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法医秦明/麻雀】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18

 @久任 大大你看我一直都想着你~~~

当然啦,我也爱所有爱这篇文追这篇文的亲人们~~~所以多留评论多笔芯多向别人推荐啊。

我忙完了十点半才开始更文,现在写到十二点半终于完成啦~~~

最近迷上了另一个人,所以在我的世界里,他们的宇宙就关联起来啦~~~看到最后,你们知道是谁了吧?

————————————————————————————

“林涛,你干什么?!”

李大宝在旁边第一次露出的认真生气的神色,皱着眉头不敢相信的问。

苏三省怔楞着站起来,不解的看着林涛。

林涛盯着苏三省,目光不变,脸色如铁:

“苏三省,你涉及私行逼供,侵犯他人人身安全,涉嫌人身伤害罪,我要逮捕你。”

苏三省眨眨眼,像是朦胧着散去的雾气,他的表情渐渐明了了。

“林涛!”没等苏三省说话,李大宝猛地插到他们中间,背对着苏三省面对着林涛,狠狠的推了他一下,“你疯了!”

“我没疯!”林涛忽然抬高了声音,铁一样的面容终于现出了愤怒和无助交织的神情,“我在履行我身为人民警察的职责!”

秦明慢慢站起来,先看了看林涛身后惶惑无助的小黑:

“小黑,你出去待着,也别让其他人靠近。”

“是!”小黑仿佛得了特赦,跳起来飞一般的逃出去了。

“三省他是为了救我们!”李大宝急的语调都变了,仍然紧紧的盯着林涛,向后伸出手牢牢的把苏三省护住,“他是为了问出我们的下落!要不然我们就冻死了!!”

林涛仍然焦躁的抬高着声音:

“但是他不该私刑逼供!”

李大宝寸步不让:

“不这样等着沈志国自己招供吗?!他招供了我们早就冻死了!!”

“总之违法乱纪就是不对!”林涛烦躁的别开眼,从侧面插上一步伸出胳膊,想把李大宝拨到一边去。

李大宝干脆转了个身直接抱住苏三省,死死的抵御着林涛的力度,使劲使得从牙缝里尖着嗓子哼唧:

“你休想……不准动他……不准……”

苏三省随着和林涛角力的李大宝被带的摇摇晃晃,却垂着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秦明伸手按住了林涛的胸前。

他仍然没什么力气,却也如往常没什么表情,这样冷静的面容让林涛卸了力,退开一步。

秦明插进林涛和李大宝中间,盯着林涛微微皱眉:

“你逮捕他,然后呢?整个公民系统里都查不到苏三省的信息,然后暴露他没有心跳的身体特征,他是应该被作为嫌疑人员关进监狱继续审问还是被交给某个秘密的科研机构做活体实验?——还是你为了逮捕他惩治他滥用私行,自己先徇私给他弄个假身份?”

林涛顿了顿,扭开脸,挫败又不服气的吭出一个重重的鼻息。

秦明继续看着林涛,神色冷静沉稳一如往常。

屋子里陷入了一种难捱的沉寂里。

三人僵持片刻,林涛忽然动了。

他目不斜视面容冰冷,大踏步的从苏三省和李大宝身边走过去,猛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大雪已经停了,初升的太阳照射着纯洁晶莹的白色世界。

剩下的事情就变得简单,秦明从杜春红口腔里和食道发现了属于男人的短发发丝,显然死前经历过与别人的厮打,厮打中咬下了对方的头发,而头发长度正好与沈志国的发型吻合,林涛稍后审问沈志国的时候,面对着还想抵赖的沈志国,冷哼着把装着发丝的证物袋在他面前甩了甩,问他要不要等到DNA鉴定之后,看杜春红死前厮打中咬下的那几缕头发是不是来自沈志国。

到时候就不会有主动坦白换来的宽大处理了。

这个直接证据让沈志国放弃了抵抗,开了口。

沈志国的堂兄是杜春红的丈夫,一直在外打工,后来他和杜春红的婆婆都从丈夫那里得知了丈夫在外有了女人的消息,杜春红的婆婆就开始在沈志国面前叨念着外面的那个女人一定要给沈家留后。

沈志国正巧在古书里看到了这种求子的邪术,正心痒难耐的想试验试验,于是就与杜春红的婆婆一拍即合。邪术的原理就是把原配妻子炼成小鬼,在丈夫和情妇的床弟之事上催化情事,以供丈夫提供绵延不绝的“子孙根”。

所以他们合谋杀死了杜春红,把她摆在西面枯树下,那地方是风水中的大凶之地,在风雪中炼化7天即可奏效,他们以为大雪封村,加上西面的荒地本来就人迹罕至不会让人发现,却不知道还是让某个人偶然撞见了捅了出去,第五天就把警察招来了。

沈志国不能忍受功亏一篑,所以晚上又跑去盗来了尸体摆回原位。第二天尸体又被警察运了回去,沈志国气的牙根痒痒,捱到最后一天晚上,潜入停放尸体的办公室,却发现尸体已经被解剖了。血肉外翻五脏尽显。

功亏一篑的愤怒让沈志国对在场的李大宝和林涛起了杀心。但是他又知道当场杀了他们会太招摇,时间紧地方又被警察熟知,留下的证据肯定会不少,多以他才想到了把李大宝和林涛藏起来,茅山邪术早年行走江湖都需要配些迷药,这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反正林涛和李大宝冻死也好,冻不死,警察找不到人总会离开,他们离开之后,沈志国想着自己有的是时间好好在他们两人身上试验自己学来的那些邪术。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遇上不说废话直接杀奔而来的苏三省。

至于枯树下的密室,是他偶然发现的,从枯树直接通联到毛天师家外不远的另一棵枯树。

雪停风停,林涛带着小警察们再次下了密室,在其中发现了不少骨骸和古代器物,不过由于秦明身体还未康复,李大宝又仍然生着林涛的气,林涛他们说不上来那些骨骸是不是属于人类。

看来是一个古代的道术场所了,林涛能做的也只有封闭了出入口,通知了龙番市文物局来接手,然后押着沈志国和杜春红的婆婆,带着警察们浩浩荡荡的开回了龙番市。

至于沈志国为什么没有追究苏三省对他的私行逼供,小警察们只知道秦明与沈志国在林涛他们下密室的时候有过二十分钟左右的一对一谈话,之后沈志国就闭口不提了。

他能闭口不提,但是这件事情却不会就此过去。

李大宝与林涛的冷战就此开始。

李大宝把苏三省领来了法医办公室,分了自己的半张办公桌给他,严令禁止他再去刑警队办公室,说那里太危险。

林涛一直铁青着脸,再也没来法医鉴证科的办公室串门儿。

李大宝自己会继续到刑警队办公室与小黑阿飞他们聊天玩笑,而且会笑的更大声,但是就是装着看不见林涛。

苏三省本就没什么话,却变得越来越心神不宁。

反倒是秦明,回龙番市后病很快就好了,在接下来李大宝和林涛的冷战里他依旧风度翩翩悠然冷淡,苏三省似乎几次想找他说话,他都是用眼角瞄一眼不知如何开口的苏三省,然后继续微微扬着下巴,或读他的医学杂志,或欣赏他的古典歌曲。

秦明在等苏三省开口,但不是对他,而是对李大宝或者林涛。

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是他们的铃,也是他们的系铃人。

一周过去了,林涛和李大宝的冷战没有结束的迹象,苏三省终于坐不住了。

早上,他坐在李大宝的迷你小车上,偷偷瞥了眼心情似乎不错的李大宝,下定了决心。

“大宝……你和林涛……”

李大宝明亮的面孔顿时阴沉下来,虽然对苏三省仍然保持着耐心,语气里却也带上了一丝烦躁:

“宝宝,咱别提他!”

苏三省垂下目光,静了片刻,轻声嘟囔道:

“但是——他没有错……”

李大宝看着前路,抓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

“唉——三省,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替你觉得委屈……他就是不能那么对你……”

苏三省仍旧垂着眼皮,闻言努力笑了笑:

“这已经很好了……”

声音小的不能再小,可他还是再次用力笑了一下,补充道:

“真的……”

林涛不是真的想置他于死地……大宝是真的拼了命的阻止林涛抓他……秦明也是真的为了他劝住了林涛……

所以——

……真的很好了……

比起陈深,比起李小男,比起阿强,比起毕忠良……

……真的很好了……

没想到李大宝替他哭了出来。

声音带着哭腔,她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伸出来抚了抚苏三省的胳膊:

“宝宝……”

苏三省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内疚的拍了拍李大宝扶在他胳膊上的那只手:

“我……我没事儿……你别担心……大宝……”他看着李大宝收回手开车,看了一会儿,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那……我去跟林涛道歉吧,让他别生气了?”

“道歉?”李大宝不可置信的抬高声音,“宝宝,干嘛你去跟他道歉?!”

“他一直不理你……”苏三省茫然的看着李大宝的侧脸,又羞赧又内疚,“他因为我生你的气……”

李大宝重重叹口气,哭笑不得:

“宝宝,你别这么想,林涛才没那么小家子气呢,他不是生咱们的气,他是生自己的气。”

苏三省半垂的眼皮睁大了些。

李大宝瞥他一眼,姑且把那眼皮看做问号,笑着感叹:

“这么说吧,他生气是因为——大概看到我们,就让他想起了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了吧?所以他看到我们时生的气,是对他自己的气。”

苏三省老老实实的摇头:

“我……不懂……”

李大宝再次空出右手摸了摸苏三省的头顶:

“宝宝,放心,你和我们待长了,这些就都懂了。”

很多话说开了,苏三省和李大宝之间也放松回了从前的状态,他们本以为又是太平盛世的清闲一天,没想到老天爷突然送了一个“大礼”,还是一声惊雷!

“什么玩意儿!!”瘦高的领导叉着腰在局长面前高声训斥,“青天白日竟然能让邢秘书长被射杀?!这是什么?——这是恐怖主义!!!这是在哪儿?!是华东十大先进文明城市的龙番市!!你们的安保工作是干什么吃的!!你们全市的武警和警察又是干什么吃的!!”

林涛和龙番市公安局的其他处长队长们都站在局长身后跟着低头挨训,龙番市委书记张春明面色一阵青一阵红默然不语,安苏省委的秦副秘书长更是脸色难看的站在后面,走廊上藏满了安静的耸着耳朵听热闹的其他警员,李大宝就拉着苏三省靠在局长办公室门边侧耳静听着。

“达康书记,别发那么大火,”瘦高领导旁边站着的带着黑框眼镜的领导开了口,声音低柔,带着让人放松的暖意,“我们毕竟是在龙番市做客,发生了这种严重的恐怖事件,相信龙番市的公安干警会比我们更想破案。”

“可死的人还是咱们汉东省的能源发展委员会秘书长呢!”那瘦高领导依然寸步不让,“在龙番市出了这种事情,春明书记——”他毫无预示的向张春明一转身,张春明被他提高的声音突然点名竟然浑身一个激灵,“你说怎么办吧?龙番市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限期破案!”张春明也是一肚子火没处发,恐怖袭击这种事情发生在西南边疆还说得过去,龙番市可是华东的经济大市,在这里竟然发生了政府高官被刺杀的案件,虽然这个能源开发委员会不是什么重要部门,而且这个副秘书长也属于一抓一把的职位,但是在龙番市出了问题,就让他的脸丢到太平洋去了,一想到事后还有一堆汇报和工作会,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廖局长大声道,“给你五天时间,五天后汉东省委的交流小组回去前你们一定要把真凶揪出来!”

那瘦高领导毫不客气的加了一句:

“否则全体辞职!”

众人都是一惊,那黑眼镜领导怔了怔,笑呵呵的开口:

“达康书记,那个……”

“又没说错,”高瘦领导对他说,语调不像刚才那样气势汹汹,似乎是解释,“这么严重的事件五天要是破不了案,他们还有脸穿这身警服?!”

“那个,各位领导……”安苏省委接待办的主任看见一时没人说话,战战兢兢的开了口,“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咱们是不是——”

“我吃不下!”高瘦领导不耐烦的回道,“我要去向瑞金书记电话汇报——育良书记,剩下的事情还是麻烦你吧。”

李大宝他们突然听见向门口这边大步而来的脚步声,但是他们还来不及反应,那个瘦高的人就脚下生风转出办公室离开了,后面呼啦啦跟出一堆小跑着的随从人员。

苏三省看着那帮人的背影小声问李大宝:

“这是大官么?”

李大宝叹气:

“挺大的。虽然不是咱们省的,可真的挺大的。”

苏三省看着已经跑到走廊尽头的那堆人,冷冷一笑:

“不管什么时代……果真这些人的嘴脸都是一样的。”

他鄙薄的说着,这时另一堆人也出了办公室了。

“哦?是秦明啊。”那名戴着黑框眼镜的领导瞥见了站在法医鉴证科办公室门口的秦明,竟然停下了,笑呵呵的对秦明招呼。

“高老师。”秦明微笑,走上去,“好久不见了。”

 

 


评论(44)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