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二章 下篇1

下篇

 

 

辗转返回兴发粮油店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老朱的女儿竟然给他们搞来了三只烤鸭,薄面皮卷着鸭肉和沾了甜面酱的葱丝黄瓜条,那味道美的让十三、门神和小贼吃的毫无吃相,两只鸭子下去,等到他们吃到了第三只的时候小贼才抽空扫了一眼周围。

“哎?头儿呢?”

说着袖子一抹油乎乎的嘴,让王爷看着一哆嗦,他吃了五六卷早已经停下,此刻坐在一边啜着朱姑娘给他沏的一杯龙井,慢悠悠的回答:

“头儿刚回来就和老朱出去了,他们必须时刻盯着印刷机掌握那东西的动向。”

“头儿还没吃?”小贼一愣,低头一扫,桌子上除了鸭架子什么都没了,“呃……要不然让小朱姑娘把这鸭架子熬个汤下个面条?”

“看你的样子鸭架子都吞的下去,我看还是不必了。”王爷揶揄道。

小贼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是饿了嘛。”

“看你就是饿死鬼投胎。”门神终于吃完了,拿过扔在一边的日本兵制服擦嘴擦手。

“你吃了也不少!”

“得了吧,你问问十三,咱们几个就你吃的最多。”

“十三——”

“我什么都没听见。”

吃完东西三个人心满意足,闹了一会儿终于各自安静下来休息,过了下午三点,宋岳霖和老朱回来了。

“头儿。”小贼跳起来,心虚的挤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都过来,”宋岳霖没理会小贼心里的小九九,扔掉军帽一边解开军装风纪扣一边掏出一张北平市地图展开,“过来。”

几人都围到他和老朱身边。

“这里是永定门车站,上午游击队的袭击让日本人没了底,估计北平在他们看来也变得不再安全。”宋岳霖在地图上指指点点,“老朱一直关注着车队进入北平后的踪迹,他们根本没进城,车队在观音寺停了片刻然后就直接开到了永定门车站,我们找火车站的人聊了聊,看样子那条线路是通向东北的,想必日本人改了主意,临时决定让把机器和模板运到伪满去印刷。”

十三忽然全身一颤,眼中爆出一阵凶恶的光。

宋岳霖不着痕迹的扫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接着说:

“卸车的货物里除了拆装的机器,还有这个。”

他衣兜里抽出一张面额为100元的新法币。王爷拿起来仔细端瞧:

“啊呀呀,和真的简直一模一样啊。”

“我混进去走了一圈,从缝里抽出来这张。”宋岳霖盯着在场所有人,“看来日本人在南京试印了一批假币,我们要毁了它!”

“头儿,”小贼不解的问道,“咱们的任务不是调换那套板子嘛。”

“没错,板子要换,但是这批没有记号的假币要是流入大后方会对金融稳定造成威胁,所以我们要调板子!也要烧了这批假币!”

“得了,就凭我们几个?”门神着急了,“头儿,醒醒吧,除了你一个,我们可都不是专业杀人的,怎么去和一帮日本兵正面刚?”

宋岳霖看向他,嘴角忽然斜斜的挑起:

“谁说我们要去正面刚?”

“我们有打手?”小贼不可置信的问。

王爷盯着宋岳霖的侧脸,却似有深意的对小贼说:

“今天上午我们的‘打手’不是还干过活呢嘛。”

门神立刻反应过来:

“头儿,你想和游击队合作?”

“不是合作,”宋岳霖叉起腰,“他们的目的本来也是那印刷机和假币,把情报透露给他们,晚上他们自然会趁着假币还在北平时过去毁了他,让他们干扰日本人的视线,我们好趁机掉包烧钱!”

王爷忽然道:

“头儿,为什么不和他们合作?我听说共产党还是很好说话的。”

宋岳霖一眼横向他,但是还没说话小贼就紧接着说道:

“是啊,头儿,我有个表哥在江宁,听他说那边有共产党的根据地,分了不少土地和好东西给穷人呢。”

十三不解的看向小贼,门神则完全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管他合作不合作,只要最后能让我活着就行。”

“这件事没得商量,按我说的做!”宋岳霖冷声打断了他们,眼中的暗芒让王爷闭了嘴,“老朱已经安排了人盯着那辆列车,我们不确定日本人想晚上发车还是明天发车,所以一入夜我们就要行动,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一下。老朱,你有通共党的消息渠道么?”

“有的,这点你放心。”老朱道,“长官你也休息一下,我这就去办。”

工作都安排完了气氛才略有放松,老朱出去后小贼轻吁口气,觉得刚才好像惹宋岳霖生气了现在就忍不住没话找话:

“头儿,吃了吗?呃——我请小朱姑娘给你熬个汤下个面条吧?”

他话说到一半才想起自己只给宋岳霖留下一堆鸭架子而已,没想到宋岳霖从军装口袋掏出一个馒头:

“我路上买了,你们不用管我,都抓紧时间休息。”

“我们都休息够了,”王爷看着他皱眉,“现在该休息的是你,头儿。”

宋岳霖叼着馒头一边脱下军装上衣一边对王爷笑笑,仓库里并不暖和但是他的脑门上仍然挂着从外面奔波带回来的热汗。一口咬下来几乎半个馒头,他一屁股坐到桌子前,鼓着腮帮子嚼着,再度盯着地图陷入沉思。

王爷暗暗叹口气,站起来从暖瓶里给宋岳霖倒出一杯热水推到他手边,然后把一边的大衣展开,又给宋岳霖披回去。

军官抬头扫他一眼,在王爷答话前目光已经又被吸回地图上。

王爷坐到他身边,知道他现在想的是什么。

“在研究撤退线路?”

“嗯。”宋岳霖说着,一伸脖子努力把嚼着的馒头囫囵咽下去,又咬了一大口。

“完事儿我们回重庆么?”王爷扫了一眼其他人,声音压低了。

“不,路上交通耗时太久,上头有命令,如果这趟任务顺利完成,接下来我们退到保定休整,等待下一次任务。”

“好。”

过了半个多小时老朱回来了。

“那边已经通知了,他们说晚上八点行动,一定会配合我们。”看到宋岳霖的目光,老朱有点心虚,“我没说别的,是他们主动表示会配合。”

宋岳霖没接他的话,转身吩咐小贼。

“小毛,你去偷两身火车站的制服,养护工机修工什么都可以,王爷晚上你别穿宪兵的制服了,穿我这身陆军少佐的,我和十三扮小兵。”

“头儿,你真把我当百宝箱了,要什么就能给你变出什么。”虽然嘟嘟囔囔的抱怨着,小贼还是乖乖的换上老百姓衣服准备出门。

“是啊是啊,所以你才最重要。”宋岳霖的安慰看似不走心,却成功的让小贼露出笑脸,得意洋洋的盯了门神一眼,似乎在说“看吧我最重要”。

门神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

小贼出门没一个小时就偷来了宋岳霖要的衣服,回来的时候嘴里还咬着一串冰糖葫芦,门神气的眼睛都直了,接过衣服看都没看转给十三,冲着小贼一摊手。

“拿来。”

小贼往他手掌打下去,门神急忙一撤,接着再度伸回去:

“拿来。”

“拿什么?”小贼装糊涂。

“少来,你妈教你撇开兄弟自己吃独食的?”

“谁是你兄弟?”小贼得意洋洋,一边咬着糖葫芦一边变戏法儿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个纸兜,从里面拿出糖葫芦一串串分,“十三,你的,头儿,还有你的。”

十三面无表情的接过来转手就递到门神面前:

“我不爱吃甜的。”

门神眼睛盯着小贼嘴上却用力的对十三说:

“谢了兄弟。”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的呢?”王爷委屈的问道。

小贼咬了一颗大的,脸向王爷伸过去响亮的嚼着:

“没了。”

宋岳霖无奈的笑笑,对小贼道了谢,然后把糖葫芦递到王爷面前:

“你吃吧,我也不爱吃甜的。”

“那太可惜了。”王爷大大方方的接过去,一边优雅的咬着一边感慨,“我可知道有一家做老北京的豌豆黄和羊羹做的特别地道,人家老师傅可是从宫里出来伺候过慈禧的,头儿,我还想带你去尝尝呢。”

“真哒真哒?”小贼第一个跳过来眼睛闪亮亮的问,“带我去吧带我去吧!”

王爷摆出吃味儿的委屈脸:

“你又不把我当兄弟。”

“我不把你当兄弟,我把你当叔!”

小贼认真的凑过去,门神看着王爷哭笑不得的表情毫不给面子的放声大笑。

入夜后,几人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收拾好告别老朱上了汽车,仍然身着军服的是宋岳霖王爷和十三,此刻十三开着车,宋岳霖坐在副驾驶,王爷和身着铁道制服的小贼和门神坐在后面。

他们出了永定门京城的热闹和喧嚣就被甩在了后面,仿佛陡然进入了一个安静旷远的世界,京城的郊外鬼影凄凄,只有永定门车站的人语和灯光才昭示了这里仍然属于人间。

他们在一处暗影里停下车,观望着远处的车站。

宋岳霖让其他人待在车上,自己向车站走过去。

“头儿干嘛去?”小贼耐不住好奇问王爷。

“老朱收买了一个车站的工作人员一直盯着日本人的装车,头儿现在就是去和他接头,咱们必须搞清楚假币装在哪节车厢,机器装在哪节车厢,那套模板是还在坦克里还是已经被人拿出来了。”

“真复杂,”小贼感慨着,又问,“王爷,你说,日本人干嘛把板子放在坦克里?”

王爷望着车站,随口解释道:

“大概觉得鱼目混珠比较保险——就是用坦克掩人耳目的意思,相对于机器和假币,其实模板才至关重要,日本人大概觉得坦克和板子八竿子打不着,其他人不会想到最重要的板子在坦克里放着。”

“所以我说,”一边的门神接话了,“日本人都蠢。”

没接着说几句,宋岳霖回来了:

“板子仍然在坦克上,坦克在第四节车厢,里面有两辆九四式,装了模板的坦克是第一辆。假币装在第五节车厢,机器装在第六节车厢,列车正在进行检查和加水,看样子深夜出发。按照计划,配电室在一楼西拐角,小毛你自己过去,七点五十九准时拉下电闸,然后你回到车里发动车子等我们,西侧那个岗楼是车站最高点,十三我先带着你靠近装假币的车厢,你藏到站台下待命,然后我会到岗楼上解决卫兵观察整体动向,王爷你装着让门神搬东西,带着他靠近坦克。小毛拉下电闸前后估计游击队那边也会动手了,趁日本人被打乱的时候十三你进入假币车厢放火,门神你进入坦克掉包,王爷给你望风,日本人一回过神大概第一时间就会来转移模板,你只有他们回神之前的这几分钟。”

“没问题,”门神懒洋洋的表示,“我已经摸清楚怎么进坦克了,里面就是一个普通的铁盒子,开这个其实费不了多久。”

宋岳霖摇摇头,心里琢磨着回重庆是不是再给他们开几门军事素养基础课,门神上午竟然连坦克入口都找不到,或许还要让他学学怎么开坦克——不过这一点可能比较困难,中国的装甲部队坦克太少了,对方大概不会外借。

十三忽然开口:

“日本人都装好车了?我怎么进去?”

言下之意就是装好的车厢肯定上锁,没有门神他自己可进不去。

宋岳霖掏出一串钥匙转手递给王爷:

“从一个日本书记官身上顺的。”

“头儿,你学坏了啊。”小贼坏笑起来。

宋岳霖老实的承认:

“是跟你学了几手,没办法,我们人少。”

门神大方的向十三表示:

“回头我教你几手开锁的功夫。”

“是这把。”王爷根据上面贴着的标签把第五节车厢的钥匙取下来交给十三,又解下另一把交给小贼,“配电室的。”

小贼笑嘻嘻的接过。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