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非神剧】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一章 中篇2

光头在门神的盯视下愤愤的没敢反驳,只好另外找茬。

“这里不是还有个日本兵,4套小兵的够了。”他朝日本卫生员扬扬下巴。

日本卫生员虽然听不懂,但是从光头的表情里觉察到了他话里的意思,又开始发抖,宋岳霖扫了卫生员一眼,目光落到小贼身上,见小贼有点慌,不安的来回看自己和卫生员。

“这个回头再说,现在不要动他。”

王爷让日本卫生员替宋岳霖检查了一次伤口,得到了卫生员“状况良好”的肯定后才放宋岳霖换上之前的少尉军服,小贼和光头也都换装完毕,小贼母亲有些依依不舍,王爷忍不住笑着保证:

“您你放心,跟着我,他不会有事。”

几人出了地窖,分头行动,光头背着步枪跟在宋岳霖后面,压下慌乱和害怕,他走近了宋岳霖悄声问:

“你准备去哪儿偷车?”

“首都饭店。

宋岳霖深知眼下南京城能开的车除了安全区外国人的那几辆,其他的肯定都落入日本人手里了,适合护送平民出城的车辆,肯定都在首都饭店任日本军官使用。

宋岳霖和光头的目的地是首都饭店,王爷和小贼则瞄准了日人区的千鹤居酒屋。

日人区因为战前就是日侨的聚居地,所以攻陷南京的战斗并没有给日人区带来什么破坏,千鹤居酒屋则是南京陷落后日本普通军官聚集享乐的主要地点。日本人作为胜利者的疯狂“庆祝”还没有过去,凌晨时间千鹤居酒屋里也吵吵嚷嚷热闹非凡,守在暗处,在从里面醉醺醺的走出来的日本军官身上扒制服还是不难的,扒完了刺死扔到尸体堆里就完事大吉。至于给小贼母亲的日本和服,小贼从后门进去搜刮一圈也都解决了。

他们花了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回到地窖后,等了没多久,十三首先听到了汽车引擎声。

为了保险起见王爷还是让所有人都躲进了小地窖里,在确定了来人是宋岳霖后他们才又重新返回大地窖,却意外的看见,宋岳霖怀里抱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儿。

女孩儿瘦瘦小小,头发也剪成了一簇簇参差不齐的短发,脸上黑黑的,大眼睛里满是强装的镇定和更深层的恐惧,她上身穿着一件金陵中学的校服,下身却裹着一件脏兮兮满是血迹的布褂。

“大婶儿,”宋岳霖把女孩儿交给小贼的妈妈,铁青着脸色,“麻烦您照看照看她。”

“哎,我知道。”小贼的母亲瞥见女孩儿流到脚腕上的血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小心翼翼的把女孩儿抱进怀里,柔着声音哄,“乖,小丫头,没事了,婶婶给你看看。”

小女孩的目光呆滞,但看得出她努力让眼珠转动,她不住的打着哆嗦,甫一落入小贼妈妈的怀抱立刻紧紧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在一步开外的日本卫生员出于职业本能也忍不住靠过去,小女孩看到他,却在下一秒高声尖叫起来,开始不断的挣扎踢打。

“你滚一边儿去!”

周围的几个人虽然都是男人,却也猜的出来都发生过什么,门神毫不客气的一拳揍过去。

“行了,门神!”宋岳霖一边喝止门神一边走上去揪住卫生员的领子把他拖走,接着他用日语吩咐卫生员,“把你身上的药棉和纱布都交出来!”

卫生员被宋岳霖的神色吓得动作飞快。

“大婶儿,这些东西您……看着用,”宋岳霖垂眼看着地,把工具递过去,“给她……整理整理……”

“我知道的,放心。”

那边小贼妈妈转过去背对着他们给女孩儿整理,剩下的几个男人都看向宋岳霖。

等了一会儿宋岳霖似乎只是望着地面出神,但是他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几人等的心悬的越来越高,最后光头不耐烦的问道:

“我说长官,车都开出来了,还不赶紧出城?再拖下去天亮了日本人就该发现丢车了。”

“头儿,你怎么了?”小贼不安的看着母亲和小女孩的方向,然后看向宋岳霖。

宋岳霖终于抬起目光环视一圈:

“还不能走。”

“什么?!”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但宋岳霖的神情却从刚才的矛盾渐渐变得坚定了。

“还不能走,”宋岳霖重复了一遍,离开倚靠的墙壁,站直了看着他们,“我们不能就这么走,要干点事情,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一个希望,一个支撑,随便什么都行,但必须给他们留点什么。”

“留下我们的命!”小贼失声道,“这位长官你疯了?我明白你的感觉,但是现在做什么都没用,你是兵,我们只是老百姓,我们没义务陪你送死!”

“小贼说得对!”小贼话音刚落门神立即说道,“你是兵,你没保护的了老百姓,让他们受苦你内疚,我们都知道,可我们不是兵,他们受的苦和我们没关系!我们没必要为了他们送命!”

“对了。”光头抱起胳膊,淡定而悠闲的吐出这两个字,然后看好戏似的盯着宋岳霖的侧脸,“要送死你自己去,别拉我们一起。”

“可你们是中国人!他们的苦难怎么和你们没关系!”宋岳霖忽然加大声音把众人七嘴八舌的反对声都压下去,他的声音中有疲惫但也有更多的不可撼动的威严,“他们是你的同胞!他们和你们一样,头顶上都悬着日本人的屠刀!整个国家顶上都悬着日本人的屠刀!你们逃到哪里能安全的了?!国家危难,是男人难道不应该挺身而出吗?”

话语掷地有声,但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静。

过了一会儿,小贼有些委屈的声音响起:

“长官,你说的没错……但是我真的怕死……我还要照顾我妈,我不想她死,我也不想我死了留下她一个人没有人养老送终……”

门神没有说话,只是喷出一个粗重而烦躁的鼻息。

光头阴阳怪气:

“少来了,官爷,唬的我们当炮灰送命,关键时刻你们再跑?我可没那么傻。”

宋岳霖闭眼深吸一口气,再睁眼时已经恢复如常。

“王爷。”

“嗯?”

“你带他们出城。”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了?”

军官看向他,意外的露出一个轻松的浅笑:

“我自己一个人的话,从来就没想过走。”

王爷微微皱眉:

“军爷,我答应的是帮你带他们出去,而不是自己带他们出去。”

“你带他们安全出城就是帮我。”

“我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王爷寸步不让。

“只要你答应我你会尽全力。”军官步步紧逼。

两人对视着,谁也不愿意先移开目光,但最后还是王爷选择了妥协。

“好吧。”

一直没说话的十三这时忽然出声:

“我跟着你干。”

军官看向他。

 “你选择不走——所以,我跟着你干。”十三平静的回视。

宋岳霖点点头:

“好。”

接着他吩咐道:

“大婶儿,你把和服换上,用包袱皮当头巾把头发包起来,这姑娘就麻烦你一路抱着,时间紧迫,没办法给她再搞到合适的衣服,大婶你尽量不要让她的校服暴露太多。外面是一辆轿车和一辆翻斗摩托,王爷你在轿车坐镇,光头开车,小贼和门神开翻斗摩托装作护送的士兵——门神你会开摩托车吗?”

“我不会,以前也从没想着学。但要是给我半天我绝对把汽车和摩托车都琢磨透了。”

“那就王爷开车,车上只能坐平民,大婶你和这姑娘在后座。光头开翻斗摩托,小毛和门神坐摩托,你们三个装作护送的日本兵——行了,都赶紧收拾。天亮之前你们必须出城门。”

“他怎么办?”门神指指日本卫生员。

那卫生员哆嗦了一下,又把自己往墙角里挤了挤。

“杀了他吧。”光头无所谓的哼着长腔。

小贼有些恍惚,只是看着卫生员不安的咽着口水。

十三死死的盯着卫生员,灼亮的目光里爆出几星仇恨的火花,可是火花随即又熄灭了,他喷出一个沉重的鼻息,咬紧了牙关转开头。

“求求你们,别杀我。”日本卫生员试探着开了口,眼睛里满是无助的泪光,可怜兮兮的看向宋岳霖,“我是东医大的学生,我立志成为医生,我真的没有杀过支那人……”

他又看向其他人,换做了口音非常重的中国话:

“杀人……没有……我……杀人……没有……”

宋岳霖看向地面,深吸一口气。

王爷走到他身边:

“杀了他?——反正我们不可能带着他,太累赘了……”

“我们是日内瓦公约的签署国,”宋岳霖看向他,“我们不能杀战俘。”

“得了,头儿,”门神大声道,“当官儿的死板你也这么死板?日本人就是畜生,他们不仅杀我们的战俘,还杀了多少我们的百姓?!”

“他们是畜生可是我们不能做畜生!”宋岳霖的目光猛地戳到门神身上。

门神没再出声。

“行了,你们赶紧出发,这个人我会处理。”

王爷盯着宋岳霖,两秒之后他点头。

“好。”

他们各自换好衣服,这一次,宋岳霖和王爷都成了日军宪兵佐官,五分钟后,他们渐次爬出地窖口,宋岳霖最后对王爷说:

“至于具体说辞相信你会看着办,记住,一定要尽你最大的努力,把他们安全带出城。”

“我再问你一次,”王爷紧紧的盯着军官的眼睛,“你真的不走?”

“对。”

“那至少告诉我你下一步要干什么?”

“你提到的那个记者,也是住在首都饭店对吧?他叫什么。”

“野川凉太。东京日日新闻的随军记者。”王爷恍然,“难道你要杀掉百人斩的日本人?”

“挑杀我们同胞最多的那个下手。”军官挑起一边嘴角笑。

外面响起门神压低的声音:

“我说白面小生,你还舍不得了?”

军官拍拍王爷的胳膊:

“去吧。”

军官最后看了他一眼,伴随着一个无奈的鼻息,然后爬出地窖。

曾经“热闹”的地窖如今只剩下了军官、十三和那个日本卫生员。军官看了十三一眼,走到卫生员面前蹲下。

他看着卫生员的眼睛,用日语道:

“你应该能想到,你被俘后再被我们放回去,回到军队里的下场吧?”

卫生员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低下头怔了一怔,最终点点头。

“你会被你的同乡和同胞认作是耻辱,他们会逼你剖腹谢罪,你回去就是死。如果你拒绝剖腹,他们会把你孤立,不断的咒骂你排挤你直到你最终受不了自杀,或者在战场上死亡。”

卫生员又哆嗦起来,抬起脸无助的看着宋岳霖。

“我们中国人不是你的畜生同胞,我们不会杀俘虏,现在我放了你,至于你回不回你的部队,你最好想想清楚。”

宋岳霖说完,动手开始解卫生员的绳子。

十三急忙按住他的手。

宋岳霖对上他疑问又着急的目光:

“十三,我说过,日本人是畜生,我们不是。”

十三的眼中怒火熊熊,不甘的盯着宋岳霖,又去盯日本卫生员,但几秒后,他放了手。

卫生员不可置信的捧住松开的绳子,眼含热泪抬头小声的问宋岳霖:

“您真的不杀我?真的放了我?”

宋岳霖捂着伤口站起来,点点头。

卫生员僵住了,但两秒后,他忽然爆出一声破了音的嚎叫,飞快的转作跪姿按下头去:

“非常感谢——!!”

宋岳霖无奈的扶额:

“你小点声!”

“哦,哈伊。”卫生员立刻双手捂住嘴。

宋岳霖继续对他说:

“你留在这里,过两个小时你再出去”

带着十三从地窖爬出来,他们重新向着首都饭店出发,十三嫌恶的扯了扯身上日本军装的衣领,见周围没人,终于疾走两步跟到宋岳霖背后:

“你不杀他,难道不怕他回去给日本人通风报信?”

宋岳霖继续看着前路:

“他不会的。”

“为什么?!”

“日本人视战败被俘为耻辱,在他们看来被俘就应该马上以死谢罪,那个医护兵回去肯定被逼着自杀。你也能看出来,那个医护兵是个惜命的人,而且他是大学生,通常受教育越多越不狂热,所以他肯定不会再回到军队。”

十三重重的喷了一个鼻息,咽下喉间的反驳,再开口时声音就有些憋闷的委屈:

“那现在干什么去?”

“找到真正的刽子手,让他给中国人‘谢罪’。”

再次到达首都饭店时是凌晨三点半,供电厂被破坏,如今首都饭店也只能保持每天2小时的供电,两台军用柴油发电机保持着饭店电话室和几位将军房间的临时供电,不过在这个时候,这些地方也已经陷入了沉寂的黑色睡眠,只有门口岗亭的灯光微弱的亮着。

靠着身上的宪兵中佐制服,宋岳霖压低了帽檐带着十三很顺利的从大门进入了饭店内部。从临时充当前台的一个值班日本文书那里打听到了野川凉太所住的房间,宋岳霖只说有两起安全区外国人通报的日军入室盗窃事件,野川记者作为目击证人,需要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

一楼西走廊尽头,宋岳霖敲响了房门。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迷迷瞪瞪的哑着嗓子的低骂,这位野川记者显然对于半夜被吵醒感到极不愉快。

打开门,野川愣了一愣,宋岳霖依旧铁青着脸静静的盯着他。

“中佐阁下!”野川终于反应过来立正站好。

“野川先生,今天安全委员会的拉贝先生通报了两起盗窃事件,提到了野川先生是在场证人,请您回答我的几个问题——可以进去说吗?”

宋岳霖淡淡的问道。

“哎?——哦哦哦哦,”野川的怔楞过后随即而来的是一连串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他退开不断的小幅度鞠躬,“请进请进,非常失礼还请中佐阁下原谅!”

“你留在这里。”

虽然说得是日语,但是宋岳霖同时对十三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同时眼神向门口一点。

十三心领神会,侧开一步站到门口。

野川在宋岳霖身后关上门,宋岳霖环视一圈,见这只是一间单人间,房间里点着一只蜡烛,手枪的枪套挂在椅背上,枪在里面——这个局面让宋岳霖非常满意。

“这么小的事情劳中佐阁下亲自跑一趟,哎——真的过意不去,”野川用日式的夸张语调在宋岳霖身后叨叨念念着走上来,“不过我白天真的没有碰到什么入室事——哎?”

自己那只防身的手枪已经被那个中佐提在了左手里,而中佐的右手握着另一只枪,黑洞的动的枪口精准的指着自己的胸膛。

“哎?”

愣了半天,野川只能瞪着眼再度错愕的吐出这个字。

“记者先生,百人斩杀了350个中国人的,是谁?”

“哎?——这,是45联队的谷原吉平大尉啊,说起来,田中军吉大尉也只是比他少23人呢,”野川惋惜的摇着头感叹着,但是又不解的看向宋岳霖,“这么简单的问题,中佐阁下为什么用枪指着我?我哪里做错了吗?”

“不是做错了,是做的不够。”宋岳霖冷冷一笑,“野川记者,把衣服穿好,今晚东京日日新闻刚给你发了紧急电报,临时调整出来的头条版面,需要对谷原吉平大尉的专访来填满——现在你就赶紧行动吧。”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