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十章 上篇2

两个小时后两人回来了。

“我们这一次的目的地是察哈尔。”

宋岳霖说出口,所有人都吃惊的瞪大了眼,门神还念叨了一句“这下好了”。

小贼反应过来,忽然兴奋的道:

“头儿,是不是能看到草原了?”

宋岳霖微笑:

“不仅看到草原,还有机会让你骑马。”

“可我不会骑马——门神你会么?”小贼问。

“我也不会。”

宋岳霖看向十三,十三点头:

“我会。”

“那就没问题了。”宋岳霖继续道,“可能也只有一小部分路途需要骑马,毕竟我们坐飞机去,而目标人物在张家口。”

“张家口?救人?”王爷微微皱眉。

“救我们空军的陈锋宇长官,”说到任务吴英卓倒是恢复了正常,接话道,“五天前他任务返途过程中在察哈尔被击落,昨天情报刚刚确认他被关在张家口。三天后他很有可能被押回日本本土,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把他救回来。”

王爷说:

“陈锋宇?就是参与了纸片轰炸的那个英雄?”

“谁?什么纸片轰炸?”门神问。

得到宋岳霖的点头允许,王爷继续解释道:

“去年5月,咱们派出两架轰炸机,进入日本领空洒下反战传单,陈锋宇应该是当时其中一架飞机的副驾驶——那是日本有史以来本土第一次被外国轰炸。”

“真带劲儿!但是干嘛用纸片?用真炸弹才好呢。”小贼兴奋的道。

王爷苦笑着对小贼道:

“咱们中华民族向来先礼后兵呗。”

门神问吴英卓:

“那他干嘛跑到察哈尔去了?”

“机密任务。”

门神“嘁”了一声翻个白眼。

宋岳霖继续道:

“这一次我们会乘坐飞机直接从重庆飞到察哈尔,为了避开日本飞机我们会向北飞到外蒙再向西折向察哈尔,飞机会在乌兰哈达的郊外降落,乌兰哈达有公路,顺着公路可以赶到张家口。”

小贼和门神都很兴奋,王爷却微微皱眉:

“从重庆直接飞到乌兰哈达?中途没有补给加油?”

吴英卓点头:

“对,开轰炸机去,时间紧迫,燃油只够去程,我们救到人后陆路回来,降落后直接把飞机炸掉。”

门神叹道:

“手笔很大啊。”

王爷瞥了他一眼:

“陈锋宇是国家英雄,也是蒋委座的御用飞行员之一,为他——值得。”

小贼懵懵的问:

“为什么这次不从延安走了呢?延安在中间吧?从延安走不是更快?说不定还有油飞回来。”

宋岳霖垂眸,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

抬眼,对上王爷安静的注视,宋岳霖对他点点头。

于是王爷解释道:

“咱们以后大概会有相当长的时间不走延安了。”

“为什么?”

“前几天五届五中全会刚刚闭幕,蒋委座有新的指示,‘溶共、防共、限共、反共’,所以任务上与共产党的合作取消了。”

“这又是为什么?”小贼更懵了。

门神烦躁的吼他: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这些当官儿的就是吃饱了没事儿干!就喜欢整事儿!”

小贼四顾一圈,见吴英卓都垂眸不说话,只好讪讪的咬住嘴唇不再问了。

王俊杰听到这里,虚弱的看了宋岳霖一眼,也垂下眼睛沉沉叹息。

“俊杰。”

忽然听到吴英卓叫他,王俊杰下意识的坐直:

“有!”

“这次你是我的副驾驶,”见少年露出惊喜表情,吴英卓撇撇嘴,“——见习的。”

“是!谢谢教官提携!”王俊杰跳起来给吴英卓敬了个礼。

吴英卓淡淡微笑:

“那也是你有这个能力才够我提携。”

他们中午出发,好在天气晴朗,又绕了远路,顺利的在半夜到达了乌兰哈达郊外,一路飞机下方都是绵延无尽的草原,看的小贼门神几个人都是心驰神往,借着月色,吴英卓和王俊杰平稳的让飞机降落在乌兰哈达郊外的平原上。

他们下了飞机,宋岳霖带着门神和王俊杰在飞机上安装炸弹,几个人就在不远处等候,不多时,几个黑影从远方疾驰而来。

转瞬已飞奔至眼前,小贼吃惊的瞪着在他面前高高扬蹄的骏马,被门神一把拖到一边。

“你不要命了!”

“都小点儿声!”吴英卓压低了声音呵斥。

马背上是几个牧民打扮的人,他们各自牵着几匹空马,宋岳霖迎上去,和他们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那几个人留下马就扬鞭跃马再度离去。

“军统的人?”王爷问。

“军统只在张家口设联络站,这些只是收买的牧民,提供马匹而已。”宋岳霖吩咐,“好了,草原上有日本的巡逻骑兵,我们必须赶快离开。十三你带着门神,王爷带着小毛,吴长官和俊杰各乘一匹,我们赶紧走!”

小贼笨拙的爬上马背,不情愿的抱住王爷的腰,不敢相信的看着王俊杰潇洒的一跃而上:

“俊杰,你怎么会骑马?”

“我是北平人,那里有马场的,小时候我爸经常带我去玩儿。”王俊杰笑的露出小虎牙,神情有一瞬间的落寞。

宋岳霖在炸药上设了计时器,几人飞驰出三四百米,忽然听到背后一声巨响,小贼和门神都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火球冲天,在平静的草原夜晚显得分外醒目壮丽。

七人五马,向乌兰哈达疾驰。

他们于黎明时到达乌兰哈达,但宋岳霖和吴英卓都有些估计错误。乌兰哈达的规模只堪堪比肩内陆稍大的村镇,行人来往多骑马,想要找到民用汽车根本不可能,无奈之下,他们租了戸民居稍事休整,仍是由宋岳霖和王爷出面,扮作日本特高课,才从乌兰哈达的日本宪兵队“征用”到一辆小货车。

既然用了日本身份,他们干脆就花钱在乌兰哈达唯一的一家大饭店里吃了蒙古特色的早餐,炸果子和嚼克拌炒米吃的门神脸发绿,但是小贼意外的喜欢,其他几个人也丝毫不见不适应,奶子粥和面茶更让小贼足足喝了三碗。宋岳霖见状给门神打包了一点冷肉,剩下的路途上,冷肉又被嘴馋的小贼吃了一半。

所以门神一路都没好脸色,除了宋岳霖,逮着谁冲谁发火。

路况时好时坏,在接近傍晚时他们终于到达了张家口。

在城外他们更换了车牌才进入市内。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