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学生兵之血战南苑 第三十一章 在别离时重逢




“你和你家人见过了么?”

张砚田坐在王俊杰身边关切的看着少年的脸,只是手里仍然紧紧攥着属于儿子的那枚勋章。

王俊杰摇了摇头,苦笑一声:

“他们还在北平,如今那里被日本人占领了,我也没有他们的消息。报纸上已经报道了我们军训团全军覆没了,估计他们也以为我已经死了吧?——这样挺好。”

“我能体会他们的心情,我也是看到了第二天的号外,才得知了——”张砚田忽然哽住声音,失神的望着远处,隔了一会儿才轻声重复起那天报纸上醒目的标题,“29军军事训练团学生英勇抗敌,全军覆没,壮哉……”

泪水再度模糊了张砚田的视线:

“我真想让浩然知道,他爸爸当时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同战斗……”

王俊杰看向张砚田的侧脸,不敢想象自己的父亲得知自己死讯时脸上的表情:

“浩然哥现在正在天上看着伯伯呢。”

张砚田轻叹一声,用手指擦了擦眼睛:

“别说这个了,俊杰啊,你下一步有什么计划?还会留在军队里么?”

“我打算去笕桥报考中央航校,我想当一名飞行员。”王俊杰遥遥头,轻声道,“我们的空军力量太薄弱了,南苑那天早上的轰炸就让很多同学白白死了,我不甘心。”

“……你们大队长,还没有下落吗?”

王俊杰咬了咬牙,毫不退让的盯着张砚田:

“失踪而已,大队长会回来的。”

张砚田看了他一会儿,轻叹一声,转头吩咐自己的随从副官:

“把车上那张报纸拿过来。”

副官离去,两个人就默然的坐在走廊里。

王俊杰本能的对张砚田提到的“那张报纸”产生了抵触,不安的动了动,清了清嗓子:

“那么……张伯伯……我先回班上去……”

“一会儿吧,29军的表彰大会没那么快完结。”张砚田疼惜的注视着少年。

副官很快折返,带来了一份报纸。

张砚田接过来,一边转交王俊杰一边解释道:

“这个是4天前的《救国时报》,我当时看到触动很大,就留下来了没有扔,我想上面的报道你还没来得及看吧。”

王俊杰接过来,手却直哆嗦,眼睛也一阵阵发花。

张砚田看到他的样子,就 好心的解释道:

“上面报道了冯大队长阵亡的消息,介绍了他的生平事迹,你看,下面刊登的是冯玉祥将军为爱子做的悼亡诗。。”

王俊杰哆嗦的更加厉害了,急速的眨眨眼睛,挤掉眼前模糊视线的泪水,才看清了下面的字:

“儿在河北,父在江南,抗日救国,责任一般;

收复失地,保我主权,谁先战死,谁先心安;

牺牲小我,求民族之大全,奋勇杀敌,方是中国儿男;

天职所在,不可让人占先,

父要慈,子要孝,都须为国把身捐””

“俊杰……张伯伯只是不想让你——”张砚田还没说完,忽然被王俊杰打断。

“张伯伯,我是班长,我要回去看着其他人,就不多陪张伯伯聊了!”王俊杰逃也似得抓着报纸冲出两步,又顿住了回过头,却一点也不想看张砚田,“那个……这报纸……我能带走么……”

张砚田理解的看着他,点点头:

“没问题,俊杰啊,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联系你张伯伯。”

“好……谢谢……”

王俊杰留下了那张报纸,却再也没敢看过第二次。后来他把冯玉祥将军的那首诗剪了下来,一直折叠装在贴身的衣兜里。

他笕桥航校的录取通知书来的那天,杭州笕桥正好爆发了八一四空战,等到他正式报到的时候,却因为航校搬迁,他必须与新一批招收的飞行学员,转道去云南的巫家坝了。

他们在保定集结上了卡车准备出发,王俊杰是从保定出发的这批年纪最小的一个,被护送的少尉直接安排到了副驾驶座。8月末的华北竟然泛起了丝丝冷意,王俊杰早早的上了车,胳膊肘支在打开的车窗框上出神——是不是因为战死的英魂太多了呢?

正想着,目光不经意的扫到后视镜,他整个人却顿时像被吸走了灵魂一般,睁大眼睛盯住后视镜不动了。

他不敢眨眼,不敢呼吸,甚至 思维也不敢动上一动,生怕哪里动了,后视镜里那个画面就会消散。

后视镜里有一个人,双手背后双脚分立,淡漠却傲然的站着,散发出一股巍巍山峦的气韵风骨。

他穿着王俊杰熟悉的灰蓝色军装,就这么站着,阴沉的天空让光线照不进帽檐下的那双眼睛,所以王俊杰不知道,那双眼睛是不是会闪烁着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微光。

讨厌过憎恨过,也敬佩过爱惜过的目光,却自始至终无论何时,都会让王俊杰安心的目光。

那是代表着家的归处,灵魂归处的目光。

王俊杰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后视镜里的那个人。

护送的少尉走过来,站在车下,看着仍然盯着后视镜发呆的王俊杰,不满的道:

“王俊杰,你愣着干什么?有人找你,快下来别耽误时间。”

王俊杰周身一震,呆愣愣的看向少尉,轻飘飘的问道:

“谁找我……”

“你不都看见了吗?”少尉不满又担心的皱起眉头——航校该不会走了眼,招收了一个傻子进来吧?

王俊杰仍然发着楞,手软脚软的打开车门溜下地,他的目光仍然盯在面前的少尉身上,少尉满头问号,正欲发作的当口,王俊杰忽然深吸一口气,转了身体,看向车后。

后视镜里的人并没有消失,仍然切切实实的站在那里。

少了一层折射,视线更清晰了,王俊杰看清了冯洪国的脸。

冯洪国在对他微笑。

看清冯洪国的一刹那,王俊杰忽然崩溃,蹲到地上嚎啕大哭。

说不清为了什么,汹涌而出的感情太多了,画面也太多了,他看着自己在大雪纷飞的北平街头与郑淑仪对视,看着自己在窗明瓦亮的南苑军营里与王世豪和杨逸打闹,看着张荣轩认真的给他们捏腿,看着尹慎言和宋雅招呼自己吃满桌子的菜肴,看着张浩然笑起来露出的小虎牙,看着石磊没心没肺的傻笑,看着王猛每次提到自己身高涨红的脸,看着陈远遥说起自家老头时骄傲的皱起来的小鼻尖……王俊杰看着所有的一切,但所有的一切都不在了,所以王俊杰想哭,愤怒也好,委屈也罢,或者是不舍,或者是否决,总之他又成了那个17岁的少年。

他埋着脸哭着,清晰的听到向自己走近的脚步,像从前一样淡定沉稳,但两边力度略有不同。

王俊杰想起了冯洪国伤痕累累的右腿,还有因为自己毫不留情的嵌进去的子弹。

他觉得自己无颜面对冯洪国,但又忍不住不抬头看他。

冯洪国在王俊杰面前蹲了下来。

王俊杰努力压下嚎啕,红着眼睛抽抽搭搭的看着他。

对视良久,冯洪国笑了:

“你怎么继承了王世豪的毛病?”

心里狠狠一疼,王俊杰愤怒又幸福的想着——果然还是这个不会说玩笑话的大队长……

冯洪国慢慢站起身:

“起来,蹲着说话我腿疼。”

王俊杰老老实实的跟起来。

“我就知道——大队长你会回来。”

王俊杰忍得愈发辛苦,艰难的把这句话说完,又从衣兜里扯出那张剪报递了过去,冯洪国接过后,王俊杰就势抓住了冯洪国的衣袖,似乎为了确认冯洪国不会凭空消失,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盯在冯洪国脸上。

冯洪国任王俊杰抓着,打开剪报,看完父亲为自己写的悼亡诗,长出了口气,淡淡的苦笑道:

“他果然没提过这个……”

昨天刚刚归队报到,军部立刻向冯玉祥发送了电报,几乎没出一个小时冯玉祥的电话就打到了军部,听完冯洪国对这段时间的去向做的汇报,冯玉祥只回了一句“那就好好继续抗日”就挂了。

“大队长,你的伤怎么样?”

“都没事了。”冯洪国叠起剪报,亲手给王俊杰装回衣兜里,一边装一边说,“昨天刚刚归队,就听说你今天离开,所以赶过来送送你。”

王俊杰无意识的撅了撅嘴,仍然抓着冯洪国的衣袖不放,却低下头不愿再说话了。

他不得不承认,刚刚冒出的想法让他害怕了。

——他不想走了,他想继续跟在冯洪国左右。

冯洪国的存在,才让真正的王俊杰得以存在。

是冯洪国覆住王俊杰抓在衣袖上的那只手,温柔却不容置疑的,把王俊杰的手拉了下来。

“我们都没得选择。”冯洪国拍了拍王俊杰的脸颊让他把头抬起来,然后耐心的看着王俊杰的眼睛,他不怎么擅长嘴皮子功夫,又做不到他父亲那样粗犷豪放,只好想了想,再挤出一句,“你既然选择为了国家民族背起这份责任,就背到底。”

王俊杰点点头,扁着嘴不敢哭,生怕一哭又看不清冯洪国的样子,但是这时其他学员已经开始陆续爬上车斗,不等少尉催促,王俊杰仍然看着冯洪国,委屈巴巴的开口:

“大队长,那我走了……”

冯洪国点点头。

王俊杰却没挪窝,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家大队长,仿佛也同时看到了张荣轩、尹慎言、王世豪、杨逸、张浩然,看到了所有留在南苑的同学和长官——他舍不得,他真的舍不得。

他不敢嚎啕,可是眼泪啪啪掉的更厉害了,就这么更委屈的看着冯洪国。

冯洪国微笑,长长的,无奈的叹了一声。

他把王俊杰慢慢拉向自己,用力把他拥住。

触碰到熟悉的军装质感,闻到那混合着淡淡硝烟却让他无比安心的青草味道,王俊杰把脸埋进冯洪国的肩膀,蹭了蹭,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

冯洪国拍拍少年的背,感叹着:

“你这孩子……”

“大队长,咱们还会见面吗?”

“不需要再见了。”冯洪国轻轻笑了一声,用父亲的那句诗回复了王俊杰,“牺牲小我,求民族之大全,奋勇杀敌,方是中国儿男。”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