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麻雀/法医秦明/伪装者/人民】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26

太困了,先不检查错字了……

****************************************************

毕忠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回警局的路上,苏三省坐在车后座,思考的时候目光不自觉的就落在了坐在副驾驶的秦明的身上。

或许他潜意识里还把秦明当做是唐山海,面对毕忠良,这个唐山海算是和他同一阵线的“同志”。

但唐山海仍旧淡淡的看着前路,对他的注视没有任何表示。

苏三省回神,嘴角卷起一个自嘲的弧度,低下头,从鼻子嗤了一声。

“宝宝,伤口还疼么?”身边的李大宝一直关注着苏三省的状态,看到苏三省的这个自嘲表情让她心里一紧,想着说点别的分散他的主意。

“我没事。”苏三省勉强自己对李大宝挤出最轻松的笑脸,“一点小伤。”

李大宝扁扁嘴:

“宝宝,不想笑就别笑了,你现在笑起来真比哭还难看。”

苏三省倒认真了,摸了摸脸,闷声问:

“真的啊?”

“噗,”李大宝吐一口气,无奈的把苏三省那只手拉下去,“一种修辞手法而已啦。”

一路上沉默和尴尬仍然弥漫在狭小封闭的车厢里,往日李大宝和林涛是最活泛的两个,但林涛的脸色自打从开发区出来就没好过,李大宝想说话也觉得无从下嘴,目光尴尬的在三个男人身上跳来跳去,然后她无声的叹了口气,抓过苏三省的胳膊安慰似的抱住,也不再想着出声了。

回到警局下车的时候,李大宝把苏三省拉到一边。

“宝宝,你是不是该跟林涛道个歉?”

苏三省眼无辜的瞪圆,张了张嘴似是想辩驳,但在李大宝温柔却严厉的目光中,他刚刚崩起准备反弹的身躯软了回去:

“我……我尽量……”

“宝宝~~”李大宝想都没想捏住苏三省胳膊上的一块肉晃了晃。

苏三省咕哝着垂下头:

“我不怎么会道歉……”

“你就把跟你老师道歉的那股劲儿拿出来啊,”李大宝谆谆教导,“上午那会儿你的确是对林涛过分了。”

“诶,我听你的……”

李大宝满意的笑了笑,伸手拍拍苏三省的脸颊:

“这才是我的乖宝宝——行啦,快走吧。”

回警局后林涛立即安排了一名测绘师根据苏三省的描述给毕忠良做了测绘,然后洪少秋把那张脸放到国安局犯罪资料库里扫描,没有结果,接着季白提了一个意见,那么在国际刑警的犯罪资料库里呢?

国际刑警的效率很高,不出半小时就给了回复。嫌疑犯的名字是谢晗。

“可是这个谢晗去年就在美国伏法了。”洪少秋把PAD扔到会议室的桌子上然后坐下来,沉思着道,“去年8月,在可以说在爆炸里粉身碎骨,虽然没有完整的尸体,可是美国FBI从现场的尸块中的确提取并确认了属于谢晗的DNA。”

“嘁,那是他们没有我和老秦这样优秀的法医。”李大宝不屑的嚷嚷着,“那个死人现在跑到中国翻江倒海,就看出来那些FBI的法医有多浑了。”

“那么既然谢晗没死,他为什么又认识老苏和老秦?”林涛拧着的的眉头一直没松开过,表情也是少见的凝重和严肃。

“这点我觉得或许有必要从玄幻的角度解释,”洪少秋苦笑一声,“但是不是眼下,谢晗为什么同是是毕忠良并不是我们首先需要弄清的问题。”

这时有人敲了敲会议室的门,众人看去,小黑探头进来。

“队长,那个……”他不好意思的扬扬手里的袋子,“国安局的领导吩咐……”

“我让他去买的,”一直没说话的王天风凉凉的开了口,对小黑招招手,小黑出去后他从袋子里抽出一根棒棒糖,在李大宝和林涛惊讶的注视中剥开糖纸放进嘴里,然后含着棒棒糖给了林涛淡淡一瞥。

林涛立刻垂下脸装着看资料,李大宝也装模作样转身弯腰去研究苏三省的衣服扣子。

季白把注意力再度拉回案子上:

“我觉得我们首先要弄清楚的,是谢晗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要针对汉东省的高官进行那么多次刺杀?而且还在他们身处龙番市的时候?是凑巧还是故意为之?”

“疯子,你有什么看法?”洪少秋问王天风。

王天风垂着眼睛慢条斯理的嘬糖,闻言把棒棒糖向外轻轻一拔,离开嘴唇的时候发出一声“啵”的声音,他仍然是垂着眼看着某处,似乎案子全然引不起他的关心:

“我对谢晗了解不多,不过对毕忠良略知一二,当初他是在教导总队是我手下的营长,他最喜欢的打法,就是围魏救赵。”

“你的意思是他的目的根本不是汉东的这几个高官?而是把他们的注意力都拖在龙番市?”

王天风一个眼风凉渗渗的扫过去,接着又不疾不徐的转向苏三省。

“苏所长,”王天风薄凉的嗓音带着些讥讽的笑意,“你和毕处长相知甚深,不知有什么高见?”

每当王天风用这种口吻对苏三省说话,苏三省刚刚被遗忘的歉意就再度笼罩心头和眉间。

他怯生生的看了王天风一眼,才垂下头小声回答道:

“老师说的是,毕忠良是一个喜欢虚虚实实的人……他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我们他的目的是汉东的这些官员,那么他的实际目的肯定就不是他们……”

洪少秋立刻命令季白:

“马上联络京州市的赵东来局长!请他加入专案组!”

季白掏出手机走出会议室,洪少秋转头就对王天风气急败坏:

“王天风!刚才在车上怎么不说!?还在开发区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才说会浪费我们多少时间?!”

王天风又慢慢嘬了一圈糖,才悠然的吐出一句:

“洪大队长,我是‘顾问’,可你又没问。”

“你——”

李大宝看看右边的苏三省,又仰头看看坐在后面稍远处的秦明,忍不住笑道:

“老秦,宝宝,你们两个的相处方式可比洪队和王先生的和谐多了。”

她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王天风也给了她一个眼色,哼的笑笑:

“当然,我们两个可是‘生死搭档’,只有一生一死的份。”

洪少秋忽然换了一副气定神闲的面孔,靠坐到椅背上翘起二郎腿:

“是啊,你现在本来就是死人嘛。”

王天风稍稍把糖拿离唇边,看着他挑挑眉:

“洪大队长你何时幻听了?王某人好像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点。”

在洪少秋再次反唇相讥的时候,季白回来了。

“赵局长已经陪着汉东省的两位书记回了招待所,所以他十分钟后就能到。”

“很好。”洪少秋清清嗓子,“那么大家休息十分钟,等赵局长来了再继续讨论吧。”

说着他出了会议室,季白看着仍然气定神闲的嘬棒棒糖的王天风,轻车熟路的摇摇头笑笑,然后也跟了出去,林涛顿了顿,也出去了,大概是向手下吩咐刑警队的日常事务,趁着这个时候,李大宝猛戳苏三省:

“宝宝,宝宝宝宝,你答应我什么啦?”

苏三省看向她,期期艾艾的扭曲着脸,满是商量的表情结结巴巴的问:

“那个……大宝……我……”

李大宝故意拉下脸:

“宝宝——”

“我知道了……”

苏三省垂头丧气的站起来向外走,王天风惊异的看了眼,然后目光又落到李大宝身上,仍然不掩饰那份惊异。

“怎么了?”李大宝一伸脖子一脸无辜。

“没有。”王天风忽然笑了,笑的很明亮,缓缓摇摇头,“现在的苏三省——倒是比从前,运气好太多了……”

说完又慢悠悠的呵呵笑。

在门口,垂着头的苏三省差点迎面撞上疾步而来的林涛。

两人都是一愣,又都接着怔住。相互瞪着谁也没有说话。

苏三省的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

林涛等了一会儿,忽然无奈的吭了一口气:

“没关系。”

轮到苏三省抬起眼发懵的看着他。

林涛笑了笑,揉了揉被苏三省打过的脸颊:

“我理解你当时的心情——而且涛哥向来宰相肚里能撑船嘛。”

“谢……谢谢……”

苏三省低下头,似乎舒了一口气,嘴角忍不住弯了弯。

两天后,苏三省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

谢晗蹲在李大宝身边,仰起脸对苏三省笑的一脸坦然:

“三省啊,这副景象,是不是很熟悉?”

李大宝穿着洁白的连衣裙,坐在地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靠着的管道上,眼睛因为惧怕而睁大,里面蒙着一层生理泪水,但也沉淀着勉强支撑的镇定,她仰起头看着苏三省,脸部肌肉虽然因为恐惧而微微抽动着,却仍然鼓励似的对他笑了笑。

她却不知,这一笑,简直摧毁了苏三省脑海里的最后一线坚强。

他像忽然散了架离了魂,身体开始脱力似的摇晃,只有手枪仍然不放弃的抓在手里,哆嗦的指着谢晗。

——或者李大宝。

“三省,我这是在帮你,”谢晗用讲道理的语气不急不慢的说,“你看,这是你的心魔,我帮你克服了他,你才能重新生而为人,一飞冲天!”

苏三省像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瞪大的眼中逐渐涌上泪水。

“林涛!带我过去!”秦明很少抬高声音喊过什么,但现在,他毫不退让的抓住林涛按在车把上的手,“这种情况下只有我能劝服他!”

“你——?”林涛也是着急,情急之下吼起来,“当初要违法救大宝的是谁?!给我老老实实回医院去!”

秦明也上来了执拗劲儿,不声不响就是按着不撒手。

谢晗期待的看着苏三省:

“三省啊,选择吧,开枪吧。”

李大宝面对着枪口,忽然就坦然了。

她仔细的对苏三省微笑起来,然后闭上眼睛。

********************************

打赏请戳

评论(17)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