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一章 下篇4

军曹转身立正,差点把自己绊一跤,面前是另一个宪兵中佐站在阴影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同样不可一世的二等兵。

那个中佐继续怒骂:

“情况不明,你们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去保护亲王殿下的安全吗?!人力都浪费在无关的守门上,这里哪有人值得你们看着?!亲王殿下的安全难道不是身为卫兵的你们的第一考虑吗!?”

连珠炮似的怒骂吓得军曹和手下的三个卫兵连连鞠躬:

“对不起!十分抱歉!中佐阁下!十分抱歉!!对不起!!”

宋岳霖最后喝道:

“还不快去!”

“哈伊,哈伊。”军曹倒不傻,“井上你守在这里,其他人跟我进去支援!”

军曹带着手下向里跑,宋岳霖带着门神出了大门。

五十米外车子停着等着他们,然后他们重新上车。

“到手了?”宋岳霖仍然紧绷着脸。

“到手了,”小贼扬起欢乐的笑脸,“头儿,太简单了,鬼子们又傻又笨,不过我从没那么近的接近过鬼子官儿,紧张死了!”

“行了,现在高兴还为时尚早。”

“头儿,现在呢?”王爷从前面问。

“时间紧迫没时间换车换装,早出去早安全!赌一把了,直接往南开,咱们从中华门出。找个僻静的地方先停车,门神你和小毛去后备箱。”

“头儿,你疯啦!”小贼大叫起来,“后备箱地方多小啊,还我们两个,不挤死也能闷死。”

“没办法,”宋岳霖解释道,“路上我和王爷的军装最能唬人,但是两个中佐和一个重要日侨不可能和小兵挤在一起,十三要开车,车上最不引起怀疑的乘客数就是四个人——你个子小,你和门神能挤得下。”

“为什么不让王爷和门神去挤后面?有你这个军官够了,我扮个押车小兵。”

“小毛,我可是很雄伟的。”王爷在副驾驶轻笑出声。

“行了,王爷比你个子高。”宋岳霖道。

“得了,要和你抱一起你当我愿意?”门神一直被挤在后座角落里,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但咱们没得选择。”

小贼愤愤的把画轴抽出来交给宋岳霖,他们半路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停车,打开后备箱,果然发现要是门神把小贼抱在怀里,两个人肯定能塞下,王爷忍着笑,连忍不住跟出来看热闹的十三也弯起了嘴角,宋岳霖在门神恨不得吃了他的瞪视下底气不足的对他笑笑,然后关上了后备箱的门。

开到中华门已经接近半夜,宋岳霖和王爷只说是护送亲王殿下的好朋友藤井先生出城办事,在王爷冷冰冰的连番催促和宋岳霖不耐烦的高声训斥中卫兵愈加慌乱,急匆匆的扫了几眼证件就把他们赶紧送了出去。

他们在普德寺接上了郭芳君和小贼的母亲,稍事休整后一行人从南城岗车站混上了一辆运输军用物资的列车,到达芜湖后,他们改由陆路向西出发,走了两天,过了合肥,终于走出了日占区。

在紫蓬镇他们遇到了中国部队,汇报了在南京发生的事情后,他们所有人被辗转送到重庆。

民国二十六年最后一天,重庆罗家湾枣子岚垭。

从《说文解字》理解,“岚”指山间的雾气,“垭”指两山间的狭长地带,枣子岚垭应该是一个在树木葱翠而雾气袅袅的山间地带,长满了枣树的地方。

不过现实并不是这个地名喻示的飘渺仙境,相反,这里的洋楼民房周围都行人绝迹,只有身着军服或便衣的神色匆匆的工作人员,政府牌照的汽车出来进去,整个枣子岚垭都被包裹在一片萧杀沉肃的气氛当中。

在一幢漂亮的白色二层小洋楼里,小贼站在窗前,愁眉苦脸的盯着外面的雨幕:

“我不喜欢重庆,下太多雨了,总是潮乎乎的。”

王爷坐在扶手椅里,手上翻着一份刚刚送来的《大民报》,嘴上随意的应着:

“小毛啊,你该知足了,这是大后方,眼下全中国最安全的地方,况且政府连房子都分给你了,你妈妈有了落脚的地方,这不挺好的吗?”

“是啊,可是我妈住在市区,咱们却必须待在这儿,”小贼侧过身环视屋里所有人,“你看周围都是什么人?这里肯定是军事区!为什么当官儿的一直不放咱们走?头儿不是说给咱们请功后咱们就可以走了吗?”

“是啊,要不是冲着他说的请功,我半道就走了。”门神抱着胳膊皱着眉头琢磨,“我的预感也不大好。”

十三没有说话,手里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找的一把小刀,若有所思。

这个时候门被推开,宋岳霖一袭崭新的上尉制服走了进来。

“头儿,”小贼跳起来,挤出一个灿烂又讨好的笑脸,“伤怎么样?”

“都没事了。”宋岳霖虚弱的笑笑,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他站到长沙发背后,双手撑着沙发靠背,低着眼睛不言语,似乎在考虑措辞。

“长官,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王爷看着宋岳霖说道,其他人立刻竖起耳朵如临大敌。

“咱们在南京的行动成果很好,”宋岳霖抬起眼,慢慢环视一圈,“听说谷寿夫被调回了日本本土,担任了中部军防卫司令官的闲职,其中朝香宫鸠彦亲王功不可没。武田雅治也销声匿迹了,大概调到前线作战部队了。”

“那当然,”小贼嘚瑟的挺起胸膛,“想想吧,当着所有人的面,谷寿夫献给那个什么亲王一张乌鸦图当国宝,那亲王的脸才会好看呢。”

“是啊,”宋岳霖微笑着的看着他,点点头,“所以你们每人有500元奖励,小毛的母亲还分到了房子。”

“还有什么吧?”门神一脸防备的盯着他。

“你们……暂时还不能走。”

王爷的目光完全从报纸上脱离开来,小贼和门神惊讶的瞪起眼,十三一直盯着宋岳霖的眼睛也眯了眯。

“什么意思?”王爷冷静的问。

“你们——”宋岳霖被垂下眼,“被征召了。”

“我们不是兵——”小贼惊讶的拖长了音,“长官,我们只是老百姓——你有义务为国捐躯,我们没有!你们当兵的该保护我们,不是拖着我们一起死!”

宋岳霖抬起眼睛看着他,小贼本来做好准备迎接他的另一顿训斥,但没想到宋岳霖只是用一种他理解不了的深沉目光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他离开沙发靠背,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几人愣住,王爷首先反应过来:

“头儿,这是什么意思。”

宋岳霖向门外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你们走吧。”

“什么?”门神不可置信,“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现在就可以走。”宋岳霖一手扶着门把手一手叉起腰,面色已经回到了平时的雷厉风行,“记得,赶紧离开重庆,带着现金,如果走的更远最好换成美元,小毛接上你的母亲立刻离开那房子,不要再回去。”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动。

宋岳霖仍然叉着腰,平静的看着他们。

十三首先打破了安静。

“我不走。”他垂下眼睛,手里的小刀在指尖灵活的翻出阵阵冷光,“我喜欢杀鬼子。”

王爷忽然问:

“长官,你这算是纵容属下叛逃吧?”

“对。”

“你会怎么样?”

“上军事法庭,枪毙,随便。”宋岳霖有些不耐烦,“这是我的选择,你们不用管,要走就赶快,要不然夜长梦多。”

王爷盯着军官坚定的眸子,几秒后,他首先移开目光。

再次悠闲的翻开报纸,他用感叹似的语调说道:

“反正眼下的中国哪里都不太平,去哪儿?——这儿生活不错。”

他再次沉浸到了《大民报》的文字中,剩下小贼和门神面面相觑。

“呃……”小贼挠挠脑袋,“我妈那套房子挺好,而且在重庆这个地方有那样的房子——嗯……还是不挪窝了……”

门神见小贼表了态,只好愤愤的盯着宋岳霖:

“你是个不错的官儿,我还不想害你被枪毙。”

宋岳霖看着他们,嘴角慢慢扬起。

“好了,那你们现在就是苏浙行动委员会特别行动大队第一行动组的成员了。”

“什么什么?”小贼没跟得上那么长的名字。

宋岳霖微笑:

“或者我们可以被叫做——忠义救国军特别行动组。”

“这名字挺好。”小贼满意的直起腰,“听着像戏文里的英雄。”

“那英雄们,都过来,我们有任务了。”

“哦,头儿——”

 

第一章  完

 

(明晚休息,周日恢复哦)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