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麻雀/法医秦明/伪装者/人民】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25

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没百度,这里贴一下,一早就想这么干了却一直没有。


洪少秋

季白

————————现在知道为什么加这两个角色了吧?

**************************************************************

苏三省惊恐的瞪着他,嘴唇翕动了几下,喉结上下打着哆嗦,却不能成功的吐出一个音。

“毕……毕……”

那人把修长的食指竖起来贴到嘴唇上:

“嘘——”

在混乱的人群中三人静默的像是处在不同的空间。

下一秒,苏三省感觉到左肋下一凉,接着尖锐的痛感才姗姗来迟,反射性的低头,看到一柄裁纸小刀的刀身刚刚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出。

他下意识的用左手捂住伤处,再抬头,对上那人眯着眼的迷离微笑,那人的声音依旧不疾不徐低凉优雅:

“好久不见,总要送点见面礼,笑纳。”

然后,他侧头看向秦明,点点头:

“山海,好久不见。”
秦明一直静观事态发展,虽然表情冷静,但疑惑此时已是涨到最高。

——他也是和苏三省王天风一样的人?

想到这里,略一低眼,这才看到苏三省捂着肋下的鲜血淋漓的左手。

他吃惊之下几步冲上去,苏三省对面的人则脸上带着微笑要退步离开。

苏三省咬着牙死死的盯着他,终于在他退出第一步之后成功的让自己僵住的身体运动起来,没等秦明冲到近前,他右手一把拉住那人的手腕。

“你要干什么?”

从牙关里咬出这句话,却没有收到对面人的回答。

对面的人脸上仍然带着得体的微笑,狭长但俊俏的脸庞混乱了时空,苏三省忽然觉得一切又都像了梦,他不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抗日仍在进行,中国人仍被奴役,没有友爱他的李大宝林涛秦明,只有憎恶他的陈深李小男唐山海,他是毕忠良瞧不起的狼狗,是扁头那种小杂鱼都敢叫嚣的丑角。

那人似乎用了魔法一般,左手安静的抬起,不知何时已握住了一把手枪,枪斜斜的指住了冲到近前的秦明。

秦明怔住,苏三省也完全恢复了神智。

他瞪着那人,两秒后恨恨的放了手。

“老苏!老秦!”

那人彻底消失了在了混乱的人群里,秦明扶住苏三省,这时林涛才带着人穿过人群赶到。

“老苏!老秦!”林涛冲到近期,看到苏三省的捂着肋下的被鲜血染红的左手,吓了一大跳,“老苏,你受伤了!”

苏三省本来瞪着那人消失的方向安静着,在林涛的手碰到他手肘的一瞬间,苏三省猛地甩开秦明,转身一个右勾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林涛的下巴上。

“怎么来的这么晚!!”

林涛趔趄了两步这才扶着下巴站稳,惊愕的看着苏三省茫然无措,李大宝也吓住了,她从没见过苏三省怒火烧到整个人都在发抖的样子,印象里的苏三省一直都是孤僻但软萌的,此刻的他双眼充血青筋暴出,周身似乎灼烧着无形的火焰,地狱一般能生生把人逼退好几步。

“宝宝……你……你怎么啦?”

王天风本来一直微皱着眉头静静观察,此时踏上一步:

“苏三省。”

他的声音平静如初,淡漠的像是初冬的深潭幽湖,静默沁凉,苏三省身子一震,发抖的目光终于寻到王天风身上,竟渐渐安稳了。

周围赵东来的手下和龙番市的制服警察仍然在吵吵嚷嚷的维持秩序,就在这一片喧嚣混乱声中,苏三省呓语一般的声音幽魂似得飘荡出来:

“老师……毕忠良……”

他不清楚王天风是不是认识毕忠良,但是现在他也只能向王天风抒发刚刚看到毕忠良的震惊了。

王天风的神色不变,淡淡点头:

“我知道了。放心,有我在,他不会翻出什么风浪。”

这样的泰然似是平息了苏三省心中的狂躁,他慢慢冷静下来,看到颤抖减轻,秦明上前再次扶住了苏三省的左边。

李大宝见状也从右边扶住苏三省:

“宝宝,你受伤了……怎么样啊……咱们赶紧看看……”

这时混乱渐歇,洪少秋带着季白赶到了:

“民众已经安抚下了,我们抓到了4个嫌犯。”

目光落到苏三省的伤上面:

“受伤了?要不要叫救护车?”

“我们的情况不适合去医院。”王天风淡淡道,“况且这点伤不算什么——说说眼下吧。”

洪少秋给了王天风一个“这伤叫不算什么”的责难眼神,同时嘴上回答道:

“马上去临时指挥部,几位领导有命令。”

说罢再度不放心的瞥了一眼苏三省,苏三省则不满的回瞪了他一眼,接过秦明递过来的手绢随手按住伤处,眉头一动不动。

——果真是这个疯子教出来的学生……

洪少秋腹诽,但时局紧迫,他带着一群人马不停蹄的赶到高新区工业园B栋的一楼的一处会议室。

刚进门就听见李达康的高声命令:

“善后工作一定要做好!现场的媒体都控制住了吗?!马上联络网监局!刚刚一定有手机录像了!网管局要见一条删一条!”

他指着对面一帮随从官员机关炮一样倾泻着弹药,本尊龙番市市委书记张春明则刚刚结束了手机上的通话。

“达康书记,育良书记,”张春明对李达康的越俎代庖也不甚在意,反而很歉然的跟高育良和李达康说道,“我已经和安苏省委做过汇报了,我们安苏省委书记会马上和汉东瑞金书记通话,至于这边,我联络了龙番市警局的特警大队,防暴警车会过来载我们离开。”

“这可不行!”李达康想都没想转脸就是一炮,“春明书记我不同意您的看法,眼下是把最坏的信息传播影响降到最低,大张旗鼓的把特警队的防爆警车搞过来,还不怕民众不知道这里刚刚发生恐怖袭击吗?”

张春明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高育良见状微笑着圆场道:

“春明书记啊,达康书记也是为了龙番市的稳定考虑,龙番市一直是华北的经济发展重点,如果这种新闻传播出去……”

高育良轻轻推着张春明的肩膀慢慢走到一边去循循善诱,这边李达康转眼瞥见了洪少秋等人。

“小苏啊!”李达康立刻快步走向苏三省,“今天你又立了一大功!”

他忽然瞥见苏三省手上的红色,此刻苏三省的左手已经垂在身侧了。

“小苏,你受伤了?”

苏三省茫然的摇摇头,抬起手看了一眼:

“别人的。”

李达康虽然眼有疑惑,但是他没再问,点点头,转而向洪少秋布置工作去了。

李大宝一直担心着,看到李达康和洪少秋说话,左右看看,然后悄悄拉了拉秦明的袖子。

秦明自然知道李大宝是什么意思,所以他悄悄退了出去。

很快赵东来随着秦明进来了,把一行人领到和会议室隔了两间的一个办公室里。

“这几间都是一间信息公司的办公区,被我们临时征用了,你们专案组可以暂时使用这里休整,”赵东来带着秦明要的医药箱回来了,把医药箱递给秦明之后也跟到了苏三省身边,“小苏同志,你果然受伤了啊,你想瞒住达康书记那样的文人可你瞒不住我。”

苏三省根本就没应声,垂着头慢慢解开衣襟,秦明和李大宝则戴好了无菌手套,充当起了临时医生的角色。

没人回答,赵东来却继续自得其乐:

“我说小苏同志,为什么不去医院包扎啊,受了伤为什么要瞒着?”

李大宝故意把赵东来挤开几步,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道又不是上次的头部外伤,这种外伤很有可能到了医院里就暴露了他没心跳啊——你肌肉壮可你接受的了不死复活这样的实情么?

“我说赵大局长,”李大宝一边给秦明递着器械一边挤兑赵东来,“外面不忙么?你还有闲心挤在这里看我们处理伤口?”

“抓到的嫌犯都是龙番市警局的警察,家丑,我不方便审问,你们的局长和林队长已经过去了。”

这时李大宝才注意到林涛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秦明任李大宝和赵东来说话,这边拧着眉检查苏三省的伤势:

“创面太小,不足一公分,深度目前未知,看位置并没有插到主要脏器,你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吗?”

秦明仍然用法医解剖陈述数据的口气,苏三省的口吻也像是没什么大不了。

“一柄裁纸刀,深度大约2.5公分吧,没什么。”

秦明仍然皱眉,对苏三省这种满不在乎的口气隐隐感到生气:

“那我现在给你临时缝合一下。”

“不用临时,直接缝好了就行了。”

秦明的动作顿了一顿,可继而想到反正也不能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所以只能继续下面的消毒和缝合步骤。

李大宝把赵东来赶出去的同时,洪少秋和林涛回来了。

关上门,屋子里终于又剩下了自己人。

“洪队,怎么样?”季白问。

“被捕的四个人都是现场负责保安的龙番市制服警察,他们的家人都被绑架了,而且都是切切实实落在对方手里,”洪少秋拧着眉头,看了一眼面沉似水的林涛,“关于绑架方的线索,龙番市警局的人还在进一步审问中,张春明书记马上会召开记者会,解释刚刚的袭击。那边没我们专案组什么事了,但是我想——我们这边有线索。”

说完目视王天风。

王天风则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三省,把你知道的跟大家说一说。”

苏三省身子一震,秦明刚刚嵌入皮肉里的缝合针也随着扯了扯,但是苏三省恍若不觉,秦明感到苏三省暗暗做了一个深呼吸,才听到他回答:

“老师,那个人是毕忠良。”

“毕忠良是谁?”季白问。

“我在教导总队时的下属,”王天风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边沉思着一边无意识的摩挲着扶手边沿,“名不见经传,后来投靠了新政府,不过那时我已经撤出上海站了。”

“他是五十五号的处长,”苏三省垂着眼睛,声音死气沉沉,但忽然意识到众人可能听不懂五十五号,眼皮还是抬了一下,露出几丝柔软又歉意的神情,“五十五号是新政府特工总部行动处的简称。他是只阴险的狐狸——我不知道……”

他的头更加垂下去了,弄得秦明只好拉了把椅子坐下来才能继续缝合的工作。

“我不知道毕忠良是怎么死的,总之我死在他前面——我也不知道毕忠良怎么又活了……”

“他也是被谁刨出来的?”林涛抱着胳膊靠在门边,此时忍不住问道,“把你和王先生挖出来的都是前世和你们有很深瓜葛的人,那么这个毕忠良是不是也是这个人的转世挖出来的?”

“不,”苏三省摇摇头,想的入神,轻声应到,“和毕忠良瓜葛深的,一个是他的妻子刘兰芝,一个就是陈深,但——”

他忽然眼睛一亮,猛地坐直了,穿透皮肉的缝合线被他一拉,针脚处顿时涌出一溜血珠,秦明责难的盯了苏三省一眼,但苏三省根本没有察觉,他着急的看向王天风。

“老师!他——”

王天风静静的看着他,沉稳冷静的目光让苏三省的激动稍稍平复。

苏三省吞咽了一下。

“老师,我刚刚抓住过毕忠良的手腕——他……他有心跳!”

*************************************

刚刚正在码这篇的时候突然收到一笔阔绰的打赏,真的受宠若惊,瞬间感觉码字有了奔头充满力量。

打赏请戳

评论(21)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