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啸

【原创】糙男人 第十一章 喝酒



 

兄弟三个商定了下一步计划,聊了一会儿,老四尹盛义还没跑到厨房看饭做得怎么样了,尹盛武倒先黑着脸带着袁克文进来了。

“三弟,你的二公子你自己看好。”

他身后跟着袁克文,苦着脸一脸歉意的盯着尹盛武的背影:

“章老板,怪我怪我,打扰了章老板的好心情,章老板别生气,气着自己不值当的。”

尹盛忠很快注意到了袁克文捏着的手指,那指头上的红色还生机勃勃的向外淌。

“二公子,这是怎么了?”

他下了床想找医药箱,但马上想起来自己这里是新居,药酒纱布什么的都还没置办,帮袁克文捏住手指正着急的当口,老大尹盛文晃晃悠悠的过来了。

“起开。”把三弟拨拉到一边,他左手捏住袁克文流血的指头,右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扁平的西洋酒壶拧开一扬手,浓烈的酒精味顿时弥漫开来,袁克文的伤口被酒精杀的一阵钻心的疼,忍不住的跳脚,指头却牢牢被尹盛武捏着根本跳不起来。

尹盛文闲闲的眯着眼,刚把酒壶收回怀里就接过尹盛武递过来的手绢,袁克文下一秒就出神了,任尹盛文给他包扎着,眼睛却又怔怔的盯住了尹盛武,慌忙解释:

“凭地污了章老板的随身物——豹岑(袁克文字)罪过罪过。章老板,改天豹岑一定洗干净了原物归还——啊嘶——”

原来尹盛文麻利的给他包完了,随手在雪白的指头上又捏了一下。

尹盛武黑着脸:

“不必,袁二公子扔了就好了——好了,袁二公子安心在这里待着,别再给我添乱云裳就烧高香了。”

眼见尹盛武转身出门,袁克文急的跳起来:

“章老板的玉手怎么能被那些俗物玷污,我来帮——”

“行啦,二太子,”尹盛义笑呵呵的挡住了他,“我二哥最讨厌帮不上忙只添乱的人了,你还是安安心心在这里等我们伺候饭食,就别进厨房帮倒忙了。”

说罢他跟了出去,几句话让袁克文整个人蔫下来,他颓然在桌边坐下低着头不言语,尹盛文往空的床上一躺不置可否,尹盛忠无奈的暗叹一声,坐到袁克文身边。

“二公子……”

“盛忠,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个废物吧……”

“克文……”尹盛忠伸出左手隔着桌子拍了拍袁克文的肩膀,“没有的事,凡事都有第一次,谁都做不好。”

袁克文马上抬起头,精神头又恢复了:

“你说的也是,我虽然是个泥塑的凡胎入不了章老板的青眼,可总归不至于差到哪里去。”

“袁二公子当自己是泥塑的凡胎?”尹盛文在床上应了一声,侧过来支着胳膊肘撑着头,眯着眼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袁克文,倒让袁克文惊觉这真真是兄弟,此刻的尹盛文神气竟和刚刚出言讥讽他的章云裳一模一样,“纳了闷儿了,我还一直以为袁二公子当自己是太子呢。”

“为什么是太子?”袁克文摸不着头脑,“我爹又不是皇上。”

“那你爹要是当了皇上呢?”尹盛文仍然笑着,眼中的光芒却十分认真,温度也降低了,“那二公子想变成二太子么?”

袁克文一怔,下意识的看了眼尹盛武,想了一会儿,才低落的道:

“我真没想过——这些事情太麻烦太……肮脏,我就想好好的听戏捧角儿,那些好故事啊,都只在戏文里,其他的我一概不想管。”

尹盛忠和大哥对视一眼,尹盛文收到了尹盛忠目光中的讯息,叹了口气,忽然转换了话题:

“我们家不兴那老一套,什么表字啊叫着拗嘴,你要是想讨你章老板欢心,就别自称豹岑豹岑了,让他叫你克文好了。”

“啊!好!”袁克文立刻来了精神,“多谢尹大哥指教!”

“克文,”尹盛忠这样称呼他倒是越来越顺嘴了,不禁一笑,“你刚刚这是切着手了?”

话音刚落,门外尹盛武的已经端着菜进来了,轻轻冷笑一声。

“啊,克文太笨了,没有帮上章老板的忙,”袁克文在尹盛武进来的第一秒就跳了起来,亦步亦趋的跟在尹盛武身边,急促的解释,“章老板别嫌弃我啊,我会好好练习做菜的。”

尹盛义也端着菜后面进来了,一边帮忙布置一边笑道:

“行啦,二公子,多大个事儿?我二哥做菜还少了?你别弄得如临大敌似的。”

尹盛忠拉袁克文坐下,忍不住笑着对袁克文小声解释:

“家里有好一阵子大哥不在,父亲又忙,所以那会儿都是二哥照顾我和四弟。”

几人落座,尹盛文坐在尹盛武身边,看了满桌子的菜,然后看向自家弟弟:

“你现出去买的菜?”

尹盛武垂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放心,二公子一路跟去了菜市,他出的钱。”

尹盛文的神色更奇怪了,静了几秒,才低声道:

“我都不知道你练出了这种手艺。”

尹盛武愣了一愣,看向大哥的时候尹盛文已经把目光转开了,他看了一会儿大哥的侧脸,才轻声的笑了笑:

“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这种手艺很有用。”

四兄弟倒没把袁克文当外人,没有了父亲在场四个人更是没了正形,袁克文也是放浪不羁的个性,又吃又喝,一顿饭没吃完倒也不被当外人了。

几个爷们儿聚在一起肯定少不了喝酒,尹盛文和尹盛武都没有制止尹盛义豪饮,倒是尹盛忠因为伤口的关系自觉的没沾酒杯,他的三个兄弟也不勉强,喝到最后,袁克文成功的被喝趴下,尹盛义这个小酒鬼倒是海量,脸不红脚步稳,尹盛文也没表现,尹盛武却红着脸好似春睡海棠,已经醉眼迷离了。

袁克文魔怔了似的盯着这样的尹盛武不挪眼,被尹盛文一把胡啦上脸:

“老三,自家太子爷你自己给我看住了。”

尹盛武无奈的点头,撇下袁克文一个人趴在桌边哼哼唧唧唱红鬃烈马的戏词,他陪着兄弟再东厢挑了一个房间,扶二哥进去休息。

老四尹盛义蹦蹦哒哒的去挑自己的房间,尹盛文就一个人从三弟的新宅子里出来了。

刚出门,一个扛着冰糖葫芦的小贩就凑了过来。

“大爷,买根冰糖葫芦?”

大冬天的红艳艳的山楂外面包着一层厚厚的冰糖,真和一层冰似的晶莹剔透,尹盛文点点头,付了钱接过一串儿大的一边慢悠悠的逛一边吃。

边吃边向左手心里吐着核儿,随意的瞄了眼从竹签里抽出来的细纸卷,然后握起手掌,晃到街角,比山楂核大不了多少的小纸团就和山楂核一起被扔进了水沟。

细纸卷上只有一句话:

“德国人刚找了张家。”

 

 

 


评论

热度(10)