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六章 上篇4

“天啊,王爷你太厉害了。”小贼进门就冲王爷大声道,“简直了!那广东话说的,就跟本地人一模一样!”

“当然一模一样。”王爷悠然的撕着假胡子,这一次倒是贴心的把假胡子装进口袋收了起来。

“看到头儿我差点儿就笑场了。”小贼凑到宋岳霖身边,但是只是收到一个军官潦草而短暂的嘴角上翘作为回应,“头儿,你怎么了?不高兴?”

门神倚在门边用毛巾擦着脸,没好气的说:

“他那是惦记着任务呢。”

“嗨。”小贼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放在宋岳霖眼前晃了晃,“头儿,你看这是啥?”

宋岳霖眼睛一亮,一把夺过来展开。

王爷凑过来,只见纸条上写着一句话:

“明早十点半,天成路昇平新街大华旅社。”

“从哪儿得来的?”宋岳霖问

“还有哪儿?日本人呗。”小贼边说着边坐下四处张望,“在丽华宫里我正跳舞呢,有人在我身边蹭了一下放了这个纸条在我兜里,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抓他的手,这水平太差了,回头要是逮到他我得好好教教他,不能侮辱这门手艺。”

门神不屑的哼了一声:

“小偷小摸还算手艺了?”

“就你那算手艺?”

“那当然,有什么是我百匠世家不会做的?”

“你就是外号响亮一点而已,回头我也得给自己起个好听的外号。”

门神翻了个白眼,从兜里掏出一个布包丢给小贼:

“填饱肚子再想吧。”

小贼惊喜的接过来,打开一看是茶楼带出来的虾饺烧麦之类。

“小神神你最好了!”

“滚,再这么叫我我揍扁了你!”

“好,明早你去接头。”宋岳霖任小贼咬着茶点,拿了两个信封告诉他,“这一个信封里装着假名单里那些汉奸特务的工作地点,但是没有名字,另一个信封里只有名字,没有其他任何信息,明天你分头把一个信封寄放在广州市银行,然后带着另一个信封去大华旅社交易。”

小贼大口咬着茶点含糊不清的问:

“干嘛两个信封……还放在银行那么远?”

“这点常识溥惟肯定有,没收到钱之前他不会把情报一次性交给日本人,而广州市银行靠着大马路和孙逸仙医院,人流密集,现在的日本特务还不敢在那样的地方翻出花样!”

“头儿,那明天让门神去银行存信封吧,我直接去交易,还想多睡会儿呢。”

“不行,真正交易的时候日本人不会允许第三者在场,门神去的话肯定先被灭口。”

“那我秘密跟着。”门神道。

“日本人没那么傻,他们比你想的警觉!”宋岳霖不容置疑说,“就小毛一个人去!”

“得了,他又笨又不会打架,你让他一个人面对日本特务?”门神急了。

“喂,我听着呢。”小贼不悦的冲门神嚷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宋岳霖,目光变得湿漉漉的,他嘟囔道,“头儿,那我一个人不会有事儿吗?”

宋岳霖柔声道:

“在大华旅社他们急于得到第二个信封,肯定不会动你。你把他们带到广州市银行完成交易,到时候我们就都在盯着了,不会有事。”

“好吧……”小贼垂头丧气的又咬了一大口豆沙包,“我没得选了呗……”

第二天天色阴沉,铅灰色的云密密的挤在空中,小贼出门的时候心里叹息连连——老天爷这么不给面子,这样的天气连日本飞机都不会来阻止他单枪匹马的与日本人会面。

他先去了广州市银行存了信封,然后才转向昇平新街。

昇平新街在广州城南部,靠着白江,这附近都是贸易公司、银行或者邮局电话局之类,在上班时间街上的行人倒是不多,小贼打听着找到大华旅社,寂静的街面上一个不起眼的门脸,招牌都是暗淡的小到出奇的木牌子,小贼忍不住腹诽——果然,日本特务的幌子,根本就不打算开门迎客的。

旅社内部和寻常的旅店也没什么不一样,前台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小伙子,小贼通报了姓名,小伙子也只是冷淡的应了一声,说有人给他预定了房间,一楼左转尽头的108就是。

小贼蹭着步子摸索过去,站在门前咽了口唾沫,如鼓的心跳丝毫不见缓慢,他哆嗦着手刚敲了一下,门就突然打开,里面伸出一只手把他拉了进去。

房间比较暗,小贼适应了两秒才看清一切,这竟是一个套间,古色古香的中式布置让他一阵恍惚,客厅中央是一张雕花木桌,一个身着长衫的老头,正行云流水的沏茶。

“溥爷,久仰。”老人放下茶壶,对他一抱拳,“幸会。”

小贼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他:

“我……我走错了,对不起……”

“您没走错,”老人笑眯眯的捋了捋山羊胡,圆眼镜后的目光和蔼的像是普通的教书先生,“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是日本人,您要找的就是我们。”

小贼“哦”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下心情找回在王爷手下学到的做派。

他回头打量了一眼门口站着的两个人,都在二十岁左右,个头和他差不多,而再往里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但光线太暗一时也看不清楚,小贼于是把注意力放回老人身上。

他走过去,解开西装扣子一撩衣襟在木桌对面坐下,风度翩翩四平八稳,微微笑道:

“不得不承认,尊驾实在惊到我了,没想到您竟然能做到如此的像中国人,我险些真的以为我走错房间,打扰了一位夫子的品茶雅兴呢。”

老人微笑着,给小贼沏了一杯清香四溢的茶,推到他面前。

“入乡随俗嘛。溥爷,在下也是爽快人,直切主题吧,名单带来了?”

小贼微微一笑,从西服口袋里掏出那个信封,扔到桌子上,然后后仰到靠背上,一边掏出香烟点燃一边看着他们。

“哦?名单很详细啊……”老人翻看了一会儿,抬头笑道,“但是怎么只有名字?”

小贼吐出一个烟圈,在烟雾缭绕里笑的高深莫测:

“你们的手段,在南京的时候就领教了,我才不会那么傻直接把名单交给你们,恐怕钱没到手,全尸更留不下。”

老人呵呵笑起:

“溥爷,瞧您说的。我们可是真心实意的很,钱都带来了。”

说罢以目光示意手下,很快一个皮箱放到桌上,打开里面都是绿油油的钞票,老人在一片油墨清香中解释道:

“十万港币十万美金,都是按照您的要求准备的。况且溥爷您身份尊贵,我们对您也只有敬畏和尊重,毕竟您也是满洲国皇帝陛下的亲戚呢。”

小贼咬着香烟,挑起一边嘴角眯着眼笑:

“先付一半作为定金,第二个信封有相对应姓名的其他情报,拿了定金我就带你们去取,现场交接第二个信封和剩下一半钱,我只有一个人,反正也耍不出花样,这样最保险。”

老人看着他,他也面带微笑毫无惧色的和老人对视,几秒后老人首先妥协:

“溥爷真是有几分满洲国先祖的遗风,那就如您所愿吧。”

小贼听到老人低声交代了几句日语,然后门口的两个年轻人用力一点头。

老人继续用汉语对小贼说:

“我让他们带着钱跟随溥爷您去取第二个信封,验证过后钱货两清。”

“成交。”

小贼和两个日本特务出了旅社,叫了两辆黄包车前往广州市银行,小贼和一个高个子细眼睛的挤在一辆车上,自始至终都能感觉到隔着他的衣服一个硬硬的枪口暗暗抵在腰间。

他怕的要命,可表面上仍要装的风度翩翩气定神闲,溥惟是公子哥,见过世面——这点很讨厌。

广州市银行对面是靠着白江的四邻渡船码头,仍然一身布褂布鞋的宋岳霖、王爷和门神蹬着条凳坐在码头边的茶摊上喝茶。这个地方医院、银行和码头三家交汇,即便在这样的天气里仍然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怎么还不来?”

门神不知道第几次回头瞥向银行门口,语气已经开始流露出焦躁。

“沉住气。”宋岳霖整理着袖子,好像在和王爷聊天,实际上却低声对门神道,“肯定会来的。”

“小贼太傻,他才学了一天半,万一露馅儿被识破怎么办?”

“要是那样的话,日本人也会抓住他,搞清情报的真假和背后的主使,他们不会杀他的。”

“瞧你说的真简单,”门神不悦的盯着宋岳霖云淡风轻的脸,“小贼要是真出事了你也不会在乎的吧?——我懂,抗战大业,男儿浴血什么的。你就承认吧,你就是觉得小贼是可以报销的。”

王爷没说话,目光小心的在门神和宋岳霖脸上扫动。

宋岳霖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变化,只是看向银行门口,淡淡的回了一句:

“为了抗战,我们谁都可以报销。”

下一秒他说:

“他们来了。”

门神立刻回头,看见小贼从一辆黄包车下来,同行的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小贼看起来一切正常,整了整西装,带着那人进银行了。

“来了两个。”

门神听到宋岳霖这样说,又仔细辨认了一下,果然紧接着停下另一辆黄包车,来人提着一个箱子,同小贼身边的人一样,神情警觉而戒备,不似来银行办事的寻常百姓。

“我们进去吧?”门神问宋岳霖。

“别打草惊蛇,在这儿等,银行供人进出的只有大门,他们不会跑到别处去。”

门神翻了个白眼,耐着性子等着,大约10分钟后,小贼和那两个人出来了。

在银行门口,换成了小贼提着箱子,他心情颇好的要和那两个人握握手,但是那两个人理都没理他,招手拦停一辆黄包车,先走了。

小贼面带笑容,把箱子抱到怀里,四顾一圈,但仍然没有看见宋岳霖他们。

见他上了黄包车往另一个方向离开,宋岳霖长舒一口气,吩咐王爷和门神:

“我们跟上去。”

三人各乘了一辆黄包车,门神的车在最前面,宋岳霖在中间王爷在后面,跑出不到两个街口,前面门神的车却突然加速了。

宋岳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马上让自己的车夫也跑快点赶上去,但跑出没二十多步,前面乍起的枪声让车夫刹住了脚,怎么也不肯往前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