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非常道 第八章 大家同去跳井呀

老人忽然蹦出一句中国话,我还愣着没反应过来,小p孩已经忍不住问出口了:

“您会说中国话?”

老人笑了笑,捏起两个手指头,抱歉的挤出几个字:

“一点点。”

大概是因为笔记的关系,他对我们的态度不像刚才那么疏远了,看回李清尘,他又切换回日语,我们百无聊赖,只好愣愣的听着。

他们没说几句话,老人就站起身,李清尘也随着站起来,我们赶紧跟上。

老人似乎带着我们去哪里,趁这个时候我凑到李清尘身边:

“我说,赏点面子,我们不能从头至尾都被蒙在鼓里啊。”

老人仍旧在前面带路,对我们的中文交流没流露出一点好奇,李清尘看着他的脊背,嘴上在终于对我们说道:

“笔记本的主人是鸭脚光秀,是他的大哥,我把他笔记本还给他,说我们想打听一下与鸭脚光秀在一起工作的人。”

“你觉得是他的同伴把金片带了出来?”

“当初,肯定有生还者,而他们是随军的考察队,不在军队编制内。”

“笔记里说的?”

我回想起石室中见到那具干尸的情景,当时光线太暗,只模糊看到了一顶日式军帽而已,他身上的确穿的不是军服。

李清尘没回话,显然对于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并不赏光,我也没追究,继续问道:

“笔记不是在我小叔手里么?怎么又跑到你身上了。”

“做了本假的给他。”

李清尘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个答案,倒让我吃惊的噎住,哭笑不得。

如果李清尘本来就打算留下笔记作为到日本后的交涉之用,他留下也无可厚非,只是免不了与小叔一番解释和口舌,他却又是个懒得说话的,竟然用这种方式打发了小叔。其实小叔也不是必须要拿着原版,只是想到他以为笔记没被掉过包,回回煞有其事的捧着,真让我觉得心疼又好笑。

“你真是欺负老实人啊,”我感叹的笑着摇摇头,情不自禁拿肩膀撞了下他,“哎,是你自己造假的手艺吗?还有这一手啊,回头有时间教教我?”

“别人做的。”

我感觉他今天的说话余额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就落后一步走到李清流身边,和美女吹吹牛感觉总是不错。

鸭脚老人带我们七转八转,最后进入一间处在最深处最后面的房间,房间正对的花园有一道人工流水,旁边植着一片观赏用的细竹,地下铺着洁白的细沙,流水在院墙一侧汇聚成一汪水潭,水潭用等大的鹅卵石砌着边,水潭澄澈幽深。真是修身养性的绝好风景。

屋里也是日式的布局,我只能吭哧吭哧又跪坐下,看着老人跪姿从身后的柜子里捧出一个木盒,木盒为暗红色,整体温润光亮,沉淀着一种岁月的静默感。

老人庄重的把木盒放到身前,语调迟缓的说出一句话,然后双手扶膝对我们一礼,看到李清尘回礼,我们只好随着依样画葫,老人竟然起身出去了。

“这是鸭脚光秀的遗物,”李清尘一边打开盒子一边解释道,“他让我们自己看有没有需要的信息。”

“真大方啊,不怕咱们是来偷东西的吗?”小p孩第一个凑过去,毫不客气的伸手在盒子里胡拉起来。

我摇摇头,虽说这是个日本侵略者的遗物,不过毕竟人已经死了,我可做不到小p孩那么没心没肺。

我和李清流也凑过去,我小心翼翼的翻动几下,见大多数都是笔记本和信件,看样子鸭脚光秀是个学霸啊,读日文这种事情自然交给李清尘去费事,小p孩拿着几个竹制玩具似的东西已经两眼放光忘了目的了,我就从里面抽出了一本影集。

果然是日本的大家族,照片上的人都身着和服,背景正式,还有不少是背景为庭院的生活照,我隐约记得日本二战前有不小的经济危机,在那种时代都能这么不心疼底片的拍照,可见排场。

照片上的人物多数是同样三个男孩,不知道这鸭脚光秀是老大还是老二,翻到后面,男孩儿长大了,鸭脚光秀本人的照片也多了起来,穿着学生制服的,留着分头抹着头油的,后面就完全变成了成人的鸭脚光秀,我看到其中有一张照片,是一堆人的合照,这些人分了四排,有些在前面蹲着,有些在中间坐着,有些在后面站着,这些人大部分都穿着西服,有些穿着考古学家野外作业那种风格的制服,只在这队人的最两侧,分别站着两个身着军服的军人。

我翻过照片,上面有钢笔写的一行字,我只能辨认出一个日期,1939年4月15日,另外认识的汉字“陆军第七课第七考察队”“出……”这个字念“凳”?“写真”

大学的二外虽然是日语,可多年不用早还给老师了,我是能瞎猜,这个应该是他们考察队的出发前集体照。

“李清尘,”我把照片递给李清尘,然后掏出手机一边百度一边问,“后面这行字是出发前集体照的意思么?”

李清尘点点头,然后任照片被小P孩抢去。

“这什么呀?狗头大哥,你有线索了?”

“不能叫线索,”我放下手机,把刚刚查到的和脑子里想到的复述给他们,“武当山在湖北十堰,抗战时湖北沦陷的日期正好就是1938年,第二年鸭脚光秀所在的考察队就出发了,那么这照片里的人,大概就是咱们在玄武地宫里见过的那些。”

李清流虽然不知道我们在武当山发生了什么,可是她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所以我们在找这个考察队的生还者喽?”

“没错,应该有活着逃回来的人,当初鸭脚光秀慌不择路把自己锁进了密室里,那么也肯定有人运气足够好在龟蛇夫妻的自助餐里逃了出来。金片肯定就是被他带回来的。”

李清尘忽然说道:

“千利休,鸭脚光秀的好友,他活着。”

“啊?”我有些茫然,目光继而落到李清尘手上的那些信上,“怎么看出来的?这些信么?”

李清尘点点头,指了一个大致的位置就把那些信一股脑儿丢给了我。

那些信大部分都是新年贺卡,我找着李清尘指示的位置,几句赠语虽然看不懂,可是落款很明白,千利休,时间从明治45年截止到昭和15年。我看了眼李清尘,果然发现他没有继续解答的意思,只好再求助万能的手机百度。

“狗头大哥,查着什么了?”

小P孩手脚并用蹭蹭蹭趴到我身边舔着脸伸进头来。

“滚滚滚滚滚!”我把小P孩推一边去,嘴上可没闲着,李清尘懒得解释我却不能让这队人都被瞒在鼓里,“明治45年是1912年,昭和15年是1940年,这个千利休合着每年都给鸭脚光秀送新年贺卡?”

其中一张贺卡里掉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那面目——我从小P孩手里把那张集体照抢过来——果然考察队集体照里面有这个千利休。

“这个千利休1940年还在送贺卡?1939年他活着逃出来了?可是他不知道小鸭脚已经死在地宫了么?”

小P孩干脆直接趴下,把下巴搁到我的大腿上。

我想把他推一边去,可是瞥过去看到小P孩大眼睛双眼皮眨呀眨呀的看着我,还给我鼓着腮帮子——妈的你当老子是母的么?——叫我一巴掌扇下来。

“我不是那死秃驴。”

小P孩委屈巴拉的爬到李清流那里吃豆腐,果然雌性都抵不过小P孩这招,李清流乐呵呵的任小P孩抱着,还让他把下巴搁到自己肩膀上。

李清尘出乎我的意料,很给面子的开口了:

“他们的友情很深厚,或许他不想接受鸭脚已经死了的事实。”

李清尘的声音有些低,听得我发怔,心里竟一阵不是滋味。

“那现在这里就没什么事儿了吧?”我问他,“咱们去拜访一下千利家?”

李清尘摇摇头:

“还有事情要问清楚。”

我们把翻乱的东西归置好放回木盒里,出了房间没几步就碰到了安静跪坐在那里等待的中年妇人,妇人引领着我们回到前面,李清尘又叽里咕噜的和那老人聊了一阵,我听得百无聊赖,只好脑子开小差想象日后找到那老混蛋我要怎么惩治他。

好不容易出了鸭脚家,我们又在李清尘的带领下步行了大约二十分钟,到了另一处幽谧安详的日式大宅院前,门口木牌上的名字长了一点,不过“千利”两个字我还是认识的。

千利家出来接待的是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也穿着传统的和服,后来我才知道,千利家是有名茶艺世家,家长也是一个老头,是他们千利茶道学校的校长,一般访客是不接待的,出来接待我们的是校长的长子。

李清尘和这个长子又叽里咕噜了一阵,完全无聊不用赘述,倒是我们出来的时候,在院子里正遇上千利家的仆人引领着另外两个访客向里走。我们擦肩而过,却因为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停下了。

我转身回望,那两个客人也停下向我望过来。

准确的说,看着我的是其中那个男人。

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一身挺括的西装,长得很英俊,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一头灰发,不像是刻意染得,倒和小叔很像,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凌厉的气场,像是把出窍的利刃,他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我,让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杨大哥,怎么了?”小P孩问我。

“没事。”我应着小P孩,控制不住哆嗦了一下,这才成功把目光从那个男人身上移回来,莫名其妙的,我竟然有点想我小叔那个老混蛋了,“咱们赶紧走吧。”

回到我们大本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了。李清流主动负起了后勤的责任,带着她团队里的翻译出门订餐,小P孩大概也熬不过五脏庙的酷刑,一起屁颠屁颠跟着去了,我都好办,从冰箱里翻出一个冷冰冰的饭团,闻了闻没啥酸味,我就一边咬着一边上楼了。

关上房门,在李清尘的注视里,我先四下晃了一圈检查了一遍,才在他对面坐下。

“看看没什么窃听器什么的,”我嘿嘿笑了笑,在他对面伸开腿坐下,又咬了一口饭团,“我觉得你应该不是百分百相信李清流和他手下的人吧?现在有什么发现,说呗。”

类似一个微笑的弧度在李清尘嘴角闪现,很快被他压了回去,但很明显他心情还不错,并没怎么吝惜回应给我的字数:

“千利家的人说,千利休在1940年的时候失踪了。”

“失踪?”我反问着,不可置信的摇摇头,“40年的日本应该还算稳定,毕竟在咱们中国还处在横行霸道的时期,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在本土失踪啊。”

李清尘目光闪了闪,很平静的道:

“鸭脚川秀的反应不对,我问他千利休的最后一次拜访是什么时候,他回答是昭和15年的新年,但是他说千利休拜访了之后就回去了。可是根据千利家人的描述,千利休失去踪迹的时间正好是昭和15年的新年。”

我花了半秒钟意识到李清尘说的“鸭脚川秀”就是我们见到的那个老爷子:

“那么那老爷子撒谎喽?千利休的失踪地点就是鸭脚家?——被杀了?藏尸?”

李清尘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平静的回答我:

“鸭脚川秀没有理由那么做,我猜测,他或许只是以为千利休死在了他家,所以才撒谎。”

我有点不耐烦:

“鸭脚光秀的笔记和信件里应该还有别的内容对吧?大爷你行行好再多赏我几个字啊。”

李清尘重重的用鼻子吭了口气,大概说那么多话他自己也有些烦躁,所以下面的他的回答变得精简起来了:

“鸭脚光秀在笔记里提过他找到了加茂神社,他相信他是加茂大神选中的侍者,他会把加茂水神的至宝归还神社,并且他唯一分享了这个秘密的朋友,就是千利休。”

见我在他那里的话费即将欠费,我只好再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鸭脚光秀出发进了武当山的玄武地宫,那么他寻找的加茂水神的至宝,肯定就是金片,那么如果千利休真的带着金片逃出来了,他很有可能做的,就是代替朋友把金片送回这个加茂神社,他失踪了去的位置就是神社吧——那笔记是不是也提到了这个加茂神社的位置?”

李清尘摇了摇头。

我转念一想也明白,如果真的在笔记里那么明白的写上了,岂不是谁得到了笔记谁都知道了神社的所在地?

加茂水神?

作为现在人,当然还是一有疑问就上网,很快我就查到了加茂水神,这不就是贯穿京都的河流KAMO嘛。

但是如果和KAMO有关的神社,根据百度百科,那岂不就是河流三角洲最有名的下鸭神社?

——不过这都是什么名字啊?下鸭神社?我还下水饺神社。

可是如果下鸭神社就是加茂神社,这也用不着成为鸭脚光秀和千利休的“秘密”了。

所以加茂神社一定另有所在。

楼下小P孩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原来我们的晚饭回来了。

小P孩这个美国人果然对我的胃口,挑回来除了传统的饭团寿司,剩下的都是点心和刺身,我还就爱吃生的,生鱼片生鱿鱼凉拌牛肉马肉我都特别爱吃。

我把生鱼片堆满了一个碟子,然后淋上酱油拌上点芥末酱,搅和匀了摸起一双筷子就准备上楼去找李清尘。

“杨大哥从没见过你把日本刺身吃成中式盖饭的。”

小P孩在我身后喊。

“你管啊!?”

“李大哥不下来吃饭么?”

“乖乖吃你的别瞎操心!”

李清流倒是贴心的什么都没问,招呼着她的队员聚到一起吃饭,也把要跟上来的小P孩成功留住,她似乎知道我为什么对李清尘不吃饭不感到意外,或许她知道的更多,但是这个聪明的姑娘选择什么也没问。

正因为这样,我还是决定不追她了,女人太聪明就会变得非常可怕。

房间里李清尘靠着墙坐着似乎在闭目休息,对于我进来没给一点反应,我也不搭理他,找了个角落盘膝坐下来,把生鱼片碟子搁在腿上,一手吃着一手继续在手机查资料。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我想到了什么。

“哎,李清尘。”

他睁开眼看着我。

“根据资料,京都最大的特点,就是地下水源丰富,所以这也是京都人非常崇拜水神的原因,对吧?”

李清尘仍然看着我。

我知道他在等待我继续说。

“你知不知道鸭脚家一直都出下鸭神社的神官?而他家的那口井非常有名?自古就传说与京都的地下水位同步持平?”

李清尘点点头,目光凛了一凛:

“加茂神社在地底。”

“嗯,优酷上有个老外拍的京都的纪录片,我刚刚快进看了一下,京都的地质层决定了京都的地下水就像是一个封闭的巨大水库,唯一的出口就是加茂河,如果是这样的话,地下水是加茂河的来源,那肯定也就是加茂水神的所在地,而且原因有,空间上也成立——我这都是猜想,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

那万年老僵尸不是教会了我,大胆猜想小心求证嘛。

况且我也知道,李清尘肯定想到了,如果千利休真的在鸭脚家失踪,那么他唯一消失的通道,就是那个传说中与地下水相通的井。

李清尘看着我,看了一会儿我有点发毛,不过他很快说话了:

“鸭脚家的管家提醒我,最近治安不太平,三天前鸭脚家发现了被潜入的痕迹,不过没有丢东西,也没有抓到任何人。”

我倒吸一口冷气,心脏狂跳起来:

“我叔和死秃驴?!”

中年妇女总喜欢多嘴闲扯,加上李清尘又是个温柔面耍起来任何雌性动物都招架不住的主,想起来从鸭脚家出来的一路那妇人和李清尘有说有笑,我立刻就肯定了他们说的潜入正是小叔!

“咱们今晚就去!!”

李清尘无言的看着我,眉头有点皱起,我想他肯定是觉得我这样太冒进了,但是没有办法,一想到小叔已经进去了,我一点儿耽误的心情都没有。我已经不愿意想万一我猜错了呢,因为从眼下能搜集到的所有信息判断,我的猜测是唯一的通路。

“好。”

他最后说道。

我端着生鱼片向楼下冲,过程中三两口把剩余的吃完,趁着一帮人都在,我宣布了今晚的行动。

小P孩一听马上就要冒险,当然是第一个跳起来欢呼,李清流也没有耽误的理由,立刻放下饭团就开始布置,有人操心这些杂事我自然懒得理会,又冲回自己的房间翻出背包就开始准备。

这次有金主资助,设备都先进大气的我不认识了,但我的需求也很简单,打架轮不到我,专业设备自然有专业的人操控,除了普通的绳索手电登山镐什么的,剩下的就是压缩饼干和电池。

要去的是水神的地盘,肯定不会缺水源,至于更多是食物——我完全可以吃小P孩的存粮。

背着背包冲下楼,大家都准备着,但是没有出发的意思。

“沐尘,耐心点。”李清流对我眨了一只眼睛,做了似乎是个抛媚眼的动作,不过我此刻正处在焦急和担心里完全没从这个媚眼里感受到什么,“我已经派了人先去探路了,咱们必须百分之百确认你的猜测是正确的才行啊,可不能一个个跑去鸭脚家跳井然后一去无回嘛。”

“探路?怎么个探法?”此刻我只觉得暴躁,但是不得不承认李清流说的有礼,她那几个队员也都是安静的散步四周检查装备,只显得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李清流对着一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摆弄的类似无人机似的东西努嘴:

“最新款式呢,上天下水无所不能。”

我想着那大概是什么机器人了吧,没见过我也没兴趣,只好坐下,找不到事情做,只好抓起桌子上的寿司大口咬。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过了六点,手下的人回来了。

“3号潜进去了,”他拿着手机,低头似乎翻看着什么数据,“潜水深度42米,在可承受压强范围内,潜水安全,根据初步探测,回升深度约为10米,在地下30米左右的位置登陆成功,检测到安全空气。”

我长舒一口气,看来自己的推测没错。

但是一行人直接杀到鸭脚家是万万不行的,还是一帮外国人,正好又是中国人,为了不引起国际纷争,我们只好又等到晚上11点。李清流带了一个日本籍手下,那个三十多岁的技术专家和那个曾经探路的手下,加上她,我们这边,仍然是我、李清尘还有小P孩。

传统的日式住宅区其实到了晚上九点多就没有行人了,到了半夜除了路灯几乎都是漆黑一片,换上了专业的服装我们也一身黑,倒真给了我一点做特工的错觉。

大概是这一片的治安太好了,加上日本人骨子里对神权的敬畏,鸭脚家几乎没什么保安措施,李清尘翻进去给我们开了门,李清流的一个手下摸出麻醉枪找老爷子和女管家进行二次保险,我们则摸去后院的那口井边。

说是井,其实原先是个池塘,根据资料显示,后来地下水位下降,池塘才变成了井。

根据深度,李清流提供的装备里就有满足来回80米的氧气袋,我们的服装都是防水速干的,而且还特么有一个简易折叠式的推进器可以黏在背包屁股上,根本不用自己划水动手。

有金主果然就是好,先进设备一套一套的,我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等了十分钟不到,给老爷子女管家二次保险的麻醉师回来了,我们就站到井边挨个穿戴好装备,李清尘打开推进器,滑下去第一个潜了进去。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亲眼看到有人“跳井”。

然后我也即将“跳井”。

——老混蛋,抓到你我一定要揍你一顿。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