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十一章 上篇2

王爷走出来:

“看大小,驾驶舱里顶多再加一个船长,船头可能还有两个人,船舱里或许有一到2个。”

“小菜一碟啦。”门神懒洋洋的应着,坏笑着揽过小贼把他拖回驾驶舱里。

“这装了马达的东西就是强——叫马达对吧——加速那么快”一摸到机器门神就两眼放光,“回头给我们青帮的船挨个装上,那谁也追不上了。”

小贼愁眉苦脸的坐在他旁边:

“你就想着颠儿。”

门神骄傲的应道:

“那是,你得时刻有颠儿的自觉,做好颠儿的准备。”

“好了,近了。”王爷示意他们两个住嘴,“十三,主要看你了。”

说完率先出去,十三也跟到后面,小贼拖着脚步跟上,回头瞥了眼笑的一脸嘚瑟的门神:

“行了,谁不是第一次当水贼?”

“两位兄弟,帮个忙噻”

看到他们的船的靠近,船尾的两个人立刻手扶住腰望向他们,王爷知道他们是随时准备掏枪,脸上却笑容不改,又讨好又为难的冲他们大声说话。

“我们的船有点漏了,都是这个宝器(二傻子),”他说着装模作样的瞪向旁边的十三,训斥道,“出船前让检查船底么,光顾着和姚家的女娃儿说话去了吧?就是一个吃抹货!撮锅漏!”

十三听不懂他说的这几个词是什么意思,瞪着眼睛看着他,连船尾那两个特务也也听不懂,露出一瞬间迷惑的表情,相视一眼。

就在这时,高个子船工旁边那个被骂的年轻人忽然看向他们,眼中射出狼一样的冷光,两道寒光飞来,他们后背一凉,一个冷战滚过全身,各自低头看去,才发现腿肚子上各插着的小刀。

痛感姗姗来迟,正欲张嘴呼痛,可是汹涌而来的麻痹感让他们下一秒天旋地转,一个后仰一个前栽,各自倒下。

前栽那个跌进水里,小贼一缩脖子,偷偷睁开一条眼缝瞄过去:

“喂,他不会淹死吧?”

王爷一边和十三一起抛出爪钩勾住前面的船一边回答:

“不会,人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全身放松,是可以在水里飘起来的,而且水若是呛进气管的话能刺激他醒过来自救,况且这段水面平静,他不会有事。”

十三头也不回闷闷补了一句:

“在上海你不是假死漂过么?”

“还说呢,”小贼气呼呼的兴师问罪,“一想起来我现在还后怕。”

斗嘴间两船已经靠在了一起,王爷做了个手势和十三跳上船去,小贼翻了个白眼,回头无奈的瞅了一眼在驾驶舱里笑的幸灾乐祸的门神,这才不情不愿的也跟了上去。

船头两个,船舱睡着一个,这些押船的特工并非军统一线精英,倒是好对付,十三再没机会使用他抹了麻醉药的小刀,除了船老大,那些特工统统都被绑进了船舱。

把船舱里的箱子搬回自己船上,破坏掉对方船上的发动机让他们随波逐流,确定所有人都绑好了,一行人满载而归。

“军统真狠的啊,提供最强效的麻药,对付自己的特工。”

回程的时候只需要门神一个忙了,他驾驶着船其他人休息,听到门神这么说,王爷睁开眼,先微笑着瞥了一眼好奇又宝贝的研究那一排新刀的十三,这才回答门神:

“这已经不错了,需要的话,估计戴老板会说必要的时候杀掉他们也行——只要能找出谁背后撬他墙角。”

“一点儿人情味儿也没有。”闭着眼睛假寐的小贼听到这里眼睛不睁,喃喃的感叹,“哪儿像咱们头儿?”

王爷叹息:

“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是每个人的行事方式不同吧。戴笠心狠手辣坦率直白,但是他也是最坚定的抗日执行者,嫉恶如仇不择手段。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时期,也不能说这样不好。”

门神回头瞄了眼王爷,似笑非笑的说:

“王爷,不像你该说的话啊?”

王爷挑挑眉毛,有些惊讶的看向门神。

门神却回过了脸继续看着前面,不咸不淡的扔下一句:

“我又不是不懂,只是不感兴趣,懒得说而已。”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小贼干脆睁眼了,坐直了奇怪的问。

门神和王爷异口同声:

“睡你的觉。”

他们回了军统提供的藏身点,那是嘉陵江边董家嘴码头附近的一处仓库,几个人打开门,发现宋岳霖已经坐在了里面。

见到他们进来,宋岳霖笑问:

“收获怎么样?”

“收获颇丰。”

王爷坐下,接过宋岳霖递过来的茶碗喝了一口。

“头儿,你看王爷,他歇着总让我们干活!”

门神小贼十三搬了箱子进来,再出去的时候小贼忍不住埋怨道。

“行了,能者多劳。”宋岳霖对他挥挥手,继续和王爷的谈话。门神在小贼身后翻了个白眼又出去了,小贼出门的时候十三已经第二趟扛回箱子。

“箱子里是什么?”王爷问。

“运往湖北前线的一批军车零件,既然做戏就要全套,不能引起怀疑。”宋岳霖问,“有没有伤亡?”

“军统的麻醉药很好用,可能淹着了一个,但是不会淹死——下一步呢,怎么找他们?”

军官忽然一笑:

“你有想法了吧?”

王爷也笑道:

“可能。”

较场口一向都是重庆最热闹繁华的地段,较场口往北的第三模范市场,却只有老重庆人才知道,是一个比较场口更微妙但精彩的所在。

第三模范市场连同石灰市是主要的黑市买卖场所,不过这里的黑市流通水准却不停留在老百姓的日常用度,古到古董文玩,今到西洋流行,武到枪支弹药,文到名人字画都可以在这里问出踪影。但很多高档次的黑市买卖人却并不在第三模范市场操持摊位,靠着石灰市的师范街街口有一个看似寻常的茶馆,门口“河水香茶”的茶招迎风飘摇,只要没有轰炸,这些买卖人就整日聚集在此处。

寻常人走进去,定然分辨不出这些黑市买卖人和普通茶客的区别,寻常人到这里只有被他们暗中观察的份。他们围坐在四方桌边,手边定然是盖碗儿,碗里定然是香片或者下关沱茶,在一片人声鼎沸中,同样悠然自得的下棋或者聊天。

不过他们的目光,现在被一个醉醺醺的少尉军官吸引过去了。

少尉军官看样子三十出头,四方脸浓眉大眼,但此刻醉眼迷离脚步虚浮,他提着一瓶渝北老窖,就这么跌跌撞撞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他认准一张桌子挤坐进去,又灌了一口酒,然后伸长脖子叫喊:

“店小儿!再拿一瓶儿!”

“小伙子,不要弄错喽,”坐在他旁边的黑脸老汉笑道,“这里是茶馆,不是酒馆。”

“你说什么?”那个军官醉醺醺的看着他,脸上喝出来的两团粉色愈发亮了,“……哦,茶馆……那店小儿!来壶……嗝!——来壶龙井!”

周围一片压低的哄笑里,他趴到桌子上,掀开说话老汉的茶盖子:

“你喝的……这是什么……”

“沱茶,”军官醉醺醺的样子倒是不讨人厌,有点傻乎乎的天真,于是老汉也由着他去了,“你们下江人才喝红茶绿茶呢,我们重庆人喝香片和沱茶。”
军官吧唧吧唧嘴,摸到酒瓶子又喝了一口,才嫌弃的道:

“真麻烦……那……店小儿!给我换……那个那个……他们的沱茶!”

“还有哦,娃娃,我们不叫店小儿,我们叫幺师。”

“这也忒麻烦了……”军官烦躁的吼道,“都那么麻烦!都不一样!讨厌!讨厌死了!”

所有人都看着他撒酒疯,听到这里又是一片哄笑。

老汉环顾一圈,在其他人鼓励的注视中继续逗他说话:

“娃儿,你是哪儿的?”

“北平……”那军官两条浓眉忽然挤到一处,眼眶也红了,“北平才不像这里那么潮呢,骨头缝里都发霉了,我们那儿刮大风!喝龙井!冬天冻得干干脆脆!”

一巴掌拍上桌吼出最后一句,下一秒他抱头趴到桌上呜呜大哭。

“啧啧啧,背井离乡的,娃儿也是可怜。”老汉拍拍他的背,又被他猛地坐直吓了一跳。

“大爷,您是个好人。”军官一手抓住老汉的手,一手哆哆嗦嗦的翻自己的兜,接着豪爽的把翻到的东西甩到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又轻但脆的声响。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甩出的物件上。

“大爷,您知道这是什么?”他嘿嘿笑着,打了个酒嗝,这才继续道,“是洋女人穿的袜子,又薄又结实,女人穿上啊,那腿……啧啧啧,都在发光……你拿回去,送人,自己穿,随便,反正这是好东西。”

“娃儿,这可是好东西喽,”老汉是见过世面的,大大方方的表示惊讶,“你舍得送给我?”

那军官又是嘚瑟的笑:

“我有好多呢……一——对,叫船——一船,不仅有丝袜,还有香水,上头运进来给那些个阔太太的……嘿嘿嘿……给阔太太干什么……老子先用!”

看客里已经有两个人对视一眼,眼里闪过不一样的微光。

“你从哪儿得来的?”到现在,老汉再问却没有了逗弄的心思,已经有目的了。

那军官把肩章斜过来,晃了晃肩膀:

“懂了吧?”

他放开手,摸到酒瓶子,又喝了一口,发了半晌的怔,忽然想起什么:

“哦,对了。”

他再次转向老汉:

“有人告诉我……重庆的黑市在这儿附近……大爷的……哦,大爷我没骂你,我是说……大爷的……我打听了一上午,都在跟我打马虎眼……大爷哎,我的好大爷。”

那军官双手包住老汉的手,一个劲儿的猛摇:

“我的好大爷,您可得帮衬着我点儿……呜呜呜……我背井离乡的……容易嘛……劫条船不就想给我爸攒点钱养老嘛,怎么还卖不出去了……大爷,您是重庆人,您可得给我指条明路,要不我这心里……我这心里难受哇……”

在听到“劫条船”的时候,那两个人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军官整个人抱住老汉呜呜的哭,茶馆里的人有的哄堂大笑有的满腹心事,这时门口再度闯进来一个人,他高高的个子,年纪更大,但长相英俊,不过看到军官,他英俊的脸上凝出一层带霜的表情。

“老六,你喝大了。”

那个高个子大步流星的过来,揪住军官的领子狠狠向后一拖。

那军官栽下凳子摔坐到地上,酒也被自己带下地,在地面上摔得稀碎。

那个高个子话语中也明显的带着华北口音,似乎和军官是同乡:

“你喝大了,撒什么酒疯呢。”

说着,他对茶馆在座一抱拳:

“各位爷,我这位朋友喝醉了就喜欢胡言乱语乱说大话,各位爷别当真,我在此给各位赔不是了。”

他替军官付了茶钱,揪起军官的后领就把他往外拖。

“你大爷的,撒手!”军官一路骂骂咧咧,“我这不是着急呢嘛,这破地儿人生地不熟的,我帮你打听打听还有错了!你还怪我了!要不是我舅——”

高个子干脆完全箍住他的脖子,一手捂住他的嘴。

留在茶馆里的人大部分已经听出了门道,刚刚的那两个人很快付钱跟了出去,一个跟在了军官和高个子后面,一个出发回江北区。

路上趁王爷手微微松开时,门神一边演一边小声的问:

“跟上了吗?还要演多久?累死了。”

“跟在后面呢,回家就好了,现在继续。”

他们一路回到董家嘴,刚关上门,门神立刻从王爷怀里挣出来。

“你下手够黑的!”他摸着屁股对王爷一脸怒容,“我屁股都摔八瓣儿了!”

王爷微笑道:

“你该庆幸我没揍你,不过演的不错,有潜力。”

门神哼了一声,一边解扣子一边冲小贼吼:

“我衣服呢?穿这身皮真恶心!”

小贼缩缩脖子:

“干嘛冲我吼?”

门神气呼呼的换衣服去了,看到王爷坐下,十三从窗户看到跟踪的那个人返回,转头问王爷:

“你说他们多久会找来?”

“很快,应该就在今天之内。”王爷回答道,“难得出现抢生意的同行,他们不心急才怪。”

等了没两个小时,有人上门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