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五章 下篇2

“武藤阁下,需要我带您去我们的办公室吗?”小特工在宋岳霖他们要离开时追了出来,殷勤的问。

“不必了,津云的旧部很有可能已经暴露,我们会另外找地方安顿,你留在这里,一个小时后我会再回来!”

“哈伊!”

他们回到车上,酋长忍不住问道:

“头儿,怎么了,怎么不带小贼出来?”

“那个波特森太聪明了,如果我再坚持一定带走小毛,他肯定会怀疑,”宋岳霖盯了眼熙熙攘攘的警局门口,咬着手背沉思起来,“先回安全屋,一个小时候我们再回去!”

“这是什么?”

安全屋里,王爷站到军官背后,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了他手里的纸条。

“美国人给的,救出阿十的‘谢礼’,”宋岳霖说着把纸条递过肩膀,“我们回家的路。”

王爷接过来,展开一看,是一串数字:

“这是——”

“记得他们提到过的东瓜机场的运输机吗?这是识别码,有了它机场才会让我们开走它。”

“对啊,你是冯洪国的同学,当初在桂林一起学习过飞行。”王爷把纸条还回去,然后坐到桌子另一侧坐下,靠着墙看着屋子里的人,微微笑了,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王爷问道,“那你怎么没去干空军,头儿?”

“阴差阳错吧,我更喜欢切实杀敌的快感。”宋岳霖掀开窗帘一角盯着窗外,“我是个杀人狂。”

“瞧你说的,你这么说自己,你自己才不是。这个世道,唯有杀敌才能卫国,不是吗?要不我们跟你在这里干嘛呢?”王爷看向军官,军官也看过来,目光相对,两人都笑了。

“话说回来,一架飞机就这么让我们开走?”王爷岔开话题,“美国人够大方的啊。”

“以后他们还会更大方,只要我们和他们利益相合。”

“头儿,”王爷仔细的瞧着宋岳霖,认真的道,“其实你一直都看的清,也看得懂。”

宋岳霖移开目光:

“所以我会坚持——行了,别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即便明知坚持到底有可能是错?”

“我说了别再继续了!”

军官陡然抬高的声音吓了其他人一跳,正凑在门神身边和他嘀嘀咕咕的王俊杰抬起头,不解的问:

“宋大哥,怎么了?”

“没事。”宋岳霖抹了把脸,“好了,时间快到了,都过来。”

他在桌子上摊开地图:

“这是缅甸通东瓜的主要公路,小毛招供的时候一定会提到我们要去东瓜,在刚出城这个位置,我们要把他救下来。门神,你和俊杰到这里,埋上炸药,记住,你们的目的是让囚车停下,不能伤了小毛,所以一定要注意分量。”

“我说怎么让王爷带着我们去偷炸药呢,”门神嘟囔了一句,然后满意的对宋岳霖露出笑脸,“放心吧,头儿,我充其量就吓吓他,肯定炸不伤他。”

“带好武器,隐藏好。”宋岳霖接着说道,“我会第一时间制住波特森,王爷,你要制住剩下的那个小特务,十三对付波特森的司机,如果有的话。”

“为什么要那个小特务?”王爷有一种让他不安的猜测。

“他是波特森通敌的人证。”军官没看王爷,低声道。

“那是英国人的事,头儿。”王爷平静的道。

“日本和英国宣战是迟早的事,英国就是我们的盟友,趁现在能帮他们剜掉波特森这个毒瘤,就现在帮!”

王爷在军官的逼视下再次妥协,移开目光叹口气:

“好吧。”

“行了,时间到了,我们分头行动。门神,确保带上准备好的汽油,我们离东瓜有200公里,要开不少路。”

“放心吧。”门神心情愉悦,“要回家了,我才不想靠两条腿拐呢,不过头儿,你确定小贼能招供?还按你想的招供?”

“他在巫家坝听到过我们有可能从东瓜乘飞机返回,当他必须招供却无可招供的时候,东瓜是他能提到的唯一答案。”宋岳霖笑了笑,“况且,我会让他招供的。”

他们收拾了行李直接放上汽车,那份计划书则由宋岳霖贴身携带,返回警局的时候,正巧波特森刚在办公室用完晚餐。

“他招供了吗?”宋岳霖以一个冰冷却有礼的短促鞠躬作为致意,开口直奔主题。

“很遗憾,”波特森耸耸肩,用餐巾擦着嘴,“这一个小时没什么进展——武藤阁下吃饭了吗?要不要先用晚餐?我的私人厨子水平很高的。”

“非常感谢,还是不用了,请先让我见那个支那人。”

波特森扔下餐巾,亲自带领宋岳霖他们回到审讯室,小贼依旧被绑在椅子上,虽然清醒着,神色却比刚刚恹恹了不少,宋岳霖走到他跟前,用口音很重的汉语问道:

“你们的人,在哪儿?”

小贼慢慢仰起头,看了他一眼后又垂下去。

宋岳霖干脆抓起他的头发一把将他的脸重新提起来,还用力晃了晃:

“那份情报,是不是被你的人找到了?”

小贼眨了眨眼,还是什么都没说。

宋岳霖退后一步,回身看向波特森:

“那就毙了他吧。”

王爷目光一跳,但是压抑住了其中即将喷薄而出的不可置信。

波特森耸耸肩,掏出枪,调转枪身把枪把伸向宋岳霖。

“不,最好需要一个仪式。”宋岳霖眯着眼睛微微笑起,那笑容冷气四溢,“他毕竟在你们英国人的地盘上,请按照你们的规矩,给他一个庄重而缓慢的——死亡仪式。”

他刻意拉长了“缓慢”这个词,波特森用了两秒思考,终于恍然大悟。

“哦——我明白了。”

十分钟后,警局后院,小贼站在一面石墙跟前,不安的咽了口唾沫。

他清楚的知道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但是缅甸迟来的天黑还让一切事物在晚霞的映照下清晰可辨,所以他盯着十几步开外的那一排枪口,腿肚子有点发抖。

瞄向一边,枪口旁边站着那个高大的英国人,小贼听不懂他的话也明白了他现在的意思,他已经下过一道命令,那一排警察已经由持枪转做了据枪,枪口无一例外都指着自己,就算是门神那个傻子也知道,下一个吐出来的词,就宣布了他的死亡了。

可宋岳霖还是一脸冷漠的站在波特森身边,看着所有的枪口都瞄准了小贼。

宋岳霖身后的王爷垂着眼睛,可捏着的拳头有些微微发抖,更后面一些的十三在不安的吞咽着,他的目光有些慌张的在宋岳霖和小贼身上来回跳跃。

“瞄准——”

波特森故意似的隔了很久才下达这个命令,而且拖了很长的音,果不其然看到那个中国小个子更慌乱更动摇了。

小贼的目光更频繁更杂乱的在枪口和宋岳霖脸上跳跃。

“F——”

头儿点头了!

虽然幅度很小,但是小贼十分确认那是一个点头!

他长舒一口气,又急忙吸满赶在英国人喊出之前截住他:

“等等!我招!”

四个字喊得声嘶力竭,话音落下腿一阵发软。

英国人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命令继而转作“收枪”喊出。

那一排枪手收枪立正。

那个中国小个子摇摇欲坠站立不住的样子让波特森转头对宋岳霖赞叹的道:

“真聪明,果然这样一来给了他最大的心理压力。”

宋岳霖掩饰住自己腿肚子的转筋,风度翩翩的点头应道:

“您过奖了,还是你们英国的死刑仪式起了更大的作用。”

小贼被押到他们面前,宋岳霖问道:

“你的人,他们在哪儿?”

小贼畏畏缩缩的回答道:

“我们头……长官谈事的时候我听到了一点,说好像要去一个叫东瓜的地方。”

“你带我们去。”宋岳霖轻蔑的指了指小贼,“现在就去。”

“这么赶?”波特森问道。

“必须赶快追,否则晚了他们就带着情报离开了。”宋岳霖又是一个短促的点头致意,“阁下和我们一起去么?”

波特森双手投降,开玩笑似的道:

“当然不,你们是明面的,我是暗面的。我才不参与呢,不过我可以发一个调令,安排把这个犯人转移去东瓜的警局,有警察的护送和开路,你们路上也快些安全些。”

宋岳霖心想拒绝的话又会引起这个多疑的英国间谍怀疑,只好鞠躬道:

“那太谢谢您了。”

出发的时候,宋岳霖让十三上了关押小贼的囚车,囚车车厢里有两个当地警察,前面有一个司机。而他把津云组剩下的那个日本特务放在了自己车里,津云组的特务满心以为跟着是出发去东瓜抓人立功的,没想到出城没多久被一声爆炸打破了所有幻想。

但他不是没有察觉异常,只是昨夜瞬间失去依赖的小组让他提心吊胆了许久,再次找回倚靠的感觉让他愉快的飘飘然。

爆炸声让他懵了两秒,下意识的看向武藤组长,看到组长眼里射出的凶光,他忽然明白了所有。

宋岳霖下车,门神揽着小贼的肩膀和王俊杰十三从后面走上来。

“都解决了,按照你的吩咐,都是用日语喊的。”门神快乐的晃了晃小贼的肩膀,丝毫没管小贼龇牙咧嘴的表情,“不过为什么用日语喊啊?”

“这些警察都是缅甸当地人,不能让他们知道中国人在这里进行武装行动,否则英国政府一旦用这个借口向我们发难,我们很难解释的清。”

“真麻烦,要是押车的是日本人就好了,一枪蹦了多省事。”

“那你干嘛冲我开枪!我以为你要杀了我!”小贼不满的扭动起来,企图晃开门神的手。

“那不是头儿吩咐的?第一时间先杀掉你,这样那些逃跑的缅甸人才不会往劫车的人是中国人身上联系。”

“你这会儿倒聪明了。”小贼终于挣脱出来,一步抢到宋岳霖身边,“头儿,你刚才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要枪毙我呢。”

宋岳霖弯起的嘴角有非常轻微的颤动,王爷瞧见了,主动说道:

“怎么可能,谁都知道,头儿最疼你。”

“那是。”小贼骄傲的翘起鼻子,下一秒又龇牙咧嘴,“头儿,我身上哪哪儿都疼,回重庆你得给我放假啊。”

“行。”宋岳霖点头。

“真哒?”小贼眼睛变得贼亮。

“好了,把这里都收拾好,我们要换车,尽快赶到东瓜。”宋岳霖边命令着边走开。

“头儿,你刚才说的话,是真哒?给我放假……”

小贼追过去。

因为提前备了汽油,缅甸又是暂时的和平地区,在平整坚实的沥青公路上他们很顺利的开到了东瓜,只是路上那个日本特务在企图跳车逃跑的时被击毙,宋岳霖只能心中叹息,脸上并不显露惋惜。

在东瓜机场顺利的开走了一架崭新的运输机,他们深夜起飞,凌晨到达了昆明的巫家坝中央航校的机场。

刚下飞机吴英卓已经带着一众人员等着了,医护人员拉走小贼,地勤人员拖机入库检修,还有一些勤杂人员给疲惫的王爷门神他们递衣服送水,一片有序的混乱中,吴英卓带着宋岳霖进入了当初他们使用过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还有两个空军上校,他们自我介绍过,但宋岳霖转头就忘了他们的名字,把计划书交上去,对任务做了一个简单汇报,最后两个空军上校讨论着什么,并开始拿过电话准备联系哪里,这个时候,吴英卓带着宋岳霖出了会议室。

“我带你去你们的临时宿舍,你们可以在这里整修,明天中午搭飞机回重庆。”

“好……”

两人前后走着,吴英卓在前,宋岳霖在后。

沉默了一阵,吴英卓说:

“宋长官,我不得不承认,你让我敬佩。”

“唔……”

“阿十安全救出了,王俊杰也带了回来,计划书也都完整,你们的手下也没有牺牲,还为我们带回来一架崭新的运输机。”

“对……”

“宋长官。”

吴英卓忽然站住,没想到下一秒宋岳霖“咚”的撞了上来。

吴英卓回身,看到的是还有些在发懵状态、目光迷离又困惑,还下意识的揉了揉撞到的胸口的宋岳霖,吴英卓自己没绷住,“扑哧”笑了。

“对不起……”宋岳霖难得的有些慌乱,“我好像走神了,你刚才说什么?”

“不是走神了,是太累了。”

吴英卓转身再次迈步,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处黑着灯的砖房外,她再次转身对宋岳霖道:

“先睡觉吧,连续飞了那么久肯定累了,更别提你之前肯定还经历了高强度的任务压力。”

“哦,好,谢谢……”男人嘟囔着,垂着眼皮揉了揉鼻子,然后几乎是用头“撞”开了虚掩的门进屋了。

吴英卓觉得内心某个地方陡然柔软下来。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他们回重庆登机前几人都没再见到王俊杰,宋岳霖心中猜测,可能王俊杰还有更详细的汇报和后续工作,所以命令还在不甘心张望的几个人赶紧上飞机。

这个时候王俊杰跑来了,还拉着明显拖着脚步不乐意的吴英卓。

“宋大哥!门神大哥!十三哥!小毛哥!王爷叔!”刚上飞机的几个人哗啦啦从宋岳霖身边涌过又跳了下去,宋岳霖无奈的摇摇头,随即也下了飞机。

“还好赶上了。”

少年喘着粗气,被十三门神他们挨个熊抱,然后轮到宋岳霖,少年却先一步对宋岳霖敬了一个规正的军礼。

宋岳霖微笑还礼。

两人手放下,王俊杰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忽然认真的道:

“宋大哥,我很快就会和你并肩杀敌的,相信我。”

“我当然信。”他柔声说着,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哦,对了,还有,吴教官有话跟你说!”

少年把吴英卓推到前面,吴英卓竟然扭捏起来四处看,就是不肯看宋岳霖。

“吴队长?”宋岳霖不解的问。

等了一会儿,少年着急,加上看热闹不嫌事大,脱口而出:

“我们吴教官说宋大哥你长得好看!”

话一出,宋岳霖像囫囵吞下一个煮鸡蛋卡在了嗓子眼里。他愣住的当口,后面却爆发出一阵瞧好戏的怪叫。

宋岳霖还没来得及收拾心情回头瞪过去,显然吴英卓先一步收拾好了她的。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她先大声叫出来,“是,我说了,这很正常,这只不过是普通的对于美的欣赏,不掺杂任何私念的欣赏!”她盯住宋岳霖的脸,傲然的说,“我只是很客观的评论了你的长相,宋长官你用不着多想——你的确是长得很……”最后几个字陡然变成了嘤咛,“……赏心悦目。”

说完她用力转身,像踢正步似的绊着脚歪歪扭扭的快步走开了。

留下宋岳霖目瞪口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