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非常道 第十章 脸皮大蛾子

 

第十章  脸皮大蛾子

 

我惊得全身血液都变得冰凉,根本什么都想不到做不了,只能瞪着腿上抱着的那个小尸孩,咬着牙关从嗓子里唤:

“李清尘,想想办法……快点儿啊……”

李清尘的声音很低,像是怕惊到这个小尸孩。

“这是尸体。”

小P孩登时明白过来了。

“小粽子!跟你胡爷爷玩玩呗!”

我的眼睛余光瞥见小P孩从背后拽出什么东西往那小尸孩脑袋上打去,我腿上登时一松,冰凉的感觉没有了,小尸孩已经窜了出去。

“没想到黑驴蹄子对付日本粽子也有用啊。”小P孩没有追,掂量着手里的黑驴蹄子感叹。

“我去!”神经猛地松懈下来我腿上直发软,不敢相信的看着小P孩大声质问,“这玩意儿过海关要申报的!你怎么把它带进来的!”

小P孩把黑驴蹄子插进裤兜里: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行了,要聊出去聊,咱们快走!”李清流提醒我们,我们转身刚刚迈出没两步,第二个让我头皮发麻的景象出现了。

刚刚还一片空旷的前方,竟然站满了一排排身着和服的女人。

那些女人低眉顺目的看不清的面貌,身上最鲜明的,就是那些色彩鲜艳的和服。

“李清尘,”我听着自己的声音都打飘,“现在怎么办啊?”

“我没见过犬神,我不知道。”

靠!这种关头这么老实干嘛?!

“清流,咱们怎么办?你有招儿吗?”

我只能求助于第二位能人。

李清流没答话,小P孩倒是回答了:

“不是说这里是水域,怪物大概都怕火的嘛,用火攻!”

没特点立刻从包里拿出气体燃料,走近两步用刚刚李清流使用的办法放出一条火龙,然而火龙只是从那些和服小妮子身体上穿了过去,仿佛这些小妮子只是投影而已。

我和小P孩李清流他们对视一眼,没特点得到李清流的示意,于是抽出一把匕首,摆好了架势慢慢蹭了过去。

我们都看着,在没特点触碰到最前面的和服女子之前,那些和服女子突然整齐划一的跪了下去。

我们惊得都是一跳,没特点直接反身冲回到我们身边。

和服女子们双手触地行礼额头贴上,我刚呆愣了一秒,背后突然亮起的灯光让我下意识的转身。

强光大盛,我们都不约而同的虚挡着眼,等到强光停歇我放下手,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尊巨大的人身狗脸的石像。

我们刚刚在黑暗里看到的巨大的黑影就是这尊石像,几乎占据了整个山壁,直接在岩石上开凿形成。而石像脚下是一幢典型的日本流造式木屋,不大。不过要是没有木屋前那片狗头的话,我还是很乐意欣赏欣赏这种建筑美。

木屋前是一片空地,雕刻着各种各样的犬类石像,不过只有石像的身体是石头,他们的脑袋,都是一个个风干的真正的狗头。

那些狗的表情都狰狞着,风干萎缩的皮肤让那些表情愈发可怖。

“我可不喜欢这里……”

小P孩同样被这片恐怖的石头狗惊住,喃喃的说。

“那还不赶紧跑!”

我们这几个转身拔腿就跑。

总之好莱坞恐怖片那种无脑的明知那儿有鬼偏向那里行的气魄我们是没有,面前是高大阴森变态可怖的狗林,身后只是一片女人的虚影,傻瓜都知道怎么选择!

刚冲到那些女人面前,她们同时抬起了脸,我生生咽下一句脏话,把一并要惊出喉咙的心也咽了回去。

女人们都没有脸直接露出森森白骨,周围参差不齐的撕裂型伤口清晰可见,显然脸皮是被撕咬下去的。

想起“犬”神这个设定,我第一反应就是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脸颊——还在。

念头没转完,脸皮出来了。

不过是像乱飞的大蛾子一样从水里飞出来的!

脸皮蛾子们娇笑着着向我们飞过来,我看到她们笑脸我就明白了。

这些烈焰红唇的,咬人肯定是她们来咬!

乱挥着手臂打掉最先袭击我的两块,我只能喊:

“人是虚的脸皮是真的!”

李清流喊:

“都往后跑!”

我也没辙了,只能和大家一样,一边挥舞着手臂扑打不断飞上来的脸皮一边撒丫子往李清尘说的犬神筋的神户狂奔。

我们被一群会飞的脸皮追着,跑过石头狗林跑进木屋,没特点和日本翻译赶到拉门两边要关门,我喘出一口气回身,这才发现小P孩跳着脚在门口拼命的甩着手。

他手上死死的被咬着一张脸皮,李清尘先我一步冲上去,短剑弹出来利落的把脸皮削成两半,同时李清流掏出那罐气体燃料又放出一条火龙,脸皮们在火中纷纷尖叫掉落,然后没特点和日本翻译成功的把拉门合上了。

拉门是传统的纸质的,上面仍旧画着狗头人身的东西,起初我还担心脸皮们冲破门纸飞进来,仔细听了一会儿,外面仍然盘旋着女人的笑声,但是并没有脸皮冲破门纸。

我松了一口气,李清尘这时查看四周,所以我放心让他去看,自己第一时间蹲到那掉在地上的两半脸皮边。

回过神我琢磨过一件事,脸皮就是脸皮而已,牙齿眼睛什么的不可能随着黏在脸皮上,然而我看到小P孩手上的的齿印是真的,还丝丝渗血,小P孩一边给自己包扎,一边骂骂咧咧的蹲到我身边。

那脸皮显然是常年泡在水里才有的样子,看起来湿漉漉黏糊糊的,青白色,边缘都是那种撕扯的伤痕,不过被泡的年深日久,形状都不锐利了。

我脸上又痒痒,不自在的摸了摸,然后目光找到李清尘:

“哎,李清尘,对犬神你了解多少?”

他站在原地,看着我。

“别这样啊,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这里面唯一对这些有了解的只有你。”

李清尘原地坐下,一边打开背包检查一边开了口。

“根据传说,犬神有妻子,养白儿,都是它咬死人后的鬼魂。有人说犬神会附身在受害者身上,有人说犬神是一种蛊毒,具体是什么样子,我只是听说,没见过。”

“外面那些狗头是怎么回事?”

我动了动脖子,想到那些狗头总让我浑身不顺服(特么的谁叫小P孩总管我叫‘狗头大哥’),在李清尘解释的时候我站起来环顾四周,这是典型的日式住房的内部结构,榻榻米湿湿的,颜色晦暗,像是一片苔藓,这里不像我平时在日本动漫里见过的神社的拜殿,屋子正中央只有一顶精巧的神轿。屋子里没有什么光线,唯一的光线来自于神轿堂两侧的蜡烛。

我不知道那蜡烛怎么会亮的,经过了玄武地宫我对这个也不怎么害怕了,走上去研究,不过还是听着李清尘说话。

“狗头应该来源于犬神的制造,”李清尘说着,眼睛看着的却是小P孩,“把狗绑起来,眼前放上吃的但不能让他吃到,狗会越挣扎越想吃,在他饥饿到挣扎到顶点的时候,猛地把狗头砍下来进行祭祀,狗的怨念就会转化为犬神,听从犬神持的调遣。”

小P孩这个美国人立刻义愤填膺:

“日本人太变态了!狗狗辣么可爱,怎么可以——”

我受不了他这口吻,瞧了他一眼打断他:

“你更应该关心一下被犬神咬了会怎么样吧?”

说完,余光瞥见技术控不安的吞咽了一下。

“对啊!李大哥!”小P孩立刻哭丧着脸凑到李清尘身边,要拉他的手,被李清尘再一次晃开,“我会不会死啊。”

我替李清尘回答了:

“你没听见我之前问他的啊,会得狂犬病而已。”

“那有疫苗就好了——李大哥,到病发我会有多久啊?”

“行了行了,他大概也不清楚细节,你没听他说他只是听说没见过嘛,”隔了两秒我没听见李清尘说话,我就知道他不想再说了,一边研究那神轿一边替他回答,“狂犬病的潜伏期最长能到几十年呢,别瞎担心,你这么好运气说不定撑到你老死都没发作。”

“对,那也是。”

小P孩立刻轻松起来。

“李清尘,过来。”

李清尘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李清流看我们两个凑到一块,也识趣的没搭理,把她手下的人召集起来,也把小P孩拉了过去。

“你看这个。”我放低了声音,指着神轿堂里面的东西,里面没有神像也没有牌位,而是一幅画,上面隐约是一个白衣神人,脚边匍匐着一个人,虽然画很小,年深日久上面的人物面目不清,可匍匐着的人是狗头依然非常明显,“这个意思是……犬神是为加茂水神服务吗?”

李清尘也低声回复我:

“犬神属于妖怪,神明不会豢养妖怪,应该是加茂水神的信徒制造了犬神,用来守护神社。”

“看门狗啊,不过也说明了咱们的方向是对的。”我感叹着,指着刚刚发现的第二处诡异的地方,“你看这里。”

神轿前面有一块圆镜正对着我们,神轿不大,所以镜子也只有手掌大小,镜子分明照出了整正对的门口,可是并没有照出我和李清尘的脸,而且镜子里面的格局也稍有不同,现在的拉门是关上的,镜子里面的拉门是敞开的,外面照旧是狗老婆们的安息地,不过屋前面的那片石头狗没了。

而且屋子里面,我们的门两侧什么都没有,镜子里面的门两侧有两只活灵活现的秋田犬石像。

纯粹的石头雕刻,真狗大小,不过两只狗面冲里,也就是正对着神轿。

李清尘忽然皱紧了眉头,更仔细的看进镜子里。

“怎么了?”

“你看。”

他指着镜子里的一角,那是敞开的门外面的一个角落。

我仔细辨认,看清的同时,像是被一桶冰水从头浇下。

——那是一只手。

大部分都被拉门挡住了,出现在门口视野里的只有四根手指。

那长长的手指……小叔没有,只有人高马大的死秃驴才有!

急火噌的从心底窜起,我还没喊出声,小P孩的叫声把我拉回现实。

“杨大哥!”

我和李清尘立刻转身,只见所有人都空出了一片区域,正中央站着技术控。

但是技术控笔直的站着,垂着头,嘴里念念叨叨的竟然是日语。

“李清流……”我感觉不详。

“他不会日语。”李清流的回答更是不详……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