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糙男人 第十二章 乱成一锅粥

今晚看情况,争取更一点糖酥好了。

——————————————————————————————



 

“这叫什么事儿?”

田茂瞪着面前的人叫苦连天。

谁成想刚三天,之前那个趾高气扬鼻子翘上天的家伙能在自己面前一身血污奄奄一息?

田茂感觉又馋鸡腿了。

张尚安粗喘着瞪着田茂,哆哆嗦嗦的吐出几声破碎的回答:

“我没让你……救我……”
“谁想救你,”田茂嗤了一声,“是你自己落到我头顶上的好吧?书读到狗肚子里了,不分是非黑白。”

张尚安咽了一口涌到喉间的血腥,却反应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依旧气势不减的瞪着他。

田茂被他青白的脸上血红的眼瞪得发毛,起身把张尚安背起来:

“行啦行啦,现在你可比我脏,不许嫌弃我啊。”

他一边把张尚安背上肩膀一边继续啰啰嗦嗦:

“你本家对你动手了?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得到,你一个旁支还是姨太太的生的,张文远怎么就能把护命一脉交给你?——哎,你不会是你大伯的私生子吧。”

感觉到背上猛然剧烈起来的扭动和粗喘,田茂连声哄道:

“行啦行啦,我开玩笑的,你要是不想死就老实一点。”

“你……带我去……哪儿?”

“回我的破庙啊,北京这种地方不缺的还真就是庙。”田茂向上顶顶肩膀,“怎么,张少爷,嫌弃了?”

永定河在这个天气里结着厚厚的冰,然而夜深之后河边一片漆黑,身上加了一个人又看不清路,田茂暗骂一声,只能搜寻着来路的痕迹,小心翼翼的踏上了河面。

背上的人安静了一点,田茂又顶顶肩膀,嗯,还喘气儿。

好不容易暗搓搓着过了河中心,他心中一松脚下一滑还是结结实实的甩了个屁股蹲。

背上的张尚安也摔下滑了开去,疼的哆嗦了好一阵,在田茂追过来拉他的时候他腾出精力咬牙骂了一声:

“臭乞丐!”

田茂乐了,一边重新把张尚安背上肩一边打趣他:

“我说张少爷,这就是你骂人的本事了?真是蜜罐里泡大的孩子,连骂人都这么甜丝丝儿的。”

好不容易到了对岸,田茂对一直等在那里的老者扬扬脸:

“我说你看够了没?是找我还是找他?还是在这里诈尸?”

老者笑着对他们作了个揖:

“这位小兄弟,您背上的可是张家的张尚安公子?”

张尚安勉强抬起头:

“我是……您是……”

“在下是庆亲王府的管家,我家王爷得知张家突生变故,非常忧心,派在下出来一路寻找,终于找到张公子了,张公子可是受伤了?不知可否愿意到王府休养?毕竟是一家人,其中肯定有些误会,王爷愿意帮张公子在其中斡旋,不知张公子意下如何?”

张尚安因为伤弱脑子正懵着,转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候田茂说话了:

“那敢情好,有劳王爷了,咱们走吧。”

老者挥挥手,一名随从模样的人走上前:

“感谢小兄弟对张公子的仗义相救,这里有5块大洋,小兄弟请拿去吧。”

田茂把张尚安交给来人,接过大洋揣进怀里,却一起跟着走向岸边大路上停靠的那辆马车:

“哎,我可不是外人,我是你们张公子的朋友,老铁那种,他去哪儿我去哪儿。”

“这——”管家一面走一面为难的看向张尚安,“张公子?”

张尚安难受的说不出话,但明确的点了点头。

眼下他不怎么能思考,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家变刚刚发生庆亲王的人就找到了他,这帮人肯定动机不纯。

田茂虽然讨厌,可至少和自己是一边的。

“尹爷,去晚了一步,”尹盛文正坐在桥头扒着烤栗子吃,一个卖烤红薯的小贩停在他面前问要不要,却在高声的询问当中低低的吐出这句话,“让人给截走了,看方向,是去庆亲王府的,还有一个乞丐同行。”

尹盛文的动作顿了一顿,接着点点头,声音也同样非常低:

“张家和庆亲王那边都要看着点。”

接着他忽然抬高了声音,不耐烦的把小贩拨拉到一边:

“说了不要不要,你没看见爷正吃着栗子嘛,滚滚滚!”

“哎哎哎,我滚我滚,爷您别生气。”

买烤红薯的小贩小跑着退开了,只剩下尹盛文依然悠闲自得的坐在桥头吃栗子。

当他慢悠悠吃完栗子把身上的皮都扑扫掉的时候,张尚安的伤已经被包扎好了,人也清理过了,躺在庆亲王府的客房床上昏昏欲睡。

田茂也难得洗的干干净净,穿着一身崭新的长袍马褂不自在的扭来扭曲,他窜到张尚安床前坐下:

“哎,先别睡,你不得捋捋清楚?”

张尚安睁开眼,扫了眼门口。

“我都检查过了,没有听墙角的。”田茂来了兴致,盘腿整个坐到圆凳上,“看来庆王爷是知道你护命一脉的身份了吧,但是看样子他不知道我嘛。”

张尚安像看白痴一样扫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道:

“不管关于护命四家的传闻有多少版本,至少满姓里面的尹家和我们汉姓的张家是肯定的,今天我们张家生出家变,被对付的目标肯定就是护命一脉,谁都猜得出来。”

“就这么明抢吗?看来你大伯把护命一脉给你是对的,其他人好像都没什么脑子嘛。”

张尚安叹了口气:

“我堂兄们都不喜欢我,如今大伯尸骨未寒,他们又得了德国人的支持,不动手才怪。”

“家大就是麻烦。”田茂咂着嘴感叹。

“你可注意别暴露了你的身份。”张尚安不放心的嘱咐一句。

“我说张公子,论聪明程度我可比你高多了,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跟他们说了我叫小帽子,他们只当我是来敲几个钱的混子,你也这么叫我就行,别说我姓田。”

张尚安慢慢点点头,两人一时无话,静了一会儿田茂才又说道:

“关于遗宝的事情,你怎么想的?”

张尚安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但什么也没说。

“我猜啊,”田茂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你也是留过洋的,但凡留过洋的人,估计都和尹家那位大爷一样,心向孙文的吧。”

张尚安盯着他:

“那你呢?”

“我?我就是个小角色,”田茂耸耸肩,“不管谁拿出来都好,只要分我个九牛一毛我就满足了。我要求不多。”

话音刚落,他自己想了想,接着快意的笑了:

“我估计尹家盯着你,现在庆王爷也盯上你了,德国人盯上了你背后的张家,小朝廷那边,估计对满姓的尹家和鄂家也在拉拢,要是摸不清鄂家的身份,估计满姓的马家也会被卷进来,你是留过英吉利的吧?英国人后面肯定也会找你。就我最干净——哈哈,这局势真要乱成粥了~~有意思!有意思!”

“那有朝一日你被拉拢了,你会偏向谁?”

“我说了啊,”田茂哼哼着,忽然转身吹了蜡烛翻上床,“我是有奶便是娘,谁最后给我好处我就偏向谁。”

“臭乞丐,你下去!”

“庆王府的人没给我这个小混子准备房间啊。”

“这种话谁会相信?你下去!”

“哎呀,你身上有伤,我晚上睡这里可以保护你。”

“保护个——什么保护!你就是故意膈应我!!”

“是啊是啊,不过很可惜我现在洗干净了,要是还臭着就更好了。”
“臭乞——嘶——你压着我伤口了!”

“那你就别乱动了我的公子爷哟。”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