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法医秦明/麻雀】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16

求点赞求评论求转发推荐!!不管不管!!竟然能把偶像吸引过来,请大家继续帮忙扩散啊,吸引来偶像了好激动啊!!

******************************************

“老秦,你安心休息,反正下面没有解剖的事,你不用再操心了。”林涛站在炕前,虽然心疼,可还是忍不住做出嫌麻烦的样子对秦明摆摆手,得到秦明的一个瞪视,林涛高悬的心这才稍微放下了一点,一扬手,那件军大衣准确的张开飞到了秦明的被子上。

“是啊,林涛说得对,瞧你烧的那样儿。”李大宝一边穿外套一边唠唠叨叨的“教训”秦明,她可算逮到了机会,“你说你吧,整天要风度不要温度,烧成现在这落魄样子,一团糟,值不值啊!”

秦明本来就小成一个团子的嘴如今烧得一片惨白,张了张,只隐隐现出一条缝,但是沙哑的嗓子说不出任何音。

苏三省站在李大宝和林涛中间,斜眼瞥了眼秦明,冷淡的面色破出几丝无措和不忍,他的身子微微挣动了一下,终是向李大宝倾了倾,小声道:

“大宝,你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李大宝给他使了个眼色,压低了声音笑着安慰:

“没事儿,老秦是越挫越勇的类型,这个时候多‘打击’他他反而会好的更快。”

苏三省又慌张的瞥了眼秦明,似乎对自己这种生疏的关心觉得羞赧,便别开头,别扭的应了一声“哦”。

临近晚饭时间,雪势虽然不减但风势比中午弱了许多,林涛派出去调查的小警察们也有了进展,这个村子里有一个姓毛的人家,在村子里算是半个“天师”,老一辈人有什么婚丧嫁娶还习惯找他。所以林涛他们收到信息后就打算出门去拜访这位“天师”了。

“没事儿,警察同志你们放心去,”房东老大爷和老大妈都站在炕边,老大爷说,“药已经吃了,我们会看着这位同志的,多灌两碗姜汤,捂着被子发发汗,保准没事儿!”

“哎,大爷大妈,拜托你们了。”李大宝熟稔而礼貌的按上房东大妈的胳膊,恳切的道,然后和林涛他们对秦明打了招呼,就再度开门走入了外面的风雪中。

三人在雪地里缩着头前行。

“真像是恐怖电影里。”李大宝闷闷的感慨,“咱们被天气困在了一个密闭环境,然后发生了神秘的超自然现象。”

林涛从骨头缝里打出一个冷战:

“宝哥够了啊,当警察这些年哪往那个方向想过?现在快被你吓出毛病了。”

“怎么是被我吓的?”李大宝仰起脸对试图对林涛瞪眼。

苏三省笨拙的拍了拍李大宝的肩膀,似乎想表示安抚:

“秦明也说了,这肯定是人为。”

“嗯,”李大宝扭脸对他一笑,露在围巾外面的两只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你放心,我就是逗逗林涛,我可是法医,怎么会怕死人?”

“哎宝爷,你怎么净爱逗我了?干嘛,不忍心逗你家宝宝啊?”

林涛和李大宝耍着嘴皮子,苏三省安静而用心的听,风雪中走了没到十分钟,就到了“毛天师”的家里。

毛天师五十五岁,正当职业是拉运输的货车司机,凭着一点“家传”业余搞点儿红白喜事上面的零用钱,林涛三人和他聊了,三人都没有在毛天师身上发现异常。

“那么,有没有一种法术,是要杀死人,给死人放血,并在尸身上刻咒的?”林涛见毛天师并无可疑,就转到了主题发问。

毛天师一愣,拧起眉毛摩挲着下巴直咂嘴:

“啧啧,听起来像是什么邪术啊——警察同志!我肯定没用过的!!我发誓!!!!”

林涛挥挥手让他把向天赌咒的手指放下来:

“‘天师’同志,没说你是,你不是昨天上午才拉货回来的吗,放心,我就是问你知不知道有这种邪术的存在?或者有谁能用?”

“村儿里大概只有我知道点皮毛——封建余孽嘛,哈哈,老人们一直热衷我也没办法——别的村子我就不知道了。”

一直在扭头观察着四周的苏三省盯着水缸的方向,低闷的开口问道:

“你家的水是谁打的?”

他半垂着眼皮,只向着屋角的水缸淡淡的扬了扬下巴。

“啊,应该是我媳妇儿?”

苏三省淡淡的转脸轻飘飘的看着他,毛天师被看的发毛,就站起来奔到里间的门口着急的唤着“媳妇儿”,似乎急于向苏三省证明他的回答。

“老苏,怎么了?”林涛知道苏三省肯定不是随便问问。

苏三省看着林涛和李大宝解释道:

“在农村,一般农户用水都是外面挑回来储存在水缸里,我没在他家看到自来水管,说明这家仍然是挑水吃。这家的女儿已经出嫁了,前几天在男人一直不在的情况下,又加上大雪封村,水缸却是满的,这家一定还有其他人没有提到。”

三人正说着,毛天师已经把她媳妇儿唤进屋了。

问起水缸,毛家媳妇儿爽利的回答:

“咋地是我挑的呢?我挑的动才怪?是志国嘛,这几天他都来帮我干活啊。”

“志国是谁?”林涛问。

“啊,沈志国,算是我徒弟吧?不过没正式拜师,他反正对这个感兴趣,”毛天师干笑着解释,“警察同志,这毕竟也算是‘文化遗产’嘛,我也乐得有年轻人愿意学习啊。”

林涛没理解他的解释,像是抓到了什么:

“他学的怎么样?”

毛天师不明白这个警察队长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热切,摸不着头脑的解释:

“我常年在外拉货,实际教他的不多,他都是自己来学的,我家里有祖上传下来的几本书,不外借,所以他经常来我家看书,顺便帮我家干活。”

“对啊对啊,”毛家媳妇儿急忙补充,“这孩子可好啦,爱学习,一看就看好久,干活也勤快,这不大雪天的他还跑出去给我家挑水。”

“你家里祖上传下来的道术典籍在哪儿?”李大宝问。

“干啥?”毛天师愣神。

林涛不耐烦:

“这很有可能是及其重要的证物!!拿出来!!!”

装好毛天师的几本书,几人返回途中,林涛兴奋的揽住苏三省的肩膀用力摇了摇:

“行啊Susan,要不是你毛老道还想不到说沈志国呢,你又立了一大功!!”

苏三省被他夸的慌张的眼神乱飘,低低的嘟囔了一句:

“只是农村生活过,没什么大不了……”

“行啦林涛,看咱们三省都不好意思了。”李大宝心情好,坏笑着也没有放过苏三省的打算,绕到苏三省另一边抱住他一只胳膊,“但是三省,来了这里你一直都在立功,咱们可不能谦虚,难得能敲林涛一笔竹杠啊!”

“喂,宝哥!”

“敲……什么?”苏三省试探着问。

“敲他——”李大宝外头想了想,笑道,“敲他供养咱们一年份的马卡龙!!”

苏三省终于也露出了笑容,询问似的看着李大宝,小声道:

“加黑森林?”

“加黑森林!!!”李大宝大笑着冲林涛嚷嚷,“林大队长!听见了没!一年份的马卡龙加黑森林!!!”

林涛“啪”一声拍上自己的脸,艰难的哀叹:

“宝哥——老苏重返人世第一顿饭——你干嘛给他买一堆甜食啊……”

三人回到大本营,暖烘烘的屋里让三人忙不迭把身上的积雪拍掉,此时秦明已经睡了,露在被子外面的脸仍然烧得红彤彤的,平时的疏离神色难得都不见了,他眉头以一种林涛和李大宝都没见过的方式轻蹙着。

“大妈,老秦怎么样?”三人都怕吵醒秦明,都放轻了动作,李大宝也一改外面的张扬,爬上炕坐在一边,关切的试着秦明额头上的温度,小声问炕边坐着的房东大妈。

李大宝手上相对低凉的温度似乎刺激到了秦明,他竟然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那眼睛也只有一条缝,目光迷蒙,并没有焦点。

“老秦,”李大宝立刻凑近柔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秦明缓慢的眨了眨眼睛,但是看着李大宝并没有说话。

林涛和苏三省听到动静也纷纷爬上炕来。

“老秦,睡饱啦?”林涛问。

苏三省靠在后面,只是看着秦明。

秦明的目光缓缓移到林涛脸上,又缓缓落到苏三省脸上。

然后那目光亮了亮,秦明慢慢露出了一个温雅的浅笑。

苏三省的眼睛瞪大了。

秦明张了张嘴,缓慢的吐出了声音。

带着高烧的破哑,但是清晰:

“我会……等着你……”

苏三省深吸一口气,扶着炕上被褥的手猛地抓紧了。

他的眼眶顿时成了一圈血红。

“老苏?”林涛敏锐的感觉到了苏三省的变化,扭身扶住他。

李大宝也感觉不对,因为秦明仍然只是看着苏三省,又带着那种秦明从来不会有的温雅浅笑慢慢重复了一遍:

“我会……等着你……”

李大宝的震惊很快过去,她不可置信的盯着秦明,失声问道:

“唐山海?”

秦明仍然对李大宝的话没有半分反应,只是看着苏三省。

苏三省也红着眼盯着秦明,他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林涛扶着他,吓得头皮发麻,他不知道苏三省这是愤怒还是伤心,但是他担心这样的苏三省会出事情。

李大宝也被这种局面吓得够呛,情急之下捂住秦明的眼睛:

“老秦你太累了还是继续休息吧晚上吃饭我们再叫你现在睡吧睡吧。”

捂了一会儿,她悄悄拿开手,然后长长的吐了口气。

——秦明又睡过去了……

三人下了炕,林涛和李大宝担心的站到仍然垂头坐在炕沿的苏三省跟前。

等了半天苏三省也不说不动作,李大宝担心的扑上去抱住苏三省的肩膀:

“宝宝你别吓我,没事的没事的,他是老秦,他是那个傲娇事儿逼麻烦精老秦,他不是唐山海,唐山海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是二十一世纪的苏三省,我的好宝宝林涛和老秦的好哥们儿,你和唐山海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苏三省也是被李大宝吓了一跳,他抬起手拍了拍李大宝的背,抬头又对上林涛担心的注视,只好不好意思的别开眼:

“我没事……我……刚刚想些事情……想入神了……”

李大宝和林涛站直,都长舒一口气。

“兄弟,你吓死我了。”林涛开玩笑似的锤了苏三省的肩头一拳。

苏三省尝试着对他笑了笑,抬起手,顿了顿,然后学着林涛的动作和力度,也一拳锤在林涛身上——不过是肚皮上。

“呃……”林涛想了想,还是决定这些细节日后再慢慢教他吧。

临近晚饭的时候,林涛派出去侦查的小警察们再次带回了消息。

杜春红的婆家姓沈,沈志国果然与杜春红的丈夫是堂兄弟关系,沈志国叫杜春红的婆婆大娘。

林涛带着小黑他们到用作小警察集体宿舍兼审讯室的西屋传讯沈志国去了,等到他回来,只草草的端起面条吸溜了两口。

“痴迷邪术,与杜春红的婆婆是熟人,二十八岁的年轻男子,八九不离十是他了。但是目前还没有切实证据!”

他恨恨的嚷嚷着。

炕上的秦明虚弱的应了话:

“找不到人证物证,就从尸体上找证据……”

三人齐齐回头,秦明正虚弱的撑着胳膊,想让自己坐起来。

“哎呀,你醒了?行啦你躺下躺下!”李大宝赶紧爬上炕把秦明按下去,“要解剖你这副样子也干不了什么,只能我去,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秦明愤愤的抿了抿嘴,毫不退让的盯着李大宝,李大宝瞪了瞪眼——小样儿你还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手上加了力气,秦明完全被李大宝按躺回去。

秦明下意识的鼓了鼓脸颊,找不到反驳的,只好泄了气,头转向一边。

见到秦明妥协,几人一时陷入安静,李大宝看看林涛,然后回头看着秦明,小心的问。

“老秦,你下午醒过,那会儿感觉怎么样?”

秦明不解的扭回头,拧着眉,沙哑的问:

“我醒过?”

“啊,你说胡话叫我美女来着,你忘了?”

秦明用冷静客观的眼神上下扫了李大宝一遍,然后闭上眼:

“我肯定烧糊涂了……”

李大宝和林涛不知怎么的,心里像一块大石落了地。

只有苏三省仍然安静的看着秦明,目光和表情都沉静无比,却好似隐藏着翻滚云海波涛。

外面已经变成了小雪,加上风也停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林涛决定趁着天气转好,对杜春红连夜进行解剖,小警察们一部分到粮库去准备解剖环境,一部分打着灯继续去枯树下寻找线索。

分配来分配去,能空出的照看秦明的人手竟然只剩下了苏三省。

毕竟分析和审讯都已经完成了,搜证只是体力活,解剖那边无论如何林涛身为大队长也必须在场,苏三省这样的宝贵资源没必要被安排到冰天雪地里和那些小警察一起受苦。

所以苏三省就留了下来。

冬天黑天早,林涛和李大宝带着人出门时才刚过六点,可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是到了夜里十点,派出去的小警察们陆陆续续回来了,苏三省感觉不对,仔细一查点,发现竟然少了林涛和李大宝!

评论(32)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