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三章 下篇4

汽车的汽油已经所剩无几,而且估计清苑县内的日军也已经对这个车牌反应了过来,所以他们把汽车开到了荒野里直接扔掉并且烧掉了其他行李,他们只轻装,在于家庄蹭上了平汉铁路上的列车,然后到了石家庄,陪陈书文取回了寄放在朋友家的支票,最后才辗转十天返回了重庆。

返回当天,是民国二十七年1月31日。

也就是年三十。

宋岳霖汇报完了就被“押”到医院检查。确认伤没有大碍后被严令留院观察。不过他向来不是听话安分的主儿,过了晚上十点,值班的医生护士也都聚到一起过除夕去了,宋岳霖就悄悄换了衣服,从医院溜了出来。

说实话,有点挂念那帮家伙,虽然就地解散后他们一哄而散,连宋岳霖住院的这几个小时也不见人影。

整个重庆也沉浸在春节的气氛里,下午刚刚下过一场寒雨,空气湿寒,山城笼着厚重的白雾,一切形状都在云朵似的雾里消弭了边缘,零星的爆竹声隔着雾气响的远在天边又似近在眼前,各处时而闪现的烟花,也被雾气浸染成了一团团色彩氤氲的水墨画。

这些听得见又听不见,看得见又看不见的,只剩宋岳霖一个人在云朵中行走。

回到枣子岚垭,他们的小白楼在时常亮起又灭下的彩色云雾中安静的矗立着,没有一丝灯光,也没有一丝声响。

宋岳霖站在楼前呆呆的望了一会儿,然后自嘲的一笑。

小贼定是回家陪妈妈去了,王爷那样的人自然不缺逍遥的去处,门神人脉遍布,估计在重庆也有相识的兄弟,那么只剩下十三了么?十三大概已经睡了吧?

忽然觉得肚子饿了,宋岳霖推门进入的时候生出一丝懊悔。

——其实医院门口还是有卖小面或者馄饨的摊贩的,他应该买点带回来,也省的害的十三饿肚子。

但屋里不是全然黑暗,伴随着撩人的香味,厨房的方向闪烁着温暖的烛光,还有人语和炒菜的声响。

“王爷,好了吗?看起来不错,我饿死了。”

“爪子拿开!这个一会儿吃。”

“就一块,我尝尝。”

“门神,把他叉出去!”

“得嘞,你——出去出去,出去帮大婶儿包饺子去!”

“我妈说我净添乱,她说有十三就够了。”

“那你就去医院接头儿去。”

“头儿又不是小孩儿干嘛要我接?我饿的都走不动路了。王爷不是说头儿肯定会自己回来的嘛。”

“小毛说得对,我自己会回来。”宋岳霖微笑着站到厨房门口。

“头儿!”小贼扑上来,眼睛亮闪闪,“你回来啦!——王爷,那咱可以吃了吧?”

“你就知道吃。”门神端着一碟子醉蟹从宋岳霖身边挤出去,把碟子放到餐桌上,“你再嚷嚷着吃我找大婶儿告你的状!”

“你就知道打小报告。”小贼不满的嚷道,接着试图向盛着桂花肉的碟子伸手,被王爷一巴掌拍掉。

“怎么不开灯?”

宋岳霖话音刚落,灯亮了:

“停电了,大概电压不稳。”门神趁着王爷没往外看,自己捏起一块五味鸡的琵琶腿,一边大口啃着一边说,“我就说嘛,这么大的雾全重庆的灯都打开日本的轰炸机也找不到目标。”

宋岳霖摇摇头,走向客厅,看到茶几上摆了面板,小贼的母亲正带着十三包饺子。

十三干的很慢但很认真,脸上都是入神的微笑,宋岳霖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洗了手走到厨房帮王爷盛菜。

“都是你做的?”

宋岳霖不敢相信的问。

“啊,是啊,找到合适口味的餐馆不容易,况且这个时候都被有钱人订满了。”王爷端起一盆肉丝黄豆汤对宋岳霖笑笑,“希望手艺还没忘光。”

吃饭的时候大家把小贼的母亲让了主座,宋岳霖看到桌子上摆满了菜,锅烧河鳗、醉蟹、水晶虾仁、五味鸡、肉丝黄豆汤、荠菜春笋、油爆河虾……他看向王爷,挑挑眉。

王爷微笑着解释:

“别看我啊头儿,还有盐水鸭、素海参和蝴蝶蒸饺呢。”

小贼不解的问:

“你们在这儿报菜名干什么?”

宋岳霖无心拆破与王爷之间的哑谜,继而想到了另一个棘手的问题:

“这……菜太多了吧……”

“没事儿,有小毛解决,肯定剩不下。”王爷哈哈一笑。

“那大婶儿,咱们开席?”宋岳霖看向小贼的母亲请示,但下一秒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三只手愣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贼门神和十三对视一眼,忽然大笑着叫道: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宋岳霖咬牙盯着他们:

“我薪饷还没发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