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三章 上篇2

入夜后老王如约来到饭店把他们接到了义庄。相对冷清的清苑县在夜里没有什么行人,所以在夜色的掩护下他们的行动变得更加安全。

老王外表看起来是个普通农民,穿的也很干净厚实,就是沉默寡言了一些,在义庄换衣服准备的时候小贼习惯性的找老王套近乎,老王对他的关心只是简短的表达了钱老板给了他足够的钱,救出人后他就会离开保定远走重庆,所以他们不用担心反应过来的伪军或是日本人会找他的麻烦。

之后老王对小贼的其他的话题兴趣缺缺,小贼也只好放弃努力了。

老王用的是一辆马车,车上有四口薄木棺材和几捆草席,老王解释有些当地的犯人家属会提前打点,他就把死去的犯人用棺材装起来拉回义庄等待家属拉回去办理后事,没有家属打点的他就会用草席卷了,直接拉倒城外,或是在义庄搁几天再拉出去埋掉。

门神王爷和小贼都可以跟着老王进去,只有宋岳霖和十三只能躺在棺材里被拉进去,小贼本来在十三躺进去后取笑了两句,得了十三不客气的瞪视之后心情也变差了。

混进保安队很容易,老王是熟面孔,又是深夜又是拉死人的晦气事,门口和大院里的卫兵都没人拦着。老王找了个角落停车,其他三人帮他打开棺材板,宋岳霖和十三爬了出来。

“十三,你去楼顶上面观察情况,你们几个跟着老王先做事,我去找陈书文。”

王爷看了宋岳霖一眼但什么也没说,几人分头行事。

监狱第三层最高,楼顶上设了一个小亭子权当塔楼用作观察哨,十三爬上去用小刀悄无声息的解决里面打瞌睡的卫兵,在楼顶整个保安队大院都尽收眼底。

其实钱老板收买的眼线早就告知了化名为郑忠秀的陈文书被关在九号牢房,不过既然答应了游击队救他们的政委吴耀贤,宋岳霖就必须先确认吴耀贤的位置。

他的目标是二楼尽头亮着灯的办公室,那里面肯定有犯人名单。

然而刚上到二层,竟意外的对上了走廊里的几个黑影。

他们猫着腰贴着墙根悄无声息的向前走,宋岳霖从楼梯口转出来正好和他们打了一个照面,他们也是一愣,宋岳霖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很快冷静下来,立刻看清了他们褴褛的囚服,还有他们手里磨得尖尖的利器,第一个人手里甚至还有一圈明晃晃的钥匙。

他想张嘴,但有一秒的犹豫。

是像一个特工一样说明身份?还是像一个伪军卫兵一样大喊示警?

说明身份,如果这些人的越狱失败了呢?

大喊示警,如果这些人选择先解决他呢?

这一秒的犹豫已经足够第一个黑影向他猛扑过来。

宋岳霖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对打肯定不行,毕竟对方不管是谁也算是抗日同盟,所以他情急之下选择先走为上,好在二楼的高度也就是两米多,他在对方扑上来的同时干脆翻过栏杆跳了下去。

对方显然没料到宋岳霖会这么反应,楞住的同时,从二楼办公室出来的正牌卫兵发现他们了。

“犯人跑啦!——”

破锣嗓子的喊叫凄厉的回响在寂静的深夜里,紧接着混乱声起,警哨声、叫嚷声、开锁声、吼叫声、更多的脚步声、更多的开锁声、更多的吼叫声、更多的卫兵嘈杂声,然后枪声也响起来了,所有的声音混成一团嚣张混乱的网,裹得所有人晕头转向。

“怎么了,头儿?”

宋岳霖跑回马车边,王爷和小贼门神他们和老王一样,面对这突然而起的混乱茫然无措。

“里面正在越狱。”宋岳霖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变化,“十三呢?”

“还没回来。”小贼茫然的回答。

“你们在这里等着,随时准备出去,我去找十三。”

穿过正在暴乱的三层楼爬到屋顶显然是危险的,宋岳霖穿过满院乱跑的伪军找到楼后面,终于发现一条排水管,他立刻沿着排水管攀爬而上。

刚刚爬到楼顶,就看见两个黑影滚做一团,他几步冲上去,拉起骑在十三身上的伪军,一手按住肩膀一手捏住下颌,双手一错,那伪军接着软倒一边。

“怎么了?”

“下面一乱,楼顶就上来了人,我解决了一个,”十三有些气喘,“没想到另一边还有一个。”

“没事。”宋岳霖拍了下他的肩膀,“我们先撤——不能走楼梯,从后面爬下去。”

说着两人来到那条排水管旁边。

“管子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你先下去。”

十三深深的看了宋岳霖一眼,然后点点头飞快的攀爬而下。

他爬下去的时候宋岳霖一直探身关注着他,见他平安落地,宋岳霖暗舒一口气,转眼看到楼顶上的三具卫兵尸体,想了想,过去把三具尸体都从楼顶抛下去。

反正没有枪伤,扔下去伪军应该会认为只是暴动的犯人伤了而已,暂时不会打草惊蛇。

忙完这些他才沿着排水管爬下,落地一转身发现十三一直在旁边等着。

“回到马车那里!”

他们跑回马车边,宋岳霖和十三照旧躲进棺材里,老王和其他人装作惊吓慌张的样子奔向门口。

卫兵一见是他们,立刻开门放行,这种时候他们在场纯属添乱。

在义庄他们换回衣服,再次返回饭店。

钱老板见了他们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长官,行动失败了?”

在他们的大通铺房间里,钱老板确认没有追兵没有暗哨一切正常安全后,这才问出问题。

“根本就没来得及行动。”宋岳霖摇摇头,觉得有些疲惫,心底还有隐隐的焦躁,“监狱有犯人自己组织越狱了,现在还不知道情况。你明天找你收买的眼线打听一下,看看今晚的暴动成功还是失败,陈文书逃出去了还是死了,其他人逃出去的有多少或是死了的有多少。”

“是,长官。”

钱老板给他们安排了洗漱的热水和一些吃食,离开后,几人在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都有些感觉挫败,最后还是小贼打破了沉默:

“真巧了……我们想进去……他们想出来……怎么就赶在一处了……”

宋岳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起身安慰他们:

“行了,现在反正还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就别多想了,大家再休息一晚,明天打听一下消息再说。”

众人依言休息,但宋岳霖左想右想还不安稳,索性拿出地图研究撤退路线。

正想着,精神和身体都实在疲累,所以不自觉的从兜里掏出烟叼在嘴上,摸遍浑身上下,打火机却好像没了。

这时旁边伸过来一个火苗,侧头一看,见十三伸过来一只火柴,但是眼睛垂着看不清神色。

宋岳霖微微凑过去让香烟在火苗上引燃,然后吸了一口拿下烟夹在指间,奇怪的扫了十三一眼:

“谢谢。”

十三点点头,闷声不响的走出去。

但走过没两步又在桌子前面停下了。

“那个……”从没听十三发出这般啜喏的声音,宋岳霖奇怪的抬头看着他的脊背,十三没回头,但头低下去了,手脚也有些无处安放的慌乱,“谢谢你……回来找我……”

宋岳霖了然,点点头轻轻回道:

“这没什么。”

十三这才走开了。

王爷走过来,奇怪的瞧着十三的方向,然后问宋岳霖:

“他怎么了?”

宋岳霖笑笑:

“没什么。”

接着他说道:

“王爷,明天早上你到包子铺去通知共党,告诉他们我们会随时通知他们下一步的行动。”

“好。你现在有想法吗?”

宋岳霖慢慢搓了搓脸,语气里透着疲惫:

“暂时还没有。”

他们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吃完早饭钱老板带着消息回来了。

“昨天的越狱没有成功,死了两个,但是没有陈书文。”钱老板汇报道,“不过伪军加强了安保,大门检查和牢房巡查都比从前严密了。”

宋岳霖没说话,身边的门神低声嘟囔了一句:

“怕的就是这个。”

“行了,我知道了。”宋岳霖吩咐钱老板,“你去前面照顾生意吧,我们再想想。”

钱老板离去后宋岳霖换了装准备出门打听消息,其他人尤其是小贼见了也嚷嚷着要出去走走,王爷一早出门去了共党联络站,宋岳霖觉得多几个人打探消息没什么不好,尤其是这三个人也都属于精怪精怪的那种。

没想到几人分头奔波一上午,收获最大的竟然是小贼。

“头儿,你知道嘛,保定除了游击队,还有一众人闹得可凶啦。”小贼一边吃着从外面买回来的大枣一边笑,故意卖着关子,“头儿,尝尝这大枣嘛?这是唐县的,听说是保定的特产呢。”

没想到王爷在一边接话了:

“燕赵多豪侠。你说的是本地匪患猖獗?”

“就你知道的多!”小贼愤愤的冲王爷的方向凶了一眼,转回来委屈巴巴的瞅着宋岳霖,“头儿,这儿有个让保安大队头疼的匪头子叫张知也,阴坏阴坏的,保安队队长的老婆曾经就被他绑过,硬是要了十根金条才赎回去。”

宋岳霖眼睛一亮:

“保安队队长很疼他老婆?”

小贼得意的大笑:

“那就是个床头跪,别看他贪,在清苑县他顾家可是有名的,可疼他老婆孩儿啦。”

见宋岳霖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门神扑哧一笑:

“床头跪是南京土话,怕老婆的意思。”

宋岳霖恍然大悟,接着看向王爷。

两人对视几秒,王爷笑了:

“头儿,你在想什么?”

“那我们借一下这个张也之的大名好了。”

 

(明天休息,周日继续)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