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非常道 第十章 犬神

水井大概一米四五的直径,好在我们这些人都没什么大块头,我跟在李清流屁股后面大头朝下,任背包上粘着的推进器工作,小P孩在我后面。不过说实话,前面不是李清尘,这让我心中感到一阵阵不可名状的慌乱,我暗骂自己的娘炮,强行把这股慌乱压下去。越向下潜周围就越黑,看到李清流那里亮起了头灯,我便也依样画葫芦把自己的头灯打开。据李清流讲,探路的机器人已经探明了路线,推进器的下潜和上浮都是按照这个路线设置好的,我们一点也不用操心。

说是不用操心,不详的预感却一阵阵挠着我的心让我直想抓狂。

下到最底部,我们改作水平向前,瞥了眼手环上的定位,发现我们是折向北。

大约过了十七八分钟的样子,推进器又一个转向,把我们向上送。

我四周看了看,头灯所及没有任何物体或是形状,周围仍然一片漆黑,不过井壁那种压迫感已经没有了,我能感觉出来周围空旷豁大,这种感觉很神奇,脑海中又浮现出武当山玄武地宫里的五行阵,我前面不是李清流,而是李清尘。

重走一遍的错觉竟然让我安心了。

我感觉到压强在逐渐减小,周身愈发轻松起来,终于头上一轻,我第一时间拉开氧气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

我真受不了那种小口小口呼吸不能尽兴的拘束感。

关了氧气袋的开关,把出气口随手别到背包卡位上,我跟着李清尘和李清流向岸上走,当完全脱离了水,我也不管是哪里,一屁股坐到坚硬的石头地面上直喘气:

“还是陆地上放心!”

李清流召集她手下的队员点名,有人操心我自然懒得带队,累,对我来说,管好小P孩那个麻烦精就够麻烦了。

“杨大哥,李大哥。”小P孩径直走到我们身边,但注意力马上被岸边立着的小号垃圾桶模样的东西吸引过去了,那垃圾桶还一闪一闪的亮红点,“哇塞!清流姐姐,这是你们的机器人吗?”

我翻了个白眼,脑海中不自觉想象着我的白眼和李清尘的白眼比较的画面:

“嘁!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

小P孩委屈的哼唧了一声,又用撒娇的口气问李清流:

“清流姐姐,我的工作很需要这样高大上的设备哎,送我一个行么?”

“行啊,老板反正又不在乎这个。”

李清流大方的很,笑着看着小P孩欢呼一声把小垃圾桶抱起来。

我又忍不住翻白眼——看来继煤球之后我方又要出第二个被李家清字拐跑的小叛徒了。

“沐尘,咱们现在走么?”

李清流直接无视了李清尘,走到我面前问我。

我爬起来:

“你做决定就好,带队是你,我听你的。”

话音刚落,李清尘忽然转身第一个走了出去。

我听到李清流低低的哼了一声,才招呼她的手下跟上。

有意思了啊……

我摸索着下巴——这两位到底结过什么仇什么怨?

不过李清尘这样也挺好的,就像羡慕死秃驴的传家宝剑的李清尘、心魔之路上怕火怕到不敢动的李清尘、被我骂急了抓起土块砸我的李清尘——有点活气儿了。

我也跟上去,小P孩抱着他的垃圾桶不撒手也紧紧跟上。

周围一片漆黑,我们都打开手电照着前路前行,大概是处的地势比较高?凸出水面的石头地面还够我们落脚,李清流队伍里那个技术控一直一边走一边操作着他手里类似平板的东西,不同的是上面伸出来的天线,他经常不小心踩到小水潭里,小P孩先是嘲笑,后来看不过去了就跑到他身边主动担当他的眼睛,提醒他脚下的水坑,我再一次做了一个李清尘的经典动作——翻白眼。

合着都好人到爆,就我是最讨人厌的那个。

看的这些碍眼,我就走到最前面去,照旧跟在李清尘斜后方的位置。

空气里除了技术控平板上发出的轻微的滴滴声和我们的脚步声水声,就再没有其他声音。

李清尘忽然停住了。

吓得我也赶紧停步回头照照李清流,果然见她警惕着什么,脸上露出李清尘对敌时才会有的神情。

确认了这一点,我向李清尘身后躲了躲。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无到有由小渐大,像是很多很轻很细的东西在敲击着石壁,而且频率很快,那声音飞速接近,伴随而来的是越来越大的压迫感,我们都慌张的手电转向声音来源,然而黑影一闪,入目的只是石壁,那声音猛地换了一个方向,到了我们的头顶。

“快跑!”

李清尘的声音很低但是很急,吓得我第一反应就是拔腿便跑。

周围的脚步踩水声噗噗作响,但是两声“咻咻”的破空声传来,我发誓我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接着一股向后扯的力拉住了我。

MD!电视里这种情况不都有主角光环护体么?难道我不算主角?是小P孩?!

这个年头还没转过,我已经被那股大力扯的向后飞起,直感觉到自己在半空中滑了一个优美的180度,接着我以正面拥抱的姿态看见了顶上黑乎乎一团。

但是一股火龙霎时横插飞来,扯着我的东西窜起火苗,眨眼就从火龙的落脚点延伸到了洞顶那团。

是特么一只巨大的蜘蛛!!!

我是罗恩韦斯莱啊~~我特么最怕蜘蛛了!!还是大型的!!

怪不得我听过那咻咻两声,蜘蛛侠电影里啊~

火苗烧到那蜘蛛跟前也只是一两秒的事情,蜘蛛飞快的撇了蛛丝,我下落的过程中看到那条火龙也收了回去,原来是李清流拿着一罐气体燃料,我还没落到水里,气体燃料经过打火机的小火苗又窜成一条火龙,只是火龙改了一个方向,一声尖锐的嘶鸣,大蜘蛛那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再次飞速换了个方向。

我从浅水滩里爬起来,骂道:

“妈的那蜘蛛怕火,你们就没带什么燃烧弹之类的吗?”

李清流手里那发胶大小的罐子兹兹喷着火龙,把大半个河滩映的通红,还有工夫回嘴:

“大哥本来打算找黑社会弄几把枪的,你这不着急进来吗?你当日本是美国啊!那么容易搞到枪!”

李清尘警惕着观望着,忽然拉过小P孩,不客气的拉开他的背包一阵猛掏。

“李大哥怎么了怎么了?”

小P孩一头雾水,被李清尘的大力动作拽的左右摇晃。

看到李清尘掏出小P孩做饭用的酒精炉,我突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喂喂,你可别冲动啊,从外面烧也是一样——冲动是魔鬼!”我的声音随着他的动作在最后几个字猛然加大,因为李清尘攥着那个小酒精炉已经从石壁上借力跳了出去,吓得我急忙冲到李清流身边把打火机抢过来。那厢李清尘竟然准确的跳到了蜘蛛柔软的肚皮上(或者叫腰上?),弹簧短剑一下子就扎进去拉了个豁口。

大蜘蛛疼的吱吱乱叫到处吐丝,不过蛛丝没有连起来都是一滩滩的,技术控被黏了一身,赶快和日本翻译退到最里面。

紧急情况下我脑子也来不及想什么,看到李清尘划开一个豁口,下一秒就大喊了一声“李清尘!”把打火机抛了出去。

李清尘接住打火机打起火苗就就扔进伤口里。蜘蛛肚子里被塞了高燃持久的固体酒精,被小火苗一撩火势顿时从伤口里窜了出来,李清尘在扔进去打火机的同时已经狠狠在蜘蛛尾巴上一踹,借力又跳了回来。

他刚落地我就下意识的抓住他拉后几步,我们呆呆的看着那蜘蛛乱叫着从洞顶跌落下来落尽水里,那大蜘蛛还真是皮糙肉厚的,估计里面都烧烤party了外面根本看不出什么,那大蜘蛛就在水里扑腾,但一来整整一炉子的固体酒精可是燃料充足,二来那切口也确实不大,水大概流不进多少,对他肚子里欢天喜地的火苗估计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大蜘蛛扑腾了一阵,动作渐渐弱了,一阵奇异的焦香却传了过来。

我们呆呆的看着都没有出声,此时小P孩很不应景的说道:

“不知道烤蜘蛛好不好吃……”

我一个恶寒,一巴掌拍上他后脑给他冷静冷静。

小P孩龇牙咧嘴表示抗议的样子终于让我从刚刚的紧张气氛中解脱出来:

“那玩意儿是什么啊?难道蜘蛛是探险小说的标配怪物吗?”

李清尘看了我一眼:

“土蜘蛛,日本的传统妖怪。”

刚想说一句“妖怪这东西也真实存在?”转念又一想玄武这种东西都真实存在了,或许只是从远古时期存活下来的秘密物种呢?

但刚冷静下来,一个冒出来的想法让我的心陡然一凉。

“李清尘,你知不知道他的巢穴在哪儿?”

李清尘皱眉看了我两秒,这才应道:

“土蜘蛛抓到人会当场吃掉。”

我吞咽了一下,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所以你不用费时去确认你叔叔是不是被抓了。

要不运气好没碰上,要不碰上了早就被吃掉了。

我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那……走吧。”

小P孩也想到了我想到的,虽然刻意轻松的说话,我却听得出他声音的发虚:

“哎,李大哥,清流姐姐,咱们的燃料还够吗?我已经没有酒精炉了,要是后面还有大蜘蛛,咱们干脆就势开火做饭吧。”

李清流在他后脑推了一把笑道:

“你当我们什么都不用带全是一罐罐燃料啊。”

众人都笑,我却没那个心情,可小P孩马上想到了我想到的。

“李大哥,你对日本妖怪了解很多啊,后面还有这种蜘蛛吗?”

李清尘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句:

“土蜘蛛不群居。”

我有点后悔下来之前干嘛不多查一查日本神怪方面的资料,李清尘虽然学富五车,可是他不爱说话啊。

“这里主要都是水,如果后面还有类似土蜘蛛的神奇物种的话,”我一边走一边看向后面的李清流,“估计他们都和土蜘蛛一样怕火,你这里的燃料还够么?”

李清流摇摇头,有点委屈的看着我:

“没想到会遇到怕火的怪物,所以这方面准备不足。”

我“唉”了一声捂住眼——后面大概靠李清尘双手通关了?祈祷不会再遇上啥其他的怪物吧,毕竟我的盗墓小说看得太多了,心一直悬着不敢放下来。

向前走了一阵,摆弄天线平板的技术控忽然抬了头:

“有建筑。”

“神社?”我探过头去,“你这是啥?”

“超声波定位。”

小P孩吹了个口哨:

“酷——”

我们在技术控的指引下,拐上了一条分叉,地下水主流在我们身后渐渐远离,在这里拐出来一个分支,只不过高度没过我们的脚面,却又不到小腿中央。

水流安静和缓,脚下的路很平整很光滑,大概与水流几十年如一日的冲刷有关。

走了一阵,眼前豁然开朗,这是另一个洞穴,与行进的主方向不同的是,虽然大,却能望见影影绰绰的边缘,黑笼笼的巨大的一块立在对面。

我竟然没往神社上想,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追过的小说里看过的那九层楼的建筑。

我靠,日本连这个也引进了?

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打着手电找过去就要往那里走。

被李清尘挡住。

“怎么了?”

李清尘没说话,手电光照向地面。

我低头看去,入目的是一件大红色为底色彩鲜艳的和服。

和服平摊在地面上,被清澈又和缓的水流冲刷着,那颜色愈发耀眼夺目。

“哇——”李清流这个女子发出了心心眼的惊叹声。

但是李清尘的手电继而照向远方,我看到不是一件和服,而是几十件上百件的摊在水底,有黄的粉的红的绿的蓝的各种颜色,无不是颜色斑斓醒目,好看的过分耀眼。

一件这样在水底被冲刷着,感觉好好,可以让人欣赏它的美,可是这么多件静静的在水里摊着,竟有点让人头皮发麻后背发凉。

和服让人首先联想到的就是日本小妮子,这么多整整齐齐的排向远方,竟好似很多看不见的少女一列列躺在水底,透着那么股阴森诡异的味道。

“这是小日本的和服工厂么?”小P孩的声音有点发抖,抓着我的袖子不再放手。

我对上李清尘的眼睛,低声问:

“日本神话传说里,有和女人有关的妖怪吗?”

“太多了。”

我无奈的长吁一口气,几个人愣了一会儿,又去看李清流:

“毕竟干站着不是办法,咱们还是继续走?”

李清流点点头,忍不住又瞥水里的和服。

我明白她作为一个女孩子抵御漂亮衣服的攻击力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我又不大想替她查看这诡异的和服,只好提醒:

“管住你自己的手,别节外生枝。”

李清流冲我做了个鬼脸:

“知道啦。”

我们查看了一下,发现这片和服冲刷场像是中国的稻田一样被分为一块一块的,每一块都比我们进来的地面略低一些,我们就捡着冲刷场的“田埂”,像那块疑似建筑物的黑色走。

冲刷场够大,我跟在李清尘后面,小心翼翼的看着脚底,我们都大气不敢出,这里的水流又缓,所以四下一片寂静。

然后我听到了很细微的哗哗的水声。

接着就是队尾传来了日本翻译的声音:

“周君,别拍我!”

除了技术控和日本翻译,另外的队员我仍然没记住他的名字,姑且叫他“没特点”。

没特点委屈的声音有点哆嗦:

“我没动你。”

我们前面的这几个同时转身,手电光一齐照向后面,但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只有水里的和服在手电微弱的尾光下反光。

“我不该看午夜凶铃,杨大哥。”小P孩带着哭腔,“妈呀,看日本恐怖片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我很庆幸这些恐怖片我都听说过却一部也没看过。

“行啦,都是自己吓自己。咱们在玄武地宫不是也没见到什么鬼啊怪的。”

小P孩回头哭丧着脸看着我:

“可是这里是日本,是日本啊……”

我斜睨着他的脸准备表示鄙视,余光却不经意捕捉到远处一个白乎乎的东西。

“什么人!”

这声音出乎意料的大,我都没想到。

所有人的手电都齐刷刷落到我的手电光上。

除了石壁什么也没有。

“杨大哥你还说我,你自己也害怕。”

没管小P孩嘟嘟囔囔的抱怨,我听到李清尘在我身后低声问我:

“你看到了什么?”

我的目光仍然不离那片可疑区域,偏头小声回复他:

“矮矮胖胖的,肉乎乎的,像是孩子。”

李清尘略一思索,低低吐出一个词:

“白儿。”

“这是什么?”

李清尘顿了顿,我猜他大概在考虑要不要为我浪费那么多字:

“传说是犬神的侍者,被咬死的孩子的鬼魂。如果他在,犬神就应该在附近。”

我暂时不愿意想鬼魂什么的是不是真的存在,我关心的是别的。

“就说被犬神攻击了会有什么危害?丧命吗?”

李清尘想了想,用最精简的三个字回答了:

“狂犬病。”

我倒!

Of course…

李清尘继续说:

“这些和服应该是犬神的夫人,那里不是神社,是犬神筋的神户。”

“犬神筋又是什么?”

李清尘皱眉盯了我一眼:

“和我们没关系,最好尽快离开。”

“诶诶,好。”

总之我的好奇心还没大到让我牺牲安全交换的地步。但是还没走出这片和服冲刷场,阴阴的狗吠声就从背后飘飘渺渺的传来。

我们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时我腿上一凉,第一反应就是手电照过去,竟然看到了让我的头皮直接炸起的画面。

一个青白色的小孩儿抱着我的腿,仰着脸对着我,他身上挂着一缕缕湿湿的像是腐烂的布片之类的东西,半边脸没了,黑色青色的腐肉盖不住白骨,剩下的半边脸布满尸斑,眼睛的位置是一个窟窿,唯一的眼睛在腐烂的那半边脸的眼眶里滴溜溜转的飞快,他的嘴唇都没了,只剩一个豁口,但让我汗毛直竖的是,那豁口正挤出一个类似小孩子笑容的弧度。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