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BL】偷生 第四章(剧情可都是增加扩写了的)

上一个还没审完,陈涛只好留了人手继续审理,开车带着苏立行,秦屹的车带着肖宝,跟着其他警察的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开向了案发现场。

“又是烧死的?”肖宝吃惊的张大嘴巴。

秦屹走过她身边,顺手淡定的把她下巴托上去。

“肖宝,又是?很多么?”一向在工作上尽心尽力的苏立行马上进入了角色。

“这都是这个月第三起了,”肖宝侧脸凑到苏立行耳边小声道,“闹得我看到酱油都反胃了……老秦这小心眼儿的竟然说要请我吃全聚德烤鸭……”

“你太低估了你的嗓门,虽然身为女士其粗犷程度已远非男人可比。”秦屹弯腰过了警戒线继续向尸体走去。

“哼!”肖宝气呼呼的给苏立行挂上临时工作证,拉着他也过了警戒线。

“同样的手法。”陈涛在他们说话时已经先一步到达了尸体旁边,拿着记录向他们介绍道,“废弃的房屋,小面积焚烧,火势控制的很好,除了尸体没有点燃其他的物品,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受害者家属报案。”

“之前的两具也是同样情况,”肖宝说着,蹲身放下了工具箱打开,“恐怕这个人也是活活烧死的。”

苏立行没有说话,环顾着周围,眉宇间现出些许狠戾神色。

陈涛不经意瞥见了,打了个冷战哆嗦哆嗦肩,注意力重新放回两个法医身上。

“有什么发现吗?”

“仍然是男子。”秦屹简单的翻查着,“第三个男子了……如果没猜错,年龄也大概在三十岁以下,看他的姿势,显然也是被捆缚状态,但没有挣扎,可能也是由于死前服了药物处于无意识状态或身体不可控状态——当然真正的死因还是要等解剖之后才能确定。”

肖宝福至心灵,忽然低低的讲了个笑话:

“解剖完他之后,会不会过了75年他的皮肤骨骼什么又长出来复活了?”

秦屹慢慢转头盯着她。

陈涛缓缓叉腰盯着她。

苏立行垂下目光看她。

“好吧好吧我错了!”肖宝环顾一圈对三人干笑几声举手投降。

秦屹和肖宝抬着尸袋先行回了车上,陈涛走到仍然对周围面露疑问之色的苏立行身边,用肩膀撞撞他。

“哎,怎么了?”

苏立行皱着眉,仔细的打量着四周每一处细节:

“不好的……感觉…

其他人都收拾东西准备往回走,苏立行又环视了一圈,忽然一惊,那个在商场外见过的黑影再度掠过视线,可是当他细看的时候,又一次什么也没有。

苏立行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被盯住,被观察,他却无法掌控。 

他落后了一步,搭了陈涛的车回到警局,肖宝和秦屹已经拉着尸体回法医鉴证科解剖,陈涛大概忙别的事去了不见人影,苏立行想了想,就从司机队借了半桶汽油,从食堂借了一块猪头肉,悄么声的摸去后院了。

“老苏,干什么哪,好香?”

陈涛在局长办公室挨完训半天找不到苏立行,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正蹲在停车场后面的梧桐树下摆弄什么。

“霍~~幸亏咱这不是消防大队,你这大白天的弄什么烤肉?”

陈涛大大方方的挤到苏立行身边蹲下,眼睛发亮的盯着那块肉:

“就是肉有点烤焦了,不过里面还能吃!”

“我不太懂关于尸体的知识,”苏立行有些不好意思。

他实在是说不出来,从前只管杀不管埋,他用不着特别注意尸体,可是现在帮不上什么忙,他又感觉自己很没用,只好用这种笨办法模拟。

陈涛眼珠一转已经猜到了他话后的意思,贴心的没拆穿,反而长臂一揽勾住他的肩头:

“想吃烧烤跟哥说啊,这用汽油弄得烧烤可吃不得。下了班哥带你去,21世纪撸串可是一大流行消遣啊。”

苏立行不舒服的动动肩膀,但这次什么也没说——陈涛个性热情喜欢勾肩搭背,这点他算是初步了解了,看在他为人不坏的份上,自己也不能挑剔这么多。

……虽然他实在是不喜欢跟人有太多肢体接触。

想到这里,眼前晃动的火苗忽然让他入了神。

不喜欢肢体接触,可竟然被唐澜臣“接触”了那么多……

“为什么?!”他一把被唐澜臣按到墙上,后背磕的生疼,所以他也狠狠的打掉唐澜臣揪在他衣襟上的手,昂着下巴拍平了褶皱,冷笑道,“唐队长,都说你是谦谦君子,这副模样可着实不该啊。”

唐澜臣做了一个深呼吸,咬牙放低了声音:

“明明知道要爆炸,为什么不往回跑!”

“哦?唐队长有妻子的裙带可以一路高升高枕无忧,立行可没那么运气啊,要往上爬,不做出成绩怎么行?跑出来那个军统谁抓?——还是,唐队长就是要放走他?”

“你就这么对他们赶尽杀绝?”唐澜臣失望的看着他,“当初为什么要叛变?”

“为了万人之上,为了权势地位,为了钱,为了权,”苏立行冷笑着回到办公桌后坐下,抬起脸一脸无所谓的阴狠笑容,摊摊手,耸耸肩,“这些原因再明显不过了,唐队长的不是很聪明吗?”

唐澜臣仍旧站在办公桌前看着他,闻言坚定的摇摇头:

“我不相信一个拼了一己之力冒死去救恩师家人的人会为了这些事叛变——你叛变是因为通过程东风这件事你恨军统、恨人性、恨希望恨信仰,就像你刚刚明知道要爆炸还是往里冲,那是因为你厌恶做了汉奸的自己,你想死。”

“唐澜臣!”苏立行拍案而起,“别以为救我一次你就很了解我!要不去告发当初救人的是我!要不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唐澜臣盯着他也烦躁的出了口气,忽然迈出上前,重重的把一个罐子磕到他的办公桌上:

“医院开的烫伤药,自己抹上!”

然后他才摔门而去。

苏立行在他离开后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抬手看着在大火中被烧到的右手。

这是一股灼心的疼痛传来。

“老苏!”

胳膊被猛地向后扯去,他失去平衡坐到地上,旁边陈涛拉着他的手一阵猛揉。

“我说你这么大的人怎么整天发呆?烧到手了没感觉吗?!不看着你你是不是有给自己整出点儿状况啊!”

苏立行看向他,因为刚刚回神思绪还没完全归位,说话就有点组织不起来结结巴巴:

“对……对不起……刚才……想入神了……”

陈涛无奈的抹了把脸,嘟囔道:

“就你这样呆头呆脑的还能成为军统的精锐杀手?不被杀就烧高香了吧?——走,带你去医务室开点药。”

苏立行把手抽回来:

“没什么大不了。”

这是有人找出来,站在门口喊:

“陈队,居安派出所的刘队找你。”

“来啦来啦,叫魂哪!”陈涛应了一声,回身把烤焦的猪头肉从苏立行手里夺出来,站起身把火堆踩灭,“老苏,你先去法医鉴证科看看小宝儿和老秦他们有什么进展,我一会儿就过去。”

半个小时后陈涛风风火火的走进解剖室。

“有什么发现么?”

两个法医对他没有丝毫反应,苏立行则是靠在一边柜子上安静的看着他们,陈涛也不恼,见怪不怪的走到苏立行身边,还是仗着身高优势一把搭上肩膀。

“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男性,致死原因是吸入高温烟导致的呼吸道水肿窒息性死亡,”肖宝一边说着一边摘下手套,“存在助燃物,汽油,尸体燃烧非常充分均匀,说明这个凶手非常善于用火。”

“没错,”陈涛思索着应道,“证鉴科在尸体周围提取到的汽油范围非常小,那这是不是可以说明——凶手能这样熟练的使用火,表示他的日常工作极有可能与火有着非常大的交集?”

“而且——”秦屹仍然站在解剖台前,凉凉的抬眼看向陈涛和苏立行,慢条斯理的开了口,“凶手应该考虑到了汽油用量,根据尸体呼吸道的水肿程度,可以判定他从被点燃到死亡,经历了三十分钟到四十五分钟的时间。”

“天啊!”陈涛失声惊道,“这真够残忍的!”

肖宝表情严肃:

“他是被凶手‘小火慢烤’活活烤死的,而且凶手刺伤了他的声带,这样确保了他无法呼救。”

苏立行望着尸体,皱了皱眉,低低道:

“他在欣赏。”

“老苏你什么意思?”陈涛问。

秦屹接话道:

“这样缓慢痛苦的折磨死人,除了深仇大恨,那就只有欣赏死亡过程这一种解释。”

肖宝点头:

“之前的两具尸体也是同样情况,只不过第一具死亡时间在15分钟左右,第二具在二十到三十分钟之间,这具则延长到了三十到四十五分钟,说明这是一个连环杀人犯,而且他杀人杀的越来越熟练越来越乐在其中。”

“真是个变态!”陈涛咬牙切齿。

苏立行看了眼陈涛的侧脸,然后起身走上前。

“立行,怎么了?”肖宝问。

苏立行站到尸体头部,冷着脸,目光在尸体已经烧得胡成一团的脸上逡巡着:

“这是什么?”

他盯着额骨上的一条非常小的细缝。

两名法医和陈涛都凑了过来。

“刀的切痕?”

观察了半天,肖宝不确定的道。

苏立行打量的看向秦屹,平淡的解释道:

“我虽然不懂尸体,但是刚刚在后院模拟过,那是一块带皮猪头肉,烧出来的效果,和这个不太一样,好像他的脸上缺了点什么。”

秦屹忽然明白过来,飞快的说道:

“都忽略了!——肖宝,把之前两具尸体拉出来!”

“什么什么!?忽略什么了?!”肖宝懵头懵脑但手脚利落的跟在秦屹身后忙碌。

“立行,你和老秦打什么哑谜呢?”陈涛和苏立行退开一步看着两名法医把之前的两具尸体都搬出来。

苏立行盯着解剖台,脸凑向陈涛,声音轻飘而阴冷:

“欣赏他们的死亡过程,总要有个原因。”

“什么原因?”

秦屹飞快检查了之前的两具尸体额部,此时已经站直了,缓慢的接话道:

“面容……”

肖宝也惊愕的退后一步,转身轻飘飘的说道:

“立行说的没错,烧的时候少了脸皮——尸体的脸皮,烧之前都被切下来了……”

“所以,局长,凶手在受害人仍然存在意识的情况下,刺伤了他们的声带,剥下了他们的脸皮,绑缚起来浇上汽油点上火,留在旁边欣赏着被害者的死亡过程,”陈涛顿了顿,深吸口气压下胸膛中的怒火,才继续说道,“——并且在死亡过程当中根据……姑且称为‘火候’补充着汽油的用量,思考冷静手段残忍。”

“而且,”秦屹坐在椅子上抱着双臂,沉沉的开口补充道,“脸部创口极其细薄,非常像手术刀片所为,而咽喉处的伤痕又非常精准,初步怀疑凶手是外科医生。”

苏立行这时悠悠接了话茬:

“或者是法医。”

秦屹转头平静的看向苏立行。

苏立行半垂着眼皮向他无辜的挑了挑眉,慢悠悠转回去继续看着办公室中央的白板。

“哈哈哈哈哈,老苏跟老秦开玩笑呢。”

肖宝急忙打哈哈遮掩。

“好吧,”局长听完报告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向屋内一众警察,“下面我宣布成立118特大连环杀人案专案组,陈涛你是组长,鉴于凶手可能的外科医生身份,所以秦屹和肖宝也加入,另外,立行啊——”小老头笑呵呵的看向苏立行,“陈涛告诉我受害人被剥掉脸皮这个细节还是你想到的,非常好嘛,你也一起加入专案组帮老同学破案吧。”

小老头乐呵呵的表情让苏立行很不爽,直到被肖宝一把掐上胳膊。

苏立行鼓了鼓脸颊忍住即将冲口而出的痛呼,颤抖着眉头狠狠点了点头。

开完会,局长先行离开了刑警队办公室,剩下一帮年轻人就活络了许多。

小二黑嘴欠,想起刚刚收入眼中的情景,笑着问肖宝:

“宝哥,都这么晚了,一会儿去撸串吧。明天专案组就正式成立了,这最后一晚上可要好吃好玩啊。”

“行啊。”

“老苏也去对吧。”

“这要问他,”肖宝指了指还站在白板前沉思的苏立行,“问我干什么?”

“嗨,不用问啊,”有小警察走到小二黑身后搭上小二黑的肩笑道,“宝哥你批准不就行了呗。”

“哎?什么叫我批准就行啊?!”

“别藏了,”两人笑呵呵的看了陈涛一眼,“你和老苏不都住一起了嘛——”

肖宝咬牙切齿的瞪向陈涛,陈涛正巧仰脸研究到第三个灯管。

“嘿我跟你们说啊,苏立行是我的哥们儿,我要罩着的小弟,”肖宝对陈涛做了一个“一会儿找你算账”的凶恶表情,转脸着急的对一帮敲好戏的小警察解释,“他就是借住我家,借住而已!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说着看向苏立行,却又对上苏立行有些受伤的湿漉漉眼睛,肖宝心里一软又一疼,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既然老苏是陈队同学,那住你家干什么啊?”小二黑显然具备一个刑警的基本逻辑。

“哎我——”

眼看肖宝要暴走,陈涛赶紧飞快撂下句“哎快走跟上来慢的请客我就不请了”就跑了。

小警察们也欢呼着呼啦啦跑出办公室。

肖宝无奈的出了口气,气哼哼的看向秦屹和苏立行:

“那快走吧!陈涛既然说了请客咱们就不能错过,狠狠吃他一顿吃穷他!”

秦屹靠坐在桌沿上翻着一份文件,眼抬也不抬:

“烧烤中产生的三四苯并吡和杂环胺的危害还用我告诉你么?”

“哼,你就错过这些人生乐趣吧——立行呢?走吧,二十一世纪的烤串你还没撸过呢。”

苏立行恢复了面对着白板,声音奇小:

“我不饿……”

“好吧——唉老秦立行现在也是警局的人了,你可不能动他啊,当心局长找你!”

秦屹给了她一个轻蔑的鼻息。

肖宝走了之后,办公室里就剩下了秦屹和苏立行两个人。

安静之中,只听得见秦屹手里纸页被翻动的声音。

片刻后,秦屹淡淡的开了口:

“你能猜得到凶手折磨受害人的目的,是因为你带入了凶手的立场。”

苏立行没有回答。

秦屹继续垂着眼翻着文件——那是他联系了国家档案馆查询到的当年汪伪特工总部的资料。

“你能准确的把握到凶手那么变态的想法,是因为你本身也是一个变态吧?”

苏立行侧脸望了过来。

他盯着秦屹,眉头压得很低皱的很紧:

“我从没说过我是好人。”

秦屹终于轻飘飘的抬眼回视过去:

“但是肖宝和陈涛是,我只有一句话——如果你让他们受到了伤害或者是你伤害了他们——我一定会让你亲眼看着你被解剖的整个过程。”

苏立行没有说话,仍然倔强的维持着阴枭狠漠的注视。

寻常人在他这种注视下最轻也会腿肚子打转背上直窜凉气,然而秦屹恍若未觉,合上文件夹迈着他惯有的高傲步伐向门口走去。

“对了,”他在门口停下来,只微微侧了头并未回身,“肖宝和陈涛都是真心待你,你不必怀疑也不用难过。”

苏立行愣了——秦屹竟然看得穿他心中所想?

秦屹没再说话,走出了办公室。

苏立行颓然坐到椅子上。

刑警们忙了一天都没怎么吃饭,最后一个轻松的夜晚自然要让他们好好利用,肖宝带着一身烤肉香和啤酒味回了家——嗯,解剖了那三具尸体自己还能吃得下烤肉,果然我还是一个心理素质和专业素质都过硬的法医。

但是拉开灯,嗯?苏立行没回来?

肖宝这才想起临走时苏立行的反应好像不太对——这家伙该不会是双鱼座的吧?

开车冲回警局,一路上打苏立行的电话都是关机,肖宝到达警局时胡思乱想着快急疯了,那感觉就好像自己孩子突然走丢了一样。

法医鉴定科的办公室亮着灯,肖宝冲进去:

“立行!”

办公桌后面的秦屹抬了抬眼:

“在解剖室。”

肖宝恐惧的睁大了眼。

秦屹的目光落回手里的报告上:

“我没动他。”

肖宝松了口气奔向解剖室。

撞开门打开灯,解剖台上的人形物体翻身跃起,苏立行的戒备神色在见到进来的人是肖宝之后随着整个身体都柔软了。

他发觉自己竟然有些无法直视肖宝。

“肖宝……小姐……”

“你这孩子怎么不回家哪!?”肖宝松口气的同时高悬的心终于落回肚子里,又气又恼,冲上去就对着苏立行的肩膀打了一下,“害我着急了半天,刚才还吓得要死,以为老秦把你剖了呢!”

苏立行惊讶的睁大眼:

“他——他没走?”

“他在办公室呢!——我说你怎么睡解剖台上?”肖宝气的发笑,嗓门终于小了点。

“我只找到了这一张床……”苏立行啜喏着,又垂下头去了。

肖宝看着他,忽然叹口气:

“是不是我说的和你没有关系的话?”

苏立行垂着脸,微微扯起一个苦涩的笑:

“肖宝小姐——”
“你这孩子怎么不长记性哪!”肖宝不耐烦的呵斥道,“叫肖宝,或者小宝儿,都行!”

“诶,肖宝……”苏立行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应了,随后才反应过来,无奈的扶着额头,“立行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从不奢望做肖宝小……做你们的朋友……”

“唉——”苏立行的样子让肖宝又疼又怜,轻声道,“我们都把你当朋友,这是真心话,老秦、陈涛还有我,全是真心待你。”

“我……我是个汉奸……”苏立行笑的更厉害了,闭上眼,“不仅是汉奸……还是变态……我干过的事情……可怕的让你们想象不到……”

他想起那满地的红红的血,那飘零的白白的骨,还有那个人柔柔的微笑……

肖宝又是一声叹息,跳上解剖台坐到他身边:

“来,到姐怀里来。”

说着张开双臂。

“这……男女——”

肖宝一把把他拉倒自己怀里,让他枕到自己腿上,把苏立行身上的毯子拉了拉给他盖上:

“这个年代早没这么多规矩了——立行,我问你,你之前对人好过么?”

“嗯?”苏立行在她腿上蜷成一团,眼神虚空的望着某处,似乎沉浸到了回忆里,“应该是……有?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算么?”

“噗!没想到你还这么贤惠。”肖宝笑完,在苏立行头上顺了顺毛,轻声道,“苏立行你给我听着,我肖宝说过了新世界新朋友新开始那就是新世界新朋友新开始!自信点儿,别再因为汉奸这个身份自卑了,抗日年代都过去了,没了汉奸的身份,你知道我们看到的是谁吗?是一个非常可爱非常让人喜欢的苏立行,所以别怀疑你的魅力,况且你竟然会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这在现在可是多吸引人的优点哪。我、老秦和陈涛可都真心把你当朋友真心关心你,你别怀疑自己,更别怀疑我们,行么?要不我们会伤心的。”
腿上的团子等了好久才传出一声轻微的“好……”。

肖宝无奈的笑了一声:

“你肯定是双鱼座……”

“什么是双鱼座?”

“以后给你解释吧?现在跟我回家睡觉!”

“诶……”苏立行坐直了,一边卷起毛毯一边道,“肖宝……我还需要时间克服……至少在唐山……我是说秦屹不再追究之前……”

“他追究什么?”肖宝瞪着眼一脸迷惑。

“他还是对我心存芥蒂……”

“嗨!”肖宝又气的笑了,“老秦的性子就那么别扭,你这是还不了解他。你啊,别想着唐澜臣了,唐澜臣已经成了秦屹,秦屹对你心存芥蒂?”

肖宝拉过苏立行的毯子:

“你在哪里找到的?”

苏立行一脸无辜和迷茫:

“在解剖室门口的椅子上。”

“这是土耳其手工羊毛毯,全奉安市也就这一条,因为这是老秦的同学从土耳其给他寄过来的!”肖宝笑着,“而且明天专案组才正式成立工作,今天这具尸体的报告他也已经写完了,你当他还留在办公室这么晚干什么?还不是怕你一个人待着出了情况?”

苏立行盯着肖宝仍然反应不过来。

“哎呀,所以说嘛,要理解秦屹那别别扭扭的关心,你还有很多日子要和他相处呢!”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