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二章 下篇2

“好了,都重复一遍自己的任务。”

“头儿,你刚才不就又重复了嘛。”小贼不以为然。

“再说一遍。”

“我找到配电室,在一楼西拐角,用这把钥匙打开门,七点五十九准时拉下电闸,然后我回到车里发动车子等你们——不过头儿,我开车不行,老江骂了我很多次了,我总是分不清刹车和油门。”

“那你把车子发动了就退开,等我回来开,我学机械没有不通的。”门神得意洋洋的瞅着小贼,然后苦起脸转向宋岳霖,“我装着搬东西跟王爷靠近坦克,一旦黑灯我就赶紧进坦克掉包,我只有日本人被打蒙的那几分钟,我知道。”

“我跟你靠近假币车厢,然后藏到站台下等着,一黑灯我就进车厢放火。”

“我带着门神靠近坦克,在他开锁的时候给他望风。”

“好,”宋岳霖看了看表,“那就行动吧。”

几人一起下车向不同的方向散开,十三背着枪安分的跟在宋岳霖身后,像每一个尽忠职守的小兵那样,但是他没想到宋岳霖跟他说话了。

“十三,你想家吗?”

十三愣了一愣,思绪转过却百般滋味难辨,只好咬着牙道:

“我没家了。”

“会夺回来的。”宋岳霖的声音不似问出第一句时的飘渺沧桑,陡然变得坚定了,“我们失去的每一寸国土,都会夺回来的。”

十三心中哼了一声,但没答话,宋岳霖也没再问。

装车都已经完成了,站台上除了少数几个站岗的士兵和巡逻的卫兵没有其他人,宋岳霖也好似巡视一般带领十三走着,用眼睛的余光瞥见两个军官,正背对着他们向车头方向走去,两个身着铁道制服的中国工人在车尾的方向,在另外一个日本士兵的监督下似乎在修理什么东西。

他们到达第五节车厢,趁左右没人,十三迅速的溜了下去,隐身在站台和列车之间的阴影里。

接着宋岳霖转身向岗楼行去,瞥见不远处王爷正带着门神向停着坦克的第二节车板走,门神弯着腰苦兮兮的驮着一个麻袋,也是一个被日本人突然抓了壮丁的中国人该有的反应。

宋岳霖望不见小贼此刻的身影,不过那个小个子一向鬼灵精,这种任务不会难得到他。

来到岗楼下,只见岗楼有二层,上面只有一个卫兵,尽职尽责的背着枪站在探照灯下。

宋岳霖深吸一口气。

“你,”他朝楼上厉声问,“这堆垃圾是你扔的吗?”

卫兵走到楼梯间,仔细的望着宋岳霖指着的楼梯下的阴影,最后摇摇头:

“什么垃圾?我没有扔垃圾。”

“还狡辩!我要向小队长阁下报告!你竟然容许我们的军旗被像垃圾一样对待羞辱!不是你扔的?你也是故意看不见的吧?”

卫兵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脸,但是凭制服认得出他的军衔和自己相当,都是一等兵而已,便也不乐意了,骂骂咧咧的下楼:

“你到底是谁?血口喷人——”

血口当然是自己,宋岳霖拔出插进他心口的小刀,然后迅速接住软下来的尸体塞到楼梯下的阴影里,接着他背着步枪快步上了楼梯。

上楼看了看表,还有两分钟。

两分钟后,东边先响起了枪声。

日本人还没反应,接着全车站的灯都灭了。

黑暗里楼下日本人的叫嚷声脚步声和枪栓拉动声以及不远处的开枪声响成一片,宋岳霖长舒一口气的同时,脑海里不禁闪过事成之后要送共党的游击队长官一块好表的想法。

这样的情况进行了快两分钟却仍不见第五节车厢起火,宋岳霖的心渐渐悬高,脑袋里飞速的过了一遍方才所有的准备事项和行进情况,并没有发现异常——难道是给十三带的汽油罐不够用?

好在念头刚转过火苗就起来了,火势很快熊熊蔓延开来,映照出乱跑的日本人的影子。

向东边汹涌而去的日本人又分出一股向起火的车厢挤来,宋岳霖借着火光,又望向第二节车厢,看到几个日本人从小流分出,奔向第二节车厢跑去了。

这个时候,火车站的灯亮了。

看样子日本人的懵劲儿已经过去,恢复供电开始组织反扑了。

宋岳霖见王爷仍然站在坦克边,立刻不假思索的开枪射击。

前两枪打坏了身边的探照灯,后几枪都落入扑火的日本兵人堆里,他不能向奔去第二节车厢的人开枪,不能让日本人知道他们是冲着模板而来并且清楚模板的位置,幸好那几个日本人的注意力被身后的袭击吸引,这时候宋岳霖终于望见王爷和门神从坦克边跑开。

几枚手雷在楼下的日本兵当中爆开,反击的日本人又乱作一团,东边的枪声也进了,宋岳霖趁着这个时候翻过岗楼的围栏,直接抱着柱子从另一面滑了下去。

不过他没立刻回汽车那边,而是折向停车场挨个向那里的车下面扔了一个手雷,然后才在接连不断的爆炸声里跑出火车站。

猛地扎进车里,耳边就响起小贼的喊声:

“十三快快快!!!”

车子飞驰而出,宋岳霖挣扎的坐起:

“都回来了吗?”

“都回来了!就等着你呢。”小贼快乐的喊,“头儿,咱们回北平还是回重庆啊?”

“十三,往保定方向开,趁着夜色能开多远开多远,然后咱们再想办法。”

“去保定?听说那里的驴肉火烧挺好吃。”小贼心情仍然不错。

门神被他挤得心情极差:

“你就知道吃。”

“门神,板子掉包了?”宋岳霖问。

“成了,”门神从怀里掏出两块板子交给宋岳霖,“这个怎么处理。”

宋岳霖接过收起来:

“会被专门送回重庆去,由专家销毁。其他的就不是咱们操心的了。”

他们一路开,晨曦初上时汽油终于坚持在出了豚县后才用完,进入定兴县,他们把汽车藏进一处玉米地里,用枯黄的玉米秸秆堆起来盖好,周围密布着顶头压着砖块的土坟,在朝日初升的早晨仍旧一片死气沉沉。

宋岳霖带着他们找到不远处一座废弃了的土坯农房休息。

“我都饿扁了。”

众人忙了一夜都疲倦至极,坐定后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但最后小贼揉着肚子满脸不开心的打破了这份沉静。

宋岳霖手指间夹着的的烟还没烧完,他靠着塌了的灶台坐着,一条腿支起来,夹着烟的手托着下巴,只用一个疲倦而平静的微笑回应小贼:

“行了,等到进了清苑县城,我请你吃两个驴肉火烧。”

“5个。”小贼委屈唧唧的说道,“我昨天晚上差点让一个鬼子给开了瓢,我得多吃点压压——。”

他一边说着一边摘下铁道部那大盖帽子准备挠头,但是一张飘过眼前的纸币让他成功闭了嘴。

他僵着全身,只转动眼珠子暗暗观察宋岳霖的反应。

但军官只是继续疲倦而平静的看着小贼,两人对视了超过两秒,军官才缓缓抬起没有夹着烟的左手,轻缓的从小贼头顶上把那叠假币摘下来。

——那迟了一分半烧起来的车厢终于说得通了。

其他人也都僵着动作小心翼翼的观察宋岳霖的表情,可是此时宋岳霖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温柔。他只是拿过十三放在身边的钢盔,把小贼那叠假币扔进去,然后划着了一根火柴,也扔了进去。

假币燃烧起来。

宋岳霖不急不慢的站起,拿着那烧钱的钢盔踱步到王爷面前。

两人对视两秒,王爷露给宋岳霖一个无辜的微笑:

“头儿,怎么了?”

军官微笑回去:

“你掏吧。”

王爷继续打马虎眼,摘掉军帽扔到一边:

“是我,头儿,别把我当日本人了。”

军官微笑不变:

“掏吧。”

王爷的微笑消失了,从裤兜里掏出一叠钱扔进钢盔:

“你这个人真死心眼儿。”

宋岳霖走到屋子当中,把钢盔放到地上:

“门神,十三,都靠过来。要不自己掏,要不全部给我脱光。”

门神和十三老老实实的过来翻兜。

宋岳霖噙着微笑的盯视让门神脖子后面发凉,忍不住一边翻兜向里扔钱一边交代:

“都是十三开的头,我们想有好处不能让他一个人捞啊,所以大家就都拿了一点。”

十三站在他身边一边扔钱一边对门神怒目而视:

“你还会倒打一耙。”

小贼蹲在地上仰脸看着他们,十三和门神的样子把他逗乐了,转眼继续盯着宋岳霖乐:

“头儿,怪不得我们拿了你不高兴呢,你自己也没少捞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宋岳霖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贼戏谑的目光让他在话一出口下一秒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那你也掏掏兜啊,头儿。”

宋岳霖把手伸进裤兜,顿了顿,叹了口气。

然后他缓缓把里面的一叠钱拿了出来。

其他人用刚刚宋岳霖脸上挂着的笑容回敬给他,宋岳霖环视一圈,又好气又好笑:

“行了,耍够了?耍够了咱们该继续出发了。”

“头儿,我饿的都没力气走了。”小贼一屁股坐下来哀嚎。

“那就让门神背着你走。”
“哎?凭什么是我,头儿?”

“来吧,小神神~~~”

“你滚一边去!你敢跳上来我摔死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