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麻雀/糖酥】惺惺相惜 22

和深夜更文脱不开了啊……

本章苏三新生,虐山海

*********************************************

苏三省很是雀跃。

雀跃又忐忑着,他许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有似乎也只在远的模模糊糊存留了几个影像片段的童年的某处,彼时他仍然是一个干净而柔软的孩子,那时他会揉着衣角忐忑的等在地主家门口,天很冷,但小小的苏三感觉浑身都是热的,父亲年关时会帮地主家写春联,不管最后春联是不是被地主当成自己的墨迹拿来向客人炫耀,但父亲出门的时候,多半是会带一点好吃的东西。比如说几块冻的干硬的猪皮,或是几粒比细砂大不了多少的冰糖。

他对于童年美好的仅有的回忆,都在每一年的那几天。

对未知的美好想象即刺激又迷幻,小小苏三甚至会紧紧的盯着那道门,痴痴的笑。

那样的心情似乎在那时的自己身后被剪断,却在几十年后的今天,突然续接上了。

心情的起点源于一个问题,他潜意识里拖延着不去思考的问题。

他从来都是一个行动派,然而若不是唐山海无意的提醒,他却真的会将这个问题忘记了。

那时唐山海从后面抱着他,问,董瑜珍你打算怎么办?

苏三省闷声哼了“任务”两个字,便不愿意多说一言。

沉默许久的唐山海终于说道:

“三省,难道你要变成第二个李小男吗?”

这一句话仿佛一桶冰水从头浇下,苏三省的头脑先麻了一麻,空白了不知多久,所有细微而敏锐的思绪竟然全都汹涌着顶上头了。

那爱情被李小男凌迟的疼痛霎时蔓延过了四肢,摧枯拉朽的摧毁了他所有的倦怠和逃避,他忽然意识到,他最痛恨的就是李小男利用感情对他的欺骗,他自认十恶不赦,但是这种手段,连他这样的恶人都要唾弃鄙视。

他宁愿李小男直接杀了他,也不愿李小男对着他笑,转脸就痴情款款的凝望着陈深。

他这个恶人至少也有某种底线,可如今,他也要打破这个底线,成为他最痛恨的李小男了吗?

他僵住了全身,入神的思考着。

然后他掀开被子冲下地。

“你要干什么?”

唐山海坐起来,不解的看着苏三省飞快的翻找衣服一件件穿上。

“去找董瑜珍。”

唐山海心中涌起不详的语感,也一起穿衣服,一边穿一边问道:

“然后?”

“坦白一切,让她自己选。”

唐山海惊讶于苏三省竟会冒出这样孩子气的想法,不由得问道:

“若是她没有选择你呢?”

苏三省下面的回答直接掐灭了唐山海刚刚的感慨:

“那就杀了她。”

“三省。”唐山海一急,不由得拉住苏三省的胳膊,苏三省随着他的动作转身看来,眼睛里闪烁的是他惯有的死亡之地的阴沉:

“这是为她好。”

唐山海竟然隐隐发起了抖,声音也微微打颤:

“如果她选择了你?”

苏三省有些烦躁,好像看着一个傻子:

“当然是娶她,照顾她,和她过日子。”

说着甩开了唐山海的手继续系扣子。

唐山海深吸一口气,努力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

“你爱她?”

苏三省从鼻子里“嗤”了一声算是回答,继续穿他的衣服。

“如果你不喜欢——”

苏三省的动作忽然慢了,抬脸望着被外面的光线映的洁白发亮的窗帘,接着他的动作完全停住,入神的望了一会儿,他慢慢垂下的眼皮才闪出一丝戏谑的光,连带着嘴角现出一个嘲笑的弧度:

“想明白这种问题有什么意义?”

接着他瞥向唐山海,回忆钩出的怨毒和嘲讽在他的眼中弥漫开来,他声音很轻,却死死的从牙关里咬出来:

“——我他妈再也不想思考爱谁不爱谁了。”

说着已经穿完了衣服,大步走到门口拉开门。

冰凉的风携带着雪花卷入,他闭了下眼,接着睁开,深深吸了一大口冰凉的口气。

莫名其妙的被唐山海拉到这里翻云覆雨的两天,他竟然不知道,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

阴沉的天空中传来一声震彻云霄的鹰啸,苏三省抬头,只见一个黑点从雪幕中飞快靠近,转眼硕大的羽翼已经张开在眼前,他抬起小臂,任暴雪停在上面。

暴雪收拢羽翼,看着他,歪歪头,然后再次叫了一声。

它的鹰喙上血迹未干,红的耀眼。

出去捕食了吗?

苏三省更觉得一切都通透了。

他是雄鹰,是万古神鸟海东青,他不应该沉溺在李小男带给他的伤痛里无法自拔,也不应该甘愿被唐山海的温柔云雨冲昏头脑,他天生就不该享乐,属于他的是翱翔是战斗,这些无谓的情爱,才不应该扰了他的心乱了他的神。

他的眼睛亮起来了,似乎半垂了三十三年的眼皮,终于完全抬起。

感到唐山海走到他身后,他于是侧头看去,目光灼灼,神情是迫不及待的一飞冲天。

唐山海眨了眨眼睛,忍下颤抖对苏三省回以微笑。

他终是知道——这两天的翻云覆雨结束了。

忽起的一阵大风卷进门,站在风口的苏三省大衣衣角被吹得飞扬而起,似是一只黑鹰张开羽翼,雪花在他周身激烈的打着旋儿飞舞,他却岿然不动,只微微眯了眯眼睛,却更显出神情中的桀骜和鄙睨。

他把目光从唐山海微笑的脸上收回来,看向暴雪。

“去吧!”

一扬手,暴雪展翅飞起,伴随着震慑精神的尖啸,那白鹰冲上云霄,转瞬是无迹可寻了,只有隐隐的鸣叫从云颠之上传来。

“你走不走?”

苏三省不耐烦的问。

“当然,”唐山海笑着叹了一声,“还是我开车吧。”

他们从宛平出发是第三天的临近中午,大雪中开了快三个小时才回到北平,刚进城门,苏三省就迫不及待的吩咐:

“去董舒扬家。”

唐山海的牙关咬了咬,然后仍微笑:

“三省,瑜珍小姐现在应该在艺文中学。”

苏三省惊异的看了他一眼。

唐山海看着前路,无奈的笑着解释道:

“今天是星期一了。”

“唐山海!”苏三省厉声呵斥。

“对不起……”唐山海的声音小了下去,然后把后半句咽回心里:

——我只是想多跟你在一起……

车子在艺文中学门口停下时刚刚打过第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苏三省下车就要往校园里走。

“三省。”唐山海忽然出声。

苏三省站住回头,有些烦躁。

“今后就是朋友了吧?”唐山海得体的微笑着,“你答应了我们做朋友。”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层让苏三省放心,一层让唐山海心碎。

唐山海微笑的眼睛里似乎有别的光芒在隐隐颤抖着,苏三省怔了怔,烦躁忽然消失了,他顿了顿,迎上唐山海的目光,不好意思的加了一句:

“是朋友,也是——兄弟……”

唐山海看着他跑进校园,然后他扶着车门,继续笑着,低下头。

两颗泪低落,在纷飞的雪片中未等落地就已经冻结成冰。

——两天半的极致xing’ai,这个结果,他应该满足了,毕竟那么近的相处了,他看清了全部的苏三省,得到了全部的苏三省。

即便只是两天半……

也该知足了……

苏三省向门卫打听了董瑜珍的办公室,在一楼西南角,他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样冲到门口,却在门口猛地收住脚步,瞪着面前的人失语了。

他险些撞上的人,正是正要出门的董瑜珍。

两人傻傻对视片刻,接着脸几乎同时一红,各自低下头。

“那个……你……你怎么来了……”董瑜珍的声音蚊子一般微弱,脸红的滴血。

苏三省刚刚的迫不及待也统统泄了气没了影,结结巴巴:

“我……我有话跟你说……”

董瑜珍抬起脸,一双宁静温柔的大眼睛定定的瞧着他:

“说什么?”

办公室的同事见到两人这样于是开起了玩笑:

“哟,瑜珍啊,这是谁啊,好俊的小哥儿,怎么以前没带过来啊。”

“就是,瑜珍老师,真不厚道,今天才带来给我们认识?”

“瑜珍这金屋藏娇玩的好啊。”

董瑜珍扭脸向里对着开玩笑的同事们啐了一口:

“都没正经的,也不怕人家笑话。”

说着转过脸,询问的看着苏三省:

“我们不在这里说,省着这帮人不安好心,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行么?”

苏三省猛点头。

董瑜珍带着苏三省来到一间空着的教室,然后关上门,对着好奇打量四周的苏三省解释道:

“这是二年级二班,我的学生们现在在三楼音乐教室上课呢。”

说着拨弄了一下教室门口的煤炉,确保了燃烧依然很旺之后,一边轻轻的搓着手一边走到苏三省面前:

“工作不忙么?有什么想跟我说?”

苏三省鼓了鼓嘴,最后一次仔细辨认了董瑜珍眼里的温柔和痴情,然后小心的道:

“瑜珍——呃,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董瑜珍嘴角带着笑低下头:

“当然,听你这么叫,我很是欢喜的。”

“那——你喜欢……”苏三省决定直接问,可是这样的话怎么样都不容易出口,“你喜欢——喜欢我吗?!”

董瑜珍惊讶的抬起头,看着苏三省又羞又急涨红的一张脸,然后扑哧笑了,垂下眼睛无意识的玩着手指,柔声道:

“你这人……要不然什么都闷着……要不然直愣愣的就这么问……”

“我……我不会油嘴滑舌那一套……”苏三省着急解释舌头就打结,“我……”

“行啦,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笨嘴拙舌的。”董瑜珍嘤咛着,向苏三省垂着的手伸出右手,似乎想拉又不敢,“这种字眼儿让人怎么说嘛……”

苏三省被她扭捏着惹得发急,一把抓起董瑜珍的那只手紧紧攥住:

“这个答案对我很重要!”

董瑜珍惊异的瞧了他一眼,然后笑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喜欢是不喜欢的……”

在苏三省即将放手之前,她扭捏着用更小声回答了一句:

“是……爱的……”

苏三省险些没听到,所以下意识就傻傻的发着懵确认:

“你爱我?”

董瑜珍干脆抽回手捂住脸:

“哎呀,你不是听到了嘛……”

苏三省长出一口气,心中放下了一块巨石,然后他扶住董瑜珍的肩膀,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神色变得严肃,甚至带上了几分肃杀和冷峻。

“瑜珍,我不想对你撒谎。”

接着他左右看了看,又去检查了窗户和门,确保没人会偷听或者突然闯入,然后他拉着董瑜珍在坐了下来。

“怎么了啊,弄得这么神秘的?”董瑜珍好笑的问。

苏三省深吸一口气:

“我的名字不是尹慎言,我的真名是——苏三省。”

接着他把一切都跟董瑜珍坦白了,包括在上海他的叛变,李小男对他的利用,他如何害死了军统一百五十七条性命,如何傻乎乎的追求李小男,如何在牢里听着李小男的惨呼发抖,如何亲手结果了李小男的性命,又如何在最后,险些被一条狗咬死,他都说了。然后就是来北平的任务,以及他和唐山海接触董舒扬的原因。

或许为了那么一点点男人的面子,他没有提起他与唐山海之间莫名其妙的云雨。

最后一个字说完,他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董瑜珍,视线里既有期待的曙光也有死亡的暗沉,他已经决定了,如果董瑜珍对他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反感或是拒绝,哪怕她之后掩饰的再好,他也会立刻把她掐死。

让他干干脆脆的死,总好过让她无瑕的爱情被自己玷污。

董瑜珍迎着苏三省的冰冷视线怔了一会儿,才慢慢回神。

“我真的……不知道……你竟然发生了那么多……”她入神的瞧着苏三省,说着说着红了眼眶,抬手摸上苏三省的脸颊,她的泪也掉下来了,“真没个人疼你吗?……听得我好心疼……”

苏三省被那只手接触到的瞬间打了一个哆嗦,然后不自觉的流露出怀疑的目光。

“我不知道……你坏过,可是我听了不觉得生气,我就觉得心疼……”董瑜珍干脆双手捧住苏三省的脸颊,泪水啪啪的掉,“见你第一眼我就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这样闷闷不乐的……好想让他开心好好疼他……现在啊……我更想这样了……”

她自嘲的笑了一声,然后泪水涟涟的看着苏三省笑:

“你把你这么深的秘密都向我坦白了……我好高兴……”

苏三省轻轻拉下她的手握在手里,仍然惊讶而且疑惑:

“那么……你知道了我对你父亲有……你会帮我吗?还是会向你父亲告发我?”

他暗暗盘算着,只要董瑜珍的神色有一丝掩饰,他就立刻按住董瑜珍的手,接着他会给她一个痛快。

董瑜珍笑的更开了:

“我想即便你还是汉奸的时候,我也舍不得对付你……何况你现在又抗日了呢……你知道吗?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我爸爸是董舒扬,我也从来不在学校里谈论我的家庭……因为我知道我爸是汉奸……只是从前我没有办法……现在你不是成了我的办法了嘛……”

苏三省不可置信的笑了一声,因为他自始至终紧紧关注着董瑜珍的反应,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隐藏和掩饰。

她是真心说这些话的。

苏三省一瞬间开心的简直飞起,他猛地站起来,激动的浑身发抖。

除了姐姐,从没有人这么对他,完全的想着他念着他。

李小男!陈深!不要以为你们比我高多少!我也有死心塌地爱我的人了!!

“瑜珍!嫁给我!”

苏三省激动的大吼。

“小点儿声。”董瑜珍羞得捂住脸,又从指头缝里瞧着苏三省笑,“哪有求婚这么草率的啊……你个木头脑袋……”

“啊?”苏三省马上蔫了。

董瑜珍瞧不得他失望的样子,红着脸小声提醒:

“我怎么着……也得让其他人看到……我有个这么英姿勃勃的爱人向我求婚啊……”

苏三省愣了愣,忽然几步冲到门边拉开门,然后想起什么,又冲回来拉住董瑜珍的手带着她一起跑了出去。

跑到校园中央,在缤纷的雪幕里他放开手,双手拢成一个喇叭:

“都给我听着——”董瑜珍站在他身边痴痴的瞧着他笑,苏三省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这样的目光让他身心舒畅信心倍增,“都给我听着——”

喊完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董瑜珍马上变了脸,担忧的抓住他的胳膊,他笑着低声安慰了一句“没事儿脖子上的旧伤而已”,接着对探头出来的师生们喊道:

“我尹慎言,在这里向董瑜珍小姐求婚——!”

师生们都挂上期待的笑脸,挤向栏杆探头探脑,三层教学楼走廊瞬间占满了人。

苏三省看到人出来,脑海中顿时涌现出在上海的电影片场看过的浪漫场景,拍遍身上的衣兜,他才忽然想起——手边没有戒指啊。

正要发急,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手里捏着一直黄金指环,没有任何纹饰,简约朴素却吸引眼球。

转眼对上唐山海一如既往的微笑:

“不介意的话,用这个。”

苏三省立刻想到这有可能是当初唐山海和徐碧城扮演夫妻时唐山海的戒指,苏三省没去想唐山海为什么还带着这个戒指,反正他没有那么多毛病,实用就行。

抓过戒指面对着董瑜珍半跪下,他望着含笑的董瑜珍,脑海里那些浪漫台词又全都忘了。

他只能对着董瑜珍傻傻的举着戒指。

教学楼马上响起一片“嫁给他!嫁给他!”的起哄声。

董瑜珍又羞涩又幸福,苏三省木讷着说不出话,她也只是害羞的点点头,然后伸出了左手。

苏三省不安的吞咽了一下,颤抖着手,哆哆嗦嗦的把那只戒指给董瑜珍戴上。

指环有些大,并不契合董瑜珍的左手无名指。

那只指环的尺寸完美契合的是唐山海的左手无名指。

唐山海站在苏三省身后,微笑着看着那只指环戴到董瑜珍手上。

天真的很冷啊……

***************************************

都不给打赏的吗?

打赏请戳

评论(5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