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糙男人 第十六章 八国联军


 


 

 

“庆王爷,这茶真是不错。”一个面目英俊的小个子西方人笑眯眯的放下茶盏,微微挑挑眉,黑色的瞳仁里闪着迷离又叵测的波光,“这是江西的莲心茶么?莲心尖?”

奕劻抚着山羊胡呵呵笑:
“欧先生真是对我中华知之甚深啊,不愧是公使先生的全权在华代表。”

欧浩中抿着嘴仪态端方的点头一笑:

“王爷说笑了,就是帮助公使先生跑跑腿而已的小角色,浩中愧不敢当。”

说着,他拿过随身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份合同:

“那么庆王爷,咱们之切主题可以么?这份合同麻烦庆王爷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了,咱们就签了吧。”

管家接过来呈到奕劻手里,奕劻低头看着,这个时候,欧浩中看着他,嘴上依旧噙着得体的微笑,开口道:

“对了,王爷,鉴于我们就要建立长久而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了,我觉得,是时候送给王爷一些信息,或许王爷用得着。”

“哦?”奕劻从老花镜片上方看过来。

欧浩中微笑着,没有说话,伸手隔空虚点了一下奕劻手中的合同。

奕劻回神,从管家手中接过私人印玺,盖在了合同上。

欧浩中接过扫了一眼,不紧不慢的装回公文包之后才抬起脸微笑着道:

“王爷,总统府特别卫队今日会变装出动,方向,相信就是王爷这里,至于时间——”他看了看表,又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就在随时,不过我们有情报人员,会在他们出动后以信号枪示意我们。”

“什么……”奕劻一呆,又立刻回神,急切的看向欧浩中,“欧先生!怎么现在才说!”

欧浩中无辜的睁大眼睛,年轻的脸上呈现的也是与年龄十分相符的单纯和无辜:

“王爷,您刚刚才签署了合同成为我们的盟友啊,我们只能对盟友提供情报。”

奕劻听得出来他是在责怪自己之前犹豫太久,也不便继续发火,陪着小心道:

“欧先生,老夫唐突了,抱歉抱歉,这个……事出突然老夫府上完全没有准备,既然你们英国人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有一些措施?”

“啊呀,这个难办了,”欧浩中为难的拍拍公文包,“根据合同,我们提供的只是财力和技术上的支持啊,至于武力,在中华民国的土地上实在是麻烦。”

奕劻一边心里把眼前的这只小狐狸和他背后的大英帝国骂了十万八千遍,一边吩咐管家:

“快,把护院都给我调到后院西厢房去!”

话音刚落,就见南边街上响起一声类似炮仗的声音,一道粉红色的烟雾倏忽飞起。

看到欧浩中扁嘴点头,奕劻急了,站起来厉声呵斥管家赶快去。

地面突然震颤起来,伴随着爆炸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那个……欧先生,家中急务,老夫不送了,请自便。”

欧浩中看着奕劻瘦小的身子皮球一般弹出去,起身弹弹公文包上不存在的土,拽了拽衣角不存在的皱褶,然后也施施然向后院行去。

他的目的,只是制造混乱而已。

他和他的国家都不在乎与奕劻的这纸合同,奕劻出面与之合作,只能五五分成,然而己方直接出面,所有的遗宝才会尽入大英帝国的口袋。

第一步,曾经在英国留学的张尚安身份已经明了,遗宝的守护人,英国自然力争。

不能让奕劻提前准备,提前只能使奕劻最快的把袭击的人抵挡回去,但是也不能让奕劻不准备,否则张尚安会被袁世凯的人很快救出。

在这个节骨眼上透露消息,就是让奕劻和袁世凯都措手不及,造成一片混乱。

这个时候,自己也才能最方便的在混乱中找到被奕劻藏起来的张尚安。

“大爷的……这帮人真直接啊。”

尹盛文被那乍起的爆炸震得趔趄了一步,不敢置信的盯着突起的烟尘。

街上的行人正在四散奔逃,莱特宁带着一顶牛仔帽,用红色的领巾包着下半张脸,只露出浓密的眉毛和欢喜的眼睛,尹盛文和手下和他也是差不多的打扮,马裤长靴,围巾包着下半张脸,饶是如此,莱特宁这人高马大的也太显眼了:

“尹!尹!我们进去吧!”

他着急的直跳脚,尹盛文无奈的扶额摇摇头,然后对手下做了一个挥手前进的姿势。

四人点点头,与尹盛文和莱特宁一起冲过街道来到墙根下,他们立刻敏捷的翻了进去,尹盛文留后一步对着莱特宁吩咐:

“随便你里面怎么玩,要是找到张尚安,记得给我带回约定地点!你要是敢私自带着他溜号……”

“我知道,我知道,”莱特宁急不可耐,“你踢爆我的屁股!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尹盛文一个点头还没抬起来,莱特宁已经发出一声牛仔的“咦吼~~~”从被炸开的缺口冲进去了。

尹盛文再次深沉的叹了口气,然后也随着莱特宁,从缺口进去了。

“张少爷,八国联军啊!”田茂冲进屋关上门,伏在桌上一边喘气一边乐,“现在我估计有三波人,丫的还有一个大个子金毛!真看不出哪个国家的。”

张尚安拧着眉头只是问:

“让你拿的东西拿到了吗?”

“这还不简单?偷个玩意儿可是我们花子最擅长的。”田茂说着把两柄左轮甩出来,“一看就是高级货,在小老头书房里锁着呢,说不定是当初上贡的玩意儿。”

“柯尔特?美国货,我用不惯。”

“哟呵,什么时候还穷讲究哪?我看了有子弹,有就不错了!”

张尚安无奈的盯了眼田茂,把两把手枪插到腰间,外面的枪声越来越乱了,不少人吵嚷着散布在他们房间周围,田茂掀开窗户向外张望着,嘴上问:

“怪了,他们不知道老老实实把你偷出去吗?这大白天的明目张胆的打?”

张尚安摇摇头,轻轻推开门:

“行了,既然看着咱们的这几个已经被你解决了,咱们直接走吧,现在趁乱正好。”

“妈的!那炸弹谁放的?!打草惊蛇!故意的!”

方天跟在尹盛忠身边,刚喘口气,回过神又想到这件事,忍不住狠狠骂道。

尹盛忠回头扫了他一眼,安慰道:

“总之不是阻拦咱们找人的就行了,别再想了,现在找到张尚安要紧。”

话音刚落,眼光落回前方就被一个缩头缩脑的小个子吸引住了。

尹盛忠吩咐方天带人直接奔去情报上所说的西厢,自己朝那个小个子摸了过去。

欧浩中只挑拣着角落走,一面祈祷一面尽量避开四处乱飞的子弹,好在他个子瘦小,在满院乱跑的人当中并不起眼,正小心翼翼的往西厢走,忽然感觉肩上一拍,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按了上来。

欧浩中顿了顿,忽然蹲身一个360度转体,尹盛忠没想到这个小老外这么灵活,竟意外的被他转了出去。

打在身边假山石上的子弹阻拦了尹盛忠的去路,眼看着小老外转瞬跑没了影。尹盛忠回想起手下衣料的质感——英国人?

“队长,”方天回到尹盛忠身后,“人没找到,估计自己跑出去了。”

“嗯,知道了,带弟兄们回去复命吧。”

尹盛忠本就不愿意让袁世凯得到张尚安,如果张尚安自己跑出去了那更好。

——只是别让其他人抓住。

尹盛忠没有看到大哥尹盛文的人,估计都隐藏在暗处,但是他知道,与他们交手的不仅仅是庆王府的护院,还有另一批人。

“弟兄们有伤亡吗?”

“轻伤两个重伤一个,有个上蹿下跳的美国人,弟兄们没敢招呼他,但是他招呼咱们招呼了不少。”方天愤愤的说。

“都撤回去,恋战恐怕暴露身份。”尹盛忠顿了顿,“你带队,我留下来观察一下,今天事有蹊跷。”

“队长,大总统吩咐过,属下要保护你的安全。”

方天为难的挤挤眼,笑的似乎单纯憨厚。

尹盛忠心知自己一定是袁世凯时刻盯紧的目标,所以也未反对,点点头:

“那你安排人带领弟兄们撤出去,不要留下马脚。我在这里等你,快去快回。”

方天领命而去很快反转,尹盛忠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带领方天在混乱中向庆王府的书房摸去。

“哎哟~~~~”田茂险些撞上的人抱紧了公文包,嫌弃的上下打量着田茂,目光很快落到田茂身后的张尚安身上,“Herry是吧?”

能叫出这个名字的——张尚安打量了一下对方,见他个头和田茂一般,虽然是西方人的面相,但是黑发黑眸,明亮的大眼睛同时闪烁着平静和狡黠的光芒,像一只彬彬有礼的狐狸,“你是英国人。”

“为了不横生事端,咱们还是用中文吧,”英国人挤出一个假笑,随即熟稔的上前拉住张尚安的胳膊,“我叫欧浩中,简单的说我可是你剑桥的师兄,跟师兄走,不会错。”

张尚安脸上晦涩不明,田茂莫名其妙的看着张尚安被拉出两步,抄手游廊的另一端忽然转出三个女子。

看打扮都是庆王府的丫鬟,但不同的是,不再低眉顺眼的,统统都昂首看着他们,冷冷的迈步压上。

欧浩中和田茂张尚安他们退了几步,然后松开张尚安从他的身前滑到了他背后。

三人继续后退,三个女子的袖中各自滑出匕首,张尚安叹口气,飞快的拔出双枪在手,拧眉喝道:

“我不动女士,不要逼我。”

三个女子恍若未闻,脚步更快开始起跑。

“是白莲教!”

田茂混迹市井,三教九流都有见识,看到女子们领口别的白色花朵登时反应过来。

欧浩中和张尚安却有些莫名其妙,他们第一次听到白莲教的名字。

三个女子已经奔近,还有五步左右距离的时候,忽然都朱唇微启,嘴唇之间显出比竹签大不了多少的圆环。

田茂一步缩到欧浩中背后,张尚安左右为难,在下一秒终于下定决心开枪,然而脖子上一个刺痛,他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竟然僵住了。

眼看着那个女子手中的匕首滑到眼前,张尚安下意识的闭起眼。

然而一声枪响把他的思绪又拽了回来,低头看见中间的女子已经扑到在地,另外两个女子已经被切进来的两个男人逼得手忙脚乱了。

那两个男人长靴马裤围巾遮面,不时的躲避着从女子口中射出的寒光,张尚安眼珠环顾一圈,未见庆王府的护院,看着两个女子似乎不是神秘男子的对手,便松了一口气。

这时,眼前一花,突然多出了一个清虚柔美的女人脸庞,那女人对他嫣然一笑,丹凤眼微微眯了眯,张尚安看进她眼睛里,天忽然就黑了。

“杀了你的兄弟。”

女子的声音也是柔柔的飘飘的,张尚安在她话音落下时忽然转身,身后的欧浩中一看大势不好立刻蹲下,把田茂暴露在了张尚安面前。

田茂也不废话,立刻向一边扑开,张尚安的枪口枪火还未散尽,第二枪已经追着他到了。

田茂闪转腾挪悔不当初——干嘛这么听话给他偷两只枪啊。

心中竖着剩余的子弹数,余光瞥见那旗装女人不紧不慢的对背后冲着她的两个神秘男人开枪,一个躲开了,另一个没躲开登时扑到。躲开的那人闪身到廊柱之后,扫了眼同伴的尸体,眼眶登时红了,出枪还击,那丫鬟里也倒下了一个,剩下的那个见状聪明的跳到还蹲在原地的欧浩中身后。

子弹从那女子身边都是经过,那女子岿然不动横枪射击,娇小的身形却有一种微微山峦的气势。

田茂惊讶自己还有心思感叹,数到12,一脚蹬在廊柱上扑回追过来的张尚安身上。

“你丫没完了是吧?!”

女子突然嘤咛了一声,手中的枪横飞出去。

捂住手腕,她扫了眼插在一边微微颤动的小刀,又对小刀来源的方向嫣然笑道:

“我就知道是你。”

尹盛文扯下罩在口鼻上的围巾,静静的看了她两秒,然后摇摇头走上前,沙哑的声音似乎轻松,又似含有千钧深意:

“英杰啊……英杰啊……”

世英杰反而继续笑问:

“你找到你要找了的么?”

“找到了。”尹盛文淡淡苦笑。

“炸药是你放的?”

“我还不至于,不过现在我知道是谁了。”

“盛文哥哥,人你带不走。”

尹盛文又是一声轻叹,没有回答世英杰,反而走向田茂的方向,把压在张尚安身上的田茂撕下来:

“行了,白莲教的迷幻药而已,药效不会太久。”

他拍拍田茂的胳膊:

“小兄弟,这水太深,你还是别搀和为好。”

“你当我喜欢啊!”田茂冲口叫道,“救了他的命怎么着也得让他好吃好喝的供着我吧,吃完喝完了我才不陪他一起死呢。”

说完又蹲回意识不醒的张尚安身上,左右开弓扇了两巴掌,又揪起他的衣领把他在地上撞了撞,这才松开手又站起来。

尹盛文目不斜视的走过世英杰面前,扛起同伴的尸体,带着另一个同伴走出三四步。

他站住了,站了几秒,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然后他和同伴翻墙离开。

“哎呀,两位仙姑。”欧浩中从地上站起来,熟稔的两处招呼了一下,“那我也走了走了。”

世英杰嫣然一笑:

“欧先生不打算带张先生走了?”

“哎呀,张先生是王爷的客人,我怎么会夺人贵客?”欧浩中一面假笑一面走出一步,“仙姑误会了,我是想把张先生带回王爷身边而已。”

那个小丫鬟站到世英杰身边,冷哼一声。

三四个护院忽然跌跌撞撞的从拱门那边冲出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互相推搡着后退,似乎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近了,又参差不齐的惨呼一片,转身一哄而散。

三人莫名其妙的盯着拱门。

“咦——呼!!”

一个大个子牛仔手持两把柯尔特冲进来,四顾一圈:

“咦?人呢?跑的真快。”

他的领巾早就滑落了,露出浓眉大眼四方脸,帽子下的金发也乱糟糟的,整个人脸上洋溢着激动和兴奋,喘着粗气,很快瞥见了看着他发愣的三个人。

“哟,hello。”大个子很热情的对欧浩中扬扬枪,“I am Lighting! What’s your name dude?”

欧浩中翻了个白眼:

“欧浩中。”

“你的中文说的很不错啊。”大个子感兴趣的嘟囔着,走近马上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张尚安,“尚安!——喔喔喔,美女你这是干什么?”

他后退着,不爽的看着举着匕首挡在他面前的丫鬟。

“这位先生,张先生是王府的客人。”

世英杰冷冷说道。

莱特宁为难的鼓起嘴:

“虽然对女士动手很不礼貌,但是女士,你真没给我选择。”

他忽然抬枪,两柄左轮在双手连番开枪速度飞快。

欧浩中第一反应就是立刻蹲下,莱特宁一边喝彩一边开枪,一阵乱枪毫无章法,倒成功的把世英杰和小丫鬟逼退了。

“喂!等等我!”

眼见莱特宁轻松的扛起张尚安转身就走,欧浩中赶紧趁着机会追了上去。

两个小时后,在莱特宁的旅馆房间里,尹盛文见到了垂头丧气的莱特宁。

“没找着也无所谓,目的达成了。”

尹盛文大度的拍拍他的胳膊安慰。

“我找到了!”莱特宁不服气的叫起来,“我抗出来了!”

“那人呢?”

“被那个英国佬骗走了!”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