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推广】沐清互动摘抄(《现世争道》改名《非常道》)

这篇原创,摘抄了两大男主的互动,往BL写,会没人喜欢?喜欢这文就留个评论或是帮忙向别人安利一下啊。 @久任 大大给个意见

*********************************************************

我跑到他跟前,急忙说这狗是我的。

他抬起头,我看清了他的脸。

他长得白白净净的,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书卷斯文气,个头和我差不多,却宽肩窄腰,标准的倒三角,微长的刘海盖着眉毛扫过明亮的凤眼,山风一吹,他再微微一笑,真暖的让人窒息!

我心里的小人已经无语问苍天了——老天爷,你耍我是吧?

怎么都遇到这种人啊,还让不让我这单身狗找到媳妇儿了?

……

 

他的脸就像是被烛火映照的光影明灭变换的石像,没有丝毫表情,我脑袋里立刻浮现出斋堂里他暖的能让人窒息的微笑——是我幻觉了还是他是双重性格?青霞紫霞?搞什么?

我胡乱想的当口,李清尘已经走到我面前,把煤球抱起来放到我怀里。

“呃……谢谢……”

他还是没有表情,放到我怀里之后,接着就关门。

——等等!我怎么看到他好像白了我一眼?!

这两面派给我的唯一表情,就是白我一眼?!

我去!小爷什么时候惹着你了!!!

你白我?我还哼你呢!!

……

 

老和尚真挚而无辜的眼神,看的我和小叔的负罪感如翻江倒海,我们都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据实相告,这时李清尘突然开口道:

“他们在找《登仙阁记》。”

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小叔就问他:

“你到底是谁?”

李清尘别开脸,依旧是凉凉的几句话:

“不关你事。”

 

……

老道喘到最后都发起抖来,听到我出声,竟然腿一软坐倒在地,抖着长出一口气:

“无量寿福……贫道终于又见到人了……”

感叹着,竟然落下泪,不过我和李清尘都不是圣母,不约而同的站在原地,仍是警惕的看着他。

“道友……请问外面,是何年份了?”

老道见我们不关心他的情绪,只好擦擦眼泪,爬起来对我们一礼。

“刚进2017年。”李清尘没有一点说话的表示,只能我来。

“2017?”老道不解。

“这么着,你的年份是什么?”我问出这句话,总觉得怪怪的——像是两瓶葡萄酒互相打招呼。

“贫道是至和二年堕入此阵中。”

我完全摸不着头脑,中国历史上的年号太多了,“至和”是哪个朝代的都说不清。

等等——为什么我对他说出年号这个东西一点都不意外?

 

……

我咽了口唾沫,打开背包——李清尘这个家伙考虑真是全面啊,背包是防水的,里面的东西也一层层裹着防水布,仔细拆开,除了水和各种工具,剩下的就是电池,各式各样的电池。

咦?这个家伙不带吃的吗?

——我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他的身材。

在这个身高来说,真是够瘦了……

 

……

“杨沐尘。”在小p孩身边闷头查看的李清尘忽然低声唤道。

我凑过去,李清尘轻轻移开其中一个干尸的手:

“仔细看。”他的声音很低,我差点听不到,弄得我的神经也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用力辨认,发现那是一个非常浅显的痕迹,应该是用手指甲不断在地面上刻画才能形成,是一个“恨”字。

我觉得不对,也把声音压得很低:

“这是那老道的弟子吗?”

李清尘手指微动,掀开干尸的衣襟,露出来两个穿在一起的玉环。

但是玉是黑色的,在洞外火光的映照下,闪着晶透夺目的宝光。

我伸手过去,摩挲两下,上面两个云篆字体,正是“玄武”——从前的道士如果条件允许,身上都会佩戴木质或玉质的阴阳环,但若他们是老道口称的玉真观弟子,阴阳环上怎么会有“玄武”两个字?

我们对视一眼,心中恐怕都转过同一个定论。

……

 

我目瞪口呆,眼睁睁的看着老道从嘴里抽出一柄剑。

——靠!!吞剑还真有其事啊!!!

那剑真快抵得上老道整个人长,我觉得有点眼熟,但是还没来得及想,下一秒就惊的一声痛呼生生扯碎在胸腔里。

他竟然剑锋向下,迎面穿透了李清尘的身体,从肩胛骨下方生生的刺出!

“你——”

……

我低头努力看过去,小p孩一张脸探在外,血流了满脸。

“没事!胡客!李清尘怎么样?!!!”

我忽然想到那个还在插着一把剑不声不响扮演刺猬的人。

“还在坚持!!杨大哥,我扔绳子下去,你抓住可以自己爬上来吗?”

“别废话了!!快点!!!”

……

 

……

“杨大哥,你发挥一下狗头军师的能力吧,给我们分析分析。”

手上占着,但脚还可以用。

我一个飞脚踢上小p孩屁股。

“杨大哥,我是说开动你那诸葛亮福尔摩斯的脑子,帮我们想想……”

小p孩揉着屁股走到小叔身边去。

 

……

两个人沉寂了几秒。

“你感觉怎么样?”

“……。”

“你好像伤口感染了——那老道身上太脏了……”

“……”

“绷带已经没了,所以暂时换不了……”

“……”

“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李清尘闭着的眼再次睁开,但没看过来,只是垂着看着远处的地面。

“一开始你好像就认定我很无能,总是拿眼白我。”

“……”

他还是不声不响的看着地面。

“你为什么这么封闭自己?我感觉你其实是一个很热心的人……”

这句话我说的既低且虚,其实是对着自己感慨了,但我没想到得到了他的回答。

“那你是什么原因?”

我重新转回头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一双眼睛虽然因为虚弱黯淡了光彩,但仍然平静清虚,无悲无喜。

怔了怔,我只能苦笑一声,重新转回去照顾火苗。

静了一会儿,我再转过去看他,发现他闭着眼睛,头微微歪向一边。

——这次是真的又昏过去了。

 

……

金生水吗?

但是要用血来换?

“这要多少血啊?”小p孩仰头看着巨大的金门,为难的咧着嘴。

“至少应该不是要人命的量——应该……”我有点底气不足。

几人静了静,死秃驴打破沉默,开始挽袖子:

“那就来吧。”

有那么一瞬间,我并不想阻止他,但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手已经按住了他的手。

“干嘛?”

“呃……不划算。”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时李清尘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小叔他们吃惊的看到李清尘的弹簧刀出鞘,翻转抹在自己左手腕上。

“你这孩子干什么?!”

小叔立刻奔过去。

李清尘晃开小叔去拉他受伤左手腕的手,平静的道:

“我本身就有伤。”

说着,就把汩汩冒着血的手腕贴到门上。

那门立刻像干燥的海绵,迫不及待的把血吸了进去。

“你会死的!”小叔见状,拧着眉冲回去,被我拦下。

“杨沐尘!”小叔不可置信的瞪着我。

“下面的路还未知,多伤一个就少一分保险,李清尘本就流血了,多流少流都一样,叔。”话音刚落,左脸颊被小叔扇上来,我整个人都向右一个趔趄。

“杨沐尘!你怎么是这样的人!!”

小叔气的双眼通红青筋暴起。

我的心跳的很快,但意外的内心平静,我揉揉左脸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站直了依旧挡着小叔。

死秃驴看懂了形势,提着刀的手腕就要转。

“你要是再自伤,就对不起李清尘主动自伤的这份心了!”这么紧绷的气氛,我立刻察觉到了死秃驴的动作,出声提醒他。

死秃驴歪歪头,目光里都是不可思议,看了我几秒,才轻声道:

“你怎么是这么冷血的人?”

——冷血但这是对每个人都好的选择。

这句话我很想解释,可竟然说不出口。

时间就这样在静默中流逝,李清尘站在我身后,面对着门,流着血,我挡在他与其他人之间,阻止他们救他的命。

但竟然这里心意相通的是我和他。

这很讽刺。

我回头观察着李清尘,他已经摇摇欲坠了,我们脚下已经有潺潺的水声,水流已经没过脚腕,但这时,我感觉到李清尘轻轻靠上了我的后背。

后背上的接触让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一种冲动驱使着我,我在他靠上来的瞬间一个转身,抓住他的左手,带着他的弹簧刀抹上了我的左手腕。

——神经紧绷的情况下,竟然不怎么疼。

“沐尘!”

我听见我这个动作惹得小叔一个惊呼,但我不想理他,我不想理任何人,我把自己的左手腕狠狠贴到门上,终于痛快的长出一口气。

这时我才找回了一点思考的能力,转头看向身后:

“他怎么样?”

 

……

“李清尘!!你脑子给狗吃了!你什么时候也圣母上身了你!!”

李清尘在蛇头上抓着剑被蛇爷爷甩的乱飘,这情景竟让我第一时间跳脚大骂。

我站在开阔地,仰着头冲李清尘叫骂,忽然被郑队扑倒,摔得我头昏脑胀,没反应过来被郑队提起来推搡出两步:

“跑!”

龟爷爷的尖啸声在纷乱响起的枪声里格外刺耳,人类的惨呼声又响起,搅得我脑袋就像一锅粥,这个时候我完全感觉不到害怕,就觉得愤怒,我想跳上那大蛇的脑袋,抓住李清尘的领口左右开弓先扇他四十巴掌。

……

 

郑队这样吩咐着,明叔的手下纷纷报名回应,但我一点也没那个兴趣听他们的名字,缓过神,奔着李清尘就去了。

“我说你是不是傻?!”攥着拳头想往他脸上招呼,被死秃驴死死拖住,“你想自杀没人拦着你!!别他妈的在我面前!!”

手电光没有照着李清尘的脸,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急促清浅的喘息,还有一个哼声:

“白痴。”

我火气蹭的上涨一层:

“你当我是樱木花道哪!你这要死不死的皮相倒像死了流川枫!——你是不是就是日本人啊!!!赶着往死路里挤!!在外面老老实实补血不行吗??!!你是不是赶着进来跟你小日本老祖宗上香送终!!!”

对面也是一阵骚动,肢体来往衣服摩擦,夹杂着小叔和小P孩的“李清尘”“李大哥”的劝阻声,李清尘的呼吸也变得分外急促,我骂完还没喘匀气,脑袋上忽然挨了一下,砸的我发懵,碎土哗啦啦顺着额角洒下。

“你还敢砸我?!”

我又往上扑,被死秃驴干脆从上面泰山压顶死死按住:

“杨沐尘!这是什么时候啊!你还和李清尘在这里吵架?!”

“都给我闭嘴!”小叔也在对面吼。

……

 

我们收拾好,这一次我直接把死秃驴发配去背李清尘,我怕要是我背他,会忍不住直接把他摔死,但李清尘推开死秃驴,不声不响的从我身边第一个走出去。

——哎哟,你脑子发热还有理了?

 

……

“我……我被咬了……”

我面前立刻有人蹲下,打着手电寻找我腿上的咬痕,现在我眼前已经模糊,辨认了一会儿,才看清那是李清尘。

“喂,两面派。”我无端的想逗他笑笑,现在想来除了他利用别人假笑的时候,我还从没看过他真正的笑,但凭刚才他被我惹急了用土块砸我,就看得出他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的冷漠,“给大爷笑一个呗。”

小腿的伤口上挨了狠狠一按。

“李清尘!!!”我立刻吼出来,“连死都不让我好死啊!!!”

“没毒。”李清尘从郑队手里接过一卷绷带,低头去缠。

“啊?”我傻眼。

……

 

……

 

或许是因为小说看的太多,我总下意识的觉得李清尘不会是一个拥有身份证老老实实当良民的人,可事实证明——我的确是看了太多小说。

小叔回头看了一眼对我的问题丝毫没反应的李清尘,转回脸上面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清尘他是清醒着自己掏出身份证的。”

我竟然觉得有点失望,又不禁嘲笑自己的想入非非,现实生活里哪有这么多小说情节发生——可话说回来,我们之前在武当山碰到的还真不太像现实里能碰上的事情,说出去,估计没有人会不把我们当成疯子。

“那你没看看他家在哪儿?籍贯?出生——”

话没说完,太阳穴像是被马蜂狠狠蛰了一下,一个白色的圆圆的小东西掉到被子上,我捻起来一看——是一颗药片。

“李清尘!你敢丢老子!”我第一反应就是把药片丢回去,却忘了伤在右肩右手上也打着吊瓶,那片药片在李清尘身前很远的地方飞过去,他根本没有一点反应,我却疼的往小叔身上趴,估计脸也扭曲的很难看。

……

 

其实我们两个的伤还没完全好,我的伤口刚刚拆线,正在愈合痒得不行,他的骨折就更别提,所以出院这件事我没通知小叔,打算出来了再给他打电话来个突然惊喜,所以离开医院大门,只有我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走着,我也是下意识的跟到了他身后,大概是习惯了吧?

直到走到医院大门已经完全看不见,李清尘忽然站住,转身看向我。

我也站住了。

“呃……”我知道他的意思, “今天是年三十儿,你……回家吗?”

“对。”

我受宠若惊的瞪着他,真没想到他还会赏我一个字。

“那……再见?”

最后这个词我竟然要哽咽,真鄙视自己的多愁善感,我用力把哽咽咽回去,努力表现正常。

李清尘顿了顿,忽然走到我面前。

“干嘛?”我警觉的退后一步。

他什么也没说,掏出了手机。

——这是关于李清尘,继身份证之后第二件让我惊奇的东西,当时惊奇过后,我就下定了少读小说的决心——否则我的整个世界观都会变怪异的。

他拨了一个号码,我的手机响了。

回到北京后小叔很快买了新手机,旧手机连带从前的号码都在五行轮回阵里丢了。给我那天李清尘就在隔壁,他应该是听到了我的新号码,可现在是——

“我的手机号。”李清尘看到我目瞪口呆的表情,勾了勾嘴角,我好像见到一个飞闪即逝的微笑,“……过年好。”

我仍然死机当中,眼睁睁的看着他转身走掉。

 

……

春节假期最后一天,琉璃厂的游客熙熙攘攘,不过不妨碍我一眼看到李清尘。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围着一条黑色的毛线围巾,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背着一个黑色的日式双肩休闲包,初七阳光灿烂,他还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真是够酷的啊,我感觉要是和他走在一起自己都能变Mr. Smith了呢。

“嗨!”我跑过去,瞥了眼周围几个偷偷拍照的小姑娘,忽然跨住他插着兜的胳膊,把自己的头枕到他肩膀上,“亲爱的,等久了吧?”

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一瞬间绷紧,在我以为他下一秒就会把我踹飞的当口,看到小姑娘们悻悻的收了手机,我立刻放开他站直。

“你干什么?”

隔着眼镜我都能感觉到他冰刀一样的目光。

“我说大哥你能不能收敛一下?明知道自己颜值不低还穿的像个黑衣人,你也不想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串偷拍尾随的小姑娘吧?”

他抬脚离开。

“带路。”

“嘁!”我忿忿的追上他的脚步,带他拐进胡同寻找客居,习惯使然,我还是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李清尘,甚至连和陈书远的对话都复述了一个八九不离十。

……

 

“对不起……那个……我也是想了解的多一些……整件事情让我知道个大概……至少也能有个准备。”

他没有答话,走了两步,脚步忽然停住。

我第一反应就是躲开两步,全身绷紧了瞪着他。

因为他要是真的打我,我可是一点还手的可能都没有。

没想到他静了一会儿,忽然低声道:

“谢谢。”

……

 

转过头看去——我看到了李清尘。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连帽衫,下身一条黑色的运动裤,灰色的运动鞋,帽子拉在头上,手上提着一个塑料兜,兜里——显露出啤酒罐的形状。显然是居家外出买啤酒的打扮。

视线上移,看到他的表情——他正在微皱着眉头冷冷的打量着我。

天啊,这时候保命最重要!

我连忙咬断方便面,一边囫囵着吞下去一边呜呜的开口:

“我发誓,我没调查你或是跟着你!碰上的!纯属碰上!”

右手举着筷子向天,左手下意识的去捂随着说话喷出方便面残渣的嘴。

李清尘微皱的眉头松了些许,目光最后一次在我的拉杆箱上扫了一圈

“跟我来吧。”

他忽然转身迈步,声音很低,却不紧绷也不严厉,似乎有一点——柔软?

去哪里?

他家?

……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