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麻雀/法医秦明/伪装者/人民】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24

十点半才忙完事开始写,这阵子我真的很忙。今天在电脑前面坐了一天了。

***********************************************

“有发现。”

一大早,在作为临时指挥部的会议室里,洪少秋和秦明他们都到了,李大宝拉着苏三省刚进门,林涛紧跟在他们之后冲了进来。

他把手里的pad交给洪少秋,在洪少秋翻看的同时对围过来的其他人解释道:

“昨晚我们留在凯尔顿查监控的同事查到了这个人——酒店通顶楼的门一般都有门禁系统,只有酒店保安部的保安门禁卡才有这道门的权限,酒店监控虽然没记录到这个专业杀手,但是这个杀手却打晕了其中一个保安才拿到了门禁卡。这是我们的速写员根据这名保安的描述刚刚完成的速写。我让他们马上传回来了。”

“保安呢?没带回来?”季白问。

林涛无奈的吭了一口气:

“保安两条腿胫骨骨折,他在储物间里被关到了晚上十点交接晚班才被发现,现在只能在医院里。”

苏三省本来规规矩矩的站在王天风身后半米开外偷瞄着pad上的速写,听到林涛这么回答,忍不住抬眼望过来,疑惑的轻声问:

“没杀了他?”

众人都看过去,李大宝问:

“宝宝,有什么问题吗?”

王天风悠悠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这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杀手,不留一点痕迹,却留了一个见过他的脸的大活人等着我们发现。”

洪少秋沉声道:

“疯子说得对,他们这是故意引我们往他们设计的方向走。”

季白看着洪少秋:

“那现在怎么办?”

洪少秋和王天风对视一眼,在火星迸射却默契十足的目光里,洪少秋只淡定的吐出四个字:

“兵来将挡。”

林涛把一整夜都撒在外面的刑警队小警察们叫回指挥部,洪少秋主持开了一个碰头会,布置了下面的任务,接着七个人再度出了警局。

为了行事方便,他们使用的是林涛和秦明的私人牌照的越野车,国安局的三个人开着秦明的车,龙番市刑警队的四人开着林涛的车。

“你说这些领导也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既然都知道有人对他们不利,还不在招待所好好待着,还一个劲儿的往外跑。”

李大宝玩笑着应了一声:

“粉饰太平呗,否则领导不慌老百姓可先慌了。”

她和苏三省坐在后座,说完便转了话题:

“哎,林涛,今天汉东的这几个领导是什么行程?”

“去开发区的科技园调研。”林涛开着车,说着说着自己先扑哧一声笑了,“其实咱们还行,毕竟只是抓恐怖分子,安保大队他们可惨了,听说程大队长今天早上五点和武警的政委就被叫到安全工作临时指挥部开会去了,整队人撒在现场,估计神经绷到现在也是不敢松呢。”

“那些人的目的真的不只是这个邢秘书长?万一只是这个邢秘书长的私人恩怨呢?”李大宝扁着嘴不甘心的自言自语,“我还是觉得恐怖袭击这种事儿发生在咱们龙番市——太不可思议。”

苏三省听着她的话,入神的想了两秒,接着一个混合着自嘲和匪夷所思的弧度在他嘴角现了一现。

“宝宝你笑什么呢?”

苏三省急忙摇摇头,强忍着嘴角的笑意小声道:

“没……我没笑……”

“还说,”李大宝指着他一脸“我早就抓到你了”的表情,“你看你看,现在还笑你呢,有什么好笑的,说出来呗,让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嘛。”

“不是……”苏三省垂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感怀,“我就是想到……似乎我以前,就是你说的恐怖分子……”

李大宝一怔,眼中继而弥漫出心疼,但是她只是看着仍然带着微笑的苏三省的侧颜,也慢慢露出一个欣慰的浅笑。

——宝宝现在会笑着说起从前的事情呢……

秦明坐在副驾驶,也侧过脸向后扫了一眼,把仍兀自垂头微笑的苏三省收进眼里,他眼睛闪了一闪,嘴张了张像是要说话,不过下一秒他猛地咬住了,略略慌乱,又坐回去目视前方。

林涛奇怪的瞥了眼秦明。

高新技术开发区在平城区,这里原本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农田,改做开发区之后进驻的也全是科技产业,所以开发区没有很高的建筑,几乎同样可以称得上一马平川了。天色有些阴暗,浅灰色的浓云密密的挤在天空动也不动,没有了太阳所以一切都看的清晰,林涛几人下车,林涛扭头去看第一时间习惯性的观察周围的苏三省,张了张嘴,忽然想起自己和苏三省还别扭着,突然之间就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老爷们儿怎么现在和个磨磨唧唧的女人一样?

他暗暗骂着自己,拿肩膀撞撞李大宝。

李大宝斜他一眼。

——你们俩是十三岁小女孩儿吵架吗?

“宝宝,发现什么了?”不满归不满,李大宝仍然知道工作为先。

苏三省回神,看到所有人的目光竟然都静静落在自己身上,似乎都在等待他的观点。

不习惯的感觉让他吞咽了一下,看向王天风请示。

王天风微微点头。

于是苏三省说道:

“今天的天气和这里的环境不适合长距离狙杀,如果有杀手,肯定是贴身近距离行刺。”

洪少秋接着看向王天风,得到王天风的颔首肯定,洪少秋目视季白,季白则立刻会意,先一步赶出去联络安保大队的人了。

“洪队,林队,又见面了。”

今天的赵东来竟然一身警服。

“赵局长,您这是进入工作状态了?”洪少秋熟练的和他应酬。

“啊?对啊,”赵东来指指自己身上,无奈的笑,“昨天祁厅长得知了发生的事情,不仅把我臭骂了一通,还连夜派来了两个我们京州市两个特勤分队过来负责领导安全,我这算是暂代京州市方面安保工作的总指挥吧。”

“哎,赵局长,”林涛抬高了声音不乐意,“这是不相信我们龙番市的警力吗?”

“哎呀,”赵东来熟稔的拍拍的林涛的胳膊,挤眉弄眼,“领导吩咐嘛,林队你会体量的,对吧?”

那朴实的眼睛却狡黠的一闪一闪,真违和到纯真无暇,让林涛半点气也生不起来。

“行了,联络感情还是等一会儿吧。”洪少秋把话题拉回来,“今天如果还有人对领导不利,肯定只会从近距离,一定要盯紧了领导的随身人员,切不能大意。季白已经通知龙番市方面的安保人员了,赵局长你这里最好也命令你的手下注意。”

赵东来忽然看向苏三省,指指他笑道:

“是你这个小同志的发现对吧?我就说嘛,一身杀气,果然最能揣测杀手的心意。”

李大宝听到这话,惊讶的同时也忍不住不满且疑惑的瞟了一边站着的王天风一眼,心说这赵局长是故意还是真心?苏三省是小同志小杀手,那他就没分辨出来这里还站着王天风这个老同志杀手之王?

王天风却仍然目若寒星嘴角携笑,清淡淡的像是一个大学讲师。

想到大学讲师,一群人呼啦啦的围着,慢悠悠的向洪少秋他们所站的地方走过来了。

洪少秋本来想带着一群人让开,这时高育良却先一步看见了秦明。

“秦明啊。”高育良兴致很高,停下来笑呵呵的对秦明招手,“你怎么来了?来,和老师一起走走。”

他一停下,陪同的龙番市市委书记张春明和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也都停下了。

李达康也看见了秦明身边的苏三省。

“小苏!”李达康在高育良之后也高声对苏三省叫道,“快过来!”

大概今天行程的开端让他很开心,这是苏三省第一次看见李达康笑。

笑的看不见眼珠子,完全只剩下一对双眼皮。

被两个书记这么一唤,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扫过来,秦明脸上挂上得体的微笑率先走出去,苏三省站着没动,他不喜欢聚光灯下的感觉,叫王天风在后背轻轻拍了拍,他才身体一颤,不情不愿的也跟了上去。

“达康书记,你认识这个小同志?”看着走过来的秦明和苏三省,高育良脸上挂着微笑,侧脸低声问李达康。

“啊,是啊。”李达康虽然也压低着声音,却是一脸理所当然,“这是昨天最先发现那个狙击手的小同志,警觉性和身手都不是一般的好啊。”

高育良看向张春明:

“春明书记,你们龙番市真是卧虎藏龙啊,单在龙番市警局就一文一武相得益彰。”

“育良书记,这就是你的那个‘临时学生’?”看着站到面前的秦明,李达康十分给面子的大力拍了拍他的胳膊,“真是一表人才。”

然后把秦明“推”到高育良那边去,李达康则招呼苏三省:

“现在参观园区呢,小苏你和秦明跟我们一起走走,育良书记要找他学生叙旧,我也有话问你。”

苏三省看向秦明,秦明迎着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苏三省这才垂下眼睛嘟囔着:

“是。”

看着人群再度走远,林涛指着人群对洪少秋哭笑不得:

“这——”

“正好,”洪少秋淡淡道,“既然恐怖分子有可能从近距离发动攻击,把苏三省和秦明放到里面那还就对了。”

因为只是参观园区,所以一行人的气氛很是松散,领导慢慢的踱着步,高育良偏头和秦明说话,李达康对苏三省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小苏啊,你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手?”

苏三省想起了林涛给他编造的背景故事。

“我……在部队服役过。”

“那只部队啊?”李达康一脸领导面对小鬼的循循善诱。

“我们签过保密守则……”这是当初林涛教他说过的,说这样一般人就不会继续追问了。

“哦,原来还是秘密战线啊。”李达康贴心的不再问,继续循循善诱,“你一个专业素质这么强的战士,只在龙番市的刑警队里做一个挂名顾问,不是屈才了嘛。”

苏三省既要分神注意四周,又要注意回答问题不露出破绽,感到了一丝隐隐的焦躁。

“我没想那么多……”

“我看你好像没有家人吧?你是哪儿人啊?”

苏三省完全回神,垂下眼:

“我没有家人了。”

“那孤家寡人其实更利于事业发展嘛,我看你还年轻,”李达康终于切入正题,“不如到我们京州市来发展啊,赵东来手下正缺猛将呢——你说是吧赵局长?”

落后半步的赵东来闻言立刻颠颠儿的赶上来:

“谁说不是呢,复原转业军人,咱们京州市可是有优惠政策,可以直接办入警籍呢。”

“哎,”一边张春明耳朵尖,开着玩笑抬高了声音,“我说达康书记,你为了京州市的GDP拼我们都知道,可也不能什么资源都挖啊,怎么挖到我们龙番市头上了?我可不干。”

“哟,春明书记,现在可是人才的时代,人家长着腿脚来去自由,又不是萝卜,还用得着我挖。”李达康一脸理直气壮。

张春明和高育良都指着李达康摇头笑,这个时候,李达康身边的苏三省却突然动作了。

他斜冲上一步,抓住一个制服警察的手高高推举起来,于是那个制服警察的枪口就指上了天空,同时枪响在阴沉却安详的上午也清脆的响起。

下一秒苏三省顺势夺下那制服警察的枪,一个转身对准高育良:

“蹲下!”

秦明按着高育良,赵东来按着李达康就势蹲下,张春明自己也慌张的蹲下去。

他们蹲下的同时苏三省的枪就开火了,高育良身后刚刚掏出枪的礼仪小姐也倒了下去。

两声枪响就让人群大乱,但周围随即响起了第三声第四声枪响,人群尖叫着互相穿插着错杂的方向四散奔涌,便衣和制服警察努力维持着秩序。

在苏三省解决第二个枪手之后已经有人迅速接手,半掩着几个领导弯腰行进匆匆撤离,苏三省舒了一口气,和留下的秦明对视一眼,各自寻找枪响和混乱的来源。

这不是警察开枪,这也不是交火,听声音,只是纯粹的制造混乱而已。

他们制造混乱是为了什么?

苏三省的大脑急速转动着,就在这时,背后忽然涌上的凉意让他睁大眼睛迅速转过身。

四散奔涌的混乱人群作为背景,他的脸相称之下却异常平静。

平静悠然,文质彬彬,却暗藏着绵密刺骨的冷意和森凉。

“一日三省,好名字啊。”

他动了动嘴唇,在目瞪口呆的苏三省面前,慢悠悠的吐出这一句话。

 ************************

打赏请戳


评论(25)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