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糙男人 第十三章兄弟栽赃

 

 @正午阳光 

 

鄂家的太夫人腊月二十三过八十大寿。

京城的人家,尤其是大户,总是注重给老人做寿,尤其是鄂家财大势大名门之后,这次又是太夫人的八十整寿,按照习俗提前三天请柬就开始了海量派发,只要稍有点交情的,不管是一面之缘还是年月长久,统统都收到了请柬。

八十大寿这样的说头,又是来自于势力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的鄂家,收到请柬的,不管愿不愿意,去却都要去。

所以近二十年与鄂家没有明面上往来的尹家也收到了请柬。

尹家与鄂家同为名臣之后,不同的是鄂家虽然阴盛阳衰女人掌权,但人丁兴旺枝繁叶茂,尹家虽四个都是儿子,可是除了尹轩怀和这四个儿子就再没了别的近亲。

两家势力不可同日而语,尹轩怀根本与鄂家也没什么交情。

所以老爷子捏着请柬运气。

尹盛义拉着大哥尹盛文坐在门外台阶上嘀嘀咕咕。

“大哥,爹的样子很奇怪。”

“嗯。”尹盛文照旧双手枕在脑后眯着眼睛晒太阳。

“爹好像特别不喜欢鄂家的人——可是你说,当年他执掌护命一脉时肯定必须和鄂家的人来往啊,再不济也是鄂家掌管护命一脉的那位,他们当初会不会有什么过节啊。”

尹盛文刷的睁开眼睛,脑海里蹦出了那位神出鬼没的佟夫人,佟鄂氏的年纪——似乎和老爷子也对的上,难道两个人当初——

尹盛文哆嗦了一下,一个白眼甩过去:

“闲的你,琢磨起老爷子的风流韵事了。”

“我没说是风流韵事啊,”尹盛义一下子来了精神,“难道鄂家的护命一脉是女的?大哥你也不告诉我,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尹盛文自觉失言,嘁了一声别开脸。

尹盛义却不依不饶:

“大哥遗宝这件事既然我也参与其中了,你就不能瞒我嘛,只兴你和三哥召集护命四家,我和二哥是谁都不知道,多不公平啊。”

尹盛文依旧别着脸,慢悠悠的哼哼:

“你二哥又不想知道,也就是你。”

“哎,我——”尹盛义提高了声音还没反驳,立刻仰头转脸露出狗腿子的笑容,“爹,嘿嘿嘿嘿。”

尹轩怀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瞪着两兄弟,他对大儿子扬扬下巴,戳了戳手杖:

“你给我滚进来!”

“诶,是,我来了。”尹盛文爬起来跟上去,经过四弟身边时把也要起身跟上的尹盛义踹回去。

进了屋,关上门,尹轩怀坐到主座,尹盛文本想坐到副座上,冷不丁被亲爹一声怒斥:

“给我跪下回话!”

尹盛文愣了愣,乖乖的点点头:

“得,又改回跪着了。”

跪到老爷子对面,低眉顺眼嘴的等着老爷子发话。

“护命一脉在老三手里。”静了片刻,尹轩怀沉沉说道,“但我猜你们几个都知道了,老三肯定也对你们坦白了。”

“老爷子,您交给老三,这不是本来就没打算把我们瞒在鼓里嘛,老三是什么性子,乖的跟什么似的。”

“老三为袁贼卖命,我不知道为了什么,”尹轩怀的声音忽然变得苍老无比,这让尹盛文心里一颤,却不敢抬头去看此时的父亲,“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也有苦衷,你作为大哥,必须时刻为他担待着。”

尹盛文吞咽了一下,回复了声音也消失了平素的玩世不恭:

“是,您放心。”

“护命四家的事情越来越包不住了,这次鄂家分明是要借着太夫人八十大寿的事儿强行把四家召到一起。”

“这个您放心,除了各家的护命一脉,谁都不知道谁是谁。”

“张家那个小孩儿的事情我听说了,现在他的身份估计已经不是秘密了,咱们家,我已经老了,还能在外面替你们遮掩一阵子,但是护命一脉已经下传的事情,也瞒不了多久,之后就是你们几个直面风雨了。”

尹盛文不习惯的笑了笑,动了动肩膀:

“老爷子你突然这么煽情我还真不习惯……”

“给我正经一点!!”

“诶诶。”这下又找回感觉了。

“外人最有可能瞄准的人就是盛武,那个孩子不着调,你是大哥,你得护着他。”

尹盛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合着我谁都得护啊,老二不着调?他听了这评语不得气死?

“其实您可以对外宣称交给我了。”

尹轩怀嗤笑一声,后面的声音却有些苍凉:

“谁都知道我心向朝廷,怎么可能把护命一脉交给偏向孙文的你和偏向袁贼的老三?你们两个才是最安全的。”

尹盛文抬脸看着父亲,轻飘飘的问:

“老爷子……在外面……您都是装的?”

尹轩怀又瞪眼:

“我说过,你爹虽然是遗老但不是老古董!”

“诶诶,是是,爹您是西洋镜是火车飞机大炮轮船……”

“闭嘴!”

“诶,我闭嘴。”

“我不管你和老三串联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只想嘱咐你,腊月二十三之前赶紧搞完,不能让鄂家占据主导地位,还有,把盛武推出去当挡箭牌可以,但是你是大哥,得保证弟弟们的安全!”

“诶诶,是是是。”尹盛文连声答应,“老爷子您放心。”

尹轩怀说到这里,忽然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

“佟鄂氏听说病的快不行了?这是你们天地会搞得?”

“我们还不至于对一个女流下手,”尹盛文挤眉弄眼一脸为难,“那个人思虑太重,我吓唬了她一下,估计心病就演化成真病了。”

尹轩怀点点头,出了神,轻声感慨:

“她真就是想得太多,的确对身体不好。”

回神,瞧见大儿子探着脸瞧他一副探究的表情,尹轩怀忽感烦躁,大声斥着:

“看什么看?!滚出去!”

“诶,我滚。”

身后老爷子的手杖戳的疾如骤雨,尹盛文心惊肉跳连滚带爬的冲出屋子,刚进到院子里,没站稳就看见尹盛武和尹盛义站在一起。

尹盛义冲着他做鬼脸,尹盛文看也没看一把精确的糊上去,眼睛看的是二弟:

“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收拾点东西,鄂家小年叫了堂会。”

尹盛武是玩票下海,唱戏全凭兴趣,不属于戏班,所以戏服和头面都是自己置办的,常用的都存在搭伙的戏班里,这些年出名后,一些捧角儿的戏迷送过的不少精致头面因为用不到,就被尹盛武放在了家里。

既然要回来拿这些,就说明鄂家的堂会阵仗很大啊。

尹盛文随机跟上尹盛武的脚步,尹盛义冲两个哥哥做了个鬼脸,接着也蹦蹦跳跳的跟上。

在尹盛武的房间里,尹盛文站在门口抱着胳膊看着二弟收拾,尹盛义则蹦跳进屋,坐在桌边捏果盘里的花生吃。

“鄂家这次请了咱们家,肯定也请了张家。”尹盛文道。

尹盛武低低的“嗯”了一声。

“护命四家里主家是满二家,从家是汉二家,咱们不知道鄂家护命一脉的身份在他们家族里有没有曝光,如果有的话,鄂家不是主脉,那他们肯定会知道咱们尹家是主脉,肯定会从咱们这里逼问其他汉二家的护命身份。”

尹盛武这次没有说话,动作不停,但尹盛文知道他在听。

“叫了你们戏班的堂会,肯定不会因为你戏唱得好。”

尹盛武停下动作,站直了长出一口气。

屋里陷入静默,连扒着花生的尹盛义动作都停了,他缩着脖子不敢动,小心翼翼的用眼珠在两个哥哥身上逡巡。

尹盛武打破沉默:

“你连那些事都告诉我,那会儿我就猜到你想干什么了。”

“……大哥对不起你。”

“你对不起我的地方还少了?”

又是一阵沉默。

“咔啪”一声脆响,声音不大,但在这静默之中分外明显。

大哥二哥的目光都转移过去。

四弟看着他们,无辜的把刚刚扒出来的花生仁捏进嘴里。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