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十章 下篇1

下篇

 

 

“这是什么?”

一清早,宋岳霖把王爷叫到院子里,给了他一张纸条。

“孔明秋留下的共党的联系方式,你去和他们接头,把我们这里的情况跟他们通报一下,这一次必须联合行动了。”

“说实话,你能这样决定我很高兴,”王爷关切的看着他,“俊杰的立场我也看得出来,但是——我们不知道吴长官的立场,万一和我们不同,这样明目张胆的联合行动会给你带来不小的麻烦。”

宋岳霖笑笑:

“为此我惹得麻烦已经不少了,不差这一件。况且我相信吴长官,她也是一个纯粹的军人。”

王爷挑挑眉,好笑的问:

“哦?头儿,你很了解她啊。”

宋岳霖板起脸道:

“同僚而已,不要瞎猜,而且你也要看着那些人,任务结束之前,注意力都别放在有的没的上。”

王爷微笑着领命去了,宋岳霖嘱咐了其他人,就带着小贼和十三上了街。

大月三四郎很是郁闷。

昨天晚上都统署和欢迎酒会都出了状况,他跟着小泽幸之助忙前忙后到凌晨三点,他虽然不是喜欢偷懒的人,但也架不住身体的疲倦,何况那样的混乱过后他的长官小泽幸之助竟然变得莫名的兴奋,就更让疲倦不已而且脸上有伤的他吃不消。

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他就又被小泽幸之助拽起了床,咬牙跟着他在宪兵队和特务机关转了一圈,忙到9点,小泽仿佛这才想起他还有伤,放他去医院换药,还热心的嘱咐他,换完药后不要忘了召集特别行动组开个会,鱼饵放出去了,但是鱼线一定要保持接续,这样才会在需要的时候顺利的把鱼钓上来。

换完药,走到医院大厅的时候,他忍不住又折进洗手间,端详他的脸。

身为一个军人,他实在不应该太在乎外貌,可是他又属于崇尚美的大和民族,并且身为一个美男子,脸上这样被破了相,要不时刻忧心也难。

昨晚混乱纷曳的火光中那破空而来的闪光,到现在想起仍然让他心惊,飞快的好似闪电划过夜空,他在脸上摸到一手血后痛感才山呼海啸而来,下意识的张了张嘴,更是疼的撕心裂肺,事后他在现场的廊柱上找到了两柄小刀,都不同,一柄是水果刀一柄是削笔刀,好像随手抓的那般,但这样寻常的物件在那个人手里却化成了吓得人心惊胆战的闪电。他左右脸颊都被划伤了,从颧骨到嘴角后方,两边角度都相差无几,割得很深,总让他觉得再深一点脸皮就能穿透,脸颊上缝了针贴了胶布,结果顶着脸颊上的两团白他成了走到哪里都被瞩目的人。

越盯越气,愤怒的拍了一把洗手池重重吐出一口气,再抬起脸时,镜子里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的支那男人,二十出头,穿着工装裤夹克衫,看起来像个工人。见到自己看到了他的存在,他便咧开嘴,露出一个无声的大笑,笑容灿烂,牙齿洁白。

大月三四郎被他笑的莫名其妙,在嘴唇张开允许的最小幅度内喝道:

“哦喂……”

年轻人左右看了看,他还没说完,忽然踏上一步。

大月三四郎来得及转身之前,后脑就一痛,眼前顿时黑了。

十三把人绑到厕所隔间里,然后来到大门外,找到了宋岳霖。

“头儿,果然进了厕所。”

宋岳霖点头,带着十三把人从后窗抗出来,又让十三去通知了守在急诊室旁边的厕所的小贼,三个人把他偷偷运回。

“记得怎么演,”宋岳霖嘱咐小贼,而后者正愁眉苦脸,“不要太过,把该说的说了就行。”

“头儿,为什么每次装生病都让我去?干嘛不让十三去?”

“十三看起来就很健壮,说不通。”宋岳霖耐心安抚着他,忍住有点想上翘的嘴角。

小贼哀怨的看了眼一边笑的幸灾乐祸的十三,这才垂头丧气的出了门。

新锐书店里,佐佐木浏览着书架上的书,时不时的瞄一眼门口。

昨晚假陈锋宇已经被救出去了,商陆约他今天在书店碰头商讨撤退事宜,到了最后一步,完成后,他的任务也就可以结束了。

但是左等右等宋岳霖没来,反而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个子犹犹豫豫的靠了过来。

“呃……在找第三版的《英烈传》?”

佐佐木忍住惊讶之色,和小个子把接头暗号对完后马上问:

“商陆呢?”

“陈长官伤势严重,头儿走不开,决定还是请你过去商量。”小个子说着,又挠了挠脑袋,一脸懵懵懂懂的样子。

佐佐木看他也就是个小兵,不过能找到军统的备用联络点让他很是雀跃,于是点点头:

“走吧。”

走出几步,发现小个子没跟上来。

回头见到小个子捂着肚子磨磨蹭蹭。

“你怎么了?”

“大概吃坏了,昨天晚上忙了大半宿,什么都没吃,今天早上塞的就多了。”小个子挤着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佐佐木耐着心等着他走出书店,小个子反而蹲下了。

“你到底怎么了?”佐佐木走回去站到他旁边,感觉自己脑袋上正在冒烟。

“突然肚子疼。”小个子仰起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长官,能不能送我去看个医生什么的?我捱不回去了,我告诉你地址,你自己先去怎么样?”

反正能找到备用联络站,领不领都一样,佐佐木也没多想。

“那我给你找个诊所吧。”

毕竟自己算是张家口的地头蛇,佐佐木把小个子带到了德望街的一处中医诊所,然后按照小个子给的地址,找到金水胡同的一间民房。

开门的正是宋岳霖。

见只有佐佐木一个人,他怔了一怔:

“我的人呢?”

说着开门把佐佐木往里领,他们一边走佐佐木一边回答:

“好像不太舒服,吃坏肚子了?”

宋岳霖笑了笑:

“这个小子就是管不住嘴,他没事吧。”

“我把他送到了德望街的妙手春诊所,应该没事。”

说着他们已经进了屋,宋岳霖让着佐佐木坐下,自己坐到他对面。

“我三点半去接他行么?”

佐佐木心下奇怪——你愿意几点去就几点去,问我干什么?

“看你,我没意见。”

“谢谢你照顾他,我听说过那里。”

“应该的,”佐佐木心里琢磨着难不成那个小个子很重要,让这个商陆说话变得这么怪,嘴上却也习惯性的继续演道,“都是同僚,理应如此。”

宋岳霖嘴角微翘,显然心情很好:

“对了,撤退的线路还是按照计划么?”

“对,计划没有变动,现在就是等你确定时间。”

佐佐木想起了特别行动组给这帮人安排的路线——为了确保他们拿到假陈锋宇提供的假交卷,这条线路绝对一路畅通。

“那就在接他出来之后吧,定在4点,你看可以吗?”

佐佐木暗暗舒一口气,笑道:

“没问题,我全力配合。”

“那我就不留你了,其他人在后面,我还要跟他们布置一下。”

“好的。”佐佐木和宋岳霖一起站起来,心里想着,最后关头,应该多演演,所以说道,“这次和你合作很愉快。”

“我也是,”宋岳霖微笑着,伸出手,“和平需要更多像你这样的开明之士,我们中华民族从来都会记得朋友的付出。”

——说话更奇怪了,可是仔细想却又分辨不出奇怪的地方在哪里。

佐佐木被送到院门口,在院门关上后,他一边想着,一边牢牢记下位置。

大月三四郎醒来,后脑仍然胀痛。

眼前被黑布蒙着,他试着活动手脚,发现手脚也被牢牢的绑着。

嘴巴塞着一团撒发着腥臭味的布,他吞咽了好几次才忍住呕吐的欲望,看不见说不出,手脚也被绑着,所以他只能竖起耳朵,聆听外面的声音。

有人走动,用气声说了什么,然而太低他分辨不清,接着又过了一会儿,有人脚步离开,然后变成了两个人的脚步往回,他们说着话,似乎在聊天,声音倒是听清了。

“我三点半去接他行么?”

——接他?接谁?

“看你,我没意见。”

——这是佐佐木的声音!

“谢谢你照顾他,我听说过那里。”

——照顾他?那里?那里是哪里?

“都是同僚,理应如此。”

——同僚?佐佐木现在扮演的是军统的山木通,难道另外一个说话的人是支那特工?

“对了,撤退的线路还是按照计划么?”

——撤退路线?是特别行动组给他们计划的……吧?

“对,计划没有变动,现在就是等你确定时间。”

“那就在接他出来之后吧,定在4点,你看可以吗?”

——接谁出来?为什么撤退要在接“他”出来之后?……等下!这真的是特别行动组计划的路线吗?

“没问题,我全力配合。”

——佐佐木到底在配合什么?!

“那我就不留你了,其他人在后面,我还要跟他们布置一下。”

“好的。这次和你合作很愉快。”

“我也是,和平需要更多像你这样的开明之士,我们中华民族从来都会记得朋友的付出。”

——开明之士?中华民族的朋友?怎么听起来说话人知道佐佐木不是中国人?

大月三四郎越听越心惊,越想越不对劲,他们说完了,佐佐木似乎走了,大月三四郎竖起耳朵用力听,过了一会儿,有人问:

“头儿,那真的咱们救出来了,假的怎么办?”

刚才说话人的声音响起:

“出城之后就处理掉吧,至少现在日本人以为咱们已经上了他们的当,在出城之前假陈锋宇都可以为咱们做掩护。”

听到这里大月三四郎已经完全明白了——佐佐木被判了特别行动组!背叛了大日本帝国!!他不仅把特别行动组的计划透露给了支那特工!还把陈锋宇的关押地点也透露给了他们!!……等等,支那特工三点半要去救人,现在几点了?几点了?

大月三四郎着急的想着,又听见外面的人继续问:

“那今天那个日本人呢?”

沸腾的大脑瞬间冷寂下来,大月三四郎立刻深吸一口气凝神细听:

“也带着吧,佐佐木既然说这个人是特别行动组的负责人,那么路上有个万一他也管用。”

大月三四郎气的怒火中烧。

“对了,说起那个日本人,去看看他醒了没有。”

听到脚步声向自己而来,大月三四郎立刻软瘫了身子躺下去。

门开了,三秒后门又关上。

“头儿,还昏着。”

“那就绑牢了,马上就三点半了,咱们人手不足都得去,先把他绑在这儿,回头来提。”

又有人进来,大月三四郎软软的任来人加固了绳子的结扣。

“好了,出发吧。”

宋岳霖和十三出了院子,走到胡同拐角,和吴英卓门神汇合。

他们隐身在拐角后,盯着院门口。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