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五章 下篇1

下篇

 

小贼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在病床上躺了五分钟左右,吃坏的肚子终于想起来折磨他。想上厕所的这种事情——忍不住。

好在阿十的这间也是高档病房,单间还配备着独立卫生间。他从前只用得上茅坑,跟了宋岳霖后抽水马桶很快成为了他的新习惯,他坐下开始解决,明白自己必须尽快结束回到床上。

可是万一换班的日本人根本就没有或者还要很久才出现呢?

肠子的确还是拧着的。

所以小贼选择多待一会儿,争取一次性解决这不争气的肚子。

然后卫生间外忽然乍起日本人惊讶的呼喊。

小贼明白——空空如也的床铺把他卖了。

现在成了他呆呆的坐在马桶上,被一个日本特务用枪指着的局面。

另一个日本特务发现他正在上厕所之后立刻追了出去,小贼不知道宋岳霖他们有没有成功逃脱,枪声响了不到一分钟就停止了,被惊扰起来的人群聚集的嗡嗡声成了陪衬,让他和这个日本特务之间诡异的寂静更显诡异。

“那个……我提上裤子?”

小贼拉住褪到脚踝的裤腰,试探着提了提。虽然是中文,可是日本人好像听懂了,他做出嫌恶的表情,退到门口,枪口仍然指着小贼:

“快点!”

这个日本人的中国话生硬无比,小贼撇撇嘴,收拾了自己,还好心的冲了水。他发现此刻自己并不怎么为自己担心,只要头儿和十三出去了,他们是肯定会来救自己的。

刚站到外面,日本人一脚就把他踹到在地。

——好吧,看来还是要担心的。

小贼无奈的咳嗽着,绝望的感觉到,除了日本人那一脚带来的疼痛,肠子似乎又拧巴巴的开始疼了。

“我们得救他!”门神失控的喊着,可是马上自己就醒过神把音量压下去了,“那家伙最怕疼,落到日本人手里他们指不定怎么折腾他呢!”

宋岳霖倚在桌边,抱着胳膊一边沉思一边安抚他:

“救是肯定要救,但是现在无能为力,我们必须等到天亮出去打听了消息才能制定计划。”

门神愤愤不平的咬住牙关别开脸。

“好了,现在还是凌晨,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大家都去休息。离天亮还有4个小时,我和十三守夜。我值第一班。”

“我睡不着,”门神烦躁的嚷出一句,“小贼指不定现在被怎么折磨呢。”

“去睡!这是命令!”

宋岳霖严厉起来的神色让门神愤愤的收了声音,但他使坏的走进卧室占据了唯一的一张床。

宋岳霖疲惫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再次低声吩咐:

“行了,都睡吧。”

十三看了宋岳霖一眼,然后默默的缩进墙角的藤椅里闭上眼睛,王爷躺到沙发上,王俊杰坐到饭桌边,准备趴下。

“俊杰,去床上,和门神一起睡。”

“我在这里可以……”

“这是命令!去床上!”

王俊杰吓了一跳,缩起脖子老老实实的进屋爬上床。

天亮后王爷负责出门打探消息,宋岳霖则联系了美国特工要求情报协助。过了中午,美国特工传回了消息,王爷也回来了。

“小毛被关在当地警察局。”王爷关上门,一边撕掉假胡子一边说,“是暂时羁押,名义上是因为抢劫医院,是由一个日本人报的案,日本人也一直留在警察局,并没有出现同伴。我想这就是最后那个日本特务的权宜之计了,毕竟仰光方面的负责人和其他同僚都被我们干掉了,他一个人可能无法做主,又怕我们会行动救人,所以先把小毛放在了警局,等待上面调派人手。”

看到王爷随手把假胡子扔掉,门神气的瞪了王爷一眼,不禁摸了摸早上被王爷突然剪掉一截做胡子的那缕头发。

“这就说得通了。”宋岳霖说道,“美国人在今早破解了日本人秘密电台传出的电文,请示仰光无人领导需要支援,回电是他们将派最近在腊戌的活动小组到达仰光。早上已经出发了,估计不出两个小时就可以到。”

“头儿,你有主意了?”王爷熟悉宋岳霖眼里慢慢闪出的那种光芒。

“仰光是缅甸的首府,日本会派驻固定的情报人员活动,但是缅甸其他地方相对落后太多,不值得日本人浪费情报资源,”宋岳霖慢慢弯起嘴角,“我赌腊戌的这个情报组是游动小组,那么仰光剩下的这个底层日本特务,一定不熟悉他们。”

“所以——”王爷也慢慢笑了。

“所以,我们就是从腊戌来的情报小组。”

“没小毛问问题,还真不习惯。”

中午再次变得潮湿而炎热,尤其刚刚下过一场雨,空气里弥漫的就更是难以言状的憋闷感,王爷不舒服的扯了扯领口,对站在一边的宋岳霖说道。

“嗯?”

两秒后一直沉浸在思绪里的军官才回神。

“我说,通常都是小毛不放心的叨叨问题,现在没了他,耳边清净的还真不习惯。”

“是啊……”

空气里仿佛回响起了小贼的声音:

“头儿,你怎么确定那几个腊戌来的特务走的就是这条道儿啊?”

宋岳霖晃晃脑袋赶开那声音,然后看向一侧。

王俊杰和十三站在一起,少年正认真的听着十三讲用刀的要诀,门神靠着树,烦躁的挥舞着右手驱赶着蚊虫。

“来了。”宋岳霖看到了马路那头转出的汽车。

英国人在仰光修的公路虽然不多,但质量是真正的好,仰光通北部的这条沥青公路平整而坚实,宋岳霖却没想到这个游动小组比他预估的时间能晚上两个小时。

宋岳霖和路边的三个人立刻隐身到树丛里。

王爷独自一人站在路边,很快他开始殷勤冲那车子挥手,汽车开到近前停下,王爷连连鞠躬着问好。

“阁下,您好,我是渡边淳,终于等到你们了!”

汽车因为天气的缘故开着车窗,里面加上司机一共4个人,他们都看向王爷。

后座的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问道:

“你是津云小组的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啊,是这样的,一直迟迟未见您的出现,我十分担心,所以想出城迎接您们!”王爷边鞠躬着边走近,“如果给您造成了困扰,十分抱歉!但是从今天凌晨开始我就失去了领导,实在是心里高悬不下,无法安坐等待!”

那个男人表示了理解,扁着嘴点点头:

“我们的车子在路上出了点问题,你怎么出——”

话没说完,正垂首站着的那个“渡边淳”忽然急冲两步,整个上半身从窗口探进了车子里,随着压上来的身体一个冰冷的硬物也刺进说话人的胸膛,而同时,后座右侧窗户和前面左侧副驾驶窗户各自飞进来一把刀,都准确的插进乘客的胸口,而右侧驾驶座的车窗也探进来一个男人凶神恶煞的脸,司机反应快,但也只是成功的扭打了不到五秒钟,就被一柄匕首按进胸膛。

门神退出来直起腰,喘出一口气,不悦又羡慕的瞪了眼从后面走上来的十三,又忍不住惊讶的瞥了眼宋岳霖。

“十三哥,你这一手飞刀太厉害了,回头教教我好不好。”王俊杰绕在十三身边一脸崇拜,然后又看向宋岳霖,“要不宋大哥你教教我,行吗?”

“胡乱弄得,”宋岳霖拔下刀在日本人身上擦干净血迹,“回头让十三教你吧。”

十三被吸在宋岳霖身上的惊讶的注视,直到听到自己的名字才收回去。

“嗯,好,”他对少年笑了笑,“我教你。”

“行了,时间紧迫,赶紧把尸体和汽车收拾了。”

半个小时后,汽车开进仰光,在市警察局门口停下。

“好,都按分配的好的角色演吧。”杀掉的几个日本人身上都有证件,很巧的是有一个日本特务的确比长官年纪大,加上王爷之前在高层外国人堆里活动的太耀眼,所以这一次宋岳霖就成了从腊戌来的游动小组组长,王爷反而成了他的手下,王俊杰年纪小,扮特务没有信服力,所以和扮作司机的门神一起等在车里。

仰光的警局按照英国规制建立,所有人都身着浅橄榄色的短袖短裤制服,只不过警察也都是当地人,在他们走进警局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安然惬意的坐在吊扇下聊着天。宋岳霖环视一眼,在接待处登记了姓名,他扮演的人叫做武藤三四郎,名义上是一家日本旅行社的线路编导。

很快剩下的那名特务小跑着迎了上来:

“阁下!”他满脸欢喜用力深鞠一躬,“终于把您盼到了!一路辛苦!”

“嗯。”宋岳霖淡淡的应着,一面吩咐带路一面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抓到了一名支那特工,但是鉴于津云组长和其他同事已经光荣,我实在无法一个人看押他,毕竟津云阁下吩咐过外事办公室里的其他成员都是普通人,我们不能向他们透露身份,”小特务一路小碎步跑在大步流星的宋岳霖身边,殷勤的解释道,“所以我把他放在了波特森局长这里。”

宋岳霖脚步一滞,眯起眼打量着小特务:

“英国人?”

“是的。”

“八嘎!”宋岳霖低声吼道,“把帝国情报事业的敌人放到英国人手里,你难道不怕卑鄙的英国人做手脚吗?”

“很抱歉!”小特务接连不断的鞠躬,“波特森局长是津云阁下发展的情报员,他已经完全投诚到我们一方了!”

“哦?”宋岳霖心中为这个消息吃惊不已,脸上却风云不动,甚至冷冷一笑,“津云阁下真是神通广大啊,他就能为一个英国敌人担保吗?”

他们说着已经来到局长办公室外,门忽然被从里面拉开:

“先生们。”

爱尔兰口音的英语爽朗而粗犷,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棕发男人站在门里侧让着身子:

“欢迎,请进来吧。”

宋岳霖三人和小特务进入办公室,十三自然而然的站在了门边,波特森关上门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要喝酒吗?还是这位先生您也喝茶?”

他坐到办公桌后,身子一仰双脚上桌,很惬意潇洒的喝了一口,笑问。

“感谢您的厚意,但是免了。”宋岳霖板正的浅鞠一躬,冷冷的道,“既然我们都到了,请波特森先生把支那特工交给我,您的暂代羁押协助已经结束,剩下的还是交给我们自己解决。”
波特森眯了眼,用手指擦了擦嘴上的髭须,忽然灿烂的笑起来:

“您的证件?”

宋岳霖一愣,继而一瞪眼:

“波特森阁下,您只是一个普通的线人,没有资格——”

“但是我也是警察局长,”波特森的笑容忽然消失,下一秒再次出现,“对于我怀疑身份的任何人,只要出现在我的管辖区里,我都有权检查他们的证件。”

宋岳霖打量了他几秒,然后从内兜里拿出证件,双手递过去。

——虽然是临时改的,但是有门神的巧手,加上从重庆出发时就备下的照片,相信一个英国人不会认出日本机密证件上的瑕疵。

果然波特森审视了几秒就把证件还了回来。

“很抱歉,武藤阁下,在仰光的情报工作失去了津云阁下的领导后,我不得不小心。”

“波特森先生,”忽然涌上脑海的一个猜测让宋岳霖坐进桌子对面的办公椅里,他高傲而冰冷的看着波特森,几秒后道,“如果要我接手仰光的工作,我想仰光剩余的情报人员不应该对我隐瞒任何信息。”

“您的意思是——”波特森又喝了一口酒,心情不错的微笑,歪歪头。

“我有一个猜测。”

“您的猜测没错。”波特森说道,“英国当局并不知道,我有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统,而且我的秘密妻子实际上也是日本人,这样——您是不是应该对我放心了?”

“那您为什么不在津云组长之后接手?”

“我不直接参与日本的情报工作,我的身份特殊,只支援——您满意了吗?”

回应波特森的笑容,宋岳霖也笑起来,他双手扶膝礼貌的点头鞠躬:

“只要您也放下对我的不信任。”

“呵,没有不信任,只是小心,只是小心。”波特森挥了挥手,“说到那个支那特工吧,为了防止支那特工杀进来救人,我可是特意把他关在了我身边——先生们,跟我来。”

说罢他站起身向外走,宋岳霖也随着站起跟上,一众人都随波特森出了办公室,他们没走几步就进入了办公室斜对面的一间审讯室,里面正在动手的几个人听到开门的声响都让开来,露出了坐在他们中央的小贼。

小贼被绑在椅子上,垂着头,陡然停下的殴打让他晃晃悠悠的抬起脸,宋岳霖看到小贼鼻青脸肿,大眼睛已经肿了一只,另外一只也无精打采的垂着眼皮,眼里的光芒还算清明,扫视一遍全身,见身上的衣服还算完整,那么除了殴打他应该没经受什么重刑。

“抱歉,先生们,当地警察的作风——”波特森耸耸肩,又无所谓的笑了,“但我想你们动起手来程度会比这狠不少,所以我猜没关系?”

宋岳霖问:

“他招了什么没有?”

“他除了中国话不会说其他话,除了对翻译说自己要拉肚子之外,什么也没有——不过他真的拉肚子了,差点给我弄脏地方。”

“那么,请波特森先生把他交给我们,剩下的让我们自己解决就好了。”

“武藤阁下想做什么都可以在这里做,外面的人不会也没兴趣过问,武藤阁下为什么一定要带走他,”波特森天真的歪歪头,像个孩子一样不解的瞧着宋岳霖,“你们的本部很有可能已经暴露给支那特工了,而我这里是警局重地,有层层守卫,带着枪的不下二十个。您在这里审问他不是更安全?究竟您还有什么顾虑呢?”

宋岳霖顿了顿,然后转身向他微笑着浅鞠一躬:

“哪里的话,那么就麻烦您了。”

军官与王爷对视一眼,然后他转头继续对波特森说:

“我们刚到仰光,需要安顿,请允许我先失陪,一个小时候我再返回。这期间还要继续麻烦您对他进行审讯。”

“武藤阁下这么相信我了让我受宠若惊,”波特森问道,“不过我们这么审讯一夜了,什么都问不出来,但是在用刑上我本人和当地的手下也的确没什么创造力,不知道武藤阁下有什么建议?”

“那简单,我们也不是必须就需要这个支那特工,”宋岳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头盯住小贼看着他的眼睛,视线冰冷,“再不说,那就枪毙他。”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