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一章 下篇3

宋岳霖他们选定了大使馆正门西侧的一辆轿车,被其他轿车挤着,这辆车停的最远,车上只有一个身着便装的司机等着,一看就不是日军高层的用车。

“应该是某个不重要的日侨的车,否则也不会被挤这么远。”他们伏在花园的树丛里观察着不远处的主楼,王爷出声道。

十三忍不住问:

“万一是安全区那些外国人的车呢?”

“安全区挤了三十万人,他们的车整天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一定不会这么保养得当,放心。”王爷解释道。

一直在观察的宋岳霖说话了:

“看其他车的司机都老老实实待在车里,日本人应该下达了禁止司机下车的命令,这就好办了。王爷,你过去把那辆车的司机引过来。”

“好。”

王爷爬起来,然后整整军服没事人一样的走出树丛。

宋岳霖和十三看着王爷走到那辆车旁边,用专横的口气大声训斥着什么,很快车上的人连滚带爬的下来,跟着王爷向这边走。

“王爷说什么?”

“他说有一些物资要那个司机过来搬。”

“那么说那个司机是日本人了。”

“还是要确认一下。”

王爷带着那个司机走到树丛,宋岳霖看看左右无人,跳起来捂住司机的嘴把他压倒地上。

司机惊恐的睁大眼,嘴巴被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王爷也伏到他们身边,用枪指住司机。

“你们老板是谁?”宋岳霖用中国话问他。

司机的眼睛转了转,猛地点头。

宋岳霖稍稍拿开手,那司机便讨好的笑着,极力压制着话里的口音:

“中国人……是的……中国人。”

宋岳霖冷笑一声:

“十三。”

他退开的同时十三就迅速的接替了他的位置,脸上带着报仇的快意的冷笑,一手捂住司机的嘴,一手捏上他的下巴,两手向两个方向飞快的一撇,司机颈骨闷响一声,整个人已经软瘫下去没了声息了。

“把他衣服扒下来,带进车里,说不定路上还用的着。”

十三依言照做,王爷看宋岳霖要俯身把尸体扛起来,于是伸手挡住了他的动作。

“扔到墙外是吧,我去就行了。”

他们处理好了尸体,王爷和宋岳霖带着十三晃出了树丛,他们像普通的日本军官那样,板着脸扶着身侧的佩刀,脚步沉定的走向主楼,他们在车边停留了一下,掩护十三迅速的坐进去。

宋岳霖低声嘱咐他:

“等在车里不要下车,任何人来都不要应声或开门。”

他们送十三上车后进入了主楼大门。大堂里还处在宴会准备阶段,少数几个日本勤务兵和身着侍者制服的中国人在一个曹长的指挥下来回穿梭,曹长是个小个子,正忙的满头大汗。

“宴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身后传来低沉圆润的男中音,但冷冰冰的让曹长脖子上的汗毛直竖。

他急忙转身,看到两个高大的宪兵中佐站在面前。

“啊!非常失礼,中佐阁下!”

他急忙九十度弯腰下去。

“曹长,我们代坂本联队长阁下询问宴会的准备情况,”王爷随口胡诌了个名字,冷冰冰的眯起眼,“回答问题。”

“啊,是这样的,食物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餐具还差十二套,我已经让大尾去首都饭店紧急征调了,支那侍者还不够用,因为我发现里面有四个是魏尽书那个混蛋随便从街上抓来的,我已经严正的斥责了他,他保证会尽快找到专业的侍者,我还在等他的消息,不过中佐阁下请放心!晚会的一切细节肯定会是专业而完美的!”

“很好,你继续吧。”

王爷和宋岳霖打发了曹长,在大堂里转了一圈,好在做准备工作的都是下层军官和中国籍差役,没什么人敢上前和这两个中佐搭话,大堂东侧是一间休息室,里面传来了笑声和谈话声,大概是宾客们的休息室。西侧有一条走廊通到办公区,二楼他们没有上去,因为隔着扶手他们能看到在二楼站着聊天的都是一些佐官和将军,看来那位朝香宫鸠彦亲王就在上面休息了。

宋岳霖在那一堆高级军官里瞥见了谷寿夫,他身边跟着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军官,长得很精致,看谷寿夫对他的亲密程度,那个青年军官或许就是武田雅治了。

两个人是赴宴而来,但是他们身上不可能一直捧着棒子一样的画轴,那么现在画轴应该在他们的随从或是专车上。

临走的时候王爷冰着脸从那个曹长身上吓唬来了一份宾客名单,然后他们借着巡视厨房的理由,由王爷出面和一个专门负责侍者制服分发的伍长问话,军官就趁机顺了一套侍者制服出来。

最后他们锁定了发电机所在地下室的位置,那是一个半地下室,有一扇供空气流通的小窗,窗户从里面锁着,隔着玻璃,除了嗡嗡作响的发电机和缠的像盘丝洞的电线外,再稍远处就是一个小门。

“老鼠抓好了?”

他们回到地窖,一进去就看到门神一脸嫌弃的盯着一个布袋瞧,布袋绑着口,里面翻腾着,传来吱吱的声音。

“头儿,回来了。”小贼从军官手里接过侍者的衣服走到一边开始换,“不过头儿,我没做过服务员,露馅儿了怎么办?”

“和跑堂的差不多,就是比他们安静一些罢了,你盯着别人怎么做照学就是了,”宋岳霖安慰着他,“我和王爷都会在里面,到时候我们会支援你。”

看到小贼换好衣服,宋岳霖指示所有人:

“好了,都过来。”

他捡了块石头在墙壁上写写画画:

“这里是大使馆主楼,这是正门,我们选定的车在这个位置,十三已经等在里面了,谢师傅,我们先带你上车,你和十三等在车里,拿到画我们会出来和你们会合。这是主楼里面,分为二层,大堂是宴会场所,这边是宾客休息室,这边是办公区,朝香宫鸠彦亲王在二楼,不到开始时间他应该不会出现,谷寿夫他们最有可能在宴会进行一半时献宝,目前画到底在哪里还不确定,但是我们只需要守着他们两个人。我和王爷会盯着他们的举动,只要画现身,我会第一时间通知门神——门神,这就到你的活儿了,这里是发电机所在的地下室,里面的情况和你猜的一样,有一扇小窗,人进不去,不过老鼠可以,这也能给老鼠咬电线增加可信性。地下室门口应该不会有日本兵,但是门上不上锁还不确定——”

门神从兜里掏出一截铁丝打断他:

“别忘了我是门神,管它上没上锁我照进不误。”

“好,”宋岳霖对他笑笑继续说,“你进入地下室等着,我看到画现身会尽快下来通知你,你切断电源,小毛在断电后尽快掉包,你切断电源后把小窗打开,我接应你王爷接应小毛,直接回车上,我们在车上汇合。三分钟内你们没等到我和门神,或者我们没等到你们,剩下的人都必须立刻离开。一切离开再说。”

“好。”

“宴会的调度和服务人员都从后门出入,人多且乱,王爷,你和我先护送小毛和门神混进去,然后我们从正门溜进去。”

他们敲定计划就整理好出了防空洞,趁着夜色的掩护,他们把谢老头送上汽车,又亲眼看着小贼和门神成功从后门混进去,然后宋岳霖和王爷在前门处等了一会儿,见大堂内的准备人员已经撤去,宾客渐渐增多,他们才随着陆续进入的宾客一齐走了进去。

他们站到宴会最外围,装作随意的聊着天,尽量不引人注意,好在他们的宪兵臂章也能让他们看起来更像单纯的负责安保而已,所以也没人找他们搭话,过了十多分钟他们成功的看到小贼端着托盘出来了,挺胸凹肚面无表情的在宾客当中穿插,还算有模有样,宋岳霖高悬的心稍稍放下些许,用目光和小贼示意,接着专心致志的关注起场中局势来。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朝香宫鸠彦亲王才在众多日军高级将领的簇拥下走下楼梯,那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小个子,大头小身体,神情倨傲高冷,他在台阶最后一级停住,等着所有人向他鞠躬致意,看到拉贝为首的安全委员会的西方面孔也向他躬身后他才微微点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宋岳霖的目光很快便黏到了朝香宫鸠彦身边的谷寿夫身上,谷寿夫戴着一副圆眼镜,微微驼着背,如果不是身上的军装,他看起来更像一个教师而非参决策了大屠杀的刽子手,此刻他也和朝香宫鸠彦旁边的将领们站在一起,身边跟着武田雅治,但谷寿夫主要还是和日本将军们交流,武田雅治面无表情的跟着,更像一个副官。

朝香宫鸠彦发表了讲话,无非就是对帝国陆军的“大捷”表示祝贺,对日本军人的“奋战”表示嘉许,并感谢了南京日侨无私的“支持”和国际友人无间的“合作”。讲话完毕,掌声响起,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胜利者才有的骄傲笑容,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宋岳霖紧盯着谷寿夫的眼睛霍的闪出亮光——谷寿夫侧头,武田雅治附耳过来,谷寿夫对武田雅治吩咐了什么。

亲王心情愉悦,众人踌躇满志,这种气氛中,再抛出一份大礼最合适不过。

武田雅治离开谷寿夫身边向大门走来,宋岳霖立刻低声吩咐王爷:

“你跟着武田雅治,确认他就是去拿画。我会让小毛一直留意你,一断电你立刻协助他掉包。得手后马上离开!”

话音落下两个人立刻分头行动,王爷跟上武田雅治,宋岳霖走向小贼,擦肩而过时低声吩咐:

“认准王爷的位置。”

接着他继续走向楼梯口,转出大厅众人的视线,稳健的脚步变成了大步流星。

昏暗寂静的地下走道空无一人,宋岳霖的心高高悬起,但是试探着推开发电机室的门后,他长舒一口气。

“怎么那么慢?”门神蹲在电线盘丝洞里嫌弃的提着仍在吱吱作响的布袋。

“快,画要被拿进来了!”

门神迅速的站起来,隔着布袋攥住一只老鼠的脖子。宋岳霖奔到他身边,看到门神把老鼠头按到一处连接电闸的电线上,老鼠挣扎了两下立刻张嘴开始啃。

“你涂了东西?”宋岳霖忍不住问。

“经过厨房的时候顺了点花生油,”门神恶心的挤眉弄眼,“这玩意儿老鼠爱吃。”

在门神积极和老鼠“斗争”的时候宋岳霖返回门边望风,但怕什么来什么,没到一分钟就有人出现了。

只是一个小兵而已,不知道是被老鼠的吱吱声吸引的还是纯粹路过,愣头愣脑的循着声音走过来,宋岳霖索性迎面走上去。

“中佐阁下!”地下室并不是优先供电的地方,昏暗的光线让宋岳霖走近了小兵才认出他的军衔,他立刻跳起来立正,“不知道您在这里,中佐阁下有公务吗?”

“啊,我只是——”宋岳霖用日语回答着,脚步不停,然后来到他面前时猛然出拳。

小兵被打的像一侧扑到,然后头撞在狭窄的过道墙壁上,“咚”一声倒地再无声息。

这时发电机嗡嗡的声音猛地停了,头顶上隐隐传来人群惊讶的议论声。

门神探出脑袋。

“成了。”

“把老鼠放出来,打开窗子,注意别留下布袋!”

门神嘟囔着退回去:

“知道了老妈子。”

很快他做完了出来,两人沿着另一侧楼梯上到宴会后区,果然一片漆黑,后区的工作人员也像大厅里的人群那样发出无措的嗡嗡声。宋岳霖和门神无声的向外走,他们出了后门,走到汽车旁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上的人都没说话,气氛仍然紧张而凝重,但没出两分钟,一个高大和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视野里。

王爷坐到副驾驶,小贼只好挤进后座倒在他们身上。

“十三,开车。”

在花园门口十三放慢车速,宋岳霖带着门神下了车,然后躲在暗处看着车子继续开到岗哨前,车窗摇下来,王爷冷冷的解释道,朝香宫鸠彦亲王的贵客藤井先生家中突发急事,亲王命他尽快护送藤井先生回日侨区去。

卫兵犹豫着想继续问的时候,王爷突然提高了声音,大骂:

“八嘎!耽误了亲王殿下贵客的时间!亲王怪罪下来你担当的起吗?!”

一声八嘎把守门的军曹吓了一跳继而手脚凌乱起来,他慌张的指挥部下抬起路障放汽车出去,刚在汽车尾气里松一口气,身后又传来一声怒骂:

“八嘎!你们的长官是谁?!没看到楼里面停电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