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麻雀/法医秦明】追在人家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19

 @久任 大大,饭做好了。

各位也请多多留言多多忙帮推广多多笔芯啊,爱你们~~~

另外,

《爱无条件》小广告
**************************************************************

 

追击,奔逃。

前面的背影已经进入了射击区域,视野清晰,周围也没有平民。

林涛猛地收住脚步,双手据枪指住了嫌犯。

“站住!再跑就开枪了!!”

嫌犯仿佛没有听见,仍然飞奔着急速离去。

但下一秒嫌犯扑到在地。

那显然是中枪了,中的干脆而沉默,仿佛扣动扳机本是天生,开枪警告才是笑谈。

林涛愣了一下,这愣神的功夫苏三省已经从他身边超了过去。

“妈的!”

林涛跺了下脚,咬着牙气急败坏的骂出一句,急忙跟上。

苏三省距离那嫌犯还有五六步的时候,那嫌犯已经挣扎着拖着流血的右后脚跟站起来继续向前跑,苏三省挑眉的同时嘴角却阴狠的抿起一个嘲笑的弧度,没有丝毫迟疑,下一秒他略略抬手,根本用不着瞄准,第二枪准确的打在了嫌犯的左后脚跟。

两枪,嫌犯的跟腱干干脆脆的被齐齐打断,那嫌犯只能再次扑到在地,挣扎着用双手继续向前爬。

苏三省站到他身边,挑挑眉,半垂的眼皮突然抬起,尘封的静默表情陡然转换成暴怒的狰狞。

他默然的一脚对着左足伤口狠狠踩下去,此时林涛已经赶到,他似乎听到了嫌犯脚骨碎裂的闷响。

在嫌犯的惨叫声里,林涛抓住苏三省的肩膀猛地一掀:

“苏三省!”苏三省被林涛掀的转了一个半圈面对林涛,林涛揪住苏三省的衣领狠狠的把他的脸拉倒自己面前,强压住愤怒低声道,“这不是在民国——你不能随便开枪。”

苏三省也狠狠盯着他,嘴巴倔强的向前撅着,也是一字一顿,虽然慢却清晰用力的回答:

“等到救出大宝——要抓要杀随便你!”

“你——!”林涛语塞,瞪着眼不知道继续说什么了。

苏三省把自己最悲观的下场都豁出去了,自己还能用什么约束他?

苏三省在这个世界没有身份也没有理由,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只有他们三人。

在林涛努力组织着回复的时候,苏三省大力的晃开林涛的手,转身面向只能继续趴在地上哀嚎的嫌犯。

“说!他们在哪里!!!”

苏三省的声音因为愤怒抬得很高,但他从不是中气十足的音色,所以高叫起来的时候尾音总会喊破,这破碎而尖利的声音刺得林涛浑身一个激灵,他再抬眼看,苏三省正狞笑着抬脚对准嫌犯的后脚跟再度踩了下去——这画面忽然让林涛恍惚,面前的人真的存在吗?当初他真的破开过他的棺材吗?自己和秦明,还有李大宝——真的也存在过吗?

——

——三天前。

“高老师。”

秦明微笑着站到高育良面前。

“哎,育良书记,他是您的学生?”

高育良身边的张春明书记奇怪的问,他虽然不认识秦明,可总知道这是龙番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汉东省和安苏省虽然相邻,高育良汉东政法大学的学生跑到安苏省的龙番市公安局工作的可能性可真的微乎其微。

“啊,是这样的,”高育良笑呵呵的转向张春明解释道,“秦明的父亲和祁同伟祁厅长是朋友,那是——应该是10年前吧,祁同伟接秦明去他家过暑假,有那么一个多月他出差,就把这个小家伙放到我那里了,我就顺便操操老本行,在政法的一些专业知识上辅导了他一下。”

“高老师真谦虚,”秦明礼貌的微笑着,微微欠身开着玩笑,“您这么专业而认真的老师,怎么会是‘辅导了一下’?我简直就是在那一个月里预习了大学里的四年政法课程。”

“呵呵,你这小子,”一群领导都被秦明的话逗笑了,在笑声里高育良也是乐呵呵的拍着秦明的胳膊,指着他打趣,“你这是夸我啊还是骂我啊,我怎么听着像骂我严呢。”

“严师才出高徒嘛。”秦明轻声笑着解释。

“好啦,”高育良长吁口气,收了笑容,“我真的很想好好和你叙叙旧,不过现在真的不是时候,你在这里工作?那么稍后你可就会很忙了,你们的领导马上会给你们布置任务,我会再找时间跟你聊。”

“高老师慢走。”秦明微微鞠躬,看着那一群领导走远。

林涛站到秦明身边:

“呵,老秦,还从不知道你也有大官儿后台呢。”

秦明盯着领导们消失的楼梯口,微笑已经完全消失,语气也恢复了冷淡平静:

“有他在,这次的事情肯定不会简单。”

“是不简单,”林涛无奈的叹了一声,回到办公室像一滩软泥一样瘫进椅子里,“赶紧松松筋骨等着局长送客回来开骂吧。”

小警察们都摸不着头脑的陆续跟进去,李大宝和苏三省秦明他们也随后走进。

“行了,林涛,到底什么事儿?”李大宝没事儿人一般站到林涛跟前问。

林涛抬起眼皮看向她。

“行啦,”李大宝嚷嚷着,装模作样的踹了林涛的腿一下,“一个大男人还那么小鸡肚肠了?”

林涛没好气的白了李大宝一眼,目光落到李大宝身后的苏三省身上时,他的目光才一跳,神情现出些许不自然。

“咳,”他干咳一声,别开眼故作自然的道,“汉东省省委和咱们安苏省省委有一个领导交流学习活动你们知道吧?”

“知道啊,”阿飞狗腿兮兮的站到林涛身后给他揉肩,“林队,这几天治安大队他们不是一直和武警他们忙这事儿嘛,发生什么了?怎么现在训到咱们刑警头上了?”

“总之很严重,”林涛知道有些任务还是需要让局长布置,所以闭上眼,长长的“唉——”了一声,“反正咱们的省委在汉东省很安全,人家的省委在咱们这里却不是,市委那里丢脸丢大了。”

“丢脸的是咱们!!”随着局长的怒喝,小老头风风火火的从外面冲进来,指着一群刑警跳脚骂,“这是城市恐怖主义,是对整个龙番市公安系统的挑衅!这是战书!!”

小警察们战战兢兢默不作声,表情小心又茫然。

“局长,消消气儿,”这次换做林涛狗腿兮兮的捧着水杯送到局长手边,“您看是不是把情况先跟同事们通报一下,让他们有数?”

小老头愤愤的接过去喝了口水,拿眼睛指示林涛:

——你说!

“是!”林涛装模作样的一个立正敬礼,看到小老头眼里蹦出笑意,怒火似乎减退了,林涛才转向一屋子刑警,正色道,“今天上午11点38分,在龙番市政府招待所门口,当领导们到达准备用午餐的时候,汉东省能源发展协会的副秘书长邢东派被狙杀,邢东派当场死亡,凶手在逃。现场已经进行了秘密取证,因为事关公众形象,所以现场维护和取证不能公开进行,我们的调查会有难度。媒体暂不知晓此事,所以我们龙番市公安局的人也不能对任何人谈起,包括自己的亲友家人。”

“那队长,咱们下一步要去追查凶手了?”一听到狙杀和城市恐怖主义这些听过但从未涉及的新鲜名词,一众小警察跃跃欲试心痒难耐,阿飞眼睛闪亮直起腰板问。

林涛挑起一边嘴角用一种关怀小孩子的口吻笑着安慰他:

“这件事已经引起了两省省委的高度重视,而且中央也被惊动了,国安局的调查员正在路上,估计马上就到了,我们将协助他们调查。”

“协助啊——”阿飞惋惜的扁嘴。

“国安局——特工吗?”小黑露出向往的迷幻笑容。

“等到他们来了你们就知道了。”

秦明显然不关心这些旁的事情:

“尸体在哪里?”

林涛瞅着秦明摇摇头,无奈的笑:

“秦大法医,我就知道。”

“好了,”林涛站直了身体,发布命令,“治安大队的人正在便装看护现场,但他们毕竟还是制服警察,你们就到现场接替他们,直到国安局的调查员到达。另外,尸体马上会秘密运到,国安局的调查员里并没有法医,所以解剖这一部分仍由我们的法医负责。”

李大宝打了个响指,心满意足:

“那就好!”

林涛理解又好笑的“嗤——”了一声,转眼目光又不经意的落在苏三省身上。

他张张嘴,咳了一声,然后别开头。

秦明垂下目光:

“大宝你跟着林涛他们去现场。”

“哎?”李大宝不满意的抬高声音,“为什么啊?!”

秦明凉凉的转过头,凉凉的视线刺过来。

“啊!对啊!”李大宝恍然大悟,“很明显的狙杀,法医也没什么大工作量,我还是跟着去现场看看热闹吧。”

林涛擦擦鼻子,嘟嘟囔囔含含糊糊:

“那……一起走吧……”

说着弱弱的甩了个手率先走了出去。

“走啊。”李大宝抓着苏三省的胳膊向前送。

“啊?”苏三省一脸茫然,不确定不自信,“林涛想让……我……去吗?”

李大宝此刻真觉得苏三省可怜又可爱:

“肯定想让你一起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求我一起啊。”

苏三省眉毛抬了抬,但仍然没有拽动半睁的眼皮:

“他求你一起去?”

“唉,别问了,总之那就是求了。”李大宝生拉硬拽,“走啦!!!”

龙番市政府招待所在东平区的中心,区长郑中兴在大冷天里竟然一脸热汗的在招待所门口打转,林涛他们下了车,郑中兴冲过来:

“国安局的同志?”满脸希望。

林涛清清嗓子:

“啊,这个,郑区长对吧?我是龙番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我叫林涛。”

“啊……市公安局的啊……”郑中兴一脸失望,强压住鄙夷的神色客套着,“辛苦你们了,任务紧啊……”

小黑和阿飞站在林涛身后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苏三省倒是鼻子里轻哼了一声,被李大宝暗暗拉住手摇了摇,所以苏三省也就移开目光了。

林涛和郑中兴打了几句官腔,就离开了郑中兴来到苏三省和李大宝身边。此刻苏三省正慢慢环视着招待所周围,李大宝站在他身边安静的等着。小黑他们则进入了招待所内部询问工作人员。

“有发现?”林涛觉得应该和苏三省恢复正常,可是每次面对他仍然免不了不自在,只好问李大宝。

李大宝翻了个白眼没应声——真把我当传声筒了?

但是依苏三省薄脸皮加低情商,没人问他肯定不会主动开口,三人诡异的静了一会儿,李大宝再度翻了个白眼,戳戳苏三省:

“宝宝,发现什么了?”

林涛站在身边,不抓自己也不表示友好,这一点让苏三省也觉得手脚无措,只好垂下目光退开半步,弱弱的指了指六七百米外的凯尔顿大酒店楼顶:

“如果我是杀手,那里是狙杀的最好场所——今天的光照和风向也都合适。”

林涛目光一凛,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小黑他们出来到凯尔顿去查查,但是另一个声音先一步接了苏三省的话:

“哟?你懂狙击枪?用过?”

三人回头,一个中等身高,虽并不魁梧但看起来十分有力量的男人,双臂抱在胸前,古铜色的脸上农民样质朴的五官,却正完美的组合出心机者才有的高深笑容:

“你的气质还真挺符合呢——满身杀气。”

林涛和李大宝心里都是“咯噔”一下,林涛干笑道:

“这位先生——您是——”

“啊,”那男人回神,向林涛伸出手,“龙番市公安局的林涛大队长对吧?年轻有为啊。我是汉东省京州市警察局的局长,我叫赵东来,蹭了个省委的交流班子名额,算是来负责安保的。”

“赵局长,幸会幸会,”林涛和赵东来握手的时候,很明显的感受到了那满是枪茧的手刻意放柔了力度,这说明手的主人是一个孔武有力却懂得察言观色审时度势的人,“我也久仰赵局长大名啊,赵局长是行业翘楚,您去年荣立二等功,咱们可是全系统表扬啊。”

“哎,过去的荣耀已经过去。”赵东来挥挥手,目光落到李大宝和苏三省身上。

“这是李大宝,我们市警察局的法医,”林涛急忙介绍,在李大宝微笑着和赵东来握手之后,林涛继续介绍,“这是——苏三省——呃——是我们刑警队的——顾问……”

“不是警察?”赵东来挑挑眉,笑道,“果不其然,普通城市警察,即便是刑警,能接触狙击枪的又有几个?更别提是对狙击枪的使用如数家珍的人了——你在部队待过?”

苏三省不耐烦的皱着眉,可是又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重要的而且不好蒙也不能蒙的人,嘴唇翕动着就是不知道说什么,林涛见状连忙解释:

“赵局,他原来是服过役,但是在秘密部队——不能随便说的,赵局你理解,嘿嘿。”

“我当然理解。”赵东来扁扁嘴不置可否。

“赵局您这是指导工作?”林涛强笑着问,心里巴不得赵东来赶紧走开。

“这不是国安局的同志快到了嘛,”赵东来摊摊手,也用一副“请你理解”的表情笑着看着林涛,“达康书记心里惦记着,让我出来迎一迎。”

是啊,差点忘了这一茬了!

林涛惊醒,才觉更不好对付的人还在后面!

正想着,一辆北京车牌的车开到了招待所门口停了下来。

 

************************************************

剧情需要,要加入新角色。大家有谁推荐码?哪部电影里或电视剧里适合加进来的角色?警察也行军人也行特工也行,反正只要能和文里的特工设定搭上边的。当然,人帅能带来流量的最好了。

大家想看谁来和他们互动啊?

评论(33)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