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四章 上篇2

几人聚到地下室里,宋岳霖摊开图纸对他们说:

“这里是共荣诊所,在商市街上,不远处是哈尔滨人流量最大的中央大街,所以我们必须凌晨行动,这样能把商市街上的行人减到最少。这个诊所名义上是日侨开的诊所,但是出入的基本都是军装或便装的关东宪兵,里面住着细菌部队部分工作人员的家属作为人质——我们的行动目标在这一间,我们明天凌晨1点行动,门神和小贼你们装小兵,我和戏子是来自新京的关东宪兵司令部的高级军官,我们到哈尔滨公干,在酒宴散场的路上受到了反满抗日分子袭击,十三就装作那名可疑分子,在诊所门口晃一圈赶紧离开。我们一路追击到诊所门口,怀疑可疑分子逃入了诊所,所以我们要闯进去搜查,然后王爷会借口向新京的石原将军打电话汇报来吸引值班军官的注意力,这个时候我给你们开后门——后门在这里——我和王爷进入后门神和小贼把车开到这里等我们,十三也要到这里,后门应该有卫兵,但是我知道对你们来说小菜一碟。我打开后门以后十三就溜进来进入这间把孩子带出来,然后我和王爷直接从后门出来。”

小贼剥着栗子问:

“头儿,军服没找到大佐的,只有中佐,能唬住嘛?”

“没事,凌晨这个时间高级军官肯定都在家休息,留下来值班的顶多就是军曹。”

“那好。”小贼吧唧吧唧把栗子吃的飞快。

“现在都把自己的任务重复一遍。”

“头儿!”小贼不满的叫道。

门神翻了个白眼。

十三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都重复一遍!”

十三看起来也有些不经心,慢悠悠的从小贼手里拿过他正要往嘴里填的栗子,一边嚼着一边说:

“我跑。”

小贼对十三的半路打劫扁扁嘴,任命的再去剥另外一个。

“你是行刺失败的逃犯,不是短跑运动员,”宋岳霖纠正,“单只跑就不像样了。”

十三点头,再次把小贼剥好的另一个栗子截胡,小贼龇牙咧嘴的刚要发火,听到宋岳霖吩咐“小毛”,只好问罪不成垂头丧气的说道:

“我和门神在你们唬进门后就把车开到后门,有卫兵就干掉卫兵,然后等着你给我们开门,等着十三进去接应十三。”

门神撇着嘴:

“我和小贼任务一样。”

宋岳霖没追究他,和王爷对视一眼,然后吩咐道:

“那任务之前还有几个小时,大家都休息一下。”

“休息?该吃晚饭了吧?”小贼抱着希望问。

下一秒,董老探头下来:

“娃娃们,吃饭了,你们大姨给你们做的大煎饺!”

小贼得意的对门神一挤眼:

“我就说董老爷子是个有求必应的土地爷!哈哈。”

说罢第一个窜上楼梯。

深夜的寒风冷的像刀子一样。小贼龇牙咧嘴的看着外面的北风呼号,有点担心的问:

“头儿,真不能穿大衣嘛?”

宋岳霖根本没搭理他,王爷在后座倒是心情很好的说道:

“你见过哪个日本小兵穿着件貂儿执行任务?忍忍吧。”

诊所门口站着的两个日本士兵同样冷的跺脚,好在棉衣够厚,就是军鞋似乎保暖不足,心里正骂着这鬼天气,右手边的路口忽然转出一个人,他穿着一件短夹克,怕冷似的缩着脖子把大部分下巴都藏在高高竖起的衣领里,他见到望过来的两个日本兵,脚步一停,似乎没想到转角过后就是日本人,一秒的犹豫后他倒退了两步。

“哦喂!”一个日本人对他喝一声,但下一秒那个人转身又快步跑回去了。

两个日本兵摸不着头脑,对视的同时,车里的宋岳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小刀。

“头儿,你这是干什么?”王爷心知不好。

“咱们只能为了抓人闯进去搜查,但是如果不够生气,情况不够紧迫,这‘闯’在日本人那里也不会有什么说服力。”

宋岳霖闪开王爷的手,同时小刀已经在自己右小臂上狠狠划了一个口子。

“你——”王爷气结,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早说我来也行啊。”

宋岳霖接过王爷的手绢随手按在伤处,眼睛眨都不带多眨一下,轻松的笑道:

“早说了你才不会答应,别忘了,我是你的属下,在刺客面前我没尽到保护你的职责,这也太不‘日本’了,况且要是受伤的是你,主导搜查的只能是我了,我现在的军衔还不够镇得住他们。”

因为年龄的关系,扮演长官总是落到王爷头上,他不得不承认宋岳霖说的没错,如果他这个中佐受伤,宋岳霖这个大尉只凭着一腔怒火就闯进关东宪兵的地方指东喝西的搜查,不太能让里面的日本人配合。

前座的门神和小贼对视一眼,都无奈的摇摇头,门神忽然道:

“头儿,十三完事儿了。”

“该我们上场了,门神,开过去。”

一辆高档的黑色轿车风驰电掣一般开到诊所门口,一个急刹车把两个卫兵吓了一条,车门打开,从里面跳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宪兵中佐,两个卫兵立刻崩起全身致意,但是这个宪兵中佐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的敬意,而是大吼道:

“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可疑分子?!高个大概在二十岁左右!?”

“报告中佐阁下……刚才……刚才是有一个,”其中一个卫兵小心的回答着,“他往那边逃了。”

中佐眯了眯眼睛,回话的卫兵后背马上惊起一片冷汗,但下一秒中佐继续暴怒的吼道:

“你们在包庇反满抗日分子!我分明看见那个逃犯向这里来了!你们难道把他藏起来了?!浅野君的血白流了吗?!这是一起针对大日本帝国关东宪兵的阴谋!我要进去搜查!让里面开门!”

两个卫兵被吼得脑子发懵,他们看见跟着中佐下来的是一个宪兵大尉,他左手捂着鲜血淋漓的右小臂,咬着牙阴冷的喝道:

“没听到中佐阁下的话吗?!你们没看见这些反满抗日分子对你们的长官做了什么吗?!”

最后几个字也是吼出来的,两个卫兵被惊得原地一跳,争先恐后的返回门口敲门。

很快门开了,王爷回头对扮作卫兵的门神和小贼吼出之前对好的日本话:

“你们把车开回去再回来跟我报到!不抓到这个人谁也别想回去!”

一个宪兵曹长又惊又吓的迎上来又小跑的跟着大步流星的王爷:
“中……中佐阁下,曹长山田一郎向您报到……这……阁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王爷一边毫不客气的推开踢开各种门检查,一边板着脸冷声道:

“我是关东宪兵司令部的藤原冲,我和副手浅野真来哈尔滨公干,没想到竟然被人刺杀!要不是浅野君保护,死的就是我了!你们哈尔滨的治安是怎么搞得!”大步疾行的王爷忽然站住转身就甩了身边的曹长一个大嘴巴,“都是一群笨蛋!”

曹长反射性的就是一个鞠躬下去:

“哈伊!十分抱歉!中佐阁下!”

王爷继续搜查着各个房间,仿佛胸中怒火依旧旺盛,咬着牙喃喃道:

“我分明看到那个刺客跑进来了……你们竟然包庇刺杀长官的满洲刺客……我要向石原大将汇报,把你们统统枪毙!送到苦役营!让你们在家乡名誉扫地!”

曹长被这一系列轰炸搞得晕头转向,完全被王爷牵着走了,吓得冷汗直流结结巴巴:

“中佐阁下……您……不会的……我们没有包庇……真的没人跑进……”

“那就协助我把他搜出来!”

中佐看起来心情依旧恶劣,曹长不敢再触霉头,深吸一口气,落后一步想关心宋岳霖的伤口:
“大尉阁下,是否您的伤……”

话音未落,又一个耳光扇的他一个趔趄:

“八嘎!现在首要的目标是抓到这个无法无天的刺客!”

军曹完全不敢说话了,看来这个受了伤的大尉怒火也不小,两个正在气头上的长官,最好还是顺着他们来。

他陪着中佐和大尉楼上楼下检查了一圈,中佐似乎怒火稍减,重新下楼来到接待室,那里有一张值班用的桌子,上面的电话进入眼帘。

“我要向新京石原大将汇报!”

“哈伊!”曹长疾步冲过去,下一步摘下听筒公正的捧到王爷面前。

见那个曹长低眉顺眼,王爷索性在拨号上就不演了,胡乱在转盘上播了几个数字,这样信号连通话台都连不到,但是对着里面的忙音,他仍然煞有介事的说:

“给我接新京,石原伯崇将军家……啊,将军阁下,是我,藤原冲,很抱歉这么晚打搅您,但是我刚刚在哈尔滨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中侥幸生还……对的,这要感谢浅野君的保护……我刚刚追着嫌犯进入一栋楼房,但是没有搜到……我觉得哈尔滨的警宪工作需要大力整治……”

王爷在忙音中和不存在的石原将军对着话,斜眼过去见那个曹长紧张兮兮的目光一直盯在自己脸上,其他两个跟着的军曹也唯唯诺诺战战兢兢的站在后面不远处,王爷给宋岳霖打了一个眼色,确认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在王爷身上后,宋岳霖离开了站立的位置来到后门处。

一打开门,十三带着寒气立刻闪身而入,宋岳霖身上的血腥味让他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那个小臂上的划口,十三不满的怒视立刻射到宋岳霖身上。

宋岳霖装作没看见十三的目光,开门之后立刻回到原来的位置站好。

他只有稍稍探身才能看见半个后门,等了片刻也不见十三出来。

——那个关孩子的房间位置分明告诉他了,难道是日本人换地方了?

十三也是面临着棘手问题。

房间不难找,王爷刚刚冰着脸又怒火熊熊的样子和他搞得鸡飞狗跳的搜查让其他生活在这里的人质都待在房间里不敢出门,在孩子房间门口他必须解决一个从里面出来的卫兵,但这也不是问题,因为宋岳霖并没有下达掩藏行踪不得留下尸体的命令,但是刚打开门,却发现里面的确有婴儿,可是并列放着的是三张婴儿床,而且每一个婴儿床里都躺着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儿。

十三面对着这个局面,呆愣了两秒,只能立刻反身出去。

在后门对探头注意着的宋岳霖做了一个“等待”的手势,他打开后门把小贼和门神又叫了进去。

很快小贼和门神面对着这个情况也不出声了。

三人愣了三秒,小贼和门神下意识的看向十三。

十三怒道:

“看我干什么?”

小贼挠挠军帽下面的头发:

“总得带回去一个啊。”

门神忽然上前,抱起中间那个:

“那就随便抱一个吧,就这个好了。”

十三和小贼也跟着上前各自抱起其他两个端详:

“万一不是呢?这又没有名字。”

“奶奶个呆皮!”门神咬着牙骂道,“小鬼子这是故意玩儿障眼法呢。”

三个小家伙已经被刚刚外面的混乱吵醒了,此刻全睁着大眼睛到处看,嘴里哼哼唧唧的,似乎要哭了,似乎又不像。

三个人举着孩子又愣了两秒,门神再次打破沉默:

“那就都抱走吧,回去让他爹自己认。”

“真是的,也没个照片。”小贼任命的收紧胳膊抱入怀里,想了想,又把婴儿床里的毯子扯出来给孩子裹了两层。

“太小了,估计还没来得及照。”十三闷闷的说,也正在解开上衣扣子准备把孩子包进去。

“行了,时间不多,赶紧颠儿!”

门神带头大步冲出房间。

宋岳霖终于看见他们三个接连出了后门,王爷好像也已经没什么话可编了。

对王爷眼神示意,王爷收到:

“好的将军阁下……我知道了……感谢您的慰问……这一次的刺杀行动也是我自己不小心……对……浅野他没事,我会嘉奖他……哈伊!我会提醒哈尔滨方面加强管理……好的,谢谢阁下,再见。”

王爷放下电话,深吸一口气,又把曹长和两个军曹叫到跟前。

“明天将军阁下会正式电令哈尔滨警宪方面提高警惕!总之今晚的刺杀行动绝对不能再发生!你们也是!一定要提高警戒!坚决打击那些反满抗日分子!”

三人一齐立正低头鞠躬:

“哈伊!中佐阁下!”

“继续工作吧!”中佐抛下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大步离开,“都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不用送!擅离职守是你们该做的吗?!”

最后的吼声让本来打算相送的三人愣在原地,下一秒又慌不迭的鞠躬致歉。

恭送中佐和大尉出门后,曹长晕晕乎乎的回到自己值班的办公桌后坐下,喝了一口水,深呼吸了半天,慢慢反应过来一件事:

——两个长官怎么从后门出去了?

宋岳霖王爷出门,发现三个人都挤在后座,两人只好绕到前面,宋岳霖上了驾驶座关上门,一回头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儿?!”

小贼咧开嘴笑的像哭:

“小日本降价促销。”


(明天休息,哪怕为了认真留言的两位亲——周日继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