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七章 下篇1

下篇

 

 

罗志飞看着他们,除了惊讶和尴尬,竟然还有一些——羞愧?

所有人错愕的怔了一会儿,还是宋岳霖先发话了。

“都把枪收起来。”打了个手势让十三关好门,宋岳霖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他实在太累了——微微仰头打量着罗志飞,“你怎么在这儿?”

和10天前相比罗志飞看起来落魄了也憔悴了不少,他紧抿起嘴,用鼻子深呼吸了几次,慢慢坐下:

“出事儿了……”

“怎么了?柴琦优太呢?”宋岳霖急忙问。

“他们在济南火车站守着我们,”罗志飞的语气有一丝埋怨,“刚下车就发现我们了,除了被打死的,都被抓了。”

“问你的是那个日本人哪?!”门神不耐烦的吼起来。

“被抓了。”罗志飞一眼横向宋岳霖,“看来暗度陈仓没奏效。”

“你少看他!”门神恨不得抓起把刀直接插过去,“我们专门跑到青岛火车站敲锣打鼓,动静够大了,你还要我们怎么样?你怎么自己不说是你的主意太笨?你怎么不说是你的人太笨?!”

罗志飞苦笑一声,垂下眼轻声道:

“你说得对,岳霖做的没错,我太低估日本人的聪明了。”

“我们和日本人搞的时候从来就不会让他们聪明起来,”门神不依不饶,“自以为是,砸锅了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你们——”

“行了,门神,别说了,”宋岳霖回头安抚道,“这也够他受得了。”

“够受的是我们!”门神越说越激动,“这些天颠沛流离的是谁?就说你吧,你差点死在胶东湾的渔船上,你那肩膀是怎么——”

“别再说了!”宋岳霖提高声音喝止道,“闭嘴!”

门神愤愤的咬住嘴唇,只好用恶狠狠的目光继续瞪着罗志飞。

“岳霖,他们说得对。”罗志飞苦笑着摇摇头,深深叹息一声,“当初我不想让你参加这次任务,也是因为我觉得要必须有人送死,比起我们辛苦训练出来的特工,死这些没有信仰没有纪律的小混混更加合适。但是我发现……我错了,他们做的更好……比我做的好……”

小贼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

“你能这么说,也不枉费我们头儿叫你一声师兄。”

气氛有所缓和,宋岳霖继续问: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材料呢?柴琦优太现在在哪里?”

“他人应该还在济南宪兵本部里。一路上装材料的箱子都被我拿着,所以抓捕的时候我趁乱带着材料逃了出来。看来有人供出了军统济南站,联络站被清洗了,我只好又到这个仓库里躲藏。”罗志飞说着,拍了拍桌子上放着的黑色皮箱。

“应该10天了吧?你怎么不走?”王爷眯着眼睛问。

“这些天我探查过,柴琦优太一直被关在宪兵本部,日本特务应该还想问出材料的下落。我打算看看能不能救他出来。”

王爷冷冷一笑:

“是不敢回重庆吧?整个小组全军覆没,济南站也被连累,主要保护的对象柴琦优太也被抓。重庆下的命令是连人带材料一起救回去,如果人救不回去,重庆会怕延安以此为理由发动舆论指责,不对吗?”

罗志飞打量了王爷两秒,然后点点头。

“对。”

他的神色平静而坦然。

“好,我们休息一下,王爷,入夜后你到宪兵本部附近打听打听消息。”

“头儿!你还想救那个日本人?”门神失声喊道。

小贼紧接着附和:

“对啊,头儿,别忘了,我们是救老黄的,救日本人的是他!这和我们没关系!”

宋岳霖厉声道:

“我说有关系就有关系!柴琦优太是中国人的朋友,中国人从来不会弃一个朋友于不顾!不管任务是什么,他为南京大屠杀冒死保存下资料并千辛万苦亲自送到中国,那么他就值得任何一个中国人出手相救!”

门神泄了气:

“好吧,你是头儿,你总有理。”

小贼嘟囔道:

“反正拼过那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离天黑还有三个多小时,现在你要紧的还是先休息。”王爷起身走到宋岳霖对面,拿过一条板凳坐下,挑挑眉。

宋岳霖无奈的把肩膀凑上去。

没多久王爷不满的道:

“还在渗血,你这一路上就不能老老实实的不动这条胳膊吗?”

军官装作没听见,转向门神和小贼:

“咱们需要换衣服,还要补给品……”

“老规矩,知道。”小贼插话道,对宋岳霖笨拙的比了一个手势,“哦壳!”

门神一脸懵逼:

“你这是干啥?比个三?什么意思?”

“跟美国电影里学的,美国佬总是这么比,就是没问题。”

“拉倒吧,土包子小飞贼学这些洋玩意儿?”门神拖住小贼领子向外拖,“该咱们开工了。山里吃果子嘴里淡出鸟。”

“你听起来像李逵。”

“知道你读过书知道你在山东,行了行了别卖弄了。”

“门口就是医院,记得弄点酒精纱布什么的。”王爷敞着伤口用手随意的扇着风,“要是不清楚弄什么药就等我出去时再说。”

“知道了老妈子。”门神不耐烦的拖走小贼。

似乎门神和小贼刚出门接着就回来了,他们带回来了各种衣服、食物和医用品,罗志飞瞪着他们带回来的东西眼睛像铜铃,样子逗得小贼扑哧一笑:

“你放心,我们头儿专门嘱咐过,不偷正经的中国老百姓,这年头日本人狗汉奸什么的还是一抓一把的。”

王爷捡出几样纱布绷带,找了半天没找到消毒用的酒精,无可奈何的瞪了眼小贼,从里面拣出一瓶趵突泉白酒,倒了小半瓶在手绢上,直接给宋岳霖的伤口按了上去。

军官咬着牙关吸冷气,小贼气的红脸跳脚:

“好不容易才从那胖子手里顺出来这一瓶!”

王爷一边给军官包扎一边无辜的回答:

“谁让你忘了酒精,只能用这个消毒。”

小贼抢过剩下的大半瓶抱到怀里,仰头喝了一口,咂咂嘴:

“感觉不如哈尔滨的史公台嘛。”

“给我喝口。”门神上去要抢,“没我吸引他注意力你能顺出来?”

“边儿去,不给!”

“没义气的,给我!”

“不给!”

两个人你推我搡接着滚成一团,十三悠然的走过去,见准时机从小贼手里把酒瓶子捞出来,喝了两口。

几人都怔住,十三片刻后淡然的点评:

“还行。”

门神和小贼又朝十三扑过去。

宋岳霖和王爷的目光都被他们的嬉闹吸引过去,不知不觉的两个人脸上都带上了微笑,宋岳霖移动目光,看到罗志飞也被他们的玩笑吸引,带着笑在看。

罗志飞感觉到宋岳霖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相接,又都移开去。

傍晚王爷出门,先是从医院里搞出来一瓶消炎药和胃药,盯着军官吃下才再次出门。

剩下的几个人都很放松,小贼和门神继续斗嘴吵架,十三和宋岳霖盯在门边望风。

没人理罗志飞,他抱着胳膊坐在桌边,左右打量着,实在不敢相信这么轻松的气氛出现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尤其是他们的同伴独自出门的时候。

“你们不担心吗?”他忍不住问道。

“谁?”门神擦着枪,一脚把偷了十三的小刀被追的满场跑的小贼踹一边,“哦,王爷,担心他干什么?”

“他一个人……”

“嘁,他是王爷。”门神学着王爷的口吻,“我是王爷,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

说完,见罗志飞还是一脸懵,门神在心情不错的状态下就继续解释:

“就是说他神通广大,比你那帮宝贝特工还有能耐。”

罗志飞点点头,向宋岳霖走去。

“你的伤怎么样?”

“没事,不流血了。”

“好。”

话音刚落,宋岳霖突然对其他人打了一个收声的手势,不过脚步声停后响起的是约定的敲门暗号。军官把王爷放进来,意外的看到他穿了一身黑色的伪警制服。

“正好碰到一个不长眼的,不用白不用。”王爷笑了笑解释道,回到桌边走下,宋岳霖和罗志飞也跟过去。

“什么情况。”

“柴琦优太被关在日本宪兵本部,但是由日本陆军特务机关审问,所以看守相当严密,从里面往外救人不太可能。不过我打听到,陆军特务机关有意把柴琦优太送到天津的特高课本部让他们审问。”

“时间地点有吗?”宋岳霖眼睛放光,急忙问。

王爷微笑道:

“看来你也想到了。明天早上济南到天津的火车,而且不是济南方面派人护送,而是天津方面来提人。”

“这就好办了!”宋岳霖兴奋的道。

“头儿,我又听不懂了,怎么就好办了?”小贼一头雾水。

宋岳霖看向他们:

“济南到天津这么长的距离押送一个犯人只能选择铁路,但是山东抵抗活动频繁,尤其是济南向西的枣庄一带,铁路上的游击队更是日本人的心头大患,为了不引游击队注意,日本人一定会选择非常低调的押送方式。这就意味着,押送人员必定不会多,而且肯定是平民打扮,这样的话,天津来人肯定不会到宪兵本部提人,那样太显眼,那么人犯的交接一定在火车站悄悄的完成。”

“人员少,肯定主要是一线行动人员负责押送,那么也就意味着天津和济南两方的交接人员彼此相识的可能性几乎为0。”王爷微笑着补充。

“然后呢?”小贼不解的看着他们。

门神慢慢明白过来:

“所以我们就是天津来的日本特务?”

“对了!”军官心情大畅。

“可是,”,门神继续问,“我们肯定要在天津和济南两方接上头之前先截住天津的人,这样才能冒充,可是我们怎么从普通乘客中区分出天津来的日本特务?”

军官和王爷对视一眼,两人都露出微笑。

“日本特务押送重要人犯无论怎样都不会坐三等车厢,高等车厢的人少很多,候车区也是单独的,很容易分辨,况且——我们还有一个柴琦优太,他一露面天津来的特务一定主动现身。”

一直坐在角落不敢出声打扰他们的黄海生,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自己,有点发懵。

“宋长官,你身上有伤,不要去了吧。”黄海生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王爷眉头紧皱的脸。

一清早,被画完了妆,黄海生还是因为担心站到伤势一直缠绵反复的军官身边。

“没事,我就跟着而已。”

王爷用力在绷带末尾打了结,商量道:

“头儿,至少在到达火车站之前用固定带,不能再让你右胳膊动了。”

“救出柴琦优太我就用固定带,少这半天不要紧。”宋岳霖仍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能冒一点被日本人看出来的险。”

王爷把“真不是之前病的要死的时候”咽回去,只用一个重重鼻息表达不满。

军官假装没听到,仔细的打量着黄海生的脸:

“这个妆行么?”

“除了没法画饿瘦,其他的我有自信,受了十多天刑基本就是这样了。”王爷包扎完,故意在伤口上拍了一下。

天津来的火车8点30分按时进站。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