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糙男人 第十四章 三家交锋



 

 

 

 

鄂家的宅子坐落在梯子胡同,东挨着灯市口和天主堂,西则紧紧靠着皇城的东安门,这里在乾隆朝时还是尹继善第五子尹庆霖的一处宅院,后来君王更替朝权旁落,这处宅子几经转手却到了鄂家的手中,到了清末民权势力逐步壮大,鄂家也就渐渐把这幢宅子当成了主宅。

因为这一层关系,尹轩怀踏进这里的时候又忍不住开始运气。

尹盛义扶着父亲的胳膊,小声道:

“爹,这宅子是咱家的那都是百年前的事儿了,想这个干什么?”

尹轩怀转头瞪眼,盯着没正形的小儿子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你们几个没有出息不能壮大我尹式门楣,咱家又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宅院都守不住!!”

尹盛义不着痕迹的撇撇嘴,心说要按您的说法没守住家宅的不肖子孙可是您,还轮不到我们几个。

“世伯,毓恒有礼了。”

随着宾客们没走几步,鄂毓恒就微笑着迎了上来。

今天他穿着一身喜庆的深红色马褂,笑脸温煦得体,站在尹轩怀面前深深一揖:

“世伯,姑母身体不适不能见客,特意嘱咐毓恒在此迎候世伯,毓恒年幼学浅,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世伯多多海涵。”

“哪里哪里。”鄂毓恒殷勤的在前面领路,步伐不疾不徐态度淡定从容,尹轩怀应着,转头再看自己比人家还大了两岁的小儿子,吊儿郎当四处乱看,相较之下,把尹盛义踹回他死去的亲娘肚子里的心都有了。

大厅和院子里都摆着酒宴,因为同时也是小年,院子里都搭着五彩的暖棚,尹轩怀在鄂毓恒的引导下进入大堂,在主桌落座,抬眼就看见了马家的家长马佑东,张家的主事张尚荣,其他几个客人也是德高望重和鄂家亲厚之人,不过已经在鄂家的醉翁之意之外,所以尹轩怀也就简单的见了个礼,注意力仍然放在张家和马家身上。

马家作为雍正朝马齐的后人,在传言里也很有可能是护命一脉,鄂家的人把马佑东也放到主桌,难道并不知道护命详情?

尹轩怀猜测着,因为各个家族的护命一脉都是族内单人选择交接,不必经过家族同意,鄂毓恒作为新的护命人选,肯定是清楚都是哪几家各家都有谁,然而,如今看来,鄂家其他人还不知道?

张家的张尚荣比在座的人低了一辈,起身对尹轩怀见礼:

“尹世伯安好?尚荣给您请安。”

尹轩怀淡淡的应了,面子上没显露什么,马佑东和祖上马齐一样却是一个直来直去的火爆脾气,没好气的白了张尚荣一眼,重重哼了一声:

“这里人五人六了,也不知道背地里干了什么不是人的事儿。”

张尚荣的脸一下子拉下来了,但也只能硬着头皮道:

“马世伯此言何意?尚荣不懂。”

“哼,张文远也算是个人物,怎么生的出你这种猪狗不如的儿子,对自己的手足也能下得了杀手。”

张家对张尚安动手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尹轩怀看着张尚荣暗暗摇摇头——张文远把护命一脉交到侄子手上,看来也清楚自己的亲儿子不是个东西。

张尚荣忍不住解释:

“他是堂弟,并非尚荣的亲生手足。”

尹轩怀几乎要叹气了。

——张文远的儿子莫不是捡来的吧?怎么能蠢到这个地步……

瞄一眼坐到院子里的小儿子,只见他已经捞着烤鸭吃的满嘴流油,转眼再看到鄂毓恒毕恭毕敬的扶出他奶奶,尹轩怀真正叹了口气。

——真希望自己的儿子是捡来的,怎么能跟人家差这么多……

鄂家老太太是佟鄂氏的母亲,姓叶,叶赫那拉式,所以并不在鄂家管事,如今鄂家的当家是佟鄂氏的大嫂,也姓鄂,同时是佟鄂氏的堂姐,此时这位鄂家大当家在自个儿母亲身边笑的满面春风,老太太在同治朝得过一个诰命,虽然现在不作数了,可是关起门来在自己家里穿上那套衣服,还是很威风的。

都是老一套的东西,宾客们看着鄂家的子孙给老太太拜寿,吉祥话说完了寿礼送完了就是开席,尹轩怀左右没瞅见自己那大儿子,也不知道他来了没有,自己倒是清楚老二今天会在院子里搭的戏台上丢人现眼,他只盼所有人吃的尽兴点,让他们忘了还有堂会这一出。

鄂大当家却似看懂了尹轩怀的心,没多久就叫开场了。

老曲目,何仙姑拜寿,但是何仙姑可是请来了广德楼的章云裳老板,众人看的专注,盯着莲步生情顾盼多姿的何仙姑移不开眼,尹轩怀气的胡子哆嗦,一直盯着手里的筷子,恨不得找个地缝往里钻,一瞥眼还看见院子里的老四跟着众人起哄叫好,就更气不打一处来。

鄂大当家扶着老太太在酒席里露了一回脸,老太太年事已高就回到后堂休息了,鄂家的小辈们都到后堂逗老太太开心,有进有出川流不息,宾客的小辈们也同去热闹,毕竟老人家喜欢小孩子在眼前,众人也就见怪不怪了,连尹盛义都被鄂毓恒领着去后堂玩耍了一回。

又过了一阵子,鄂大当家来到主桌,请马佑东、尹轩怀和张尚荣到后堂叙话,说是老太太想见。

尹轩怀心里哼了一声,老太太这个幌子终于打出来了,后面真有她才怪了。

起身随着他几人与鄂大当家向后走,进入后花园,后花园客厅里可与前院的喧嚣和热闹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幽静安然,几人落座,丫鬟们奉茶过后,也都带上门出去了。

鄂大当家在主座落座,身后站着鄂毓恒,笑眯眯的看着三人。

“各位叔伯兄长,还有尚荣世侄,鄂家家道中落,不得已由我这个妇道人家出面掌权,实在是愧对,如今贸然请各位前来叙话,若是礼数不周言语唐突的地方,还请各位多多海涵。”

马佑东抚了抚光亮的脑门,瞥了眼尹轩怀,又看了看张尚荣:

“弟妹有话就直说吧,咱们给老夫人的寿也拜了酒也吃了,剩下的事儿不就是弟妹叫我们来的真正用意么?”

“那小妹也就不绕弯子了,这件事最近炒得甚嚣尘上,传闻愈演愈烈,想来各位也听说了,咱们几家祖上都是雍正爷器重的大臣,皇恩浩荡身负重托,可如今过了百年,世易时移,朝廷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想必咱们几家担负的任务也没有了意义,小妹想着,是不是趁咱们几个壮年的还在,就把这件事解决了?也算是给小辈们减少了件烦心事。”

尹轩怀端着没有着急说话,张尚荣也不知道说什么,说话的还是马佑东:

“这件事老夫也听说了,弟妹,实话告诉你,马家不是护命一脉,如今弟妹主动提出这件事,想来护命四家里的满二家应该是尹家和你们鄂家,这件事与马家无关,弟妹也不必在马家身上多费功夫。”

“哦?马二哥倒是直爽。不过护命四家这件事小妹也是靠听说才知道的,马二哥这么着急撇清马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么?况且马家分支众多,马二哥就确认族中并未有护命一脉暗暗传承么?”

“得了,弟妹不必跟我绕着弯子说话,马家旁支是多,不过当家大权一直在我主家这儿,没有护命一脉就是没有护命一脉,都说护命四家里的主家是尹家,另外满家是谁,弟妹怎么不干脆问问尹三弟?”

众人都把目光放到尹轩怀身上,尹轩怀暗暗叹气,心知不得不说了。

“不管我尹家想不想辟谣,传闻都说死了,我再找借口说不是也没什么意义,”尹轩怀淡淡一笑,手杖在地上戳了戳,抬眼看着几人,“没错,尹家是护命四家之一,我尹家人丁单薄,你们也没必要猜测,我就是护命一脉,至于另一家,不用把马家牵扯进来,弟妹是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另一家是你们鄂家,护命一脉是你的先夫鄂实秋,至于他临终前把护命一脉传给谁了,我却是不知,我自从接掌护命一脉之后,四家只碰过一次面,那还是30年前了。”

鄂大当家脸上的惊讶只是转瞬即逝,仍然笑意盈盈的问:

“那不知道尹三哥知不知道汉二家都是谁?”

“弟妹打听这么详细,是想起出遗宝么?”尹轩怀没有着急回答,而是平静的盯着鄂大当家,“如若真的实施,这必定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侦测、人力、保卫都需要投入,难道鄂家有这个实力么?”

“不瞒尹三哥,小妹的确有这个想法,当然鄂家家势衰微,担此重任还任重道远,不如交给马二哥,”她忽然期待的看向马佑东,“马家财力雄厚,马二哥何不当仁不让呢?毕竟咱们几家交情匪浅,而且也算是给雍正爷报一份恩呢。”

马佑东连连摆手:

“这种事情别找我,我们马家也不想搀和,弟妹,尹三弟,如果没事,我还是先回前院吧,我还想听章老板的戏呢。”

“那打扰马二哥了,我这就安排人带马二哥回去。”鄂大当家笑眯眯的站起来,“此次没有见到世侄,实在遗憾,听闻他现在在法兰西留学?鄂家在法兰西有几个朋友,小妹会嘱托他们好好看护世侄——”

说道这里,尹轩怀看了看马佑东,见后者的脸已经黑了,他们听闻鄂大当家继续说道:

“听闻马二哥在山西的煤矿生意如火如荼,鄂家与山西都督有些交情,一定会请都督多多照看二哥生意,请二哥放心。”

马佑东黑着脸,僵硬的抱了抱拳,咬牙道:

“弟妹放心,我马佑东没有兴趣对别人提及今天的所听所见,我们马家不蹚浑水。”

“马二哥慢走。”丫鬟引领着马佑东离去,鄂大当家还礼数周全的对他的背影深深一福。

剩下三人重新落座,尹轩怀瞥了眼鄂大当家,心中暗叹,鄂家的女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忽然想起,自己府里还有个鄂世兰呢。

刚走了神,意识就被鄂大当家唤了回来。

“尹三哥,那说回刚才的话题,不知道尹三哥可否告知其他汉二家都是谁?”

尹轩怀向对面的张尚荣扬了扬下巴,端起茶碗呷了口茶:

“其中一个你不是知道了么?”

鄂大当家笑道:

“听闻张家尚安世侄下落不明,小妹也是挂怀的紧。”

不管张尚荣脸上的红一阵白一阵,尹轩怀不着痕迹的瞥了眼鄂大当家背后站着的鄂毓恒,淡淡道:

“其他那家汉家我的确不知,老夫接手护命一脉之后四家只召集过一次,就是三十年前,那时第二家汉家并没有出现,或许是家中都死绝了吧,这也不是不可能。”

鄂大当家脸上未见丝毫懊恼,仍然微笑道:

“兹事体大,如果第四家真没人了肯定也会有安排,只要用心寻找总会水落石出,这一点小妹不担心。如今四家之中三家已经聚齐,想来起出遗宝也是大势所趋,不会有人反对吧?”

张尚荣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点头。

尹轩怀继续问:

“那遗宝起出之后,弟妹有什么打算呢?”

“自然是造福社稷百姓,鄂家为国为民之心一直未变。”

鄂大当家说的郑重,张尚荣没忍住撇撇嘴,尹轩怀不露声色:

“看来这件事上鄂家是主导了?”

“责任重大,若是尹三哥愿意承担,小妹自然乐见其成。”

尹轩怀心中哼了一声,嘴上却道:

“听闻佟夫人身体不适,不知如何了?”

“妹妹她身为护命一脉,本来需要与尹三哥和尚荣世侄见礼,可惜病体实在不允,也请尹三哥和尚荣世侄见谅了,今日的话小妹也会转达给妹妹的。”

尹轩怀再度不着痕迹的瞥了低眉顺眼的鄂毓恒一眼——鄂大当家仍然以为佟鄂氏是护命一脉?那么佟鄂氏和鄂毓恒向自己的当家隐瞒身份又是为了什么?

张尚荣有些看不过去了:

“鄂夫人就不问问尚荣的意思么?”

鄂大当家转向张尚荣,笑眯眯的道:

“世侄放心,鄂家一定帮助世侄寻找尚安世侄的下落。”

尹轩怀看着张尚安气的发青的脸,心里暗叹——不能怪别人不把你当对手,因为你真的是蠢……

“恕小侄直言,即便尚安是护命一脉众所周知,然而起出遗宝这件事上,夫人还需张家支持。”

“啊,不如世侄请你背后的主事人现身一叙?”鄂大当家虽然仍是笑着,但笑容里面的鄙薄已经不加掩饰了。尹轩怀暗暗推测,鄂家背后也有势力,但应该不是外国人,否则她也不会对投靠了外国人的张尚荣面露不屑。

张尚荣脸上青一阵红一阵,静默之中,门外响起管家通禀:

“夫人,尹二公子到了,这个……还有……”

“是鄂夫人么?正好,”一个带有外国口音的男子声音响起,“我也很想认识一下中国的传奇女子,鄂家的大当家鄂夫人啊。”

“让他们进来吧。”鄂夫人面不改色的吩咐。

门被推开了,卸了妆的尹盛武面色不善的踏进门,对父亲和鄂大当家抱拳一礼,接着转向父亲身后站定。

但是他屁股后面跟了一个金发碧眼的高个子,穿着一身极不和谐的长袍马褂,他痴痴的盯着尹盛武站好,这才仿佛刚刚想起还有别人,怪模怪样的对着尹轩怀和鄂大当家作了个揖:

“鄂夫人,尹先生,你们好,我叫莱特宁,是美国人。”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