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文字剧场】不容侵犯的身份 第二集 双重人生




米国,九月市,唐人街。

凌战与Willson医生在中途就分开了,凌战看的出来Willson医生并没有完全告诉他全部的前因后果,但凌战也不想勉强。记忆断断续续时隐时现,但他知道父亲和妹妹总与米国的九月市脱不开关系。

如果在异国他乡想要寻找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那么唐人街一定是最佳地点。

步入唐人街,周围的声音让他熟悉又陌生。

“阿姨,请问——”凌战挑了一家水果店,门口正有一个系着围兜的大妈热情四溢的摆着一堆柑橘。那大妈闻言转过身,笑着的脸因为看清了凌战而迅速冰冷下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大妈的脸瞬间变得铁青,她重重的哼了一声,“滚啦!唐人街不欢迎你!”

凌战摸不着头脑:

“阿姨,您认识我?”

“哟,谁不认识你啊,米国的大英雄,”大妈叉起腰,声音猛地拔高了,像是招呼四邻,扯着嗓子骂道,“你还有脸到唐人街来哟!这里欢迎的是中国人还有中国人的朋友!你这个人皮狗心的还回来干什么?!跑去继续抱你洋主子的臭脚舔去吧!!叛徒!死汉奸!我瞧不起你!!”

周围聚起的邻居和行人越来越多,有不少人已经跟着骂了出来:

“你还有脸回来!”

“连祖宗都忘了的人!你也配来唐人街!”

叫骂声中也夹杂着其他人的窃窃私语:

“这不是Jay Lean嘛,他爸不是早就登报和他断绝关系了……”

“谁知道跑来干什么?兴许米国人不喜欢他了……”

凌战在一片骂声中硬着头皮问那大妈:

“阿姨,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认识凌宏声吗?”

“认识,四邻街坊的谁不认识,生养出这么一个王八蛋,他在唐人街可是有名呢!”

凌战刚想解释,脑袋上忽然挨了一下。

垂眼看到地上是一颗四分五裂的卷心菜,下意识的抬头寻找来源,接着又是一下,不知道谁家的雨伞也掉到了地上。

他扶着头举目四望,发现自己已经被围了一个结结实实,时下正是周二的早上九点半,年轻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在街面上活动的大部分都是老人,不少人手里都提着菜水果或者日用品,凌战万分不解,但更不能从这些老年人当中硬挤出去,只好恳求:

“各位叔叔阿姨,这其中一定有误会,请问您们谁知道我父亲在哪里?我需要见……”

话还没说完,又一个物体当面飞来,凌战条件反射挥手打出去,那物体折了一个方向,接着包围的人圈中传出一声痛呼。

“死衰仔打人啦!”

有人高喊了一声,人圈立刻沸腾起来。凌战后退了一步,站在他身后的大妈哎哟了一声,凌战立刻不敢再动,众人涌上几步,但没见人带头出手,所以又参差不齐的退了回去,像是随时准备攻击的样子。

凌战的目光在人圈中来回扫着思考着解决对策,忽然他的目光一亮,他看到了愤怒激动的人圈中站着一个老人,瘦高的身形,面目很熟悉,最大的特点就是他十分平静,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冷漠还是心痛。

凌战忽然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了,这就是父亲。

所有属于那个在他怀中发着抖的老人的片段,模糊的面目清晰了起来。

“爸……”

凌战盯着老人颤抖着声音迈出一步。

人群顺着凌战的目光发现了老人的存在,吵嚷声稍稍减弱。

老人皱了皱眉眉头,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跪下。”

凌战一愣,一秒后,在父亲冰冷的注视下,凌战双膝一软,重重的跪了下去。

“爸,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们以为我做过的事情,我真的没做过——”

委屈在膝盖触地的那一刻山呼海啸般的袭来,凌战望着老人,热泪涌上眼眶,嘶声恳求道。

“啊呀,当我们是瞎子啊,你一句没做过就算啦,还要不要脸啊,真给中国人丢人!”

旁边一个干瘦的阿姨操着一口沪上口音,软侬的声线带着凌厉的指责,她说着还不解气,低头从塑料袋里拽出一颗西兰花朝着凌战砸了过去。

凌战闭上眼,只觉得头被打的一偏,接着又是接连不断的东西打到头上,他用力吞咽着,但嘶喊和解释的冲动还是一波波撞击着他的胸膛,他仿佛一只暴风雨中的小舟,被同胞愤怒的狂风击打的左右飘摇,他睁开眼再次望向父亲的方向,然而那个地方已经空了,父亲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凌战只觉得一股绝望直冲头顶,这时什么硬物正巧打在头上伤疤的位置,尖锐的疼痛霎时从那里向四周扩散,凌战放任自己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黑雾聚拢又散开,他看到了一队军人对他敬礼,身后旗帜鲜红烙入心底,然后黑雾再度袭来,散去后又现出母亲,她望着窗外只给自己一个背影,喃喃的说:

“去看看他也好,他对不起咱们母子,可终归是你爸……”

母亲说着,慢慢转回身,可这时黑雾再度浓了。

朦胧的线条再度清晰时,看清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儿的脸。

“小婵……”凌战自然而然的唤出了那个称呼,尽管声音连他自己也听不下去。

像是哭泣之前的叹息……

妹妹比自己小14岁,记忆里她还是一个少女,可是现在已经有了女人的成熟风貌。

凌婵显得很平静,甚至有些冷漠,她给凌战清理着头发上的污物,根本连一个瞥视都不给他。

“Jay,why you came to China town? I thought you are not that stupid.(J,怎么回唐人街了?你应该没那么蠢。)”

“小婵,怎么跟我说英文了……”凌战强撑着从沙发上坐起来,疑惑的四顾,“我在哪儿……”

“在我姐妹会的宿舍里,我室友还没回来。”凌婵切换回中文,放下毛巾,又走到另一边的书架前收拾书本,“我以为你还在西非。”

“我……还在西非?”

凌战的问句终于让凌婵转身过来,她仔细的打量着沙发上的凌战:

“西非很苦?几年不见你瘦了不少。”

“几年?”凌战揉了揉仍然跳痛的额头,“小婵,发生什么了?我昏迷了5年,刚醒过来,为什么爸那么对我?”

凌婵皱眉盯着他:

“Jay,this is not funny.(J,这可不好笑。)”

“我没开玩笑。”凌战皱眉深深的叹了口气,“当年爸送我去机场,路上有人追杀,我记得我中弹了,翻车了,然后再醒来就是5年以后,有人想控制我给我洗脑,我逃出来了。”

凌婵疾步从书架前走回来,坐到凌战对面,仔细的打量着凌战的脸。

“怎么了?”

“Jesus……”凌婵忽然惊道,“难道《变脸》的剧情真的能发生?”

“小婵,到底怎么回事?”

凌婵无措的四顾一圈,忽然冲回卧室拿出了自己的Pad,又冲回凌战眼前,急忙搜索了什么,然后把PAD塞到凌战手里。

视频上一个人正在接受采访,而且那个人西装革履神采奕奕,赫然就是自己的脸!

凌战的心从瞬间惊到嗓子眼又瞬间沉到最底,他沉着脸盯着视频里的采访,旁边凌婵解释道:

“5年前你和爸爸在机场高速出了车祸,加上你之前阻止九月市中心银行劫案的事情,媒体的注意力又对准了你,为了你的治疗米国特意又为你延长了签证,你伤好后没多久爆出了朝宣国家体育教育委员会副会长在美被刺杀的事情,要知道这是朝米之间第一次互动访问,当初作为证据的监控录像片段上,那张脸虽然模糊,可媒体都说像你,你知道这惹出了多大的事情!中国因为你在国际上被置于风口浪尖,朝宣天天闹事,而你却玩消失了,国家召你回去调查你也不理,又因为证据不足不能给你定罪而不能引渡——可是天啊,谁都知道中国必须为你辩护,要是承认了真是你干的两国之间还不打仗?!你倒好,过了大半年好不容易这件事平息下去了,你突然出现宣布放弃中国国籍加入米国国籍,随后的好几个月一直都接受各种主流媒体采访,公开对祖国各种诋毁,爸爸都被你气的犯了两次心脏病!”

凌战惊呆了,缓缓抬起眼盯着凌婵,嘴张了好几次乱糟糟的大脑都组织不起任何语句,用力吞咽了两下,他仿佛才找回了力气,轻飘飘的吐出一句:

“我没有……”

凌婵激动的陈述完,也像突然撒了气的气球,疲倦的瘫坐着,扶住眼睛:

“现在总算说的通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你虽然退役了,可是军队待那么多年怎么会没起一点作用……”

两人沉默着,房间里只剩下视频里另一个自己的声音,凌战垂着头盯着画面,渐渐的,握着pad的手愈加用力,最后用力到整个人都在剧烈的颤抖。

“这么说——”凌战听到自己的声音从紧咬的牙关后飘出来,“还有一个凌战——他现在在哪儿?”

“爸因为你……不是,因为这个假货有一段日子过得特别艰难,但是他拒绝搬出唐人街,他登报跟你……我是说跟假凌战断绝关系后,他有三年没跟爸爸联系了,但是会时常给我打电话。他加入了Jimmy&Bob安全事务公司,做了雇佣兵,一直在西非那里出任务。”

“这背后一定有人操控。”凌战抬起头看着妹妹,凌婵惊讶的发现哥哥的眼睛在一层泪膜之下的颜色变成了血红,“和‘软禁’我的医院以及路上追杀我的人脱不开关系,我必须调查清楚。”

“哥,去找大使馆吧。”

“还不到时候。”凌战缓缓摇摇头,忽然苦笑出声,随着笑声眼眶里蓄积的那层泪膜终于化作了泪水飞快的滚落,“现在我是影子,那一个凌战才是我,没人会相信我。”

他忽然想起什么,站起身:

“我逃掉了,幕后黑手一定会盯着你和爸爸,在公开场合你们仍然是那个假凌战的亲人,明面上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私下里就不知道会做什么了,你和爸爸都有危险!”

他说着,附耳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然后对妹妹做了个手势,悄悄打开门。

外面是二楼走廊,静悄悄的,走廊尽头是另一间屋子,关着门。

“现在这里有人么?”

“现在是上课时间,唐人街有街坊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接你,所以我才请假出来了。”凌婵靠到凌战身后,拉住他的胳膊,被哥哥护在身后,两人一同向下走,“不过我室友和我专业不一样,她没课,应该快回来了。”

下到一楼,宽敞的客厅里悄无声息。

凌战有不好的预感,空气中飘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他左手护牢了妹妹,一只小刀从袖管里滑到手上,他反手紧紧握住,横在了胸前。

凌婵忽然倒吸一口冷气,生生把一声尖叫咽下,这个时候凌战猛地向上甩手,从二楼摔下一个人,凌战甩刀出去后压着妹妹向后仰到,同时他刚刚站过的地板上多出了两个圆洞,凌战左后看了看,越过妹妹抓起地上的一双高跟鞋,在消音器的噗噗声间隙立起上半身,把高跟鞋甩了出去。

持枪的人侧身避开,凌战扑向掉落的尸体,捡起了尸体手边的枪。

甫一落地他立刻开枪还击。

“小婵,趴下别动!”

凌婵按照哥哥的话牢牢的趴在地上,四周依然是安静的,除了不断的噗噗声与哥哥和其他人的脚步声,她趴在沙发后面,侧脸就可以看到室友的脸,惊讶永远终结在了室友的脸上,她甚至还来不及感到恐惧。

——原来好莱坞的电影也并非只是电影啊……

凌婵竟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噗噗声忽然停了,手枪掉落,接着就是拳脚带起的风声和到肉的闷响,凌婵知道哥哥曾是特种兵,所以她不担心。

可是眼前忽然浮现出三年前最后一次见哥哥的情景——不,那是假哥哥。

但是那画面至今想起来依然让凌婵揪心的疼。

“小婵,我走了。”凌战想摸摸她的头,但是她侧头躲开了,她只能听到“哥哥”一声苍凉无奈的叹息,“对于我所做的,对不起——希望你们不要怪我……”

“哥,我不懂,你为什么突然变了……”19岁的凌婵心底只有不解和愤怨,“你没那么笨啊,你难道看不清吗?米国也不是天堂,你是英雄,怎么就为了那么一点蝇头小利选了做老鼠呢?”

凌战没有回答,只是无言的看着她,凌婵似乎从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里看到了滔天巨浪,然而对视片刻哥哥只是留了最后一句话:

“以后还是叫我Jay吧,我现在是米国人,我叫Jay Lean。”

“小婵!”

凌婵忽然感觉到自己被拉了起来,镇定心神后,她看清了周围躺倒的三具尸体,加上室友的便是四具,她深吸了好几口气,可是仍然止不住膝盖的颤抖,她抓住凌战抖声道:

“哥,现在怎么办?”

“我不知道他们的势力究竟有多大,你们能不能躲得开。所以,报警,但别提我来过这里,”凌战四顾一圈,问,“你有车吗?”

“有。”

“上车说,先尽快离开这里。”

他们上了凌婵的车,开上路,凌战继续道:

“你就说别人通知你去唐人街接的人根本不是你哥哥,然后你就回宿舍休息了,至于为什么有人侵入谁杀了他们你一律都不知道,警察调查期间他们肯定不敢动你,如果警察调查结束,你就和爸先回国,这里的学业先停掉,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前,在中国才安全。”

“那你呢?”

“我要去西非,这件事的关键就是那个冒充我的人,我必须找到他弄清楚。”

凌婵咬着下嘴唇想了两秒钟,忽然说:

“事不宜迟,我先带你去找一个人,然后我再报警,她能帮助你离开米国去西非。”

“谁?”

“我曾经的一个高中同学,现在她在黑市上做假证件,如今你刚刚苏醒,在米国又人生地不熟,要出去你得有她帮忙。”

“可靠吗?”

“可靠,她有点——反社会倾向吧,所以才不会跟任何组织合作。”

两人沉默了,静默了一会儿,凌婵清了清嗓子:

“你要不要睡一会儿?我看你的脸色不好,她在Lesting区,还要开一会儿车。”

凌战揉了揉眉间,闭上眼仰靠到座椅上,淡淡的苦笑道:

“睡了5年了,但总像是睡不够……”

“You fell asleep?(你睡着了?)”

他立刻睁开眼:

“No, just resting myeyes.(不,只是闭目休息。)”

“Yeah, yeah,(是啊是啊)” Hal踹了前座一脚,“Hey kid, youdrive steady, your chief wants to rest his eyes.(嘿小子,你开稳点,你打扰到J“闭目休息”了。)”

凌战鼻子里喷出一个无奈的鼻息。

前座的小兵慌慌张张的解释道:

“I am so sorry boss, I willwatch out, drive…(非常对不起老大,我一定小心,一定开……)”

“He is just trying toscare you, your drive is good, and don’t call me boss, just J is ok.(他就是想吓唬你,你开的很好,别叫我老大,叫我J就可以了。)”凌战探身拍了一下小兵的肩膀。

小兵几乎感激涕零了:

“Sir, you are so nice.(长官,你人真好!)”

副驾驶座位上的人扑哧笑了出来:

“Seems commenders in FRAare cruel to their soliders. Now making J nice.(看来米国的指挥官对他们的士兵太差了,都能衬的J“人真好”了。)”

“Hey,English, watch your month!(英国佬,你说啥!)”Hal又踹了一脚副驾驶座位, “we FRAcommenders are angels.(我们米国的指挥官都是天使。)”

“Like those who arenaked and with little bow and a heart on the arrow?(那种光着屁股拿着小弓和带着心的小箭的天使?)”副驾驶座上的人依旧不疾不徐的回应,优雅从容。

“F**k you.(去你的!)”

Hal一时憋不出回击的话,只好狠狠的吐出一句。

凌战拍拍Hal的腿:

“You two can take abreak, this is a shopping tour, should be relaxing.(你们两个省省吧,只是出来买东西而已,都放松。)”

“F**king Afirca, onlyone supermarket and was built this far.(操蛋的非洲,就一个超市还开的这么远。)”

“Far so some lazy andstupid morons can be kept away, this is a clever method to survive as asupermarket.(因为远所以才可以避开有些又懒又蠢的笨蛋,对于一个超市来说,这样的生存之道太妙了。)”副驾驶上的English又云淡风轻的吐出一句。

凌战在Hal腿上按了按。

“Far but with goodsupplies, worth Kennedy’s driving.(远但是东西多,值得让肯尼迪开这么远。)”凌战平静的声音让即将再次暴走的Hal安静下来。

他们到达市里唯一的超市,Kennedy刚跳下车,忽然红着脸转身。

刚走出一步撞到Hal胸口上,Hal叉着腰一巴掌拍回去:

“Watch it, kid, what’swrong with you?!(小心点儿,小子!你有什么毛病?)”

Kid支支吾吾,Hal抬起目光看向他背后,只见米雀和另外一个中国人正走出来。

“Hey, Miss Mi right?(嘿,米女士对吧?)”

Hal热情的招招手,米雀显然没想到能碰到他们,愣了一愣,随即拉下脸。

“Mr. Lean.”米雀把袋子交给身边的男人,走到他们的车前,“Looks like FRA can’t provide their soliders with enough supplies,they have to shop by themselves.(看来米国不能给他们的士兵提供足够的补给啊,还要你们自己出来买。)”

“No no no, Miss Mi,(不是,米小姐)”Hal点燃一只雪茄,“We just needsome private material for your boyfriend’s mobile kitchen, and… alright theEnglish man wants some red tea.(我们只是为你男朋友的小灶进行一点私人采购,当然……嗯,这个英国佬也馋红茶了。)”

“He is not my boyfriend.(他不是我男朋友。)”米雀重重的一哼,“I will never have a boyfriend who betrayed his motherland.(我才不会有背叛了祖国的男朋友。)”

“Really?(真的?)”Kid忽然转身,目光闪闪的盯着米雀。

“Move,(边儿去)”Hal一巴掌把Kid拍到一边去,“what’s wrong with you? Get loose of your virginity then learn how topick up girls.(你什么毛病?先破了处再来学着追女孩儿吧。)”

米雀鄙视的瞥了眼他们,不再回应,拉着身边的男同伴转身离开。

“So you are not herboyfriend, that Chinese man is?(那你不是她男朋友?她身边的那个中国男人才是?)”几人向里走的时候,Hal问凌战。

凌战懒得搭理他,English倒是开口了:

“Hell, I have to say, asa male creture, you are far beyond gossip.(地狱,不得不说,作为一个男性物种你真是太八卦了。)”

“F**k you English, we like interestingtopic, not like you people, weather forever.(去你的英国佬,我们就喜欢有趣儿的话题,谁像你们,永远都是天气。)”

English倒是没兴趣和他斗嘴,替凌战回答道:

“That man is herpartner, they are the only 2 foreign journalists here, looks like Chinapermists  their staying for some kind ofreason.(那个男人是她的搭档,他们是当地留下的唯一两个外国记者,似乎中国留下他们出于某种目的。)”

Hal的眼睛瞟向凌战,故意问:

“We all know the reasonright J?(我们都知道目的,对吧,J?)”

凌战只是挑着鸡肉,淡淡的回了一句:

“I just know it’s noneof my bussiness.(我只知道这些都不关我的事。)”

一直跟在后面的Kid此时开口了,显然他的注意力和其他人不在一个频道上:

“J, why she called youtraitor?(J, 她为什么叫你叛徒?)”

“ha, you are that hero.(哈,你是那个英雄。)”

车子在一片破旧的街区里停下,这里的房子独门独院,规模似乎很高档,但是街区脏乱,好像是一片被中产阶级放弃了很久的街区。不少身上带着纹身或金链子的有色人种聚在一起,他们看到车子里下来两个黄种人,都把不友好的目光集中到凌战和妹妹身上。

凌婵敲门,来开门的人,看到凌战的第一句话就是:

“ha, you are that hero.(哈,你是那个英雄。)”

开门的女孩画着浓重的哥特妆,鼻子上的鼻环金光闪闪,她和凌婵一样娇小,年纪或许差不多,可是脸上的神情让她看起来很沧桑,她侧身让进凌婵和凌战,在他们身后关上房门。

房子里很暗很乱,窗帘都拉着,唯一的光源是电脑的显示屏,响着吵闹的重金属音乐,女孩儿把音乐关掉,然后转身看着他们。

“Jane, what do youwant?(简,你来干什么?)”

“I need a passport formy brother, he needs to get out of FRA.(我哥需要护照,他必须离开米国。)”

女孩扫了凌战一眼,疑惑的皱一下眉头,冷笑一声:

“He?Need fake passport?(他?需要假护照?)”

“Michelle, I am serious,he is in danger, now I must leave, I will pay you later, can he stay here? Iwill pay for his accommodation too, he can explain to you later.(米雪儿,我认真的,他现在身处危险之中。我得走了,钱我以后付你。你能收留他吗?他的食宿我也可以付钱,他稍后可以回答你。)”

Michelle又打量了兄妹一眼,然后无所谓的点点头:

“OK.”

凌婵转身深深拥抱了哥哥:

“我会再来看你。”

“尽量不要,我会联系你。”凌战拍拍妹妹的背,“记住我的话,尽快回国。”

“好。”

凌婵放开凌战,又对Michelle点点头,然后开门出去了。

凌战来到窗前,掀开窗帘一条缝,直到确认妹妹的车安全驶离,才松了一口气。

转身,发现Michelle就无声的站在身后,歪着脑袋冷淡的盯着他。

“行了,”她开口,竟然用了中文,虽然口音很重,“大英雄,你想叫什么?”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