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三章 上篇1

第三章   越狱记

 

上篇 

 

他们换上了百姓衣服,由王爷和小贼出面在定兴县城骗到了汽油,军统安排的汽车和临时中央政府赈济部的牌照还有用,他们给汽车补充了汽油,又换上了西装,这才开着车继续向清苑县行去。

清苑县是保定最大的县城,但规模比起北平天津这样的大城市差了太多,一路上他们并没有见到太多的日本军人,反而是同样身着黄皮的伪军和身着黑皮的保安大队更为常见,他们一路开进清苑县城,在宋岳霖的指引下找到了接头人,军统在北平的联络站显得寒酸,在清苑县的势力就更显贫瘠了,只有一个孤零零的饭店老板。

不是大城市,国军的情报网就显得捉襟见肘了,反而是另一方相形之下强大太多。

宋岳霖也懂这个道理,与钱老板接上头后他就一头扎进钱老板的密室用秘密电台联络重庆,钱老板给其他人安排了一个包间供应酒菜,被小贼吃的风卷残云,幸亏王爷有先见之明让钱老板事先每样菜留出了一碗,在整桌几乎见底的时候,宋岳霖终于出现了。

“头儿,快来!保定的驴肉真的名不虚传!钱老板太大方了,王爷说抗战时期驴肉只能优先供应日本人呢。”小贼兴奋的招呼,“我可给你留了好几块儿。”

“嗨,小长官说的什么话,”钱老板谦卑的笑道,“都是军统提供的资金,招待自家人不需要小气。”

小贼被钱老板的“小长官”叫的心花怒放,左右来回瞥十三和门神:

“我是长官了,听见了吗?我是长官了。”

“一边儿去。”门神把小贼的脸推开,自己又夹了一筷子大白菜。

“吃点吧。”军官在王爷身边落座,王爷把盛着菜的碗推过去,“重庆怎么说。”

“我们要营救一个人。”宋岳霖一边吃一边说,其他几个人闻言都停下了动作。

“马上?”小贼不悦的嚷嚷起来,“头儿,咱们昨晚刚出生入死完,休息两天行不行?我可差点被开瓢,那阵子心悸还没过去呢,而且我累死了,我要睡个天昏地暗。”

门神斜眼瞧他,鼻子里哼了一声:

“你会的词儿还不少。”

“你以为我什么?我上过学。”

宋岳霖稍稍加大了音量压下他们的声音,不过语气仍然是安慰的:

“行了,任务很简单,就在县保安大队里押着,伪军更好对付,不会难的。上面命令这次任务完成之后我们就可以回重庆休整。”

“太好了,”小贼长舒一口气,“我发现我挺想咱们的小白楼的。”

“这个人是什么情况?”小贼问。

“来自南洋的爱国华侨,叫陈书文。他为我们空军筹措了一笔巨款用于购买飞机,他身上带着巨额支票。不过在北上途中正好碰到了日军攻势,我们的人和他失散了,直到现在才得到消息,他被关在了这里。”

王爷微皱眉头:

“是不是日伪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对,似乎是阴差阳错的被当成游行工人抓起来了,总之日伪还不知道,我们也不能让日伪对他的身份有察觉。”

“天啊,巨款,多巨啊。”小贼眼睛放光。

宋岳霖瞥了他一眼:

“二三十架飞机的钱吧。”

小贼问身边的门神:

“二三十架飞机又是多少钱?”

门神白眼翻他:

“总之是你想象不到的钱。”

“吃完饭都休息。傍晚咱们开个碰头会确定计划,晚上行动。”宋岳霖又吃了两口,接着吩咐王爷,“一会儿咱们出去转转,摸摸保安大队周围的情况。”

王爷张了张嘴,把劝他睡一会儿的话咽回去,只点点头:

“好。”

吃完饭门神、十三和小贼在钱老板安排的房间里睡下,宋岳霖和王爷简单的洗脸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清苑县是保定最大的县城,但是在中午时分行人就已经少的可怜了,县城里有一个警察局、一个保安大队和一个日本宪兵小队,听钱老板介绍县城外还有一只伪军的治安团驻扎,但是在十里外,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日本宪兵小队和保安大队毗邻,宋岳霖和王爷在一边的茶馆里喝了一会儿茶,数了数进出的日本士兵,估计驻扎的宪兵小队兵力也就在十余人。相对来说保安大队的规模就比较大了,这原来是县中学的学校,三层教学楼被改装成了监狱,在外面透过围墙可以望见监狱的第三层,高高的铁栅栏里面看样子关了不少人,他们直接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都缩着一动不动。而学校办公楼应该就是保安大队办公和驻扎的地方,从外面看被围墙挡住了大部分,只能看见一个屋顶。

学校的铁门半敞着,两边的岗亭都有人值守,不过军容很是松散,进出的车辆和人员倒是各个都需要停下检查。

保安大队门口是一条丁字路,向南通向县城南门,向西是一座医院,向东则是一片凌乱的民居。他们又远远的在保安大队周围转了一圈。

“有人跟踪。”

宋岳霖忽然低声说。

“嗯?”

只有一个简单的鼻音显出王爷的惊讶,然后他们没事人似的继续向前走。

“暂时不回饭店,我们摸摸对方的底。”

“好。”

他们拐进一条胡同,后面跟着的人距离与步调不变,也转了进去。

视线里的人果然隔着他计算好的距离在前面走,可是——

——怎么少了一个?!

刚回过神,后腰就悄无声息的顶上了一个小小的圆圆的硬物。

“往前走。”

声音就压在耳朵后面,森森凉凉的,跟着的人身上不禁颤了颤,然后按他吩咐,在他的“推动”下向等在原地的另一个人走过去。

王爷站在原地,送给宋岳霖“押着”的人一个略带看好戏的友好目光,等他们走来后,就和宋岳霖并到一处一起向前行去。

“头儿,那一个呢?”

“同伴失踪,自然会寻上来,这两个人年纪都不大。”

言下之意,年纪轻自然是气躁一些。

走到一处合适的巷口,他们推着那人隐身进去,宋岳霖捂着他的嘴,盯着巷口安静的等着,过了不过三分钟,果然一个着急的年轻人脚步慌张的跑了上来。

他先是往前路继续张望,然后才注意到右手边的巷口,接着看清了指着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

“进来一叙?”王爷向里一歪头,看那青涩的脸上现出的气鼓鼓的神色,觉得应该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于是好笑的加了一句,“小同志?”

第二个跟踪的人也进了小巷子,与同伴被指在一处,靠在墙边。

“你们是谁?”

第一个跟踪者年纪稍长,穿着一身乡下人的黑色棉袄,他吞咽了一下,扫了眼宋岳霖沉着冷静的眉眼和王爷自信戏谑的微笑,吞咽了一下,介绍道:

“游击队的。”

王爷问:

“共产党?”

那人点头,然后反问:

“国民党的?”

王爷做 双手向天无辜状:

“我不是,只有他是。”

说着向宋岳霖一努嘴。

宋岳霖仍旧指着二人神色不动:

“你们为什么查探保安大队?又为什么跟踪我们?”

那人一愣,然后垂眼轻叹一声:

“你果然早就发觉了。”

“回答问题。”

“大概和你们一样?”第一个人歪歪头微笑。

第二个年轻一点的虽然也是农民打扮,但脸上细腻的很,此刻他忍不住了:

“我们政委被关在里面,我们要救他!”

“哦——”王爷感叹一声,“怪不得。”

宋岳霖最后一次审视了他们全身上下,然后收起了手枪站直。

“国军兄弟也有营救任务?”第一个跟踪者友好的问。

宋岳霖只是简单的点点头。

“不如合作?”第一个跟踪者提议,继而微笑,“自我介绍一下,张定邦,本地游击队队长。这位是小杨,杨慕。我们本来在侦查监狱周围,但是感觉你们的形迹可疑,不像敌人像是自己人,所以就跟上来了想一探究竟,我们并没有恶意。”

宋岳霖没有自我介绍,只是盯了张定邦几秒,忽然问:

“你们要救的人叫什么名字,你们政委?”

“吴耀贤。”张定邦坦然的回答。

“我们替你们救他,你们不要插手。”

宋岳霖的话让王爷听了都是一愣:

“头儿,这什么意思?”

宋岳霖盯着张定邦解释:

“你们的营救任务不管成功或是失败,肯定会引起伪军加强监狱安保措施,我们要救就更麻烦了。反过来也是一样,我们先行动也会给你们的营救制造困难,所以你们不要插手了,我们给你们救。”

“那为什么咱们不一起行动?”

“我的手下都是这方面专家,人少但精,人多了反而坏事情,况且这样的行动也不适宜武力强攻,有我们就够了。”看到张定邦要张嘴,宋岳霖抢先一步继续道,“还有我欠你们一个人情,这就当还人情了。张队长,不要再争论了,就这么定了。”

张定邦一愣,继而露出一丝苦笑,同情的扫了眼军官身后的王爷,然后无奈的点点头:

“那就承了国军兄弟的情了。那至少给我们一个时间?我们好派人来接人?”

“今晚十一点,派两个人守在南面路口的茶馆处,如果成功我们会把人送到那里,如果计划有变我们会通知你。”

“好,”张定邦伸出手,“县医院旁边的包子铺是我们的联络站,有需要就到那里说‘要三个驴肉包子,不能带一点肥肉’就行。”

王爷怀疑的皱起眉:

“张队长主动把你们的联络站暴露给我们?如果我们是日本特务呢?”

张定邦笑了,伸出的手扬了扬:

“看这位国军兄弟就知道这是真的中国军人了,还有什么好提防的?”

宋岳霖眼中有柔软和歉意一闪而过,他握住张定邦的手:

“宋岳霖。”

他的眼神似乎像还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只是化作一个用力的握手,然后他松开手转身大步离去。

王爷故意落后了几步对张定邦说道:

“张队长,国军内部情况复杂,为了我们考虑,还请不要把这次的接触和‘合作’透露出去,尤其是宋长官的名字。”

张定邦愣了愣,继而了然:

“多谢,放心。”

王爷转出胡同的时候,看到了宋岳霖。

他们无声的走了一段,宋岳霖忽然低声道:

“谢谢。”

王爷长叹一声,低低的苦笑道:

“我也是在救我自己——北平通过共党的协助掉包模板,如果紧接着在保定继续和共党合作,不止是你,我想我们全部在戴老板那里都说不清楚。”

宋岳霖嘱咐道:

“这件事不要跟那三个人提起。”

“明白。”

他们回到饭店,正遇到小贼打着哈欠顶着一头鸡窝往房间走。

他们的客房是一间通铺,在一楼最里层,隔着一个公用盥洗室,位置倒是隐蔽的很,军官和王爷在小贼后脚进门,看到门神仍然抱着被子睡得流口水,十三倒是已经起来了,穿戴整齐,坐在门边无声的擦一把小水果刀——这次不知道又是从哪里找到的。

小贼顶着鸡窝头坐在桌边咬着盘子里的核桃酥,渣滓乱喷口齿不清的说:

“头儿,吃点点心?”

宋岳霖摇摇头,对十三吩咐“把门神叫起来”。

十三站起身也没话,直接走到炕边一伸手抓住门神的脚把他拖到炕沿。

“你妈——”门神骂骂咧咧,睡眼惺忪看到十三毫无表情的脸,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起来了。”

十三坐到桌边,门神揉着眼睛也加入进来。

“我们今晚行动。”宋岳霖用手指沾了茶水在桌面上画来画去,“这是监狱,这是旁边的日本宪兵小队,不过日本人只有十几个,暂时可以不用考虑,监狱大门直冲县城南门,这对我们非常有利,钱老板已经收买了义庄的人,我们晚上会扮作埋尸队的人混进去。现在是严冬,监狱每天都会死人,冻死病死或者刑讯致死,义庄的人会在晚上十点借着夜色掩护收走尸体拉出城外掩埋。我们在监狱里暗中找到陈书文,然后我们把他当做尸体拉出来就行了。”

“万一那个陈书文死了呢?”

“不会,钱老板收买了监狱里的眼线,如果死了我们会知道的。”

小贼搔着后脖子喃喃道:

“听起来似乎挺简单的。”

门神白眼一翻鼻子一哼:

“哪会有那么简单,他就是每次说的简单而已。”

宋岳霖给了他们一个安抚的微笑:

“行了。今天晚上我和十三扮成伪军士兵以防需要照应,王爷、小毛和门神扮成义庄的夫役,到时候义庄的老王会带着咱们,他是保安队的熟面孔,所以你们放心。”

小贼挑起眼,对上宋岳霖的目光,警觉起来:

“头儿,你现在不会是又让我出去偷制服吧?”

“我和王爷转了转,确认保安队向东那片民房有不少伪军住着,他们家里肯定有制服。”

“可是一整片哪里知道哪家有哪家没有?又不是日本人聚居的地方那么容易找到处都是衣服。”

“那就辛苦一些了。”宋岳霖微笑着鼓励他,“我知道对你来说这都是小菜一碟。”

小贼败下阵来,嘟囔道:

“好吧,不过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

“十三和你一起去。”

他们出门后宋岳霖才抽出一个小时让自己补了一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