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麻雀/法医秦明/伪装者/人民】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27

久任大大我撸完了,大大可还满意~~ @久任 

什么时候能写一篇大大看得上愿意安利的小说就好了

*******************************************

赵东来很快加入了专案组,一群人凑在一起研究了半天也想不到,把官方的注意力都锁定在龙番市对谢晗会有什么好处。

忙碌到深夜,一直擅长熬夜的苏三省却犯起了困,秦明的目光一直挂在苏三省身上,从苏三省的脑袋开始一点点向下沉又猛然抬起开始,到最后苏三省半垂的眼皮实在撑不住,“咚”一声整颗头磕在会议桌上。

苏三省立刻没事人一般的坐直,第一反应就是偷偷瞟了王天风一眼。

此时的王天风正和洪少秋凑在一起在pad上看着什么,似乎对苏三省的目光毫无察觉。

但是苏三省没有注意到,刚刚他磕到头那“咚”的声响让秦明一直抽动的眉头狠狠蹙起,他的整个身子似乎也因为吓了一跳而颤了一颤。

苏三省把目光从王天风身上收回来的同时,秦明腾的站起来,压下烦躁清了清嗓子。

“我累了,如果剩下的工作没有法医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说罢也不走,平静的目光却是刀子一样的剜向正和林涛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李大宝。

李大宝眨眨眼——你走啊,看我干什么?

秦明瞪了瞪眼。

“李大宝,你想转行做刑警么?”语气里的不耐烦再也压抑不住,“别忘了你的本职工作。”

言下之意就是,我这个科长已经表示了法医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难道你还想造反跳槽?

李大宝眨眨眼,终于明白过来。

“啊呀,是啊,日常工作也不能荒废嘛,既然没有法医什么事我还是早早回去休息的好。”

 

李大宝站起身,经过苏三省身边的时候按了按他的肩膀:

“宝宝你困啦?一起走吗?”

苏三省还没接话,仍然翻阅着pad资料的王天风眼也没抬淡淡说道:

“行了,受了伤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看我,”李大宝懊恼的一拍脑袋,惊呼道,“我都忘了宝宝你受伤了!”

苏三省张了张嘴,本欲辩驳的话又被王天风那毫无表示的态度压了回去,他乖顺的站起身,微微躬身道:

“那老师我就先回去了。”

林涛在一边道:

“行了,你们回去早点休息,尤其是大宝,看着点老苏。”

李大宝哼了一声,玩笑道:

“哟,和好啦。”

“老爷们儿的事儿,哪有那么小家子气。”

李大宝穿好外套和苏三省秦明一起出了会议室,在警局门口的时候,秦明对李大宝说道:

“今晚你们住我那里。”

李大宝瞪大眼睛:

“为啥?”

秦明面不改色的分析:

“经过今天的事情,并不能担保谢晗——或者是毕忠良——不会继续对我或者苏三省不利,而你也很有可能成为谢晗的目标,所以凑在一起更安全一些。”

“说的也对——反正也不是没住过,”李大宝扑哧笑了,“说起来宝宝刚来龙番市的第一晚也是睡在你家呢——哎宝宝,咱们再去他家,怎么样?”

苏三省看了秦明一眼,不明所以,嘴上回答李大宝:

“我听你的。”

他们直接上了秦明的车,秦明载他们到李大宝家楼下,在李大宝和苏三省上楼收拾东西的时候秦明留在了车里,盯着李大宝家亮着灯的窗户,秦明的心情和思绪,也终于渐渐舒朗了。

上辈子的事情虽说是上辈子,可相关联的人和物却不断出现,或许他必须替上辈子的自己做个了结,才能安安生生的做这个秦明。

——他必须与苏三省好好谈一谈。

秦明不是喜欢谈话的人,他更喜欢像苏三省那样把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可是今天上午谢晗那含有深意的微笑和苏三省捂在腹部那鲜血淋漓的伤口,实在是在他眼前晃了一整天,也逼他想了一整天。

再拉着李大宝他们回自己家时已经过了晚上11点半,苏三省路上就睡着了,车稳稳的在秦明公寓外面停下,李大宝摸了摸苏三省的额头,然而当事人还抱着他的双肩背沉沉的睡着。

“有点发烧……”李大宝声音很轻面露担忧,秦明正从驾驶座上,用一个询问的眼神瞥过来,“大概是伤口有点发炎吧?——你那里有消炎药吗?”

秦明点点头,拧拧眉——或许找苏三省谈话的事情还是拖一拖?

但苏三省好像心有所感,自己醒了。

“你们怎么了?到了吗?”

李大宝严肃的看着他:

“宝宝,你实话实说,感觉怎么样?伤口疼吗?还有别的症状吗?”

苏三省怔了一怔,明白过来后露出好笑又无所谓的神情,像哄小孩一样耐心的柔声哄道:

“大宝,这个程度真的对我来说没什么,别担心,啊。”

李大宝扁着嘴委屈巴巴的看着苏三省,前座的秦明皱了皱眉:

“下车。”

说罢拉开门自顾自下去了。

苏三省看着他的背影面露不解:

“他怎么了?”

“谁知道?这么烦躁,”李大宝改成了不服气的扁着嘴,“更年期?”

见苏三省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表情,李大宝忍不住笑道:

“哎呀宝宝啊,真应该给你普及一下日常生活常识——行啦,下车吧。”

秦明的家与苏三省两个多月前来时一模一样,依然整洁而严肃,苏三省脚下踩着棉花努力的迈着正常的步子进屋,不过还是晃了晃神。

他记得唐山海身份暴露和徐碧城刚刚逃离那几天,他到过唐山海和徐碧城的公寓,整间公寓同样整洁,不过不同于秦明公寓里的一丝不苟刻板无味,唐山海的公寓着实布置的风雅情调。

苏三省不懂那份情调,甚至对唐山海的公子哥品味嗤之以鼻,想到这里,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和秦明都是严谨认真实用至上的人。

苏三省在秦明家的沙发里跌坐下来,继续看着秦明。

秦明把刚进门时苏三省和李大宝脱下的外套挂到了衣架上,此刻正在一丝不苟的——拉抻自己的大衣。

苏三省鄙视的撇了撇嘴。

——好吧,风雅浪漫没有了,但秦明还和上辈子的唐山海一样,仍然是个公子哥。

秦明家里没有客房,好在沙发虽然不是享乐主义者的蓬软款式,却足够宽,况且——秦明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苏三省——长度也绝对够了。

他本来的目的就是要好好向苏三省问清楚,所以也没顾得上考虑他只能再次把自己的床让给了李大宝。

李大宝一直念念叨叨的赖在沙发边给苏三省铺床。

秦明站在一边等着。

“宝宝,夜里要是伤口疼一定要叫醒我,这沙发太硬了,对伤口不好。”

“哦。”

“还有啊,老秦虽然保证了他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他家可有地毯啊,走路不会有声音的,你睡觉时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哦。”

秦明掐起腰。

“哎呀,我是不是再给你找一床被子垫着啊,这沙发太硬了——要不然宝宝你去睡床吧,我睡沙发,还是让老秦睡地铺。”

“大宝,我没事儿。”

秦明眉头抖了抖。

“对了,宝宝——”

秦明忽然上前,握住李大宝的肩膀把她往卧室推。

“好了你该睡觉了。”

“哎哎哎——”李大宝看得出来秦明这种态度肯定是有话要跟苏三省说,只好在卧室门口又嘱咐了一句“你们别聊太晚,三省还发烧呢”才关上门睡觉。

苏三省坐在自己沙发的铺位上,看着秦明回到沙发前,在另一侧坐下。

“你想说什么?”苏三省皱了皱眉问道。

他又不是迟钝的傻子,他是对时局反应最快最准确的特工。

秦明面无表情的盯了他片刻,然后劈头就问:

“上午你为什么放手?”

看到苏三省发懵,秦明又重复了一遍:

“上午为什么放手?”

有一秒钟,苏三省的目光重新支起根根硬刺,仿佛他们刚刚从土里掘出来的那个苏三省回来的,但下一秒苏三省就柔软了目光,咬了咬下嘴唇,偏了头不再看秦明。

这拒绝的姿态没有让秦明不快,他也没有期待听到苏三省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他只是单纯的需要把这个问题问出来,这个问题已经堵在胸口整整一天了。

秦明继续第二个问题:

“唐山海和毕忠良有什么过节?——鉴于我在这件事里也会受到来自于谢晗的威胁,我有必要弄清楚。”

苏三省重新看回来,蹙着眉头有些不甘愿的长出一口气,然后才低低的回答:

“除了工作上的事,唐山海和毕忠良没什么私人过节。”

秦明挑挑眉:

“工作上的事?”

“唐山海是军统在行动处的卧底,代号熟地黄,毕忠良只是和……和我因为对唐山海身份的猜忌而对他进行过一些试探,但是毕忠良对唐山海的试探大部分也都假手于我,他们之间没什么直接的对手机会。”

秦明双肘支在膝盖上,双手交叠半托着嘴,他用这个姿势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一抬目光继续盯着苏三省:

“那么毕忠良最爱谁最恨谁?”

“最爱的?大概只有他的太太,至于最恨的——”苏三省轻蔑的冷哼一声,“大概就是我了。”

秦明继续思考着:

“你的意思是毕忠良来到龙番市,是为了向你复仇?”

苏三省一愣:

“复仇……好像不至于……”

说着他好像也想到了什么,入神的回想着,咕哝道:

“说白了……我并没有对他产生过什么危害……大部分都是他主动而我被动……”

“那他不是复仇吗……”

“我觉得他就是为了复仇……”

“可是对你称不上是复仇……”

两人想的入神,不知觉你一言我一语的接起了话,又同时醒神,看着对方发愣。

“那——”秦明清了清嗓子,目光偏向一边,“那你先睡吧。剩下的明天再讨论。”

“好……”苏三省刚刚躺下,忽然听到一声极轻的呓语一般的“谢谢”从秦明那边飘了过来。

苏三省刚刚躺下困意就袭来了,勉强撑开眼皮:

“你说话了?”

秦明把乱飘的目光收回苏三省脸上,放下挡在嘴前的手,清了清嗓子:

“嗯……谢谢……”

苏三省迷惑的蹭了蹭枕头:

“为了……什么?”

秦明忽然坦然了:

“为你上午选择了放手。”

“啊?”

秦明站起冲向洗手间:

“我去洗漱。”

他回来的时候,苏三省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的被子团里睡着了。

因为伤口发炎略有低烧,他露在外面的脸倒烧得红扑扑的,到比平常的冷淡脸色显得鲜活了些许。

苏三省知道自己做了梦。

因为梦里他再度回到了六大埭仓库。

陈深的剪刀隔着衣服戳着他的胃,凉意刺骨。

然后他和毕忠良忽然站到了仓库门口,苏三省望过去,只能看见他们剪影一般的轮廓,周围都黑了,门口射进来的光刺目的很,苏三省看不清晰,只能听到狼狗的声音急速接近。

他挥舞着胳膊徒劳的想挡开阿四的攻击,身体因为紧张而不断挣动。

下一秒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阿四的吠声没了,仓库门口的强光也没了,毕忠良和陈深都没了。

苏三省放松下来。

只有黑暗。

黑暗但是安心。

似乎像——他曾经枕过的,某一个人的肩膀带给他的感觉……

评论(65)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