掉王俊杰是6个——俊杰,后来对你们动手的日本特务有几个?”

“四五个吧,因为情况紧急我没办法看得清,而且我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有同伙还没出现。”

“能确定这个津云求女是当地日本情报网的领导者吗?”

“我觉得可以确定,他的随从有一种——怎么说,咱们不陌生的……敌人气质。”

这话让小贼露出费解的表情,王爷于是对他宽容的微笑,小贼被这微笑激的浑身一个哆嗦,醒过神捏起一块饼干,伸到王俊杰嘴边:

“你吃嘛?”

王俊杰摇摇头,小贼于是心满意足的端起一整盘饼干坐到离王爷远远的地方。

“日本的外交办公室在哪里?”

王爷凑过去,在地图上指着一处:

“离首相府不远,西面这栋楼。”

“设施齐全吗?比如医疗设施?”

“津云求女没有带我参观过,不过从其他人的言谈中听得出来,这个办公室工作人员就只有10个左右,而且是租的房间。”

“那就是这家医院了。”

宋岳霖用铅笔在地图上圈出一家医院,重重点了点:

“仰光的医院都是英国出资,他们不会收容日本特务活动,但是阿十需要治疗,医疗条件唯一够格而且会收容日本特务活动的,只有这家德国医院。”

“嗯,德国对他的轴心国盟友倒是一向的尽心尽力。”

“德国?”小贼忽然应声,眼睛亮起来,“对啊,头儿会德语!”

“宋长官好厉害。听你会说英语,原来也会说德语。”王俊杰一脸的钦佩,“日语也会说吧。”

宋岳霖对少年笑笑:

“这没什么,你们大队长的俄语说的比我的德语流利。”

王爷含笑看着军官:

“你有主意了?”

军官也看回去,挑起一边嘴角:

“至少中德的蜜月还没怎么降温——小毛,”他忽然转头看向角落里的小贼,吓得后者如临大敌,“一会儿我再给你叫些送餐,你放开吃,能吃多少吃多少,吃撑了吃吐了最好。”

“头儿!”小贼不满的叫道。

“要去医院咱们必须要有理由,行了,就这么办。”宋岳霖的语气和表情都不容置疑,“王爷,你之前露过脸了,你带俊杰和门神在晚上九点退房,然后去这里的安全屋,”他点着地图上的一个理发店,“我带着小毛和十三,救出阿十交给美国人之后就赶去安全屋和你们会和。”

王爷问道:

“你什么时候跟美国人接的头?”

“刚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在酒店里。”

“头儿,我也露过脸了。”小贼见缝不甘心的补上一句。

“咱们人手不足,你就得去。”宋岳霖用上了一种类似哄孩子的温柔腔调,“况且无声无息的在医院里蹿高爬下寻找目标,除了你别人也干不来。”

小贼嘟囔着不再抗议了。

在他面对着一桌子美食从两眼放光到恹恹无趣的过程中,其他人该收拾的收拾该休息的休息。宋岳霖洗完澡,站在窗前正抽着烟,享受着缅甸傍晚难得的凉爽的微风,似乎入神的想着什么。

“俊杰?”宋岳霖忽然出声唤道,侧过头示意在他一米外徘徊了许久的少年站近一些,“有事吗?”

少年站过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宋长官,没什么,就是忍不住,有点好奇?”

宋岳霖的嘴角弯了起来:

“想跟我打听你们大队长?”

“嗯……算是吧?”王俊杰低下头,忽然笑的有些黯淡,“我一直都对大队长有误会,和他对着干了那么久,最后才真正了解了他……可是立刻又分开了……直到我报名了中央航校临出发……我才重新见到他……我那时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就说了不到5分钟的话……(详见原创《学生兵之血战南苑》)”

宋岳霖笑着,吐出一口烟气,望着窗外缅甸安逸静秀的傍晚,感慨的轻声道:

“是啊,那个人啊,臭脾气估计和他父亲差不多,人好,却总不会表达……弄得自己随时随地都像唱黑脸似的。”

“您和我们大队长是同学?”王俊杰眼睛闪闪的问,“是——苏联还是日本?”

“日本。”宋岳霖往后瞄了一眼——竖起耳朵的几个人立刻装作没事人一样的各忙各——接着宋岳霖对少年的语气依旧是耐心而温柔的,“还有桂林,我们一起学的飞行。”

“大队长他是个飞行员?”少年睁大了眼睛惊奇的问。

宋岳霖笑了:

“没想到?所以说你们师生很像啊,从军训团出来你也报名学习了飞行。”

少年的好奇心越来越旺,在他这个年纪还没有对很多事保持缄口不言的意识:

“那——宋长官,您也是……”少年好奇的看着他,但体贴的转成了气声,“共产党?”

宋岳霖笑着摇摇头,在这个话题上的讨论,他对少年展露了完全不同于其他人的耐心和包容:

“我不是,大概是因为我没像你们大队长那样留学过苏联。”

“大队长当初借给过我一本书,”王俊杰也望向窗外,清秀俊俏的脸上纠结出犹豫和迷惘,“后来我才想到,或许大队长他希望——我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宋长官,这些日子我也读了不少关于这方面其他的书,我觉得……我不应该辜负大队长对我的期望。”

宋岳霖也看着窗外,耐心的听完,柔声问:

“先别管他希望你怎么样,你自己认为你适合这个方向吗?”

“我觉得这个方向能救中国……只是……我似乎越来越察觉出……我周围的气氛,对这个方向不太友好……”

“如果你认为是对的,那就做吧。”宋岳霖转身轻轻拍拍少年的肩膀,“你是军人,永远选择对你的祖国最好的就对了。”

“嗯,”王俊杰看向宋岳霖,“谢谢你,宋大……呃,对不起,宋长官。”

“你不是我的属下,何况咱们之间因为你大队长更多的是私人关系。”

“那——宋大哥?”

“嗯。”宋岳霖微笑,“去休息一下吧,晚上打起点精神。”

王俊杰走开后,王爷踱步过来:

“头儿,我们可都吃醋了。”

“这不是常态,别习以为常。”

“头儿,我真的吃不下了,你没安好心。”小贼的额头直接抵在桌面上,无力的道,“牛肉都没熟,血呼啦的,这果汁儿又是什么?酸不拉几的。还有这些奶油蛋糕,我都腻死了……这鱼肉都是生的……”

门神坐到他对面,捏起一片鱼肉放进嘴里:

“你不是就爱吃吗?头儿让你尽情的吃你反倒不满意了?而且我告诉你,这叫生鱼片,小日本爱吃着哪。”

“小日本和英国佬就是有病,东西干脆就不做,做了还不熟。”小贼哼哼唧唧的窝在椅子里扭动。

“别废话了,都吃了。”宋岳霖说道。

“那干嘛不让十三吃吐?”小贼扭过脸露出一只眼睛瞅着宋岳霖,眼泪汪汪。

宋岳霖忍住笑:

“没办法,十三不如你会演。好了,你的饭量大,得多下功夫。”

“唉——”小贼长长的叹口气,苦着脸慢腾腾的夹起一筷子生鱼片。

在小贼的脸色转绿后宋岳霖带着他和十三出发了。王爷打开当地的英文报纸随意的翻着,用眼睛余光瞧见门神犹豫的蹭到王俊杰身边。

“你在看什么?”门神突然问。

正在低头端详照片的王俊杰吓了一跳,第一时间把照片藏起来:

“没……没什么……”

“我看见了。”门神说道,“一架飞机?”

少年咬了咬下嘴唇,然后把照片拿出来:

“这次去美国,有个很好的大哥哥给我拍的。”

说着拿出来,门神凑过去,只见上面是一架崭新的飞机,在水泥地上停着,机身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机舱开着,王俊杰坐在里面笑的开怀。

“我不懂,不过这飞机挺唬人的。”

“嗯,这是他们一个飞机制造厂,这是新飞机,P40,阿十在里面谈事情,有个大哥哥大概是瞧我看的入神,就破例让我进去给我照了这张相,我的英语也不好,猜他的意思是不符规定,让我别跟别人说,但没想到离开的时候他真把照片洗出来送给我了。”

少年边说边摩挲着照片上的飞机,露出向往又期待的神情,门神侧眼瞧着少年的脸,忽然问:

“你很想开这个飞机?”

“对,咱们中国飞行员开的大都是意大利的BR-3S式,波音P-26式和寇迪思鹰式——都太老了,几乎都是一战时的双翼飞机,”看见门神不懂的拧着眉,王俊杰解释道,“就是这些飞机比日本人的落后太多,如果咱们能开上这种飞机,真的能要杀多少鬼子杀多少鬼子。”

“那敢情好。”门神没话找话,似乎鼻子痒痒,擦擦鼻子下面,忽然道,“那个……你是好样的。”

少年愣了愣:

“门神大哥,你也是。”

“嗯。”门神无所谓的点点头,“那个……你忙。”

说完走开,在走向王爷的时候王爷给了他一个了然的微笑,被门神射出来一个凶恶的眼光打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