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改编?/原创?/致敬?】宋岳霖敢死队(上部)第一章 中篇1




中篇1

 

 

王爷抽完了军官那只烟,等自己原来的那只烧完,终于轻轻推了推他。

宋岳霖迷蒙的睁开眼。

王爷笑了:

“军爷,咱们的烟抽完了,”他扬了扬还在冒着最后一点火星的烟头,表示只是过了一只烟的时间,“该回去了,要不然那帮孩子会翻了天。”

宋岳霖站起来,完全踩息两只烟头,捡起来装进兜里。

两人回到地窖,见那个日本兵还是老老实实的缩着,小毛贼陪着母亲,另一边坐着门神,两个人低声和老人家聊着天,十三直接坐在小地窖的暗门处,冷冰冰的盯着对面满脸不屑的光头。

他们见王爷和军官回来,门神首先问:

“咱们怎么走,现在有计划吗?”

宋岳霖首先看向的是小毛贼:

“你们原来的计划是什么?”

“我本来想带我妈去安全区,但日本兵一直……呃……专注在我家附近,我们一直找不到机会跑出来,直到现在。不过路上我妈遇到鬼子被扎伤了,我把鬼子掐死了,胡乱找了个地方休息,没想到就碰上了你们。”

光头斜挑着眼看着他们,冷笑道:

“哼,细柳巷那边的吧?都是婊子日本人当然最爱草了,我看你也就是个婊子养的杂种。”

小毛贼看着他看直了眼。

然后他朝光头猛扑过去。

宋岳霖闭上眼,头疼的任两人滚做一团,没想到小贼个子小力气却不小,打起架也挺狠,王爷门神和十三也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样子,宋岳霖冷眼瞧着他们打了一会儿,估计小贼怒火发泄的差不多了,于是上前撕开他们。

一晚上伤口三番四次的牵动拉扯,到现在宋岳霖感觉自己真快成了强弩之末,忍不住捂上伤处,虽然语气和神情不变,但额上已经疼的见了冷汗。

“打完了?”

小贼露出几分歉意,点点头,又不甘愿的狠狠瞪了光头一眼。

宋岳霖转向光头:

“跟大婶道歉。”

“你——”宋岳霖的目光让光头咬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顶撞。

“想活么?”宋岳霖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问。

光头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嘴硬道:

“当然想。”

“那就现在道歉!”

光头忍回愤愤的表情,对小贼的母亲说了句“对不住”,小贼的母亲赶紧笑起来把这篇揭过去。

宋岳霖问门神:

“那你们原来的方向呢?”

“本来堂里要开香会,没想到我来了其他人却跑了,张仁奎打了个电话,这边的人就给我安排了这么一个货开车送我出城,”说到这里门神狠狠的瞪了光头一眼,“迎面就撞见了日本人进城的部队,险些给我炸死。东躲西藏这么多天,他一点用都没有,被那几个大头兵抓住,奶奶的他还以为青帮的身份在日本人面前能管用,当场就把我秃噜出去了。”

王爷忍不住接道:

“可是真的管用了。”

“我也纳闷儿,我没蠢到以为日本人会怕青帮——可他们怎么不杀我?”

门神满头问号。

宋岳霖紧紧的盯着他:

“日本人占领南京后首要的工作就是恢复的南京的秩序,在他们的伪政府搞出来之前,只能使用地头蛇,就是南京的青帮。他们知道了你是青帮的重要人物,肯定寄希望于你能跟他们合作。”

“什么?!”门神由吃惊转向怒火冲天,“做他奶奶的春秋大梦!”

这个反应让宋岳霖暗暗松了一口气:

“行了,你现在不是也没落到日本人手里。”

他想了想,忽然问小贼:

“你偷东西的本事怎么样?”

“这说什么话?”小贼不乐意的挺了挺胸膛,“说我是当代的时迁儿都不过分,你想要什么我就能给你偷到什么——当然,纯偷的话——我可不是门神,要进门,也就一般的门锁还行。”

宋岳霖继而看向门神:

“你是什么锁都能开吧?百匠世家的人,做证件怎么样?”

“锁对我来说小菜一碟,”门神抱起胳膊,皱皱眉头,“可是做证件手头没材料。”

“改呢?如果给你日本人的证件。”

“这个我没干过,不过应该没问题。”

“你想混出去?”王爷问。

“对,我们今晚缴了三套日本兵军服,但是大婶那边也需要换换行装,最重要的是车辆和证件,日本部队每个作战单位里士兵都是同乡,只靠蒙的话危险性太大,必须尽量保证证件合适。”

“行,听起来有谱,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做。”

军官有些支持不住,倚靠到墙上,继续一边沉思一边说道:

“屠杀还在继续,所以白天我们不能出去,等到晚上,用夜色掩护,眼下我们有一个日本军官,王爷一次带一个人出去,扮作日本兵,把我们需要的东西都搞到——王爷,你同时也要注意收集情报,任何信息我们都需要,日本人的决策或者调动,相关的日本军官,总之能听到的一切消息都要带回来。小——毛……,”军官还是不习惯喊出最后的字,所以这个名字被念成了一个近乎于昵称的词,没想到小毛贼给了他一个舒心的笑脸,显然对这个外号很满意,于是军官对他笑笑,继续说道,“记住,给大婶穿的日本女人的衣服,最好是和服,相应的鞋袜也要搞到,如果有可能,有日本军官的军服最好,军衔越高越好,日本部队里士兵和军官的距离非常远,军衔越高的军官普通日本士兵越只是知道盲目服从,他们不问问题,我们就好办。”

“没问题。”小毛贼笑眯眯的拍拍胸膛。

“好,那定下来了,天快亮了,白天大家都休息,入夜之后咱们再行动。总之一次性出去的人不能多,而且一定要尽量少的留下痕迹,日本人很细心,只要让他们发现存在威胁,那将会引发针对所有南京百姓的更疯狂的报复。”

环顾一圈,见其他人都没有异议,军官说:

“那就这样吧,门神,把食物分一分,大家轮流休息,我值第一班岗,两个小时一轮换,然后是小毛,十三,王爷,门神。”

王爷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光头,然后拦住宋岳霖:

“好军爷,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现在还不信我们么?”

“我不是——”

“你只管睡就好了,我们剩下的人守夜——啊不,这叫守日。”

王爷的目光传达出另一层意思——你要是垮了,我们这些人肯定各跑各的,都得死。

宋岳霖审视着他的表情,最后妥协了:

“好吧,有任何事立刻叫醒我。”

“头儿你不吃点火腿么?小日本的手艺不错。”小贼已经拿起一块火腿夸张的闻起来。

“不,我还不饿。”

实际上一看到吃的他就反胃。

王爷扫了眼他发红的双颊,不动声色的拿起水壶:

“那再喝点水。”

宋岳霖喝了小半壶水,头刚枕到背包上立刻就昏了过去。

“他一直在发烧。”王爷看着众人陈述了一个事实。

“是啊,兵娃娃是个好样的。”门神说道,“感觉有谱了,跟着他咱们应该都能出去。”

“相信大家都认识到这一点了。”王爷的目光扫过众人,在光头脸上停留的时间格外久,“他很有希望带我们出去,所以大家不要打别的主意。”

其他人也都看光头,光头夸张的说:

“冤枉,我和你们一样想活。”

“那就好。”王爷再次露出微笑,“跳过他,小毛你直接来守夜,天快亮了,我得出去。”

“你干什么去?”小贼有些慌了。

“军爷在发烧,是伤口感染,我得给他找点消炎药,否则他没带我们出去自己先死了。”

“他死了,那不是还有你嘛?”门神问。

“我?”王爷笑的更开了,“要是我有的选择,这个时候我自己早已经在城外了。”

说罢,走到角落里的日本卫生员面前,日语叽里咕噜的问了些话,见他们说完,门神问:

“你们说什么呢?”

“我问他哪里可以搞到药品,他告诉了我他们日军医护站的位置。”

“你不怕他骗你?”门神瞪了眼日本卫生员,转回头继续和王爷对话。

“一来我不傻,二来我看,这也就是个傻孩子。”

“傻孩子——哼,”门神的眼眶有些红,继续瞪那个卫生员,“屠杀咱们的小鬼子里孩子还少了?各个都傻。”

“是啊,不过他刚刚告诉我,他只是卫生员,真的没杀过一个中国人。”

“我不信。”门神冷哼。

“我也不信。”一直阴沉沉的盯着他们的十三也开了口。

“总之在军爷开始恢复之前我们用得着他,所以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不能把他搞死了。”王爷叹了口气,真觉得和这帮人说话心累。

看王爷走到地窖门口,小贼忍不住问:

“你不会就不回来了吧?”

王爷给他一个微笑:

“放心,我虽然不喜欢背着累赘,不过我也是个守信的人,我答应了帮军爷那我肯定会帮到底。”

王爷出去了,众人把火腿分了分,十三也出了地窖找补给水源,很快几人都睡下,该守夜的守夜,该休息的休息。

宋岳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全身都像着了火,眼皮沉得有如千钧,睡了一会儿好像醒了,他能听见周围有人说话走动,可是总是反应不过来都是谁说的是什么,脑后很沉,却翻不动身,什么东西往上飘,可是整个人同时又像是往下坠。

但不知什么时候这种不适感渐渐平息了,随着平息的还有他的意识,再睁眼,就看见了地窖顶部。

小贼的脸伸在视野之内,露出一个由衷的笑:

“头儿,你醒啦?”

这好像是他第二次听见‘头儿’这个称呼,第一次没怎么留意,这一次因为刚刚清醒脑子里还没想起其他事情,于是他遵从本能,露出一个好笑的表情,轻声重复:

“头儿?”

“呃,叫习惯了,”小贼揉揉乱糟糟的头发,“我刚入行那会儿别人带我来着,我觉得这样叫亲切——我挺喜欢你的——你要是不喜欢,叫你‘老大’?”

他认真的问,眼睛闪闪发亮,旁边传来一个悠悠的冷哼,那是门神的声音:

“小贼,你是真傻还是装糊涂,人家是官爷,你当愿意和你这样的小毛贼称兄道弟?”

“这不是没称兄道弟嘛,认个老大不行?”小贼冲声音来源的方向嚷回去一句,再看向宋岳霖眼神就有点受伤。

宋岳霖笑笑,抬起手拍拍他的胳膊:

“‘头儿’挺好,我喜欢。”

他顺势坐起,小贼一面扶他坐好一面冲门神嚷:

“看吧,头儿喜欢。”

门神气哼哼的吐出三个字:

“马屁精。”

宋岳霖没理会这两个人的斗嘴,环顾一圈,见所有人都在,王爷正在摆弄一个铁盒子。

“正好,又到时间吃药了。”他从铁盒子里拿出一个玻璃瓶,倒出两片药,拿着水壶走过来。

在他开口解释之前宋岳霖就接过药片和水壶,麻利的冲了下去。

王爷收起怔楞的神情,看到宋岳霖疑问的目光,就主动解释道:

“现在刚过晚上6点,白天我出去了,穿着这身日本皮安全区我是进不去,所以在日本人的救护站顺了一点消炎药,现在看来,日本药的质量还是不错的。”

看到宋岳霖有张口欲问的架势,王爷及时补充道:

“大婶儿也吃了1片,算是预防感染。”

宋岳霖瞧着他身上新出现的风衣和宪兵臂章,轻声问:

“也顺便升了军衔?”

“运气好,我去江边逛了逛,上游正好有个宪兵小队,日本人爱洗澡的习惯真是太有用了,现在他们在休整,除了吃喝玩乐剩下的就是洗澡,晾着的衣服总有不少,不过是白天,拿多了制服目标又太大,所以我只好顺了一套尽快离开,当然临走前把整个晾衣架都推进水里。”王爷说着拿过一个干粮袋,“相信那个倒霉鬼只会以为自己的制服被江水冲走了,我把原来那套少尉的带了回来——长官,吃点东西,火腿已经吃光了,不过我觉得你现在也不太适合吃那个。”

宋岳霖的确是饿了,之前恶心的感觉已经消失,身上仍然疲累,但没有了高烧那种全身酸痛的感觉,他接过干粮袋,拿出来的竟然是白面馒头。

“看来日本人还知道不能烧粮务局的仓库,知道因地制宜。”

王爷笑着解释。

宋岳霖环视一圈:

“都吃了吗?”

“十三找到了一些土豆。”王爷继续解释。

宋岳霖绕过王爷瞧过去,见地窖的暗门拉开着,一小堆火燃烧在靠门的位置,里面飘出来阵阵淀粉烤制后的淡淡甜味。

“王爷,你还真猜错了,我现在更想吃土豆。”

两个白面馒头被他掰成了七份:

“好了,都过来。”

一直在咽口水的小贼积极响应,接过两块就冲回母亲身边,接着是盯着白面直了眼的光头,十三犹豫着也坐了过来,剩下门神坐在原地嘴硬:

“得了,演什么啊,你们当官儿的最擅长这个——收买人心。凭两个馒头就想……”

“门神,”宋岳霖打断他,竟然笑了,“行了,别叨叨了,我只是习惯了,你就当照顾照顾我的恶习。”

门神强硬的横了他最后一眼,然后不情愿的蹭过来接过他的那块。

几人吃了馒头,又拿出烤好的土豆分着吃。宋岳霖拿出一个小土豆,让小贼给被俘的日本卫生员,自己则问王爷:

“外面什么情况。”

“我觉得对咱们还算有利,日本士兵现在三三两两的各处抢劫杀人,没什么组织,我在安全区外转了一会儿,一个小时内就有三波日本士兵被外国人赶出来,但仍然有日本士兵零零散散的翻墙进去。我想,在一定时间内,少数几个士兵的失踪不会引起日本军队的注意。”

“还有么?”

“街上的消息不多,听到的都是关于安全区的,有些传言很厉害,说女子大学里藏着八百名中国士兵,日本人已经知道了,他们马上会因此对安全区进行清除,还说有金陵中学藏着的200名中国士兵已经被杀了,这些传言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的确有士兵的尸体被运出来,我数了数,大概在50具左右,听说埋尸队人手不够,大部分的尸体还留在原处。”王爷看到宋岳霖的牙关越咬越紧,决定放弃谈论中国士兵的话题,“对了,我从日本人的闲聊里听到,日军的高级军官都集中住在首都饭店,他们打算把那里用作派遣军司令部,日本人正在寻找工人争取首先恢复首都饭店的供电……嗯……其他的消息……对了,我还遇到了一个日本的随军记者,跟他聊了聊,他说日本军队里有几位‘百人斩’英雄,他们都是他报道的,这位记者看起来非常骄傲啊。对了,还有一个传闻,但真实性挺高,传说日本人要组建难民委员会,有可能会取代外国人的安全委员会。”

“哼,小日本儿装什么装,”门神重重的哼了一声,忽然问,“哎,百人斩是什么意思?”

“就是日本军官比赛谁先杀满100人,有两个都杀过了100人,还有没参赛的,那名记者说,另外两个人,一个杀了超过300人,另一个杀到了350人。”

地窖里的气氛陡然凝重起来。

宋岳霖闭上眼,用力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

“今晚咱们分头行动,王爷,你还是宪兵中尉,带上小毛,主要搞我们需要的服装和证件,还差一个日本兵的军服,如果可能的话,咱们的军服最好能统一,我带着光头搞车辆,带着平民的日本军官,只能是家属或者身在护送任务,翻斗摩托太不像话了——光头,你也扮日本兵,你是司机对吧?看你的样子和身份,别跟我说你不会偷车。十三、门神,你们留在这里,看好了日本兵,保护大婶儿。”

“他会偷车,”门神替他回答,“青帮下面的这些喽啰偷鸡摸狗杀人放火什么不会?”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