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麻雀/法医秦明/伪装者】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22

这阵子一连好多天睡得都太晚,感觉不对头,今天这么热的天好像还发烧了,现在晕晕的。

发完这个还要去干活,唉,又是一个不眠夜。

 @久任 大大我乖不?

***********************************************************

苏三省眨眨眼,他听懂了秦明的话,但仍然忍不住的疑惑,因为对他说这话的是——秦明?

秦明有些不耐烦,目光变冷了一些,拿眼光示意苏三省身边的李大宝。

李大宝也听懂了秦明的意思,柔声对苏三省说道:

“乖,让我们看看你的伤。”

苏三省退后一小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略显尴尬的小声嘟囔着:

“小小摔打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

他蹭着声音苦着脸说着,但是李大宝完全不吃他的解释,她故意板起脸。

“是不是真的大不了也要让专业医生看过之后再下定论,你自己没有发言权。”

苏三省怂了,忍不住又看了眼秦明,一边小声咕哝着一边解开自己的外套:

“你们是法医又不是医生……”

李大宝好笑的低下头寻找苏三省垂着的脸:

“三省,你说什么?”

她柔柔的却带着权威的声音让苏三省立刻摇摇头,用更小的声音咕哝:

“什么也没说……”

“大宝你把暖风机打开。”秦明忽然动作,一边转身打开柜子拿出里面的手套和托盘一边吩咐李大宝。

“诶,好。”李大宝回身关上门以防走廊上的冷气进来,然后把苏三省推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按坐下,顺手开了暖风机的开关,此刻苏三省磨磨蹭蹭的脱掉了外面的夹克,露出了里面的毛线坎肩,坎肩是套头式的,秦明看到苏三省艰难的抬起胳膊想把坎肩脱下来,不由得矛盾的皱起眉,扶在桌面上的手挣了挣似是想抬起来帮忙,但是这时大宝的手突然伸了过来帮苏三省脱下坎肩,秦明在李大宝伸手过来的时候似乎吓了一跳,目光立刻强压慌乱移到一边。

等到只穿着衬衣的时候,苏三省的动作再度慢了。

秦明和李大宝站着,苏三省坐着,他仰脸,无辜的望望秦明,又望望李大宝,然后脸上最后一次挤出了妄图商量的神色。

李大宝抱起胳膊撅起嘴,意思很明显——没得商量。

苏三省为难的蹭着声音,看着李大宝,脸红了:

“那……大宝,你能不能……回避?”

李大宝扑哧一笑,现在才想起来虽然自己一直和苏三省住在同一屋檐下,却真没见过打赤膊的苏三省。

“宝宝,我是医生,人体的每一处我都见过摸过,在医生面前没什么好害羞的。”

苏三省低下头,开始蜗牛慢的解衬衣扣子,小声嘟囔:

“还切过呢……”

“宝宝你说什么?”

“……没。”

苏三省终于完全脱下了衬衫,李大宝从后面帮他接过衬衫放到一边,又立刻把暖风机的风口对准了苏三省,让热风吹着他以免冻着。

“宝宝,他下手真狠!”干完这些转回来看清了苏三省身上,李大宝立刻拧着眉抬高了声音。

会议室里王天风的耳朵微微动了动,抬眼,正对上洪少秋的注视。

洪少秋挑挑眉——行啊,疯子你对自己的学生还那么狠。

王天风冷冷一笑——越是学生才越下手狠。

法医鉴证科办公室里,秦明蹙着眉头弯下腰观察苏三省的腹部,那里有一块巨大的青紫色正覆盖在胃部的位置。

“初步判定胃部有内出血,”秦明的语调客观冷静,目光也只是盯着那一块淤青,戴着手套的手指轻轻戳在那块淤青上,苏三省气息一窒,身体却只是僵了僵,似乎刻意忍住了身体本能的躲避反应。

李大宝也弯腰仔细查看着苏三省的后背,又慢慢抬起苏三省的胳膊查看他的肋下,声音却不如秦明那么工作化,发着抖显得又生气又心疼:

“太过分了——宝宝你疼不疼啊?”

苏三省慌忙对李大宝挂上笑脸,有些着急的摇着头:

“不疼,不疼。”

秦明抬起脸盯着苏三省:

“你有没有呕血?”

苏三省张嘴,但秦明皱起眉赶在他之前截住他:

“说实话。”

“呕了一点……”苏三省底气不足。

秦明的注视变了,像盯着干出不可思议的蠢事的孩子那样。

“那你还吃蛋糕?甜食在胃部只能分解出更多的酸性物质。”

看到苏三省不解的表情,秦明从鼻子里吭出一个不耐烦的气息,继续低头检查不再理他了。

李大宝耐心的解释道:

“甜点在胃里分解出更多的酸,然后和胃部原本的胃酸一起,会给胃造成更大的负担,而且宝宝你的胃部已经受击内出血了,这样会更难受的。”

苏三省了然的松了眉头,一个没注意实话就溜了出来:

“再重的伤也扛过,就这个啊……”

下一秒李大宝露出心疼的委屈巴巴的表情,让苏三省马上慌了:

“不是大宝,我是说……那个……谢谢……对我很有用……”

秦明再度嫌弃的盯了眼此刻说话嘴打绊的苏三省,直起身子摘下手套扔到垃圾桶里。

“大宝,林涛办公桌右手第二个抽屉里有药酒,你直接拿上,今天晚上睡觉前给苏三省揉上。”

“好!我现在就去拿。”李大宝转身往门口跑,跑到门口还是不忍错过这个机会开秦明玩笑,“哎?你连这个都知道——还说你不是……”

秦明一个眼刀扫过来,李大宝立刻跑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秦明和苏三省。

两个人一时都有些尴尬,各自看向一边。

秦明见苏三省伸手想拿一边搭着的衬衫,下意识的就伸手替他拿了过来。

“谢谢……”苏三省咕哝着。

秦明仍然靠坐回办公桌沿上,双手抄着裤兜,皱着眉看着苏三省慢慢穿着衣服。

看到他龇牙咧嘴的想套回毛坎肩,秦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不方便这个就别穿了。”

苏三省抬眼看向他,似乎想了想这才了然。

“哦。”

他果真放下毛坎肩直接拿起了夹克,秦明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

——果真是在某些方面敏锐到可怕的人,在某些方面也会迟钝到发指。

他们回到会议室的时候其他人的盒饭也早就吃完了。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回去早些休息吧,明天继续。”洪少秋微笑着对众人嘱咐,这时季白已经拿出手机走到外面打电话落实他们住宿的问题了,“林队长,这里就是给专案组使用的办公室了吧?”

得到林涛确认,洪少秋刚想继续说话,季白拿着手机匆匆走进来了。

“洪队,”季白面露难色,“招待所只给准备了一个标间,他们说不知道我们是三个人来的,现在招待所正在协调房间,他让我们稍等一下。”

洪少秋看向王天风:

“要不在酒店里给你定个房间吧,政府的招待所毕竟也是麻烦。”

李大宝似乎听懂了什么,站在后面羡慕的瞪向王天风的脊背。

——果真是给国安局干活的啊,竟然能得到一个正式身份?

然后他又看向苏三省,心疼的扁扁嘴。

——宝宝真可怜,林涛这家伙连个身份证都不能给他搞来……

王天风刚想说话,秦明竟然先一步接话了。

“可以住我那里。”

这一次不仅是李大宝,连林涛都瞪眼了。

——这是那个有洁癖从不知“热情”两个字怎么写的秦明?

王天风风轻云淡的扫了眼秦明,脸上仍然挂着洞悉一切的若有若无的浅笑:

“好啊,我也很想和秦大科长好好叙叙旧。”

因为林涛还要最后向看守现场和酒店调查的手下确认情况,所以洪少秋和秦明他们先一步出了警局。

洪少秋和季白上了从北京开来的车驶向招待所,王天风随着秦明走向他的车,在上车前,一直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苏三省终于忍不住唤了一声:

“老师……”

王天风看向苏三省,语气忽然变得柔了暖了。

“回去好好休息吧。”他对苏三省扬扬下巴,微笑暖了好几度,“回去听这位李小姐的,她的吩咐对你没坏处。”

上车前,他加了一句:

“这是命令。”

“是。”

苏三省下意识立正,目送秦明的车开远,站在身边的李大宝满意的笑道:

“看来这个王老师还不错嘛——嗯,恩威并施,果然御下很有手段。”

苏三省仍然看着车消失的方向,失神的喃喃应道:

“老师对我们是真的好……”

“行啦,宝宝咱们也回家。”李大宝满意的长出一口气,觉得今天真长,终于能结束的感觉让她感到轻松,她抱住苏三省的胳膊,一边蹦跶着一边拽着苏三省走,“你老师可是命令你啦,回去好好听我话,让你吃药就吃药,让你热敷就热敷,我给你上药酒你也不许躲!”

“诶。”苏三省也感觉在心里压了几十年的东西忽然就蒸发了,傻笑着应道。

车稳稳的行驶在路上,秦明开车看着前路默不作声,王天风也悠然的坐在副驾驶上,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浅笑。

“说吧。”不知过了多久,秦明终于打破了沉默。

“哦?”王天风用了然的神色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拖长了浅绵的音淡淡转脸看向秦明。

秦明鼻子里喷出一个不耐烦的鼻息。

“唐山海和苏三省的故事。”

 

*******************************************************

有个读者特意加了微信给我打赏了,这也算给我提供了个主意。

更文不易(我指这个剧情这个频率这个质量),而且现在打赏也成了潮流,各种事情都会打赏,所以我这里试水,大家有评的捧个评场,没评的二分五分的也算是捧个人气,谢谢了。晕了吧唧的放下正事不干还在码文,真的不容易。

打赏请戳

评论(22)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